<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04章:你爱我就不能信我一次吗
    进了洗手间,他反手关门,哪知就在门要关上的千钧一发间,一个小身影不管不顾地想要往里闯。;

    除了那胆大包天不知死活的女人还能是谁!

    郁凌恒脸若寒冰,皱着眉冷冷看着死命想要挤进来的云裳。

    他的手抓着门把手,推着门把她卡在门缝中,不让她进。

    “嗤……”

    她生怕被他拒之门外,情急中不小心碰到受伤的肩膀,顿时痛得她龇牙咧齿地抽冷气。

    虽然她的肩膀只是轻微脱臼,虽然已经休养了半个月,但常言道伤筋动骨一百天,她的肩膀到现在还是一碰就会疼。

    听到她的抽气声,以及看到她缩肩忍痛的模样,郁凌恒命令自己不许心软,可抓着门把的手却不听大脑使唤,松了。

    云裳趁机挤了进去。

    郁凌恒狠狠拧眉。

    终于挤进了卫生间,如愿站在他的面前,望着他冷漠至极的脸,她却突然觉得手足无措了。

    刚才碰到肩膀那一下,她痛得眼都红了,这会儿一双桃花眼里水雾氤氲波光潋滟,看起来说不出的柔弱可怜。

    偏偏郁凌恒看到她这副模样心里就更是恨得要命。

    她可怜?

    呵!像她这种铁石心肠的女人,才不可怜,可恨还差不多!

    对!就是可恨!

    两两对望,她目光纠结似是有千言万语要对他说,可他的眼底却始终冰冷得没有一丝情绪。

    她急促地舔了舔干涩的唇瓣,正想说话,他却突然转身走向小便器。

    他当她不存在,站在小便器前拉开裤链就开始解决……

    他以为她会转过头去,就算不是害羞至少也会觉得尴尬,哪知在他方便的时候,眼角余光里的她不止没有撇开头,甚至还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

    惊得他差点把剩下的一半给憋回去。

    他微微侧身,避开她恬不知耻的目光,冷冷瞪了她一眼。

    接收到他饱含唾弃的目光,云裳毫不脸红,就睁着桃花眼一脸无辜地继续看。

    甚至还一副“又不是没见过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豪爽模样。

    郁凌恒气也不是恨也不是,有种被反将一军的恼怒和窘迫。

    这女人,他真是低估了她的厚脸皮!

    居然就那样大刺刺地盯着他看,看得他都差点尿不出来了……

    快速解决完,他整理好自己,然后走向洗手池。

    云裳跟过去,站在他的身边,楚楚可怜地望着他冷如冰雕又俊美依旧的侧脸,怯怯地小声乞求,“放过欧家和云家吧!冤有头债有主,你恨的是我,你有气都冲我来,别祸及无辜行吗?”

    他低头洗手,置若罔闻。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停止收购?”她紧蹙黛眉,急得又向他靠进一步。

    他还是不言不语,专注洗手,仿若她是空气一般。

    “老公……”她伸手小心翼翼地去轻拽他的衣袖。

    “你再叫我一声‘老公’试试!”他倏地转头,目露凶光,从齿缝里迸射出来的声音阴森刺骨。

    “好!我不叫,我不叫,你别生气。”她吓得连忙缩手,手足无措地往后退开一步。

    生怕他一怒之下把她掐死在这洗手间里。

    郁凌恒的确很想掐死眼前这个混账女人,这半个月里,每隔一小时他就想掐死她一次!

    时至今日,她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他的事,还有脸叫他老公?

    她的心里若真把他当老公,就不会这样伤他!

    被他阴冷凶狠的目光瞪着,她心生怯意,用力咬了咬唇,硬着头皮向他解释,“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不要宝宝——”

    “闭嘴!”他倏地喝道,眼底充满了警告。

    “我真的没有!”云裳红着双眼,近乎低声下气地苦苦哀求,“郁凌恒,求你了,你仔细想想好吗?我是从楼梯上摔下去才没了宝宝的,并不是我要求做手术拿掉的!”

    他看着她,冷冷地笑。

    “有人推我!我是被人推下楼梯的!!”她急切地说道,强忍着心痛,声音已然微哽,“如果我真的不想要宝宝,我大可选择无痛人流手术啊,我犯得着自己往楼梯下滚吗?”

    孩子没了,他以为痛的只有他吗?明明她才是最痛的那个人好吗!

    “云裳,有意思吗?事到如今你装给谁看?”郁凌恒双臂环胸,背靠着洗手台,睥睨着她蔑然嗤笑。

    “我……我装什么啊……”云裳不懂,茫然地看着他。

    “你说你犯不着往楼梯下滚是吗?在你得知整个医院没人敢给你做手术之后,你想杀掉孩子快速有效的唯一办法不就是往楼梯下滚吗?”他说,阴冷的声音如从地狱传来。

    当时那种情况,她以为他真的什么都不做就放心那样走掉?

    得知太爷爷晕倒,他得马上赶回酒店善后,但他可没忘交代医院方面不许给她做人流手术……

    他甚至让人来医院守着她,哪知他的人还没到,她就滚下楼梯摔掉了孩子。

    云裳愣了几秒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顿时有种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的感觉。

    她极力辩解,“不是那样的!我真的没有!而且就算这家做不到,我也可以换一家——”

    “你觉得换一家医院就有人敢给你做了?”他冷笑更甚,“当然,你也可以不怕死的找那些小医院,不过你知道自己时间不多,所以干脆冒一次险,在医院摔了至少救你自己比较方便,你不就是这样想的吗?”

    云裳心里充满了恐慌,死命摇头,“不是!我不是——”

    “我要是你,我就永远都不再提这件事!”他微微俯首,与她拉近距离,阴测测地阻断她。

    这件事,对他来说已经是禁忌,谁提他跟谁急!

    她提就更不行了!!

    “可是我真的没有!”云裳攥紧双手冤枉大喊,近乎歇斯底里。

    “省省吧!你现在不管说什么都救不了朝阳和云氏了!”他站直身,垂着眸优雅从容地拍着衣摆上的灰尘,慵懒轻吐。

    说完,他从她身边越过,准备出去。

    云裳连忙转身追上去。

    他厌恶她的触碰,她不敢拉他,只能冲到他前面去张开双臂拦住他,她红着双眼凄楚可怜地望着他,焦急哽咽,“郁凌恒!你爱我不是吗?你爱我就不能信我一次吗?”

    爱……

    郁凌恒听到这个字就有种下一秒就会失去理智的感觉。

    “呵呵!你可真会自作多情!你觉得到了今时今日,我还会爱你?”他冷笑两声,冰冷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她,嗤之以鼻地说道:“云裳,就算你高估自己,也别低估了别人,你以为你是天仙下凡我非你不可?你觉得我郁凌恒除了你就找不到别的女人?”

    云裳哑口无言,脸色苍白如纸。

    她从来就没敢高估自己,其实在爱情的国度里,她一直都很自卑……

    她现在走投无路,只是在赌,赌他对她或许还有那么一丝丝情意……

    她也没低估他,她怎么敢低估他呢?他人帅金多,想要博得他青睐的女人多如过江之鲫,她一直深深明白,只要他愿意,他分分钟都能找到一个比她年轻漂亮、比她温柔大方、比她体贴贤淑、比她好千百倍的女人。

    就连当今七格格严甯都对他如痴如狂,不顾矜持地倒追着他跑,她又怎敢低估他?!

    现实残酷,现实中的爱情更残酷!

    他爱你时,你是个宝!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宝贝得仿佛你是他的全世界!

    可若有一天他不爱你了,那么你就只能是根杂草!随便践踏管你死活!

    女人天生小气多疑,所以这会儿看着他冷酷无情的模样,云裳便不由自主地怀疑他或许从来就没有爱过她……

    她爱他!而越是爱他,越是想要保留自己的尊严和骄傲,越是不想让自己脆弱狼狈的一面被他看到。

    他说他已经不再爱她,他说他随时可以找别的女人……

    云裳攥紧双手,指甲深深陷入掌心,企图用掌心的疼分散心里的疼……

    她仰起头,不再卑微乞求,严肃问他,“你非要赶尽杀绝把我逼死才算完吗?”

    郁凌恒眼角跳了下。

    “如果是,那我现在去死,我死了你就放过我的家人,行吗?”

    她说得极其认真,仿佛只要他确定,她就可以立刻死在他面前一般。

    他狠狠瞪她,恨不得瞪死她。

    沉默半晌,他终于开了金口,懒洋洋地吐字,“想让我放过朝阳和云氏也不是不可以……”故意停顿。

    “你说!”她连忙追问,只要有一线生机,她都愿意全力争取。

    郁凌恒,“嵘岚的股权交出来!”

    闻言,云裳蹙眉,为难了,“那是太爷爷给我的……”

    “就你的所作所为,你觉得你还配拥有嵘岚的股权?”他冷笑道。

    云裳沉默,纠结的模样似是在认真思考。

    “太爷爷的意思?”半晌后,她问。

    “我的意思!!”他嚣张答道。

    她又沉默了。

    如果是太爷爷点头同意的,嵘岚的股权她随时可以还给他,可如果太爷爷没要她还……

    她不能还!

    “除非太爷爷让我还……”她低头,小声呐呐。

    “呵!”他嗤笑一声,侧身要走。

    “阿恒——啊……”

    见他要走,她慌了,下意识地伸手去拉他,却叫他毫不留情地一手挥开她伸出去的手。

    力道之大,致使她踉跄着后退了两步。

    “云裳,有点自知之明行吗?离我远点,你现在让我很恶心!!”他似是忍无可忍,极尽嫌弃地喝道。

    云裳二话不说扑上去就踮起脚尖吻住他的唇……

    恶心是吗?

    那我特么就恶心死你!

    像是故意报复一般,她狠狠碾压他的唇瓣,狠狠的。

    郁凌恒怔愣了两秒,反应过来后猛地将她推开,瞪她。

    她甚至没有一丝停顿,立刻又扑上去。

    这次还没碰到他,就被他一掌再度狠狠推开。

    云裳不依不饶,第三次扑过去……

    就像大话西游里的紫霞仙子固执地想要去拥抱夕阳武士一般,不管他推开她多少次,她都要奋不顾身地扑过去,即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她就跟他耗上了!

    郁凌恒气也不是恨也不是,对这耍起赖来的女人一点辙都没有。

    他面罩寒霜,懒得推了,一动不动地站着,冷冷睥睨着扒在自己身上非要堵住自己嘴唇的女人,无语又气愤。

    她睁大双眼盯着他的眼睛,倔强的目光好似在向他挑衅。

    就这样僵持了一两分钟,他纹丝不动不再推她,她才觉得没意思了,主动松开了他。

    “天下男人死光了?把你*成这样?”

    彼此的唇刚分开,就听见他冷冷的讥讽响在空气中。

    她一震,抬眸看他。

    迎着她震惊的目光,他缓缓低头靠近她的脸,像是要吻她似的,可他最终却在最后一公分的距离停下,在她唇畔阴冷呵气,“真不要脸了还是听不懂人话?我叫你离我远点!!”

    他一边说,一边抽出西装左上方小口袋里的手绢,用力擦着自己的唇。

    被她亲了的唇……

    狠狠擦了几下,他将手绢随手丢入垃圾篓里。

    他的话,配上他这番动作,无疑是在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告诉她,他对她,弃如敝履!

    云裳怔怔地看着眼前明明熟悉到骨子里却又仿若从未认识过的男人,脸色苍白如纸。

    好吧!她今天果然是自取其辱来了……

    “是不是不管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再相信我了?”她望着他,深深望着他,幽幽问道。

    他极尽蔑然地瞥她一眼,不屑回答,伸手扭开卫生间的门,衣冠楚楚地出去了。

    云裳僵在卫生间里,看着他走得头也不回的高大背影,双眼一点一点地泛红……

    缓缓转头,双目无神地看着镜子里消瘦憔悴的自己,她像是没有灵魂一般机械性地整理着自己略微凌乱的衣服和发丝,脑海里全是他说她不要脸以及让她滚远点的那些残忍的话……

    喉咙发痒,双眼酸涩,她极尽艰难地咽了咽唾沫,待自己的情绪好点之后,才拉开卫生间的门走出去。

    知道再待下去除了得到更多的羞辱外再也不会有其他收获,云裳准备拿回自己的包就离开。

    这混乱的场合,不宜久留。

    她走回刚才的位置,发现自己的包被有着啤酒肚的方局挤在了背后。

    “小云啊,你去哪儿了?怎么去了这么久啊?可想死哥哥了……”方局一见她就两眼冒火花,色米米的样子说不出的猥琐。

    听着方局叫自己“小云儿”就一阵恶寒,云裳没说话,强忍着反胃的冲动,弯腰去拿自己的包。

    “不好意思,方局,您能起来一下吗?您压着我的包了!”可包包的带子被方局坐在屁股下,拽都拽不动,她只能强逼自己扯出一抹微笑,礼貌地说道。

    “小云儿,你别站着啊,来来来,坐下说坐下说!”

    “不用了方局,我只是来拿包——”

    她婉言拒绝,哪知话未说完,她伸去拿包的手就被方局一把抓住,再顺势将她用力一拽。

    云裳猝不及防,整个人被拽得栽倒在沙发里。

    “你说你把我一个人晾在这儿这么久,害我这么寂寞,该不该罚?”方局的咸猪手揽住她的肩,随手抓了瓶洋酒,再把自己的肥脸凑到她跟前,“喏!喝一瓶和亲我一下,你选一个!”

    云裳瞬时冷了脸,一把将方局的手从自己肩上扫下去,冷冷说道:“方局,不好意思让你误会了,我不是这里的公关小姐——”

    方局早就喝得差不多了,这会儿正是酒劲儿上头的时候,一心只想把眼前的美人儿弄到手,那还管得了其他。

    “是不是都没关系的,玩儿得高兴最重要,小云儿,你说我说得对不对……”所以不等云裳说完,他手就抚上了她的后腰,特别过分地揉啊捏的,笑得恶心至极。

    “方局,请自重!!”云裳忍无可忍,冷喝一声,想要站起来走去。

    她想着还是先出去,然后让服务生进来帮她拿好了。

    可方局觉察到她要起身,更过分地直接抱住了她,酒气熏天的嘴凑近她的脸,“自重?呵呵,我知道我胖了点,不过胖归胖,体力强,保准一会儿可以把你弄得舒舒服服的——喝!”

    云裳抓起一杯酒就往方局的脸上泼。

    “下流!!”

    趁着方局惊愕的当口,她挣脱他的手,腾地站起来就走。

    另一边的郁凌恒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一颗心随着云裳的举动而波澜起伏忽高忽低。

    包房里太吵,他听不见她和方局在说什么,但看她的表情和动作,显然是在极力拒绝方局。

    看到方局色胆包天地抱住了她,他差点跳起来,可最后他咬紧牙根生生忍住了。

    而紧接着看到云裳泼了方局一杯酒,他眉心一跳,心知不妙……

    他正恨着她,这会儿自然拉不下脸去为她出头,于是他连忙看向严楚斐。

    盼着让严楚斐出面……

    可严楚斐不知是真没看见还是故意装作没看见他的眼神暗示,气定神闲地靠着沙发惬意浅酌着杯中酒,全然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那边——

    “你你——你给我站住!!”

    方局回过神来,腾地站起来两大步追上云裳,紧紧抓住了她。

    “放手!”云裳回头,极冷极冷地喝道。

    “你个臭三八!居然敢用酒泼我!你知道老子是谁吗你就敢泼我?!”被一个女人泼了酒,方局觉得丢了脸,怒不可遏。

    云裳冷笑,别说泼酒,他再不放手她就要用酒瓶敲他了!

    “你想怎么样?”她问,眼底寒光四起。

    “给老子把脸上的酒舔干净!!”

    “如果我不呢?”

    “你说什么?!”

    “我说——”她倨傲不羁地微微扬着下巴,一字一顿,“如、果、我、不、呢?!”

    “你他妈找死——啊……”

    方局抬手就要给云裳一耳光,哪知却被云裳一脚踹在了肚子上。

    毕竟是女人,加上身体还没恢复,力气太小。

    方局被踹得只是踉跄了下就稳住了,意识到自己被一个女人打了,顿时恼羞成怒。

    二话不说,扑上去就一把拽住了云裳的头发,再顺势狠狠一甩,将云裳甩得跌倒在地。

    不待云裳回神,方局就骑在了她的身上,双手伸向她的衣襟……

    呯!

    包房的门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被狠狠推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

    题外话:

    内啥,在这里说两句,本文就是误会多、纠结多、波折多的文,喜欢的请跟我一起走到最后,见证男女主完美的幸福结局,实在受不了我的情节安排的,不喜请绕行!谢谢!!作者玻璃心,看到大家批判自己的娃,心里不好受哇,所以,求放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