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95章:谁叫他爱她爱到这个份上了呢
    哪知一出洗手间,她却撞上倚在走道墙壁上抽烟的一个高大身影……

    “啊!”

    她不小心撞了别人,反倒自己被吓了一跳,连忙后退。看小说到网

    站稳脚定睛一看,居然是久未见面的殷暮夕。

    “哟!殷少啊,好久不见了哇,最近好吗?”云裳受了惊,轻拍着自己的心口安抚着急促跳动的心,看到是殷暮夕顿时松了口气,勾唇,妩媚一笑。

    殷暮夕将剩余的半截香烟往脚边一丢,用脚尖碾灭,然后抬眸看她,目光灼灼,“你跟郁凌恒离婚了?”

    直截了当,没有一字废话。

    “殷少消息真灵通!”云裳眨了眨迷人的桃花眼,抬手将散落在耳际的发丝夹在耳后,抿着笑靥由衷赞道。

    性感妩媚的模样,勾人心魂。

    殷暮夕微不可见地眯了眯眸,视线下移,从她的脸上落在她深v的胸前……

    云裳佯装随意地抬手,举止优雅又自然地用金色手包挡住了殷暮夕的视线……

    看看看!再看眼睛瞎掉!!

    云裳面上笑靥如花,心里却坏心地诅咒着。

    “感觉怎么样?”殷暮夕瞟了眼她挡在胸前的手包,唇角若有似无地勾了勾,无声嗤笑。

    “离婚感想?”云裳挑眉。

    “嗯!”

    她微嘟着红唇装模作样地想了想,然后一本正经地点点头,从容道:“无拘无束自由自在,蛮好的。”

    “既然已经恢复单身……”殷暮夕站直身,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一边慵懒地拉长尾音,一边朝她逼近。

    云裳黛眉微蹙,不自觉地往后退,直至背脊贴上冰冷的墙壁。

    她终于无路可退,他单手撑在墙壁上,将她虚困在他的胸膛和墙壁之间,垂眸看她,“现在总可以给我一个机会了吧?!”

    云裳,“……”

    挑眉看着眼前帅气又邪魅的男人,云裳哭笑不得,真不知该赞他痴情呢,还是该嫌他固执。

    都过了这么久了,他还惦记着她?

    不能吧!

    他这么优秀,会为了她这个有夫之妇放弃整个森林?

    她不信!

    其实他是不甘心吧。

    男人都这样,对于得不到的人或物都特别执着,说什么喜欢啊爱啊,然而未必!!

    说白了就是男人的自尊心在作祟,受不了被拒绝罢了!

    殷暮夕是个骄傲的男人,骄傲得不接受失败,总觉得自己在三十年的人生里,在女人方面向来无往不利,只有他不想要的,没有他要不到的!

    可偏偏,云裳就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让他恨得牙痒痒的意外!

    就觉着吧,如果拿不下她,那么他完美的人生就有了第一个败笔,他不愿接受这样的败笔!

    云裳倒也不慌,微仰着小脸看着眼前俊美帅气的男人,妩媚地轻撅红唇,“我倒是单身了,可殷少你现在是单身吗?”

    殷暮夕一怔,眸光微微闪烁,但很快就恢复如常,坚定道:“我当然是!”完了像是生怕她不信一般,紧接着又补上一句,“一直都是好么!”

    “你确定?”

    一道阴测测的慵懒嗓音,突兀地响在空气中。

    不是云裳的声音。

    殷暮夕一开始没注意,下意识地回道:“废话!我自己的事不确定难道你确——”

    突觉不对!

    怎么是男人的声音?

    还特么这么熟悉,这么阴冷,这么不怀好意!

    殷暮夕心里咯噔一跳,猛地回头。

    走道的转弯处,郁凌恒一手插袋,一手拿着手机,噙着一抹阴森的冷笑看着姿势*的两人。

    云裳的目光越过殷暮夕的肩头,朝着郁凌恒望去,清晰地看到他眼底极力克制却怎么也掩藏不住的妒恨和愤怒……

    她心里竟偷偷升起一丝欢喜。

    小气又傲娇的臭男人!不是不理她的吗?现在又吃什么醋?

    气吧气吧,气死才好呢!叫你别的女人秀亲密!

    哼!

    被殷暮夕那样亲密地壁咚,又被爱吃醋的前夫撞见,云裳却没有丝毫的慌张和心虚。

    她傲慢地支着小脸,抿着红唇似笑非笑地看着几米之遥满身寒气的男人,甚至还偷偷地、调皮地冲他眨了眨眼,极尽挑衅之能事。

    郁凌恒目露凶光地瞪着不知死活的云裳,恨得咬牙切齿。

    这女人真是想死得紧啊!!

    不过一转眼,她居然又和殷暮夕牵扯不清了,这要是在古代,她就该浸猪笼!

    安分点能死吗?!

    以为离了婚就可以到处招蜂引蝶吗?

    既然如此不甘寂寞又何必在他面前摆出一副对初恋爱之入骨的嘴脸?!

    极尽阴狠地瞪了云裳一眼,然后郁凌恒对着自己手里拿着的手机说话,“听到了吗?”

    很显然,此刻他的手机正在通话中……

    见状,殷暮夕的心里莫名一紧,泛起一丝不好的预兆……

    “郁凌恒!你在跟谁打电话?”殷暮夕狠狠皱眉,终于收回撑在墙壁上的手,转身冷冷瞪着郁凌恒。

    “博嫣然!”郁凌恒大方回道。

    “……”殷暮夕的眼底快速地划过一丝慌张。

    但紧接着大男子主义作祟,他并不愿正视内心的那抹心虚,冷笑一声,佯装不屑地逞强道:“切!被她听到又怎样,我本来就是单身……”

    “殷暮夕!”

    殷暮夕话音未落,电话彼端突然传来博嫣然的声音。

    冷冷的,淡淡的,虚无缥缈的,恍若从天际飘来的一般。

    郁凌恒的手机,一直开着免提。

    听着自己的名字从那个性格淡漠的女人嘴里轻轻喊出来,殷暮夕莫名就觉得毛骨悚然了……

    博嫣然说:“祝你成功!”

    下一秒,电话彼端的博嫣然就切断了通话。

    听着那急促的嘟嘟声,殷暮夕的心,倏地狠狠一落……

    坠入了不知名的地方。

    他怔怔地盯着郁凌恒的手机,脑海里像是有台复读机,不停地重复着她最后一句“祝你成功”……

    成功什么?

    成功把云裳收入囊中?

    那女人……吃醋了?

    殷暮夕眉头紧锁,内心矛盾无比,有一丝莫名其妙的窃喜,又有一丝莫名其妙的不安……

    博嫣然吃醋的样子他还没见过,也不知道好不好看……

    那女人,奇怪得很,从一开始对他就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可在这大半年的相处中,她对他又总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让他猜不透!

    郁凌恒一边将手机收起来,一边朝着殷暮夕和云裳走上去。

    “你怎么不姓阴呢?你叫‘阴险’多贴切啊!”殷暮夕皮笑肉不笑地冷睨着从容而来的郁凌恒,蔑然讥讽。

    郁凌恒回以冷笑,反唇相讥,“我再阴险也不会无耻到像你这样总惦记别人老婆!!”

    “是啊!她的确是别人老婆!只是这是‘别人’啊,已不再是你咯!!”

    “殷少没听过这样一句话吗?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好歹我还拥有过,而殷少你呢?她貌似从未正眼瞧过你吧!你说咱俩,谁胜谁负?!”

    两个同样高大帅气的男人,不甘示弱地你一言我一语,谁也不让谁好过。

    唇枪舌剑间,‘曾经拥有’的郁先生略占上风。

    殷暮夕暗暗磨牙。

    若刚才没有接到博嫣然那个电话,殷暮夕一定会跟郁凌恒斗到底,只是听了博嫣然那句“祝你成功”后,他竟有些惶惶不安,心不在焉甚至无心念战了。

    郁凌恒冷眼看着神色纠结的殷暮夕,唇角泛起一个无声的冷笑。

    如果殷暮夕不这么作,他本来还想好心告诉他一个消息的……

    半个小时前,b国发生了大地震,我国将给予物资援助和医疗救助,博嫣然所在的军区医院组织了一个医疗队,将立刻赶赴b国地震的重灾区……

    呵!现在他一个字都不想说了!!

    所以后来,殷暮夕不止没能把云裳收入囊中,还弄丢了那个对他势在必得的美丽女子……

    自那个电话之后,殷暮夕就找不到博嫣然了。

    刚开始他还不以为意,可几天之后,他才感觉到事态严重。

    博嫣然跟尚韬走了!

    那个对他执着了那么久的女人,终于……

    不要他了!

    ……

    地下停车场。

    云裳被愤怒的男人近乎粗暴地塞进了车子里。

    刚才,在他和殷暮夕针锋相对的时候,她偷偷溜了。

    可刚进入电梯,就被快速追来的郁凌恒抓了个正着,然后他不管不顾地拽着她到了停车场。

    “云裳!你什么意思?!”

    郁凌恒跳上驾驶座,朝着略显狼狈的云裳就劈头盖脸地吼了一嗓子。

    “啊?”云裳被他推得额头撞在座椅上,一边喘着气,一边爬起来坐好,大脑正懵着呢。

    “电梯里!!”他狠狠切齿。

    郁凌恒怒火翻腾,离婚都快一个月了,心里还是郁结难舒,目光凶狠地瞪着她一副秋后算账的架势。

    “电梯里怎么了?”云裳才不怕他,小手轻轻揉着被撞到的额头,蹙眉嘟嘴装不懂。

    他爱恨不能,恶狠狠地瞪她,“你摸我是什么意思?”

    “摸你?我有吗?没有吧!”她挑眉张嘴做惊讶状,抵死不认。

    “你还想狡辩!”他阴测测的声音充满了警告。

    “啊,那个呀!”听出他语带不善,她立马“恍然大悟”,然后妩媚妖娆地撩了撩发,对他飞了个媚眼,娇嗲:“哎哟,只是不小心碰了一下而已,以前又不是没碰过,郁先生你不用这样大惊小怪吧!”

    以前何止是“碰”啊,简直什么招都使过了好么!

    她这话说得*,两人心有灵犀地想到一块儿去了……

    郁凌恒浑身一僵,喉结滚动,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唾沫。

    抓心挠肝般痒……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别忘了我们已经离婚了!”他气急败坏,咬牙切齿。

    “都说是不小心的嘛!”云裳眨巴着桃花眼,一脸无辜。

    看到她装模作样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大手一抓,直接把她从副座里揪过来桎梏在怀里,隔着裤子就开始抵着她……磨……

    “啊!你你你……你干吗?”她吓了一跳,红着脸瞪他。

    感觉太强烈了,她忽视不了。

    “你撩的火,不该你灭?”他狠狠咬着牙根,危险地半眯着黑眸凑近她的耳畔,阴测测地切齿道。

    她歪头,避开他的唇,皮笑肉不笑地睨着他,“都说只是不小心碰了一下而已,郁先生你这定力还真是让未来的郁太太堪忧啊!”

    “反正不让你‘堪忧’,你瞎操什么心!”他冷冷一笑,负气冷嗤道。

    云裳的小脸瞬时一冷。

    一颗心又气又酸,难受!

    腮帮子鼓起来,她暗暗咬紧牙根,在他怀里狠狠挣扎了下,挣不开,便冷着脸苦大仇深地瞪他。

    瞪他时却发现他正皱着眉目光冷厉地在她脸上流转,似是在检查什么。

    “你看什么?”她不解,没好气地喝问。

    “殷暮夕亲你哪儿了?”他也懒得拐弯抹角,大手用力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抬起来,打开灯要仔细查看。

    刚才在通往洗手间的走道上,从他站着的那个位置,看到的就是殷暮夕把她抵在墙上,而殷暮夕低头的样子像极了在吻她。

    云裳蹙眉,连忙伸手把灯关了。

    不能开灯,说不定有人监视……

    郁凌恒看着她关灯的动作,眼底划过一丝复杂的光芒,但他什么也没说。

    云裳也怕他怀疑,连忙嘟着红唇冲他眨眼睛,嗲嗲道:“你猜!”

    “我猜你大爷!!”

    被她敷衍的态度惹怒,他恼火得张口就去咬她的唇。

    从她执意离婚抛弃他,再到今晚跟殷暮夕搞*,新仇旧恨,他饶不了她!!

    “啊……唔……”

    云裳吓得惊叫,下一秒就疼得蹙眉。

    他又吻又咬,她呼吸不畅……

    “疼!”许久,她忍无可忍,躲开他,怨愤大叫一声。

    “活该!!”他衔着她的下唇又咬了一口,恶狠狠地骂。

    她疼得在他怀里躲来躲去扭来扭去。

    “亲你哪儿了?”他接着逼问,语调阴森森的。

    “亲我……”云裳想到他让别的女人挽着他的手臂就妒忌得不行,故意拉长尾音,声音媚得勾魂,“眼睛?啊不对……鼻子?唔,也不对……应该是嘴……嗷!郁凌恒你是狗啊!!”

    她还没说完呢,就被妒火中烧的男人再度咬了唇,估计破皮了,口腔内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儿。

    气得她大骂。

    郁凌恒固执得很,非要逼她回答,半眯着双眼的样子危险十足,“说不说?”

    “说什么啊?!”她无语又恼火,没好气地剜他一眼。

    “他亲你哪儿了?!”

    见他一副不得到满意的答案就誓不罢休的样子,云裳忍无可忍地发了个白眼,“拜托!你是我什么人?他亲我哪儿关你什么事?!”

    车内温度骤降,气氛紧绷压抑。

    男人高大挺拔的身躯,瞬时又弥漫出一股狠戾之气,让人不寒而栗。

    “云裳!有种你再说一次!!”他彻底冷了脸。

    “本来就是!凭什么你就可以带着别的女人招摇过市而我跟别的男人说句话都不行?你自己刚刚都说了,我们已经离婚了!离婚了好么!所以我们现在谁也不是谁的谁!谁也管不着谁!!”云裳心里也满是怨愤,一不留神就喊了出来。

    负气的喊声里,有着掩藏不住的委屈和伤心。

    他带着严甯到处显摆,可曾回头看过她一眼?现在来管天管地,凭什么?

    “是你死活要离的!”说起离婚,郁凌恒更是火冒三丈。

    “郁凌恒,现在重点不是谁要离,而是我们已经离了,好吗!!”

    “是你死活要离的!!”他重复,俊脸狰狞,已是咬牙切齿。

    大有她再敢说一句,他就要弄死她的节奏。

    云裳感觉到了危险,不敢跟他对着干了,把小脸撇向一边,气呼呼地哼道:“我不想跟你吵!”

    识时务者为俊杰,惹不起……不惹行了吧!

    “你特么以为我想跟你吵?!”郁凌恒蔑然冷嗤,大手掌住她的脸颊霸道至极地狠狠一掰,逼着她转过头来看着他,凶神恶煞地逼问:“说!亲你哪儿了?!”

    脖子都差点被他扭断了。

    “没有啦!!”她烦得不行,恼火地冲他嚷,投降了。

    “没亲?”

    “是啊!!”她给他一个白眼。

    郁凌恒盯着她的唇,沉默了几秒,然后傲娇地冷哼,“我凭什么相信你?”

    云裳被气得呼吸一窒。

    倏地勾唇,她怒极反笑,“爱信不信!!”

    说完,她就挣扎着要从他怀里逃出去。

    坐在他腿上太危险了,也不知他是不是故意的,那处越来越硌人……

    可她刚一动,他的双手就掐住了她的腰,用力摁住她,让她丝毫动弹不得。

    快一个月没这样抱她了,他想她想得都快不行了,即便心里记恨着她的无情,可他就是控制不住心里那疯狂滋长的思念。

    想她,想得心如刀绞,想得夜不能寐,想得浑身哪哪儿都疼……

    恨过自己没出息,也骂过自己蠢,可他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能怎么办呢?

    没出息就没出息吧,蠢就蠢吧,谁叫他爱她爱到这个份上了呢!

    所以,不管是恨也好,爱也罢,他现在只想抱抱她,哪怕一会儿也好。

    可这该死的女人,一点都不配合,在他怀里一个劲儿地扭来扭去想要逃走,真是让他难受……又舒服。

    “你再扭一下试试!”他的声音变得粗噶,在她耳畔阴测测地吐字。

    云裳立马就感觉到了他的变化,吓得绷紧了神经,一动也不敢动了。

    郁凌恒倒也没打算把她就地正法,毕竟他心里还有着怨气,很多事也还没搞清……

    嗯,得把正事儿搞清楚了再跟她算总账!

    “你刚才跟初润山在说什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6000字更新完毕,祝大家www.yuehuatai.com愉快~~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