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94章:不会真有了吧?
    他终于从车里跳出来,冲上前来狠狠掐住她的双肩,对她气急败坏地怒吼——

    “为什么不躲?吃定我不敢弄死你是不是?是不是?!”

    他愤怒的咆哮声,震得她的耳膜都突突的跳,又疼又胀。&lt;&gt;

    恨死她了恨死她了!多想不管不顾与她玉石俱焚算了!!

    “云裳!你信不信我掐死你!我掐死你!!”他抓着她的双肩使劲儿摇晃她,恨不得把她摇散架似的。

    云裳狠狠蹙眉,被他摇得头晕目眩,别说她刚吃饱饭,就算是饿着肚子,这也得被他摇吐了不可。

    毫无意外,没几下,她的胃里就开始翻江倒海……

    “别摇……我……”她难受得不行,说出来的话都被他摇得支离破碎,语不成声。

    “你为什么就这么可恶!嗯?你为什么要这么可恶!为什么?!”他咬牙切齿,面目狰狞,吼得地动山摇。

    云裳忍不住了,狠狠推开他,捂住嘴往人行道上的垃圾桶扑过去,“呕……”

    “……”郁凌恒僵在原地,怔怔地看着对着垃圾桶呕吐的小女人。

    她……

    不会是真有了吧?

    他双眼发光。

    可她刚才极力否认了的。

    “对……对不起,刚……吃太多了……”

    他的心里刚燃起一丝希望,就听见她窘迫尴尬的声音磕磕巴巴地响起。

    眼里的光瞬时又黯淡下来。

    他的心,凉透了……

    好吧,他满腔的希冀,又被她一盆冷水残忍地浇灭了。

    在心里跟自己说好了不要再理她的,可一看到她,他就没办法淡定。

    尤其是看到她那副无辜的表情,他就恨不得撕了她的脸挖了她的心,让世人看看她的真面目,看看她的心有多黑多硬!

    她不仅不要脸,还心狠手辣,狼心狗肺!!

    爱上这样一个无情无义铁石心肠的女人,他根本就是——

    自作孽!不可活!!

    在彻底失控之前,郁凌恒跳上了车,油门狠狠一踩,带着一股堪比千年的怨气,绝尘而去。

    云裳轻捂着胸口,咬着红唇,哀怨凄楚地望着飞快离开的车子。

    直到他的车和人一同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她却还舍不得收回目光,看着看着,眼红了,心痛了……

    不太舒服的胃,突然又是一阵翻涌。

    “呕……呕……”

    ……

    不工作的日子,每天无所事事,时间变得特别的难熬。

    看云裳每天呆在家里都快发霉了,欧荣毅便提议让她到公司帮忙。

    云裳想着有点事做就不会胡思乱想,加上外公年纪也大了,公司没个靠谱的照看着也确实不是个事儿。

    便点头应下了。

    因为欧阳从政,欧荣毅担心招惹是非,加上生性淡泊,所以公司规模一般,这些年里并未刻意扩展,只求能够让一家人生活无忧便足矣。

    欧家的公司叫朝阳,做建材,与嵘岚有生意往来。

    当然,对嵘岚来说,朝阳建材只是一家小公司,合作的也只是一些小项目。

    到朝阳上班一周后,有个政aa府召开的什么酒会,欧荣毅身体略感不适,便让云裳代为参加。

    晚会地点是在一家环境优美怡人的星级酒店。

    云裳穿着一条金色eliesaab高级定制长裙,精美的刺绣,独特的花纹雪纺,加上耀眼的水晶……

    深v长裙,又仙又性感,美翻了!

    当然,裙美,人更美!

    精致的五官,略施粉黛便已是美憾凡尘,长发辫成蓬松的辫子扎向左边,露出右边修长的脖颈,格外诱人。

    宴会厅在八楼。

    电梯到了,她进入电梯。

    电梯门关闭,正要上行却又突然开了,因为外面有人及时按了要上行的键。

    意识到还有人要进来,云裳往角落里站,给别人腾点位置。

    电梯门缓缓开启,进来一男一女。

    男的俊,女的美,一眼看去简直就是珠联璧合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云裳怔在当场。

    进来的男人居然是她离婚半月的……前夫!

    郁凌恒!

    今晚这样的场合,会遇见他她并不意外,意外的是,他的臂弯里居然挽着一个美女……

    他看到她,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微不可见地拧了下眉。

    很好!够冷淡!

    心里泛起一股酸,云裳垂下眸,缓缓攥紧了双手。

    不是没想过离婚后他的身边会出现其他女人,只是想象和亲眼看见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

    不喜欢!

    不喜欢他的身边站着别的女人!不喜欢他的臂弯让别的女人挽!不喜欢他被别的女人窥觊!

    可是怎么办?他们已经毫无瓜葛,不管她喜欢还是不喜欢,都没有过问的资格。

    没资格是一回事,心里难过又是另外一回事啊!

    真想冲上去把挂在他臂弯里的女人一脚踹出去!

    电梯里,漂浮着一丝诡异的气息,冷热交替,紧绷压抑。

    门,缓缓关闭,上行。

    “郁凌恒,想好了吗?”

    挽着郁凌恒的美丽女子突然出声。

    云裳站在右下角,郁凌恒和美丽的女子并肩站在她的前面,靠左。

    郁凌恒面无表情,正利用电梯门的反光看着美得不像人的云裳,心里恼得很,却又该死的被她吸引。

    打扮得这么漂亮想干什么?想在今晚的酒会上招蜂引蝶?

    瞧瞧她穿的是什么破裙子!!

    居然是深v!露那么多!!不怕走光吗?!

    真想把她剥光了关家里,哪里也不许去!!看她露了给谁看!!

    不是爱已故的前男友爱得死去活来吗?不在家缅怀过去,穿得花枝招展的出来做啥?!

    这个女人,真是太不安分了!!

    身边的女人在说话,郁凌恒气得也没注意听,拧着眉转眸看了女子一眼,“什么?”

    “昨晚我的提议呀!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严甯,我刚离婚!”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一分,口气略不耐。

    “正好啊,你若没离婚我还不敢要呢!”严甯冷艳一笑,说得云淡风轻。

    要?

    要什么?

    云裳正竖起耳朵偷听,听到这里,心脏狠狠一揪,疑惑又心惊。

    一个没忍住,她用眼角余光偷偷瞟了眼郁凌恒。

    而郁凌恒的目光,始终若有似无地利用反光瞟着云裳,一不小心便捕捉到了她偷看过来的眼神……

    “以你的条件,不觉委屈?”郁凌恒慵懒轻吐,态度有些漫不经心。

    严甯很美,跟初丹一样,都属于那种很有气质的女子,而严甯看起来比初丹更冷艳。

    “不会呀,你长得帅又富可敌国,怎么会委屈呢!结过一次婚而已,我不介意的!”严甯轻勾着唇角,满不在乎地说道。

    云裳低头咬唇,莫名有了危机感……

    意识到自己居然在害怕郁凌恒被抢走,云裳忍不住在心里狠狠嘲笑自己。

    危机感?神经病!!

    云裳,别忘了你已经跟他离婚了!离婚了好吗!从今往后他喜欢别的女人还是别的女人喜欢他都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好吗!

    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就算跪着也得走完好吗!

    所以你伤心个屁啊!!

    云裳在心里,狠狠地唾弃矫情的自己。

    “你有初恋吗?”

    郁凌恒挑着眉,睨着低着头看起来很落寞的小女人,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言辞间有着难以掩饰的轻蔑和不屑。

    他现在对天底下所有的“初恋”都表示深深的唾弃。

    什么狗屁初恋!打着“纯洁美好”的旗子,破坏了不知道多少本是美满幸福的家庭!

    他就是深受其害的受害者!

    “……什么?”严甯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听说每个女人对自己的初恋都无法忘怀……”郁凌恒唇角泛起一抹冷笑,一边冷睨着蓦然一僵的云裳,一边阴阳怪气地哼道:“所以我不喜欢有过初恋的女人!!”

    不喜欢就不喜欢!谁稀罕你喜欢?!用不着这样拐弯抹角的来影射她!哼!

    云裳不自觉地嘟起了嘴,气呼呼地默默腹诽。

    严甯蹙着眉歪着头,盯着郁凌恒看了几秒,像是很好玩儿般倏地笑开了,“你这要求还真不是一般的强人所难,不过没关系,很幸运我符合你的条件,我没有初恋!”

    “你就没有喜欢过什么人?”郁凌恒不信。

    以严甯的条件,追她的男人只怕前仆后继如过江之鲫,不可能二十六了感情史还是一片空白吧!

    “有啊!我这不喜欢你么!!”严甯避重就轻,落落大方地说道。

    郁凌恒皱眉,没吭声了,神色莫测的样子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郁凌恒,你对我不满意?”严甯见他还是不给一个明确的答复,不满了。

    郁凌恒瞥了她一眼,没回答。

    云裳很煎熬。

    明明只上八楼,电梯却走了半天,因为电梯居然每一层都停,却又没人进来。

    也不知道是老天故意捉弄,还是有什么小屁孩故意恶作剧。

    真是见了鬼了!

    云裳烦躁得要死,偏偏郁凌恒和严甯聊得起劲儿,丝毫不介意这破电梯一层一停。

    感觉自己被嫌弃了,严甯不服,微微侧身看着俊美的男人,略带优越感地说道:“先不说你跟哥交情那么好,就我这身份,放在清朝那可是个格格,难道你觉得配不上你?”

    格格?

    云裳撇嘴,嗤之以鼻!

    嗯,她绝对不会承认她是妒忌。

    因为严甯的侧身,挡住了电梯门的反光,郁凌恒看不到云裳了,顿时心生不耐。

    “七格格严重了!你这么漂亮,身材好,身世好,什么都好,是在下高攀了!”他伸手将她拨了一下,让她退了半步。

    又能看见那鸵鸟似的小女人了。

    “你讽刺我?”闻言,严甯不高兴了。

    “肺腑之言!”郁凌恒一本正经。

    严甯唇角上扬,“那你是答应了?”

    这时,电梯终于到了八楼。

    “我……”

    “哎呀!”

    电梯门打开,郁凌恒正要回答,云裳像是急不可耐般要往外冲,却在门口的一瞬,脚突然一歪,整个人就往郁凌恒身上倒去。

    几乎是本能的,吓得郁凌恒甩开严甯就伸手去接她。

    云裳倒在他怀里,小手顺势摸了他一把……

    郁凌恒猛地一僵,大脑瞬间划过一道白光。

    有了反应……

    “对不起对不起,脚崴了……”云裳特别无辜地眨巴着桃花眼,一个劲儿地道歉。

    郁凌恒咬着牙根狠狠瞪她。

    这该死的疯女人!!

    她却丝毫不收敛,甚至变本加厉,迎着他恨不得掐死她的目光,凑近他的耳畔呵气如兰地小声说了一句,“谢谢老公……”

    话音落下的那瞬,她还调皮地舔了一下他的耳垂……

    自然是在严甯看不见的角度。

    但两人这样抱在一起,怎么看都透着一股不寻常的亲密。

    逗完郁先生后,云小姐淡定从容地退出他的怀抱,很有礼貌地对严甯歉意一笑,然后在郁先生吃人的目光中,扭着腰肢特别妩媚妖娆地进入了宴会场。

    郁凌恒快速脱下外套,搭在臂弯,用外套遮挡着自己已然鼓起的地方……

    “你热啊?”严甯狐疑又不解地看着郁凌恒一系列反常的举动和略带狰狞的表情。

    “嗯。”郁凌恒发出重重一声鼻音,火药味十足。

    他要弄死那该死的女人!

    还敢来惹他是么!还敢来逗他是么!!

    明明死活不要他了,现在又来撩他是几个意思?!

    看着郁凌恒冷着脸苦大仇深地瞪着云裳妖娆曼妙的背影,严甯疑惑地瞅他,“她是谁?你认识?”

    “我、前、妻!”他咬牙切齿,从齿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地迸出来。

    严甯:“……”

    ……

    酒会很热闹。

    衣香鬓影,杯觥交错,达官显贵名门富豪处处可见。

    云裳端着一杯果汁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边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果汁,一边偷瞄着远处与人谈笑风生的郁凌恒。

    以及一直跟随在他身侧,挽着他手臂的严甯。

    姓严!

    还说什么“你跟我哥交情那么好”……

    显然严甯是那个什么土匪的妹妹!

    人美,家世好,性格貌似也还凑合,不似那种扭扭捏捏一遇事就只知道哭哭啼啼的千金小姐,也不似她这般脾气暴躁大大咧咧……

    好吧!越看越适合做郁家的大少奶奶!

    最重要的是,这个严甯背景强大,若郁凌恒娶了她,对郁家和嵘岚来说,是一件再妙不过的好事。

    而就算初润山权势滔天,谅他也不敢动尊贵的皇家格格吧!

    虽然还不确定,但她已经猜到几分,这个严甯和她哥哥土匪,与当今总统一定有什么关系……

    都姓严!!

    看着那对自带光环的俊男美女,云裳满心苦涩,突然觉得自己太悲哀也无聊了。

    把自己打扮得这么漂亮,绝大部分是因为知道会在这里遇上他,女为悦己者容,她是打扮给他看的……

    可他呢!

    有美女相伴,不亦乐乎,现在他的眼里根本就容不下她了!

    她站在这里盯着他看了这么久,就没见他转过头来她一眼。

    有了新欢,忘了旧爱,看来这句话还真是恒古不变的真理!

    哎……

    云裳心里酸酸的,嘴角不自觉地往下垮,委屈……

    突然,她收回遗落在郁凌恒身上的视线,俏脸瞬间变得冷若冰霜。

    有人朝她走来。

    “云小姐!”

    低沉的声音,透着岁月变迁的沙哑,在她身边响起。

    云裳转头看向来人,勾唇,笑靥如花,“初老爷,有何贵干?”

    “云小姐气色不错!”初润山犀利似箭的目光冷冷打量着云裳,意味深长地说道。

    云裳莞尔一笑,极尽蔑然地撇了撇嘴,“离个婚而已,离了就离了呗!一个男人而已,不要就不要了呗!又不是多了不起的一件事,难道还要寻死觅活不成?”

    “云小姐能这样想自是最好!”初润山的目光极具穿透力,似是在确定她话里的真伪。

    “所以,初老爷您不用像防贼似的防着我,与其花那么多人力物力来监视我,还不如省点力气去扫除别的障碍者!”云裳笑米米地说,说完后用嘴努了努郁凌恒所在的方向,示意他往那边看。

    初润山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喏!那姑娘好像来头蛮大的,而且啊,对郁凌恒很有兴趣哦!我看下一任郁家大少奶奶啊是非她莫属咯!”

    初润山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跟在郁凌恒身边的严甯,脸色瞬时铁青,狠狠皱眉。

    云裳愉快地看着初润山。

    能让初润山的脸色变得这么难看,看来她猜对了,严甯来头不小!

    “不好意思初老爷,失陪了!”云裳见成功把初润山气到了,暗爽,随手放下杯子,噙着蔑笑淡淡说道。

    然后扭着腰肢愉快地转身欲走。

    几米之遥,站着帅气俊朗的初恺宸,正目光复杂地看着她,一瞬不瞬。

    云裳唇角泛起一抹淡得看不见的蔑笑,落落大方地朝他走去,然后……

    从他身边越过去。

    “云裳。”

    擦肩而过的那瞬,初恺宸喊住她。

    “嗯?”她侧眸,淡淡看着他。

    他转身面对她,深深看着她的眼,“你……还好吗?”

    她那么爱duke,现在他们分手了,这半个月她过得还好吗?

    一定很不好吧,她都瘦了……

    云裳默默看了初恺宸几秒,然后勾唇一笑,“挺好的,谢谢关心!”

    “我……”

    “失陪!”

    他还想说什么,她却不给他机会,越过他的身边径直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在洗手间里补了补妆,休息了一会儿,她才打起精神走出去。

    哪知一出洗手间,她却撞上倚在走道墙壁上抽烟的一个高大身影……

    “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更新完毕~~~菇凉们明天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