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92章:那就老死不相往来吧
    云裳狠狠咬着唇,屏住呼吸走向窗户,小心翼翼地探头往下看,一抹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居然是……

    “太爷爷……”她惊讶地呢喃一声。

    同时,她本是紧张的情绪不自觉地松缓下来,轻咬着唇角一脸落寞地望着楼下小院里喝茶的两个老者。

    “怎么?失望了?”

    不知何时,欧阳已站在她的身边,与她一同望着楼下,慵懒揶揄。

    云裳小脸微微一红,有种被戳破心事的尴尬,冷眸剜了欧阳一眼,没好气地轻叫:“什么啊,太爷爷来了我高兴着呢,我有什么好失望的!”

    “装!继续装!”欧阳斜睨着嘴硬的云裳,冷冷一笑,撇嘴嫌弃。

    “懒得理你!!”

    云裳同嫌弃,给了他一个白眼,然后拿了衣服进入洗手间,换衣服洗漱。

    十分钟后,云裳下了楼。

    “太爷爷,您怎么来了?找我有事啊?是不是阿恒他……”她走到二老身旁,张口就问,语速略急。

    正说着话的郁嵘和欧荣毅双双转过头来,均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云裳顿时惊觉自己好像太激动了,窘迫不已,欲盖弥彰地解释:“我、我就问问……”

    郁嵘放下茶杯,对她和蔼一笑,“他没什么事,就是有点闹情绪。”

    云裳默了默,蔫蔫地点了下头,“哦……”

    闹情绪啊……

    那就是还在生气是吧……

    那他这些天是不是猛抽烟猛喝酒啊?

    烟抽多了伤肺,酒喝多了伤肝,他怎么能这么不爱惜自己呢?

    云裳皱着眉,气呼呼地胡思乱想。

    “你的气色不太好!”郁嵘锐利的目光落在云裳的略显苍白的小脸上,满眼关切。

    “哦,没、没什么,新环境,有点认*……”她连忙摇头,避重就轻地说。

    “她哪是认*啊,是生病了,在屋躺好几天——”欧荣毅却笑着揭穿她。

    “外公!”云裳蹙眉低叫,然后看着郁嵘,“太爷爷,我没事,就是一点小感冒。”

    郁嵘但笑不语。

    她这样着急解释,显然是不想让大家看清她内心的真实情绪,不想要大家担心。

    “太爷爷,您今天过来是……?”正方形的小石桌,郁嵘和欧荣毅对面而坐,云裳便在二老的侧面坐下,转移话题。

    郁嵘,“来看看你!”

    “太爷爷,那个……公司我就不去了,您找个合适的人选接替我吧!”云裳斟酌了下,轻轻说道。

    都已经跟郁凌恒离婚了,若她再去嵘岚上班的话,不太合适。

    一是不想每天去刺激郁凌恒,真把他刺激疯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二是初润山野心勃勃,她不知道身边还有多少隐患,得先低调一段时间再说。

    闻言,郁嵘看她。

    云裳连忙推荐,“我看晢扬不错,他很有潜力,您把他提上去试试!”

    “他太年轻了,做事浮躁,而且不够资历!”郁嵘摇头,端起茶杯轻轻啜了一口。

    cfo这个职位,对一个公司来说非常重要,不是谁都可以的,即便是郁家二公子也不能想上就上。

    “浮躁那是因为他现在还没有责任意识,您给了他一定的权力,他就会有相等的压力,有了压力他就会有责任感,有了责任感他自然就会变得稳重的!

    “至于资历,那些都是一点点积累起来的,总要去实践才会有经验。再说晢扬也不小了,是时候让他帮他大哥分担一些了。所以太爷爷您就给晢扬一个机会吧,我相信他一定可以做好的!”

    她不在公司,总得有个可靠的人帮衬着郁凌恒,不然他心情不好又有大量工作,万一郁蓁趁机兴风作浪,他一不小心被暗算了怎么办?

    她昨晚想了很久,觉得把郁晢扬提升上去最合适,让他们两兄弟并肩作战,一定所向披靡!

    “总监的位置我还是给你留着,你好好休息,别想太多!”郁嵘沉默了半晌,不紧不慢地说道:“先把他提上来做个代理总监,你看这样成吗?”

    “嗯嗯嗯!谢谢太爷爷!”云裳忙不迭地点头。

    代理总监也不错,反正这个肥缺不能落在郁蓁的手里。

    正说着,欧家的大铁门缓缓打开,欧夫人和女儿欧茜以及欧晴一边低声交谈,一边走了进来。

    在欧家人的精心照料下,加上安文泽每周两次固定前来欧家测试检查,欧晴的病况突飞猛进,现在说话条理清晰,只要每天按时服药,已与常人无异。

    安文泽说,只要保持现在这种状态,再服药半年左右,欧晴的病就可痊愈。

    “太爷爷您坐会儿。”

    见妈妈回来了,云裳连忙对郁嵘轻轻说道。

    “好。”郁嵘点头,同时也转头朝着铁门口望去。

    欧晴挽着欧夫人的手臂,正低声说着什么,随意抬眸就迎上郁嵘投射过来的目光,顿时一震。

    一抹惊慌,从欧晴的眼底一闪而逝。

    欧晴突然停下脚步,欧夫人转头不解地看着她,“怎么了?”

    “没……没什么。”欧晴低下头避开郁嵘和老父亲的目光,悄悄咽了口唾沫。

    “外婆,妈,二姨。”云裳快步上前,对三个长辈一一喊道,随口问:“你们去哪玩儿了?”

    欧夫人也是个和蔼慈祥的老太太,对欧晴和云裳都像是对待自己亲生女儿和外孙女一般,笑着对云裳说:“没去哪儿,就逛了逛超市。”

    “来,给我!”云裳伸手去接母亲和二姨欧茜拎着的两大袋日用品和食材。

    云裳拎着两袋东西一马当先往屋内走,欧晴挽着欧夫人跟在其后。

    经过郁嵘和欧荣毅喝茶的小石桌时,欧晴忍不住又偷偷瞟了眼郁嵘……

    郁嵘神色如常,对她轻轻一笑。

    欧晴连忙移开目光,蹙眉咬唇,手心冒汗。

    云裳将日用品那袋递给帮佣阿姨,再把食材拎进厨房里。

    将食材分类,该放柜子放柜子,该放冰箱放冰箱,一通忙碌。

    几分钟后,她从厨房出来,一抬头,看到欧晴鬼鬼祟祟地躲在落地窗的窗帘后似是在偷窥着什么……

    “欧小晴,你在看什么?”

    她走过去,站在妈妈身后,一边好奇地问,一边也探头往外看。

    “没什么!”几乎是反射性的,欧晴猛地转过身来,失声喊道。

    云裳挑眉,睨着情绪激动的妈妈,又抬眸看了看外面,问:“你认识太爷爷?”

    从她们站着的这个角度,看到的就是正在喝茶闲聊的郁嵘和欧荣毅。

    由于欧晴前段时间一直在疗养院,云裳一直没有机会安排郁欧两家的家长见面,所以迄今为止,妈妈和太爷爷还没见过面。

    “不认识!”欧晴矢口否认。

    “那你为什么老盯着他看?”云裳还是觉得奇怪。

    “有吗?没有吧。”欧晴目光闪烁。

    “有!”云裳很笃定地吐出一个字。

    欧晴嘴角抽了抽,讪讪一笑,“只是有点眼熟啦,忘记在哪儿见过了……”

    知母莫若女!

    欧晴这副心虚的模样怎么可能逃得过云裳的火眼金睛,她眉一挑,“眼熟吗?那我去问问太爷爷——”

    边说边走。

    “裳裳!不许去!”欧晴倏地沉喝。

    云裳回头看着莫名动怒的妈妈,“……?”

    “就算认识也是二三十年前的事儿了,我都不记得了老爷子怎么可能还记得?你别没事找事!”欧晴难得对女儿板起了脸,轻斥道。

    云裳嘟着红唇,神色莫测地瞅着妈妈,没说话。

    被女儿锐利的目光看得心慌意乱,欧晴谎称累了,转身就上了楼,躲回了自己房间。

    云裳看着妈妈落荒而逃的背影,又转眸看了看外面小院里悠闲喝茶的太爷爷。

    心中疑惑更甚。

    ……

    自离婚后,云裳的精神和胃口都不太好。

    总是蔫蔫的,做什么都不得劲儿,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左右不过十来天,整个人瘦了一圈。

    高贵优雅的西餐厅,靠窗的位置,云裳拿着菜单狂点,点得对面的欧阳嘴角抽搐。

    “点这么多?你吃得掉么?”

    眼看半月的俸禄都被她点掉了,欧阳终于忍无可忍地出了声。

    “反正又不是我付钱,不吃白不吃!”云裳点了正餐又点甜品,像是几辈子没吃过东西了一般,头也不抬地说道。

    谁叫他要强迫她出来咯!

    可不得趁机好好宰他一顿么!!

    欧阳挑眉,无语了下,然后阴测测地对她笑:“嗯,点,继续点!吃掉便罢,吃不掉我就把账单寄给你老公——啊不!前老公!让他付!”

    “……”云裳一怔,抬头瞪他,没好气地冲他嚷道:“凭什么呀?”

    “就算是散伙饭他也该请你一顿吧!”欧阳冲她优雅一笑。

    这下换云裳嘴角抽搐了。

    狠狠磨了磨牙,她只得把点好的菜退掉大半,然后将菜单交给一旁的服务生。

    待服务生下去之后,她微眯着桃花眼睨着对面的欧阳,唾弃,“欧阳,你可真无耻!!”

    欧阳突然看了眼她的身后,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谁不无耻?郁凌恒?”

    云裳背后的座位有人坐下,显然是有了新的客人。

    当听到“郁凌恒”三个字,她的心脏一紧,没空去注意其他,听出欧阳语气里的戏谑,她没好气地瞪他,“别跟我提他!!”

    “为什么不能提?做不成夫妻还可以做朋友嘛!”欧阳的语调越发慵懒。

    “滚犊砸!!”云裳恼火。

    做不成夫妻做朋友?

    滚丫的!

    她才不要跟那个男人做朋友!

    “嗯,也好。”欧阳轻轻点头,莫名其妙地冒出一句。

    “什么也好?”云裳戒备地瞅着他,听出他话里有话。

    欧阳云淡风轻地笑着说:“我想郁凌恒也不会想跟你做朋友的,既然离了,那就老死不相往来吧!”

    老死不相往来……

    云裳小脸微白,被这六个字狠狠刺痛了心……

    是啊,他现在恨死她了,还朋友,没把她当仇人她就该偷笑了!

    她咬着唇角,突然就没了食欲。

    十来天没见面了,也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是不是还在恨她,是不是还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好想他,很想很想!

    想得茶饭不思,想得夜不能寐,想得日渐消瘦……

    嗯,离婚后,每天做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想他!

    欧阳瞟了眼魂不守舍的云裳,又瞟了眼坐在她身后的那个人,唇角的弧度加深,不太正经地说:“别这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我还认识蛮多青年才俊的,改明儿给你介绍介绍,从商从政的都有,随你挑!”

    话音未落,欧阳就愉快地感觉到四周温度骤降,有杀气弥漫……

    正在默默伤感的云裳闻言,无语地剜了欧阳一眼,然后下巴一抬,特傲慢地嗤道:“我不养小白脸!”

    “什么话!我给你介绍的男人怎么可能是小白脸?”欧阳佯怒,瞪她。

    “没我有钱的都是小白脸!”她哼哼。

    欧阳用鄙视的眼神将不可一世的小女人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你放心,就你目前的状况,随便拉个出来都比你有钱!”

    “你确定?”

    “你离了婚又失了业——”

    “但我有嵘岚百分之三十的股权哦!”她甜甜地笑,不紧不慢地阻断他。

    欧阳,“……”

    果然很有钱!

    默了默,欧阳重重一叹,“好吧,看样子你只能孤独终老了。”

    “去你的!有你这样当舅舅的么?你才孤独终老!!”云裳吐血,嗔怒大骂。

    “比你有钱的估计就只有郁凌恒了,可你才刚跟他离了婚,怎么?又想吃回头草?”欧阳挑眉,笑得不怀好意。

    云裳怒,不蒸馒头争口气,气呼呼地逞强道:“谁说我要吃回头草了,我——”

    “欧s记?”

    突然,一道低沉磁性的男声饱含着一丝惊讶突兀地响在空气中。

    声音是从云裳的身后传来。

    云裳下意识的回头,顿时眼前一亮。

    卧槽!这男人好man !

    来人三十左右,身材高大体魄健硕,自带一股浑然天成的威武之气,剑眉星目丰神俊朗,整个人看起来男人味十足!

    那身材,那容貌,若是让惷心萌动的少女见了,必然会情不自禁地想入非非……

    云裳有点看呆了。

    而来人在看到云裳的那瞬,也失了神。

    几秒之后,两人还在对视……

    “咳咳……”

    欧阳实在忍受不了四周的低气压,连忙咳嗽了两声,提醒对视的两个人别太旁若无人。

    云裳和严楚斐同时回神。

    严楚斐神色自若,对自己的失态倒不见丝毫尴尬,对云裳礼貌性地扯了扯嘴角。

    云裳也腼腆地笑了笑,脸颊微红,她做不到眼前的男人那般淡定,对自己居然对除郁凌恒以外的男人看呆了而表示难为情。

    她居然看一个男人看呆了,真是丢脸!

    虽然只是单纯的欣赏而已!

    “六少!”

    欧阳站起来,上前一步,对严楚斐伸出手,“幸会!”

    严楚斐噙着笑,握住欧阳伸出的手,“幸会!”

    在欧阳和严楚斐握手寒暄的时候,云裳眸光随意转动,不期然地,她看到自己身后的位置上坐着的居然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后面还有5000字~~~~泥萌人捏?木留言木动力的哇~~求表扬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