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91章:云裳,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前方,一抹熟悉到骨子里的高大身影,正一步步地向她迎面走来

    云裳的双脚,顿时犹如灌了铅一般,寸步难行。

    她悄然攥紧行李箱,努力隐忍着心里的酸楚和悲伤,努力不让自己红了双眼,努力不让他看出自己的不舍和难过

    她僵在原地,看着那宛若从浪漫梦境中走来的男人,看着他依旧俊美不凡却已然变得冷漠的脸

    她默默地看着他,把他此刻的模样,深深刻在心上

    即便他的眼底已没有了往日的温柔和深情,即便此时的他们已毫无关系,即便他恨她入骨

    也好的。

    如果注定他们不能再相爱,那么让他恨她一辈子,也是好的。

    不管是爱还是恨,不管是以哪种方式,只要能让他记住她一生,她想,这也不枉他们相爱一场。

    隔着几米的距离,他们对望着,在梦幻般的蓝色世界里,爱恨交织

    郁凌恒外套挂在臂弯里,双手插袋,还是之前的那件白衬衫,袖子随意挽至小手臂,领口微敞,扣子似是被扯崩了好几颗。

    高大俊美的男人,眉眼间有着一抹难以掩饰的颓废和疲惫,浑身上下弥漫着与他极不相符的戾气,阴郁森冷的模样透着一股生人勿进的危险气息。

    两人冷冷对视,世间万物好像都停留在这一刻了,天地间,只剩他与她

    云裳看着男人眼底的冷,心里却还在幻想

    漫天蓝花楹,他背着她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该是何等的浪漫,何等的幸福

    心,倏地狠狠揪在一起,酸痛难当

    只怕这辈子,他都不会再背她了,她的幻想终归只能是幻想,永远都不会有实现的那一天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纵使心中有再多的不甘和不舍,事到如今,她也只能为自己做出的选择负责。

    所以,还是她先动的。

    攥紧行李箱,她尽量无视他眼底的冷漠和那难以掩饰的怨恨,一步步向他走去

    她的心跳,又快又急,在与他擦肩而过的那瞬,她差点就丢了行李箱扑进他怀里

    真想自私到底,真想撇开一切不管不顾地与他在一起,真想告诉他自己有多委屈

    可是,不行

    她不伟大,但也无法泯灭良心置家人于不顾。

    终于,她从他身边走过。

    在与她擦肩而过的下一秒,他也抬步往前走。

    半山腰,他往上走,她往下走,像是彼此都不想今生与对方再有任何交集一般,他们直视前方,背道而驰。

    听到身后响起他渐行渐远的脚步声,这明明是她要的结果,可想到从今往后彼此再无瓜葛,她的眼,还是忍不住红了

    可突然,身后的脚步声变了,又急又快,且由远至近

    她还没反应过来,双肩即被一双铁钳似的大手用力抓住,然后身体被他强行转过去,饱含愤怒的吻,狠狠袭上她的唇

    不

    不是吻

    是咬

    他咬她,狠狠咬着她的唇,像个嗜血的魔鬼,将她的唇咬破了吸她的血

    她睁大双眼,迎上他饱含愤恨的目光,没有挣扎,亦没有反抗。

    唇瓣被他生生咬破,很疼,却疼不过心

    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在彼此口中,他重重碾磨她的唇,把她的痛楚放大,将对她的恨通过这个不是吻的吻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

    在一片梦幻的蓝色中,俊男美女吻在一起的画面是那么的浪漫,那么的赏心悦目,可彼此的心里,却充满了绝望

    她看着他,一瞬不瞬。

    他也看着她,满目愤恨。

    如果可以,让时间停留在这一刻,哪怕是他恨她的这一刻,她也愿意。

    可时间,永远不可能为了谁停留

    “开心了吗”

    他终于停下来,冷眸凝睇着她染着鲜血的唇,唇角勾着一抹嗜血的冷笑,慵懒问道。

    听似柔和的语气,却又矛盾地生出寒意,那么冷,那么狠。

    她不语,只是看着他,看着他残酷阴狠的另一面。

    他唇角的冷笑加深,一手扣住她的后脑,五指绞住她的发丝往后一拽,迫使她把小脸仰起来,另一手拇指抚上她的唇,重重碾压那被他咬破的位置,让鲜血不停地往外溢

    “嗯告诉我,你开心了吗”

    他又问,指上力道加重。

    她疼,黛眉微蹙,就是不发一言。

    她不敢开口,她怕自己一开口就会泄露情绪,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忍不住向他诉说自己的委屈。

    “郁太太啊不我现在应该叫你云小姐恭喜你啊云小姐,终于得偿所愿了”他冷笑讥讽,眼底的恨意越加深浓。

    得偿所愿吗

    当然不是啊

    离婚,并非她的“愿”啊

    她的喉咙被那些难以言说的苦和痛堵住,一个字都说不出。

    他一个人自言自语,始终得不到她只字片语的回应,心里那个恨啊,恨不得把她一块块撕烂了吞进肚子里

    眸色一沉,一片森冷,他低头凑近她鲜红的唇,极尽阴狠地呵气,“云裳,你给我牢牢记着”他微微停顿,双眼危险半眯,“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做不成夫妻,那就做仇人

    反正他痛了,他也不会让她舒服了去

    话落,他将她狠狠一推,不管她是后退还是摔倒,不再看她,转身就走。

    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我不会就这样轻易放过你的

    云裳,你这个该死的坏女人,你给我等着

    不管是生,是死,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我都会拉着你一起

    嗯,云裳,你给爷等着

    郁凌恒心中有恨,力道自然不轻,加上云裳猝不及防,直接就被他推得狼狈倒地。

    地上铺着一层蓝花楹的花朵,没有摔伤她的身,却摔碎了她的心

    她不怨他,因为深知他比她更痛。

    她只是难过,难过自己伤他如此深

    黎望舒的意外身亡,她说恨他,怨他,不原谅他其实全是假话。

    她没恨他,一点都没有,她恨的,是自己

    说那些狠心的话,只是想让他死心,只是想让他放手,只是想让他对她心灰意冷同意离婚罢了。

    她那么爱他,怎么舍得怨他

    云裳狼狈地跌坐在地上,看着男人渐行渐远走得头也不回的高大身影,她终于无需再克制内心的伤悲,红了双眼,落了泪

    天空突然下起了雨,似是老天怜悯,在为她鞠一把同情之泪。

    雨,越下越大。

    泪,扑簌不停

    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淋成落汤鸡的郁凌恒回到自己的恒阳居。

    一进厅,就对上一个苍老的背影

    郁嵘双手杵着拐杖置于身前,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大雨。

    郁凌恒的脚步顿了下,然后一言不发径直往楼上走。

    “站住”

    郁嵘出声,不急不缓,低沉的声音威严十足。

    郁凌恒停下脚步,没回头,没言语,暗暗咬紧牙根。

    郁嵘杵着拐杖一步步走到郁凌恒的面前,锐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地射在他的脸上。

    “怨太爷爷了”郁嵘问。

    郁凌恒面无表情,“不敢”

    冷冷的两个字,明明饱含着浓浓的怨怼

    怎么可能不怨

    如果老祖宗不干预,他才不会同意离婚,就算跟那个死女人耗一辈子,他也不会给她自由之身

    一个小红本,递到他的面前。

    离婚证

    郁凌恒看着太爷爷递过来的离婚证,牙根狠狠咬紧,颊便肌肉突突跳动。

    好想一把抢过来撕了

    当太爷爷横加干预,他摔门而去,所以他没去民政局,也没签离婚协议。

    但只要老祖宗一句话,就算他不签字不出面,这婚,也是轻而易举便可以离掉的

    郁凌恒冷冷看着离婚证,不接

    不接受这本莫名其妙的离婚证,也不接受这场莫名其妙的“被”离婚

    当初结婚结得莫名其妙,现在离婚也离得莫名其妙,他的简直就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存在

    郁嵘看着曾孙苦大仇深地瞪着自己手里的离婚证,不由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将离婚证放在身边的茶几上,再慢慢直起腰,郁嵘双手握着拐杖撑在身前,语重心长地缓缓开口,“不记得太爷爷曾经教过你的了吗”

    “您教过我太多,我不明白您说的是哪一件”郁凌恒冷冷回道。

    似乎,在他叛逆期的时候,都没有用如此不恭敬的态度跟太爷爷说过话。

    眼前的老者,是他这一生最尊敬最崇拜的人,没有之一

    他不止是他的家族长辈,更是他人生的启蒙老师。

    从他有记忆起,就是跟太爷爷一起吃住,太爷爷教他技能,教他为人处世,教他道德修养,所有的一切,都是太爷爷给予他的

    不管太爷爷让他做什么,他都从未有过怨言,可今天太爷爷逼他和郁太太离婚,他怨了

    当你在乎一个人,你会情不自禁地为她喜,为她悲,为她开怀大笑,为她黯然神伤

    她轻易便主宰着你的喜怒哀乐,攥紧你的三魂七魄,是生是死都由不得你自己。

    郁太太之于他,便是这种无可替代的存在

    谁拆散他们,他就恨谁

    所以,现在他的心里,就恨着郁太太和太爷爷。

    自己一手带大的曾孙,心里在想什么郁嵘自然是一清二楚,沉默片刻,他淡淡开口,“第一,凡事不可只看表面第二,一件事看似结束,换过角度看待,也有可能是新的开始第三,沉不住气,永远都只能做个失败者”

    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郁凌恒微微拧眉。

    一件事看似结束,若换个角度看也有可能是新的开始

    太爷爷这句话让他精神一振。

    郁嵘说完,深深看了郁凌恒一眼,然后拄着拐杖不紧不慢地往外走去。

    “太爷爷”郁凌恒突然轻喊。

    郁嵘回头。

    “当年太奶奶抛下您一个人走了,您怨过她吗”

    郁嵘握着拐杖的手倏地一紧,不再清澈的双眼快速地划过一丝复杂的光芒

    他没回答,转头继续往外走。

    不是怨过,是一直怨着,虽然他并没有怨恨她的资格

    一个人的日子太寂寞了,若不用怨恨来支撑,活着与行尸走肉有何区别

    人啊,只要留着一条命,就还有一丝希望。

    最怕的便是,你深爱的那个人把你一个人留在这个世上,独自承受思念和悔恨

    绝望在心里滋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痛苦已根深蒂固,再无法剔除。

    看着太爷爷瞬间溢出悲伤的背影,郁凌恒心里升起一丝报复的块感。

    瞧睿智如太爷爷,也是枭雄难过情关的

    太爷爷那么强大,看似坚不可摧,可他知道,太爷爷也是有软肋的。

    太爷爷的软肋就是早已离世的太奶奶

    郁凌恒弯腰,拿起茶几上的离婚证,刷刷几下,撕了个粉碎。

    云裳感冒了,已经昏昏沉沉睡了好几天,喝姜汤喝到吐,整个人却还是蔫蔫的提不起精神。

    其实睡不着,可就是不想起,哪怕躺在上盯着天花板发呆都好。

    叩叩叩。

    房门突然被人敲响,她起身,趿上拖鞋去开门,无精打采的。

    “又干吗”

    拉开门,她皱着眉很不耐烦地低叫,可当她看清来人的脸时,说了一半的话便戛然而止。

    是端着一碗姜汤的欧阳。

    “哟,出来了哦”云裳抓了抓略显凌乱的发丝,随口说道,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经有关部门“调查”,证实欧阳贪污受贿属捏造,无罪释放。

    然后欧阳反击,出示了一份证据,亲手将米娅送入监牢。

    米娅获刑三年以上。

    欧阳没说话,只是将姜汤递给她。

    云裳接过姜汤,没有喝,而是径直走向卫生间,掀开马桶盖,把姜汤倒了。

    “你就是这样糟蹋你二姨对你的关心”欧阳进入房间,看到她的所作所为,顿时拧了眉,不悦道。

    “让你天天喝三大碗连续喝四五天试试”云裳拿着空碗从卫生间走出来,没好气地瞥他一眼,哼道。

    她不是想要糟蹋二姨的关心,而是她真的受够了这个味儿

    她早就跟二姨说了她不喝了,可二姨不听,非要每天给她熬,她不偷偷倒掉能咋办

    嗯,她住在欧家。

    几天前,她拖着行李箱,浑身**地出现在欧家门口,欧家的人看到狼狈不堪她都吓了一大跳。

    她跟外公欧荣毅说,她离婚了,没去处,所以

    欧荣毅什么都没问,立刻就叫家里的帮佣阿姨收拾了一个房间,让她什么都别想,安心住下就行了。

    她清楚地看到外公眼底流露出对她的心疼,那一刻,她热泪盈眶

    有家人就是好

    所以,牺牲了自己的,保全了家人的幸福,她觉得还是值得的。

    如果她不向初润山妥协,不救欧阳,那么今天的欧家就不会是这番其乐融融的模样。

    “既然没效果那就去医院”欧阳皱眉,不赞同地看着她苍白得有些病态的小脸。

    “不去”她一屁股坐在尾凳上,一口拒绝,厌恶去医院。

    一点小感冒,反正死不了,她才不想去医院折腾。

    欧阳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的头顶,问:“为什么离婚”

    云裳微微一怔。

    续而抬头,云淡风轻地道:“你这话问得可真当然是日子过不下去了呗,还能为啥”

    “好好的为什么过不下去”欧阳神色严肃,严厉的语气咄咄逼人。

    “过不下去就过不下去,有什么好为什么的”她有些恼火了,极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

    “云裳”他倏地沉喝。

    她皱眉嫌弃他,“拜托你怎么比女人还啰嗦”

    “我是你舅舅”

    “那又怎样”她腾地站起来,没好气地冲他嚷。

    烦死了以为倚老卖老她就会吃他那套

    欧阳的双眼突然就泛起一丝红,声音变得沙哑低沉,有着一丝掩饰不住的愧疚和伤感,幽幽道:“我们是家人,我是你的长辈,我希望你跟娃娃一生都顺利平安幸福美满”

    “你到底想说啥啊”云裳心一颤,害怕看到他这副矫情的模样,连忙佯装不耐地阻断他。

    他倏地伸出双臂将她揽入怀里。

    云裳怔住了,心脏一疼,双眼不受控制就泛起了水雾

    接着他饱含着心疼的声音就在她耳畔响起,“我希望你有苦别自己一个人咽,你有家人,你有舅舅,虽然你舅舅很没用”

    “欧阳你很讨厌诶”她大叫,狠狠推开他,背过身去。

    她微仰着脸,用力眨眼睛,把那急欲夺眶而出的眼泪眨回去。

    看着云裳强装坚强的模样,欧阳心里非常难受,一难受,就更恨米娅了

    突然,房门被人推开,一个活泼俏丽的姑娘像只小麻雀般闯了进来。

    “姐”

    “欧恬你又不敲门”云裳抓狂。

    本是病怏怏的苍白脸庞因为动怒而染上一抹红色,看起来反倒还精神了点。

    “哎哟,忘了嘛,忘了嘛,咱们都是自己人了,敲不敲门有什么关系嘛”欧恬嘟着嘴撒娇,可爱娇俏的模样让人不忍责难。

    “你”云裳气结。

    怕表姐真的生气,欧恬连忙说:“姐,有人找你”

    有人找她

    她回欧家应该没人知道吧,谁会来这里找她

    心,莫名一紧,有些疼,有些酸,还有些不该有的希冀

    “谁”她问,紧张得声音都有些微微发颤。

    欧恬指着窗外,“在楼下和外公喝茶呢,你自己去看呗”

    云裳用力咬着唇,屏住呼吸走向窗户,小心翼翼地探头往下看。

    一抹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今日更新完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