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90章:铁了心要跟他离婚
    咚

    一声闷响,如重锤一般狠狠敲在郁凌恒的心上。

    他眼睁睁地看着她被自己一巴掌打得往地上摔去,眼睁睁地看着她的额头重重磕在坚硬的茶几上,眼睁睁地看着鲜红的血从她额头的伤口往外溢出来

    她的脸白,血红,那强烈的对比,看起来格外的触目惊心。

    他懊悔又疑惑,他的力气真有那么大吗他明明不敢很用力的

    这个女人,是他的克星,心里分明恨她恨得要死,可一看到她流血流泪,他就不由自主地缴械投降了

    大手伸去,想要扶她,可她低着头,避开他的手。

    她没有喊痛也没有情绪激动,她很冷静,冷静得让他害怕

    她一边避开他的手,一边从外套口袋里摸出手机,就当着他的面,拨下了燕诏的电话。

    开着免提。

    “师兄”

    电话接通,她嘶哑的声音微哽。

    “裳裳啊,怎么了有事吗”燕诏听出她情绪不对,疑惑问道。

    “我想报案”

    云裳“报案”二字一出,郁凌恒的双手骤然成拳,心,狠狠坠入谷底。

    他赤红着双目,瞪着她。

    电话彼端的燕诏很惊讶,“报案报什么案”

    “家暴”

    明知他正目光凶狠地瞪着她,她还是不管不顾,把彼此推向悬崖

    嘭

    郁凌恒猛力一脚将身边的沙发凳踹飞,双手揪住云裳的衣领将她整个人狠狠提起来,又是砰地一声将她抵在墙上。

    “家暴是吗你那么想被家暴是吗”

    他脸色铁青,目光阴鸷,表情已气到狰狞,他凑近她的脸,阴冷吐字。

    云裳说不出话,一张小脸由白转青。

    他揪住她的衣领将她提起来,像是把她钉在墙上一般,她的双脚离地,脖子被衣领狠狠勒住,无法呼吸。

    “云裳为了离婚,你已经是无所不用其极了是吗”他冷笑,浑身戾气深重,内心的阴暗面彻底被引爆。

    她既然如此绝情,他又何必对她一再怜惜

    人都是贱骨头,你越对她好,她越不在乎

    云裳的脸,由青转紫。

    她甚至没有挣扎,一副万念俱灰任他宰杀的的模样

    郁凌恒恨得咬牙切齿。

    怎么黎望舒死了,她这是也不想活了

    连妈妈都不要了

    黎望舒的死对她来说打击就那么大没有黎望舒她还活不下去了

    行

    那他勒死她,成全她

    越想越恨,他揪住她衣领的双手便越收越紧

    突然

    呯

    卧室的门被狠狠撞开。

    郁晢扬冲了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幕骇得大喊,“哥你在做什么”

    “滚出去”郁凌恒极尽凶狠地一眼瞪过去,将正欲上前来的郁晢扬吓得一震,不由自主地刹住了脚。

    活了二十几年,第一次看到如此失控的大哥,郁晢扬简直不敢相信自家一向优雅尊贵风度翩翩的大哥会对一个女人动用武力

    尤其这个女人还是他的妻子

    短暂的惊愕之后,郁晢扬硬着头皮上前,急得大叫:“哥你放手你会勒死她的”

    “我叫你滚出去”郁凌恒冲着郁晢扬怒不可遏地嘶吼。

    郁凌恒的样子太凶狠太,郁晢扬再次被吓得滞住了脚。

    进退两难。

    云裳被钉在墙上,极缓极缓地转眸,神色哀伤地看着焦灼担忧的郁晢扬,有泪从眼角滑落,几不可闻地喃喃,“晢扬,救我”

    听到云裳极尽艰难地向自己求救,郁晢扬忍不住了。

    即便会被大哥揍死,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小嫂子被家暴而坐视不理。

    “哥你放手你不能这样你快放手”郁晢扬冲上去,边喊边去扯郁凌恒的手。

    “滚”郁凌恒一脚揣在郁晢扬的腿上,从未有过的狠心。

    郁晢扬被踹得往后倒退数步,痛得龇牙咧齿,生平第一次领教了大哥的心狠手辣。

    顿时也怒了。

    郁晢扬咬着牙根忍着痛,用力搓了搓被大哥踹了的地方,然后撸了袖子又要往上冲。

    正在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在门口炸响

    “都给我住手”

    是郁嵘。

    身后跟着双眼泛红急得不行的琇嫂。

    从云裳上了楼,琇嫂的心就一直悬着的,不敢上楼去打扰他们小两口,她只能在楼下竖起耳朵偷听楼上的动静。

    当听到有争吵和巴掌声响起时,她当机立断,连忙跑去找了二少爷,让二少爷先过来,她又忙不迭地去请老祖宗。

    郁嵘老脸铁青,拐杖狠狠杵了下地板,咚地一声。

    偏偏郁凌恒眼里只有眼前这个让他爱恨交织的小女人,他只想听到她向他求饶,只想让她收回那些让他痛彻心扉的话,其他的,谁的话他都不想听。

    “郁凌恒松手”郁嵘走进卧室,对着郁凌恒怒声沉喝,警告意味十足。

    郁凌恒置若罔闻。

    “我叫你松手”

    郁嵘怒火高涨,一声厉喝,同时扬手就一拐杖狠狠敲在郁凌恒的手臂上。

    下手毫不留情

    郁凌恒吃痛,不得不松开了云裳的衣领。

    云裳的双脚终于落地,整个人从墙上无力地滑坐下来,狼狈可怜地趴伏在地上,惨白着小脸苟延残喘。

    眼泪,顺着脸颊疯狂地往下流淌

    “云裳”郁晢扬顶着大哥杀人般的凶狠目光,跑过去查看她的状况。

    当郁晢扬伸手去扶云裳时,云裳紧紧抓住他的手臂,像是受到极大的惊吓一般,整个人往他怀里躲

    一道阴狠的目光,狠狠射在他们的身上。

    郁晢扬悄悄咽了口唾沫,心生怯意,因为大哥的眼神像是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很快,燕诏匆匆赶来。

    头破血流的云裳,执意要去警局。

    警局。

    燕诏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只有燕诏、云裳、郁嵘和郁凌恒四人。

    郁嵘和云裳坐在沙发里,燕诏靠坐着办公桌,郁凌恒则双手插袋,冷冷伫立在落地窗前,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

    “怎么回事儿”燕诏狠狠皱着眉头看着云裳额头上凝固着小血块的伤口,沉声问道。

    郁凌恒背对着大家,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郁嵘布满皱纹的老脸也没什么情绪,讳莫如深。

    “我要求验伤。”云裳垂着眸,平静吐字。

    “什么”燕诏一怔,以为自己听错了。

    云裳打电话给他说被家暴,他其实没有太担心,云裳脾气急他是了解的,据他所知郁凌恒的人品也是很好,所以他以为他们夫妻俩只是有点什么小矛盾而已。

    而云裳的伤一定只是意外,郁凌恒不可能把她揍成这样的。

    可现在云裳要求验伤,就有点过了啊

    “我要求验伤,我要离婚。”云裳还是那副要死不活的语气,却异常的坚定和固执。

    “离婚”燕诏腾地站直,神色严肃起来。

    郁凌恒依旧一动不动。

    郁嵘也还是一言不发。

    僵凝的气氛,透着一丝诡异。

    感觉到事态严重,燕诏转头看着郁凌恒冷如冰雕的侧脸,问:“你怎么说”

    难道云裳额头上的伤真是他揍的

    “不离”郁凌恒头也不回,冷冷吐出两个字。

    “我跟他已经没有感情了,必须离”云裳有点急躁了。

    见两人意见不一致,燕诏默了默,说:“要不你们再谈谈”

    “没必要我已经决定了”云裳阻断燕诏,冷冷说道。

    不谈了不谈了,再谈下去真要把他逼得跟她同归于尽不可了。

    郁凌恒终于回头,阴冷的目光,射在云裳的脸上。

    对她的那些爱啊恨啊,统统朝她砸过去。

    云裳暗暗咬紧牙根,对他投射过来的眼神视若无睹,她不想再拖下去,索性心一横,低头打开自己的包,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郁嵘。

    “太爷爷,这是我跟我爸爸的dna报告”

    “云裳”

    郁凌恒怒喊,猛地转身朝她冲过来。

    原来,她回t市不止是去给黎望舒送葬,还去跟云铭辉做了dna

    云裳没管他,继续对郁嵘说:“我不配做郁家的大少奶奶,请您”

    “云裳你闭嘴”

    郁凌恒怒吼着要去抢报告。

    郁嵘手一抬,拐杖就横档在了郁凌恒的面前,目光凌厉地瞪着他,抢先一步拿走了云裳手里的报告。

    郁凌恒纵使再怒再急,也是不敢去太爷爷手里抢东西的。

    再说了,抢了又能如何

    她为了离婚已经把所有事都做绝了,不给他一丁点的机会也不给她自己一丝一毫的退路。

    他把报告抢来撕了也挽不回她的心,也改变不了她不是云铭辉亲生女儿的事实,她是真的

    铁了心要跟他离婚

    郁凌恒双眼猩红,死死盯着冷若冰霜的女人,心里有什么在土崩瓦解

    够了

    真的够了

    她都已经做到这个份儿上了,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没说的了,没说的了

    郁嵘打开报告,随意看了两眼就合上了,然后皱着眉沉默了片刻,再抬头看着云裳,问:“决定了”

    略显低沉的三个字,别具深意。

    云裳垂眸苦笑,自然明白太爷爷的意思。

    太爷爷说得对,有选择都是好的,最怕的就是没得选择,如她此刻。

    卡弓没有回头箭,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甚至还连累了一条无辜的生命,她没资格放弃

    “嗯”云裳强忍着心中痛楚,咬着牙根重重点头。

    郁嵘看了眼面如死灰的郁凌恒,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他不知道是该赞云裳杀戮决断的气魄,还是该怨她铁石心肠的无情

    自己引以为傲的曾孙爱上这样一个刚烈果断的女孩子,是幸还是不幸

    但愿是“幸”吧

    “小诏子”郁嵘看向燕诏。

    燕诏:“老爷子您说”

    “给他们办”郁嵘下令。

    郁凌恒转身就走。

    呯

    燕诏的门,差点被摔裂。

    有了郁嵘的干涉,云裳和郁凌恒成功离了婚。

    红色小本,跟结婚证差不多模样,只不过现在的小红本上印的是“离婚证”三个大字。

    当她失魂落魄地拿着离婚证躲在无人的角落默默哀伤默默舔舐伤口时,收到了一条短信。

    把你的东西全拿走

    是郁凌恒

    他让她回郁家把属于她的东西全拿走。

    其实她什么都不想要,她想要的,只有他

    可现在,手里的离婚证狠狠给了她一个耳光,残忍地提醒着她,他已经不属于她了

    特意选了他不会在家的时间段,她回了趟郁家。

    琇嫂已经帮她把东西都收拾好了,不多,也就一个稍大的行李箱而已。

    她拖着箱子从恒阳居出来,琇嫂跟在她身后掉眼泪,看她的眼神充满了矛盾,又是不舍,又是怨怼

    琇嫂是很喜欢云裳的,可是得知她执意要和大少爷离婚,又怨她铁石心肠让大少爷伤心

    “云裳”

    云裳刚走出恒阳居,一个高大的身影就朝她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伴随着一声怒吼。

    她停下脚步,神色平静地看着怒容满面的郁晢扬。

    郁晢扬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云裳的面前,看了眼她拖着的行李箱,狠狠拧眉,沉声喝问:“你真的跟我哥离婚了”

    得知哥嫂离婚的那瞬,郁晢扬如同晴天霹雳,懵了好久都没回过神来。

    他不敢相信

    本来他也想跟着去警局的,可太爷爷不让他去,所以大哥和云裳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他并不清楚。

    后来他实在担心,就找人问了问想要了解一下情况。

    哪知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

    云裳轻轻点头,“嗯。”

    淡淡的一声嗯,如一桶冰水,将郁晢扬心里最后一丝希冀的小火苗都给浇灭了。

    “你真的背叛了我哥”郁晢扬狠狠咬着牙根,眯着双眼,又问。

    他紧张得甚至忘了呼吸。

    云裳默了两秒,“嗯。”

    “你”郁晢扬气结,险些一口气没提上来,怒不可遏,“为什么我哥哪点对不起你他对你那么好,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他”

    他吼得地动山摇,为自己哥哥打抱不平。

    云裳没说话。

    “呵我真是脑袋被驴踢了我帮你做什么,我就该让我哥把你打死算了”郁晢扬简直要暴跳如雷了,“云裳你太不要脸了亏我还以为你是个好女人,原来你比初丹还不如初丹她至少没背叛过我哥,她至少没给过我哥这种难堪和耻辱你你你你太不是玩意儿了”

    她沉默不语,任由他骂。

    郁晢扬见自己气得都快中风了她却依旧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连一句解释都没有,更是怒火中烧,一脚就把她的箱子给踹了。

    “滚滚滚滚出郁家这辈子都别再踏进我们郁家半步哼”他切齿怒吼。

    行李箱被踹翻,里面的东西洒了出来。

    郁晢扬吼完,烦躁地抓了把散落在额头的碎发,狠狠瞪了面无表情的云裳一眼,憋着一肚子无名火,走了。

    云裳一言不发,走向翻开的行李箱,蹲下去,把散落出来的衣物一件一件慢慢捡回箱子里。

    “大少奶奶”琇嫂跟着蹲下来,帮她捡,红着眼哽咽。

    即便心里怨大少奶奶对大少爷太无情,可她真的舍不得大少奶奶走

    云裳轻轻扯了扯唇角,笑得苦涩,“琇嫂,我已经不是你的大少奶奶了。”

    她低垂着眼睑,掩饰着眼底的悲伤和委屈。

    闻言,琇嫂更是难过不已。

    全部东西捡完,云裳一边把箱子盖好拉好,一边轻轻喊了一声,“琇嫂。”

    “嗯。”

    “你帮我个忙吧。”

    琇嫂看着云裳,不明白自己一个佣人能帮她什么。

    “如果郁凌恒以后娶了别的女人”云裳站起,拉好行李箱,对琇嫂阴冷一笑:“你就帮我把那女的毒死吧”

    “”

    天空,突然阴沉下来。

    阴霾压顶,似是有雨来临。

    云裳从郁家大门走出来,拖着行李箱往山下走。

    不再是郁家的少奶奶,家里佣人和司机都不会再对她殷勤,加上气愤填膺的郁二爷吩咐家里司机不许送她这个不知廉耻的前嫂子,所以她只能徒步下山。

    沿路的蓝花楹,开满了蓝色的花,入眼即是一片朦胧梦幻的蓝雾。

    六月,正是蓝花楹的花期,满枝桠的花儿,争相怒放。

    风,吹过。

    蓝色花朵飘然而下,像是在下一场蓝色的雨,整条马路布满的花束,犹如一片蓝色花海。

    蓝花楹,蓝花楹

    满眼蓝雾,一心爱慕

    踩着蓝色花朵前行,她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他们这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

    犹记得,就是在这半山腰,她佯装崴了脚,让他背她。

    那时,还不是蓝花楹的花期,夜色正好的晚上,她趴在他的背上,晃着两只小脚丫,一边跟他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一边幻想着等蓝花楹开花的时候,再让他背她回家

    那该是多么浪漫和甜蜜

    如今,蓝花楹开花了。

    可他和她却再也回不去了

    走着走着,她停下了脚步。

    前方,一抹熟悉到骨子里的高大身影,正一步步,迎面走来

    她悄然攥紧行李箱,强忍心中酸楚,尽量无视他眼底的冷漠,与他擦肩而过

    像是彼此都不想今生与对方再有任何交集,他们直视前方,背道而驰。

    突然,双肩被一双铁钳似的大手抓住,身体被他强行转过去,饱含愤怒的吻,狠狠袭上她的唇

    今日更新完毕~~内啥,菇凉们,记得投票哇~~还有两三天就截止了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