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89章:什么都回不了头了
    三天后,云裳从t市回到c市,主动回了郁家。

    与郁凌恒三天未见了,想着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她的心情竟出奇的平静。

    三天前她晕了,再醒来时是在医院的病上,手背上插着针,正打着点滴。

    睁开眼,没看见任何人,她便拨了手上的针,只身去了t市。

    恒阳居。

    走进这了大半年的楼里,看着本是熟悉的家居摆设,云裳心里泛起一丝苦涩,几天而已,她对这里竟有了恍若隔世的感觉

    “大少奶奶”

    从她进屋,琇嫂就一直盯着她看,时不时地哽着声音呢喃着喊她一声。

    似是有很多话想对她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一般。

    琇嫂是恒阳居的专属佣人,与郁凌恒和云裳可谓是朝夕相处,时间久了,自然能感觉到小两口的情绪变化,哪怕是很轻微的变化都逃不过她的火眼金睛。

    更何况这段时间大少爷和大少奶奶之间不像是夫妻间的小打小闹,她能感觉到,这次很严重。

    大少爷和大少奶奶同时消失了几天,大少爷一个小时前刚回来,大少奶奶现在也回来了,而两人的气色,都很不好。

    琇嫂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她觉得,马上就要有大事发生了

    云裳站在楼下客厅里,一边目光眷恋地环顾着整个屋子,一边回忆着这些日子里与郁凌恒的恩爱甜蜜。

    好一会儿后,她缓缓转头,对一直看着她欲言又止的琇嫂微微一笑,微哑的声音透着一抹浓郁得化不开的苦涩和伤感,“琇嫂,我跟阿恒有点事要谈谈,你回避一下好吗”

    “啊哦,好啊,我我我不上去,你们谈,你们谈。”琇嫂怔了怔,然后忙不迭地用力点头,眼底的担忧之色显而易见。

    云裳深深吸了口气,朝着楼梯口走去。

    “大少奶奶”琇嫂倏然急喊一声。

    云裳回头。

    “好好谈啊,夫妻之间要相互包容,相互体谅,别为了一时之气做些让大家都后悔的决定,知道吗”琇嫂很努力地扯出一抹笑,苦口婆心地劝道,小心翼翼的模样有着明显的讨好。

    云裳心里一酸。

    用力抿了抿唇,她特别乖巧,微笑点头,“我知道了,谢谢琇嫂。”

    那笑,怎么看都有种淡淡的悲伤

    “不谢啊不谢啊,只要你们都好好的就行”琇嫂有些无措地绞着双手,摇着头腼腆地笑着,哪知笑着笑着就红了双眼。

    她还是觉得要发生什么大事,很担心,很害怕。

    尤其是想到刚才大少爷回来时一脸的疲惫和落寞就好心疼好难过

    看到琇嫂红了眼,云裳的双眼也不由胀痛酸涩起来,不敢再说什么,她连忙转头往楼上走。

    长痛不如短痛,今天必须做个了结

    像是一条刚把尾巴变成双腿的美人鱼,走出去的每一步都让她痛苦至极,她拾阶而上,默默攥紧手里的文件袋,咬着牙根忍着痛,狠着心一步一步往上走。

    琇嫂说,大少爷在楼上卧室里

    与卧室的距离越来越近,她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心,开始剧烈抽搐

    疼

    好疼

    轻轻推开卧室的门,一股浓烈的烟味扑鼻而来。

    明明是白天,他却关上了所有的窗,拉上厚厚的窗帘,让整个屋子陷入一片黑暗。

    偌大的卧室,仅是照着一盏头灯,昏黄的灯光加上满室的烟雾,让视线更加朦胧模糊。

    即便能见度很低,可她还是在推开门的那一瞬,就看到了那浑身充满孤寂和悲伤的男人

    他坐在地毯上,背靠着尾凳,一腿打直,一腿曲起,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根正在燃烧的香烟

    他的脸,隐藏在淡淡烟雾中,晦暗不明。

    外套被他丢弃在脚边,他仅穿着白色衬衣,扯松的领带歪歪斜斜地挂在脖子上,衬衣领口的扣子也被扯开了几颗,连一边衣摆都从裤腰里扯了出来

    难以想象,一贯活得那么精致高雅的男人,居然也有如此邋遢颓废的一面。

    不管是人前还是人后,他都是极其注重形象,甚至还有蛮重的洁癖。

    可今天

    三天不见,他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

    云裳抬手,伸向墙壁

    啪

    一声轻响,屋内骤亮。

    亮光袭来,他却连眼都没眨过,依旧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从她推开门的那一瞬,他的目光就一直落在她的脸上,不曾移开。

    接收到他充满幽怨和愤恨的目光,云裳的心,狠狠收紧

    而她的心越痛,脸色就越冷,倨傲冷漠地走到他的面前,她居高临下地冷睨着他,将手里的文件袋递到他面前。

    “麻烦你签个字”她的声音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紧接着还无情又残忍地补上一句,“我的已经签好了”

    麻烦你签个字

    我的已经签好了

    郁凌恒的双眼骤然猩红,指间的香烟,随着他拳头的捏紧而断裂。

    他充满怨恨的目光从她的脸上滑落到眼前的文件袋上,牙根咬得太紧,致使颊边肌肉微微跳动。

    看了一眼文件袋,他又抬眸去看她。

    幽怨的目光已然变得鸷冷凶狠。

    文件袋里装着什么,他隐隐已经猜到。

    她真的要如此绝情

    他猛地站起来,大手扼住她的脖颈,狠狠将她往后推

    砰

    一声闷响,她的背撞上门边的墙上。

    她蹙眉咬牙,痛得全身紧绷,心都紧缩在一起了,感觉自己背上的骨头都快要撞碎了。

    更要命的脖子被他的大手扼住,呼吸被迫阻断,窒息感骤然袭来

    “云裳你非要把我逼疯是不是”

    阴狠的切齿声,喷薄在她的脸上,他已怒到极致。

    她的心,怎么可以狠成这样怎么可以做得这么绝

    难道他们之间除了离婚,就真的再无别条路可走

    三天前,他明明那么恨她的,可在看到她晕倒的那一刻,他还是吓得忘了她的背叛,连忙抱起她又跑回医院里。

    他去帮她拿药,再回到病房时,已不见她的人。

    他不知道她会去哪里,跑遍了医院附近的每一条街,疯了似的找她。

    他怕,怕她一时想不开,会为了黎望舒殉情

    在疯狂找她的过程中,他不停地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的,郁太太还有妈妈,她就算再爱黎望舒,也不会丢下妈妈不管的

    当想到这里时,他才稍稍冷静了点。

    然后他猜想,她可能会回t市。

    而他的猜想是正确的,她从医院离开之后,就立刻去了机场,买了最近的一趟航班,人已在飞机上

    他追去t市。

    然后他目睹了她坐在黎望舒墓碑前喃喃细语的全过程。

    四小时零八分

    他远远看着她,听不清她在跟黎望舒说什么,但从她哀伤的模样可以看出,她很难过

    她没有哭,可她眉眼间流露出来的悲痛,更能显示她对黎望舒的情意

    当时他想,若死的那个人是他,她也会这样坐在他的墓前,对他诉说衷肠吗

    可能不会,因为她对他的情意,远远不及已逝的初恋男友

    他输给了黎望舒,输得一败涂地

    黎望舒死了,却得到了她的心。

    他活着,却连她的人都要失去了

    如果他和黎望舒可以对换,如果他死了也可以得到她的心,他倒觉得,死了也不错

    多么可悲的想法,一个男人活到他这个份儿上,也真是够没出息的了

    可是怎么办呢他已经那么爱她了,如果失去她,他再有出息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知不觉中,就已经那么爱她了啊

    她的脸,因为窒息而变成酱紫色,大脑开始空白。

    知道自己的力气有多大,也知道窒息的感觉有多痛苦,他的心,终究是不够狠,看到她难受,他的手像是有自己的意识般,一点一点地松开了她的脖子。

    “咳咳咳”

    云裳轻捂着脖子,弯着腰痛苦地咳嗽起来。

    身心都太难受,随着剧烈的咳嗽,她把眼泪都咳了出来

    郁凌恒冷眼看着咳嗽不止的小女人,心痛,又心疼

    好一会儿后,云裳才缓过来,狠狠抹掉脸上的泪,缓缓抬头,“我没有想要逼你”

    “没有想要逼我那这是什么鬼东西嗯这是什么鬼东西”他倏地将她手里的文件袋夺过来,狠狠甩着,吼得像是一只遭受重创的狮子。

    她看着他,强忍心中凄苦,说:“郁凌恒,我仔细想过了,我们不合适”越说到后面,她心脏抽搐的频率就越剧烈。

    “不合适”郁凌恒脸如玄铁,目光阴狠地瞪着冷漠淡然的云裳,冷笑连连,怒到极致,“云裳你他妈跟我睡了大半年了,现在跟我说不合适”

    不合适

    现在说不合适

    早干吗去了

    在他没爱上她的时候她为什么不说他们不合适

    现在才说不合适知道他离不开她了才说不合适

    去他妈的不合适

    他怒,他不甘心,他觉得自己就要疯了。

    呯地一声,他狠狠一拳打在墙上,将她桎梏在墙面和他的胸膛之间,他猩红着双眼仇视着她,恨得咬牙切齿,“我他妈哪点不能让你满意我他妈哪点比不上黎望舒你说哪点”

    情绪失控的男人,早已顾不得修养,粗口控制不住地冲口而出。

    他想了几天几夜都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一点不如黎望舒

    除了黎望舒比他更早出现在她的生命里,还有什么

    “他死了。”

    轻飘飘的三个字,从她的嘴里缓缓溢出,充满了自责、悲伤、悔痛

    “”

    郁凌恒狠狠一震,倏地无语。

    嗯,黎望舒死了,一个死人,却将从此深埋在她心间,她这辈子都忘不了了,是吗

    “你为什么不能救救他”她红着眼,望着他,难过哽咽。

    “”他的脸,苍白。

    她在责怪他,在怨恨他

    心,裂开,鲜血淋漓,痛得他双眼发黑。

    “你为什么就不能帮我救救他”她的眼底蓄满水雾,扯动唇角,笑得哀怨凄楚。

    “云裳你到底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去他已经不行了,就算我把他从车里强行拽出来,除了增加他的痛苦和加速死亡之外,根本一点作用都没有”他对她怒吼,满腹怨怼和委屈。

    宝马被大卡车压成那样,黎望舒没当场身亡已是奇迹,他口吐鲜血根本就已是回天乏术了,他帮了忙也改变不了什么。

    当然,就算黎望舒当时还有希望,他也不会救

    他只是一个凡人,他没有菩萨心肠,他没有义务去救一个将他妻子身心都夺走的男人

    他没有伟大到那种地步

    “你在为自己开脱。”她淡淡冷笑。

    “我说的是事实”他切齿怒吼。

    云裳垂着眸,不看他布满幽怨的眼,狠着心,说:“我说过,你不帮我救他,他出了事我这辈子都不会”

    “你有什么资格不原谅我云裳你有什么资格”他倏地抓住她的双肩,狠狠摇她,“我才是你丈夫我才是你名正言顺的丈夫你背着我跟别的男人幽会,你背叛了我还怨恨我不救你的姘头你怎么可以不要脸到这种地步”

    他吼得地动山摇,震耳欲聋。

    真想把她掐死算了

    不爱他的坏女人,掐死算了

    她被他摇得脸色惨白,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难受到极点。

    “嗯,我背叛了你”她点头,轻轻的一句话,却如大刀阔斧般砍在他的心上。

    那么重那么狠那么痛

    她承认了

    即便事实早就摆在眼前,可现在听她亲口承认,他发现原来根本接受不了

    郁凌恒死死攥紧双手,怕自己一失控,会真的掐死眼前这个可恶到极致的女人

    他咬着牙根,一言不发。

    她缓缓抬眸,看着他溢出一抹悲伤的苦笑,“所以,你也不会原谅我的不是吗既然我们都不会原谅对方,何不痛痛快快把字签了呢”

    “”他说不出话,气血翻涌,喉中腥甜。

    他觉得,他就要像黎望舒那样吐血了

    她说,我们都不会原谅对方

    狠狠咬了咬牙,他委曲求全,“我可以”当一切没发生过

    “我不可以”

    可他话未说完,她就阻断了他。

    冰冷的三个字,说有多无情,就有多无情。

    “云裳,你别逼人太甚”他双目赤红,狠狠瞪着她,咬牙切齿地吐字。

    他已经把尊严都摆在她的脚下任由她践踏了,还不够吗

    都说付出得越多的那个人,注定更卑微,可卑微也有个限度的吧,为了她,他都已经卑微得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还不够吗

    她怎么就可以无情到这个地步

    连一丝转圜的余地都不给他

    难道说,她从始至终都没对他用过真情吗

    曾经那些甜蜜的纠缠,那些极致的瞬间,那些甜腻的“你”,全是她的虚情假意吗

    “他死了,什么都回不了头了”她说,哽咽的声音里全是悲痛,“看到你,我就会想起他惨死的样子我受不了”

    郁凌恒狠狠抽了口冷气。

    他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你把他的死归罪在我头上”

    “如果不是你把车开那么快,他就不会出车祸”她哭了,自黎望舒断气到现在,她终于又落了泪。

    听着她充满怨恨的控诉,郁凌恒的大脑轰的一声,炸得他头昏眼花。

    一股绝望,在心里蔓延,像是全身的力气被突然抽走,他无力地往后退了两步,满目哀伤地看着泪流满面的小女人,“云裳,你这是铁了心要跟我离婚是吗”

    心痛得太厉害,他的声音变得有气无力,一股颓败,从骨子里渗透出来。

    云裳死死攥紧双手,任由指甲深深陷入掌心,她命令自己点头,“是。”

    “即便他都已经死了,你还是要跟我离”他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的脸,又问。

    “是。”

    郁凌恒苦笑,心已凉透。

    她把黎望舒的死都怪在他头上,这分明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明明不是他的错,她却咬住这个不放,说白了,不过就是她不爱他,不想跟他在一起了

    他:“非离不可”

    不止心冷了,他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已经冷了。

    “是”她豁出去般,用力点头。

    “你对我就一点感情都没有了”他双眼泛红,问得极尽艰难。

    云裳心痛如绞,却不得不逼自己摇头,“没了。”声音嘶哑颤抖。

    郁凌恒仰头,把眼底的湿气逼回去。

    而后,他看着她,“云裳”

    她低着头,不敢看他透着绝望的眼神。

    “看着我”他阴森切齿,冷冷命令。

    她只得缓缓抬眸,平静地与他对视。

    她拼尽全力,不让自己的眼底流露出丝毫的情绪。

    郁凌恒深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最后问你一句”他停顿了两秒,逼自己问:“你爱过我吗”

    云裳蠕动红唇

    “想好了再回答”他抢在她给出答案之前,冷冷警告。

    他在给她最后的机会

    可她却连犹豫都没有,就狠心点了头:“没有我从来没有”

    啪

    一个耳光,打在她的脸上。

    她顺势往下倒,额头狠狠磕在茶几上

    咚

    头破,血流。

    郁凌恒懵了,他不觉得自己的力气有大到给她造成这样大的伤害。

    他想去扶她,可她却冷静地拿出了手机,拨下一个电话

    “师兄”

    “裳裳啊,怎么了有事吗”

    “我想报案”

    “报案报什么案”

    “家暴”

    今日更新完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