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88章:我到底做错什么了?!
    “黎望舒黎望舒你别吓我啊你别吓我啊”

    眼看着黎望舒开始口吐鲜血,云裳彻底方寸大乱。。s。

    她害怕,害怕极了。

    害怕他撑不下去

    当从初恺宸的口中得知她和云朵儿的谈话录音是他寄给郁凌恒和郁嵘以及初润山的那时,她是怨过他的。

    所以当她被初润山逼得走投无路之时,知道他还在市找机会接近她,她便将计就计利用他一番

    她只是想小小的报复他一下,没想要他死,从来没有想要他死

    都怪她

    都怪她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以为只要利用黎望舒刺激一下郁凌恒,他们了不起打一架,然后各回各家便好。

    可她万万没想到,黎望舒会这样锲而不舍

    为什么要追来

    为什么要闯红灯

    为什么要这样

    “黎望舒黎望舒你为什么要这样啊呜呜呜救护车为什么还不到为什么还不到啊”云裳哭得悲怆绝望,无助地对着人群嘶喊,

    “裳裳裳裳”黎望舒的声音越来越弱,嘴里的血泡也越来越多。

    “我在我在黎望舒,我在”云裳心里那股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浓,甚至还有种荒谬的感觉,觉得怀里的男人随时会化成一缕轻烟,消失不见。

    黎望舒气若游丝,想对她笑一笑,却连扯动唇角的力气都已经没有,“我有点冷好冷”

    冷

    听他说冷,云裳才发现他在轻微的抽搐,心,狠狠一沉。

    这不是好现象

    她轻轻放开黎望舒,煞白着脸朝着几米开外的郁凌恒连滚带爬地扑过去,死死抓住他的手臂,流着泪望着他苦苦哀求,“阿恒帮我救他出来,我求求你了救他出来,我们马上送他去医院,再不救他他会撑不下去的”

    郁凌恒脸若寒冰,双手插袋,从头到尾都是以一种倨傲的态度漠视着眼前的一切。

    哪怕心里恨得要死,可他的脸上除了冷,便再无其他表情。

    他垂眸,目光阴冷地盯着那双紧紧抓住自己手臂的小手,然后再缓缓抬眸看着眼前哭得伤心无助的小脸,心,冷得刺骨。

    依旧无动于衷

    救他把他救活了好再来跟他抢她吗

    他看起来就那么像个傻子吗

    呵

    郁凌恒扯了扯唇角,溢出一抹阴森的冷笑,任凭云裳苦苦哀求和奋力拖拽,他始终不言不语纹丝不动。

    “老公啊,你帮帮我吧”云裳喊得撕心裂肺,真真是恐惧到极点了。

    而她越是如此害怕黎望舒有事,郁凌恒心里就越是妒恨。

    “裳裳裳裳咳咳”

    又听到黎望舒气若游丝的呼唤,云裳一回头就看到鲜血随着他的咳嗽而越冒越多。

    血顺着他的嘴角和下巴流进他的脖子,画面触目惊心。

    黎望舒这样吐血,肯定是伤了内脏。

    不管她怎么哀求,郁凌恒都是一副麻木不仁的态度,云裳绝望了。

    “郁凌恒,你今天不帮我,如果他出了事我不会原谅你的”她松开他的手臂,将双手死死攥紧,噙泪的双眼含着恨意极冷极冷地看着他,“你记住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她说:如果他出了事,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郁凌恒以为自己的心早在刚才就已经被她伤得支离破碎根本感觉不到痛了,可当她说“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时,却又倏地狠狠抽搐起来

    还是疼

    他揣在裤袋里的双手,攥紧成拳,紧得指关节严重泛白。

    他看着她悲愤决绝的小脸,冷冷看着。

    不救

    即便被她恨,他也不救

    看到他眼底的坚决,云裳放弃了。

    转身,踉跄着奔回黎望舒的身边。

    她跪坐在地上,看着血肉模糊的他,泪如泉涌,“黎望舒”

    “裳裳,对不起你别哭”黎望舒艰难地扯动了下嘴角,扯出一抹凄凉悲伤的苦笑。

    “不黎望舒,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对不起呜呜,你坚持住啊,救护车马上就来了,你撑住啊”云裳死命摇头,满腹愧疚。

    “裳裳,是是我不好是我是我把你弄丢了是我伤了你的心,是我背叛了你,虽然我我不是故意的”黎望舒的声音越来越小,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甚至已经有些模糊不清。

    “黎望舒,你别说了,求你别说了,我没怪你了,真的,我早就没怪你了”

    由恨到懒得恨,再由懒得恨到无所谓,直至最后她爱上郁凌恒,便对他的背叛释然了。

    如果不是他把录音寄给初润山,她真是不会想要报复他利用他。

    毕竟相恋一场,就算青涩的他们没有爱得轰轰烈烈刻骨铭心,但总归是彼此的初恋,她一直还是希望都能够各自幸福安好的。

    她不想他们之间,是以这样惨烈的方式结束,她不想的

    黎望舒一直在颤抖,而且抖得越来越明显,“我好冷裳裳,我觉得我可能不不行了”

    “不许胡说我不许你胡说你不会有事的黎望舒你不会有事的”云裳崩溃大哭,她最害怕的,就是他说这样的话。

    视线已经模糊,黎望舒费尽全力让自己的目光聚焦在云裳的脸上,他对她露出一个笑,憋足一口气,努力把话说完整,“裳裳,你还爱我吗”

    “爱我爱黎望舒我是爱你的你别死你好好活着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我们去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们重新开始你别死呜,你别死”云裳没有犹豫,对他用力点头,不管他问什么,她都会顺着他的意。

    此时此刻,她已顾不了许多,他想要什么她都答应,只求他能活下去。

    黎望舒本是黯淡下去的目光瞬时划过一抹耀眼的光彩,他狂喜,急促喘息着追问:“真的吗你真的还爱我吗”

    急促的呼吸会震动胸腔,会给他带来极大的痛苦,可他压抑不住心里的喜悦和满足,即便被生生痛死,他也甘之如饴。

    或许刚才眼底那一闪而逝的光彩是回光返照,很快,他的神智开始散涣,双眼也慢慢变得没了焦距

    他的眼皮,无力地扇动,像是随时会闭上,然后便再也不会睁开

    云裳也已经感觉到了。

    感觉到他真的快不行了。

    她泪如雨下,疯狂点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嗯嗯我爱的我跟他离婚,等你好了我们就结婚,好不好黎望舒你别睡啊,你回答我好不好啊你别睡啊”

    黎望舒笑了。

    微不可见的一个笑,透着满足,透着幸福,透着死而无憾的喜悦

    裳裳说,她要跟郁凌恒离婚

    裳裳还说,等他好了就跟他结婚

    裳裳要嫁给他

    怎么办,他好开心,裳裳答应嫁给他了她终于答应嫁给他了

    这么多年里,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娶她为妻,穷尽一切只想与她长相厮守。

    他终于要如愿以偿了对吗

    深深爱着的女孩终于答应嫁给他了,他想,今天是他这一生,最幸福的一天

    嗯,最幸福的一天

    血,从他嘴里不停地往外涌,他的唇,极尽艰难地蠕动,“好啊当然好啊可是裳裳”

    他的声音已经小到她听不见。

    “你说什么黎望舒你说什么”她连忙低下头,把耳朵贴近他的唇。

    “对对不起我可能可能不能陪你了答答应我幸福一定要幸幸福”

    他的手,想要最后一次轻抚她的脸,可沾着鲜血的手才巍颤颤地举到一半

    倏地,垂下

    “黎望舒”

    黎望舒死了。

    死在救护车赶来的前一分钟,死在云裳的怀里。

    当黎望舒咽下最后一口气,云裳的眼泪就突然干枯,再也流不出了。

    活生生的一个人,就那样在她面前没了,而她是罪魁祸首

    黎家只有黎望舒一个独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她无法想象当黎父黎母接到噩耗时该是何等悲痛。

    是她,将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生生毁了

    是她,让一个深爱她的男人死于非命

    是她,把厄运带给了身边的每一个人

    她是天煞孤星吗

    如若不然,为什么每一个爱她的人都得不到好下场呢

    医院。

    停尸房外的走廊里,阴森而安静。

    云裳像具没有灵魂的躯壳,长时间地坐在不锈钢排椅里,低着头,垂着眸,一动不动。

    她的身上全是血,黎望舒的血。

    脑子里乱糟糟的,从黎望舒发生车祸到他咽下最后一口气,整个过程在她脑海里不停地倒带,一遍又一遍。

    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答应我,要幸福

    幸福吗

    她还能有幸福吗

    被人逼到这个份儿上,终将会一无所有,现在又背负着这么沉重的良心枷锁,她以后还能有幸福

    难了吧

    停尸房内,爱她多年的男人与世长辞。

    停尸房外,她却连回馈与他同等的爱都做不到,只能用满腔的悔痛和愧疚为他悼念。

    两米开外的距离,默默伫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她在这里坐了多久,他就在那里站了多久。

    从始至终,他都看着她,一直看着她,一眨不眨。

    将她的悲伤,尽数看在眼里。

    黎望舒死了,真的死了,他该高兴的,该放鞭炮庆祝的,可是他却莫名感觉到了害怕

    “郁凌恒,你今天不帮我,如果他出了事我不会原谅你的你记住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她说,如果黎望舒出了事,她这辈子都不原谅他

    黎望舒现在死了,她要怎么不原谅他呢

    又不是他撞死了黎望舒,她凭什么不原谅他

    他做错什么了

    他到底做错什么了

    他才是整件事的受害者不是吗

    是她背叛了他是她和黎望舒藕断丝连牵扯不清是她伤害他在先现在黎望舒意外身故,关他什么事

    原谅

    该谁原谅谁

    当着他的面,她紧紧抱着别的男人,声泪俱下地对那个男人说:爱我爱黎望舒我是爱你的你别死你好好活着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我们去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们重新开始

    她还说:我跟他离婚,等你好了我们就结婚

    她有没有想过,当他听到她说的这些话,心、有、多、痛

    她的一字一句,如淬了毒的鞭子,狠狠鞭挞着他的心,让他深刻体会了什么叫痛不欲生

    也亏得黎望舒自己撑不下去死了,不然,得被他一脚踩死的

    听到她亲口承认爱的是黎望舒,还说要跟他重新开始,甚至要为了他要跟他离婚

    那一瞬间,他整个人都炸了,大脑被怒焰烧得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了,就只有一个念头,他要踩死黎望舒

    他刚要行动,黎望舒却自己撑不住了。

    死了也好,死了也好

    死了就没人再横档在他和郁太太的中间了,死了郁太太就是他一个人的了

    她的背叛本让他无法忍受,可现在黎望舒死了,他心里舒服多了,只要她从今往后不再犯这样的错误,只要她能一心一意地爱他,只要她别再有离开他的念头,他愿意再给她一次机会。

    因为他爱她,真的爱她

    爱到亲眼见证了她的背叛,恨不得杀了她,却最终舍不得,亦不愿放手

    他知道自己钻入了牛角尖,偏执到哪怕明知她爱的不是他,他也要把她牢牢桎梏在身边

    郁凌恒隐忍着心中妒恨,一直到忍无可忍,才抬步朝着犹如雕像般一动不动的小女人走去。

    他走到她的面前,面无表情地垂眸看着她,一言不发。

    被他高大的阴影笼罩,被他熟悉的气息包围,她缓缓抬头,目光呆滞地看着他。

    两两对视,各自的眼底都没了以往的深情和甜蜜,有的,是对彼此的恨

    许久,她的唇角扯出一抹虚无缥缈的笑,蠕动干裂的唇瓣,嘶哑低喃,“你满意了吗”

    他不语,目光阴沉。

    “他死了,你满意了吗”她又问。

    明明是有气无力的声音,却让他觉得尖锐刺耳。

    她是在责怪他吗

    呵

    她有什么资格责怪他

    造成这种后果的,谁没有责任

    就连死去的黎望舒,敢说他没有责任

    他拉了她走,已经是大发慈悲放过他了,他偏偏还要追上来送死,这怪得了谁

    怪他自己,命该如此

    他冷冷看着她,还是一言不发。

    她双眸赤红,笑得悲凉凄楚,“是我害死他的不是我们一起害死他的是我们把他害死的”

    “他该死”他终于出声,阴冷切齿。

    “他不该死,他不该死,该死的是我是我”她缓缓垂眸,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胡乱地摇头,像是自言自语般失声喃喃。

    “”郁凌恒狠狠拧眉,牙根一点一点地咬紧。

    云裳突然站起来,像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般往外走。

    黎望舒的爸爸妈妈应该快赶过来了吧,她害怕面对他们的怨恨,更害怕听到他们撕心裂肺的哭声

    “你去哪儿”

    走出医院,她漫无目的地走在无人的街道,直到一只大手紧紧抓住了她的手臂,直到耳边响起了愤怒又无奈的低吼,她才被迫停下。

    她回头,轻轻喊他,“郁凌恒。”

    郁凌恒的心,狠狠一颤。

    不祥的预感如崩塌的雪山,瞬间将他整个掩埋。

    恐慌让他无法言语,他隐隐猜到她接下来想说什么

    果然

    “我们离婚吧。”她说。

    轻飘飘的语气,不悲、不喜、不欢、不怒,平静淡漠得没有丝毫情绪。

    离婚

    离婚

    黎望舒都死了她还要跟他离婚

    “你、做、梦”他怒不可遏,目光阴鸷地狠瞪着她,一字一顿从齿缝里迸射出来。

    她看着他怒到狰狞的脸,并不言语,只是轻轻地笑。

    一个浅薄的笑,透着哀莫大于心死的味道,笑得令人撕心

    “云裳”他的心里倏然就升起一股再也抓不住她的恐慌感,他攥紧她的手臂,将她狠狠拖到面前,咬牙切齿地威胁:“别逼我你把我逼急了,我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把他逼疯了,谁都休想好过

    “你恨我吗”她还是轻轻地笑着,明明笑靥如花,眼神却冰冷得让人害怕,她抬起头,露出修长纤细的脖子,对他呵气如兰,“那把我杀了吧”

    “你以为我不敢”他怒得就势双手卡在她的脖子上。

    “嗯,你不敢。”

    “你”他怒急攻心,试了好几次想要收紧五指拗断她的脖子,可该死的,他真的不敢

    他狠狠放下了双手。

    他双目猩红,怨恨地瞪着她毫无波澜的双眼,悲愤低吼,“云裳你的良心呢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我做错什么了你要这样对我嗯我到底做错什么了”

    “你没错,是我错,全是我的错”她低下头,苦涩低喃。

    话音未落,她的眼前一黑,终究是再也承受不住内心的巨大悲痛和压力,晕了过去。

    “云裳”

    云裳回了一趟市。

    在市呆了三天。

    黎望舒下葬那天,等他的父母和所有亲友都离开后,她去他墓前上了柱香,絮絮叨叨的说了很久的话。

    三天后她回到市,主动回了郁家。

    在恒阳居,她将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递给了郁凌恒

    今日更新完毕~~~那些说要养文的坏蛋~~祝泥萌内分泌失调~~再一天胖一斤哼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