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87章:云裳!你让我恶心!
    倏地,郁凌恒狠狠揪住云裳的头发,将她往卡宴拖行过去。〔s ~

    “啊”

    她本能地抓住他的手腕,缓解头发拉扯的剧痛。

    郁凌恒脸色铁青,一言不发地将云裳狠狠推进副座,动作毫无怜惜之意。

    然后自己坐上驾驶座。

    “裳裳”黎望舒艰难地爬起来,脚步踉跄地朝着卡宴扑去。

    可郁凌恒油门一踩,卡宴便像箭一般往前射去。

    黎望舒连车门都没摸到。

    眼睁睁看着云裳被抓走,刚刚有了点希望的黎望舒哪里肯就此放弃,没有一丝犹豫,他捂住剧痛的胸口,趔趄着奔向自己的车。

    上车,狂追而去。

    云裳头晕目眩,不知道是不是他刚才那一巴掌的后遗症,这会儿她整个大脑都是懵的。

    疼,浑身上下哪哪儿都疼。

    最疼的,是心

    因为她狠心伤害了身边这个深深爱着她她也深深爱着的男人。

    心里很清楚,她和黎望舒吻在一起的画面对他来说有多残忍,他的心,一定被她伤透了。

    他对她有多爱,那么此时此刻他对她就有多恨,从他失控给她的这一巴掌就完全可以看得出来

    她的脸颊,已经肿得发亮。

    心里难过,但也默默松了口气,最艰难的这一步,她终于跨出来了

    接下来,只要他们回到家,她再刺激他一下,让他再对她动手

    然后她“口不择言”将他伤到彻底,逼他在气头之上与她离婚。

    若他不离,那她就走最后一步,告他家暴

    一切,她都计划好了。

    只是云裳万万没料到,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车子在急速前进,车内温度直逼零下,她转头,泪眼朦胧地看着脸色阴寒的男人。

    “老公,对不起”她悲伤啜泣。

    一是想再伤他,二是自己真的愧疚。

    虽未真的背叛他,但让他这样伤心,她又怎能不愧疚呢

    “闭嘴”

    极尽阴森的两个字,从郁凌恒的齿缝里迸射出来。

    恨她,恨到极致

    更恨听到她说“对不起”三个字

    他那么爱她,她却给他这样的耻辱,他真是恨不得杀了她

    “老公”

    “我叫你闭嘴”他勃然大吼,呯地一掌狠狠拍了下方向盘。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她掩面哭泣,双肩颤抖不止。

    “云裳你别欺人太甚”他双目赤红,咬牙切齿,整个人已在崩溃的边缘。

    她又是道歉又是认错,郁凌恒已经被她逼得几近失控。

    她的道歉和认错就等于亲口承认了对他的背叛

    他接受不了

    喉中腥甜,心口剧痛,他死死盯着前方,眼底尽是恨意和绝望

    痛得受不了,他觉得连吸气都变得那么艰难,吸进去的气像刀子般刮着他的喉咙,又像一双无形的手在撕扯着他已经支离破碎的心

    他不甘心,亦恨得入骨,咬着牙根发出来的声音颤抖微哽,“云裳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你告诉我,你的心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做的”

    “我对你不好吗我对你真的不好吗云裳我他妈恨不得把心挖给你我他妈对你还不够好吗我他妈这辈子就没对哪个女人像对你这样掏心掏肺过

    “为了讨好你,我还不够委曲求全吗我还不够低声下气吗

    “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啊你到底还要我怎么样”

    他悲愤嘶吼,里面饱含着多少委屈,天知地知,她也知

    听着他一声声的控诉,云裳也痛得撕心裂肺,眼泪从指缝间溢出,她哭得不能自制,“对不起”

    “他不就是你的初恋而已,他不就是你的第一个男人而已,真有那么难以忘怀吗啊就真有那么难以忘怀吗”

    他吼得声嘶力竭。

    他不就是你的第一个男人而已

    云裳放下双手,在泪眼朦胧中,转头看着他。

    他说什么

    第一个男人

    她的第一个男人不是他吗他怎么会以为是黎望舒

    他居然以为她的第一次是给了黎望舒

    他怎么会这样以为

    不其然的,脑海里浮现出他们发生关系后的第二天,他对她的态度突然变得阴阳怪气

    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可是她不懂,她的第一个男人明明是他,他为什么会以为是黎望舒

    云裳惊讶得忘了哭,怔怔地看着他布满恨意的脸,想不明白。

    若是换在几天前,她一定会跟他据理以争讨个清白,可现在

    让他就继续那样以为吧

    “老公,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她啜泣着,颤抖着手去轻触他的手臂。

    “别碰我”他狠狠挥开她的手,唾弃怒吼,“云裳你让我恶心”

    他说,你让我恶心

    这明明就是她要的结果,可当真被他厌恶嫌弃,她又觉得心如刀割

    突然,郁凌恒猛地往左打方向盘。

    “啊”

    云裳吓得尖叫,身体随着他转动的方向倾斜。

    仓皇间朝着车窗外定睛一看,是黎望舒追了上来,想要逼停他们。

    她心中莫名泛起一股浓烈的不安,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见身边的男人发出阴森森的冷笑,“你爱他是不是”

    “你想干什么”她的心脏一颤,意识到了什么,惊慌大叫:“郁凌恒你别乱来啊”

    呯

    云裳话音未落,白色卡宴就狠狠撞击了黑色宝马的车头。

    黎望舒的车被撞得往边上偏移,刹车声急促刺耳。

    郁凌恒唇角噙着冷笑,极尽蔑然地冷睨着被撞得变形的宝马车头。

    油门一踩,车头同样受损的白色卡宴继续快速前行。

    黎望舒不肯放弃,也跟着踩下油门,继续追。

    云裳要疯了。

    黎望舒的紧追不舍,不在她的计划之内。

    两辆车这样亡命追逐,太危险。

    “黎望舒你别再追了听到没有别再追了”她扒着车门,头探出去对后面追上来的黎望舒嘶声大吼。

    黎望舒不止不停车,甚至还将油门踩到了底。

    云裳吓到了,深知这样下去一定会出事。

    吼不住黎望舒,她只能泪眼婆娑地哀求身边的男人,“郁凌恒,你别开这么快,求你了,你别啊”

    白色卡宴再次狠狠撞上黑色宝马的车头。

    黑色宝马被撞得往左歪,差点与一辆迎面而来的越野撞上。

    这不是单行道,来往都有车辆,极其危险。

    云裳越是哀求,郁凌恒越是妒火中烧。

    认定了她是在担心黎望舒,自然对黎望舒更是恨之入骨。

    “怕死”他阴森森地冷笑,转头看了她一眼,蔑然嗤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就算现在死了,有我给你陪葬,你不亏”

    他一副已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样子吓到她了,顿时面无人色,恐慌大叫:“郁凌恒,你疯了吗你有郁家有嵘岚,你怎么可以死你没资格死”

    “啊,我知道了”他已经懒得去猜测她的关心是为了谁,一边控制车子与黑色宝马互相擦撞,一边又转头看她,嗤笑讥诮:“你是不想跟我一起死对不对你想跟他死在一起对不对那我们三个一起死,你看怎么样”

    “郁凌恒”云裳怒叫,内心已恐慌到极点。

    “呵”

    随着他一声冷笑,车子已到十字路口,直行的绿灯只剩一秒。

    若为安全起见,本应停车,可郁凌恒却将油门踩到了底。

    冲了过去。

    黎望舒的车在他们后面,见白色卡宴在绿灯的最后一秒冲了过去,他担心等了红灯就再也追不上他们了,所以顾不得危险,毅然决然地也把油门踩尽,闯红灯,追上去。

    嘭

    一声巨响,震耳欲聋。

    闯红灯的黑色宝马被一辆正常行驶的大卡车拦腰撞上

    尖锐刺耳的摩擦声划破长空,黑色宝马后半部被大卡车碾压在前轮下

    那声巨响,狠狠敲在云裳的心上,她下意识地猛然回头去看,正是看到宝马被大卡车碾压的瞬间

    呼吸,窒住。

    她双眼瞠得巨大,不敢置信地盯着那惨不忍睹的画面,失声喃喃:“停车”

    郁凌恒从后视镜也看到了那惨烈的车祸,俊脸阴沉,无动于衷。

    保持车速,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停车”

    云裳勃然大吼,惊恐的泪水开始疯狂地往下掉。

    郁凌恒置若罔闻,仿若她不存在一般。

    “我叫你停车”云裳像疯了一般去抢方向盘,歇斯底里地哭喊着,“停车停车停车”

    呯

    在她不要命的抢夺中,白色卡宴撞上路边的树,车头严重变形,冒出青烟。

    撞击太狠,安全气囊都弹了出来,两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晕眩和痛楚。

    待神智恢复,云裳顾不得疼,推开车门扑下车去,跌跌撞撞地往十字路口狂奔。

    眼泪模糊了视线,她看不清那惨烈的画面,多么希望永远看不清,就可以当一切都没发生

    黎望舒你不能有事,黎望舒你不能有事,黎望舒你不能有事

    心里一遍一遍地重复,一遍一遍地祈祷,祈祷老天不要那么残忍

    黎望舒,你真的不能有事,你若有个好歹,我可怎么原谅我自己啊

    “黎望舒黎望舒”

    踉踉跄跄地跑到车祸现场,她一边颤声喃喃,一边朝着宝马的驾驶座跑去。

    黎望舒满脸鲜血,了无生息地趴在方向盘上。

    “黎望舒黎望舒”

    她哭喊着,冲上去拉车门。

    宝马被碾压,严重变形,车门卡住,难以拉开。

    可云裳像是豁出了命一般,死命地扒车门,即便把指甲抠翻了都不肯停下。

    指甲断裂,血流不止,她却感觉不到疼痛,因为她的所有感官都被恐惧占满,她害怕,害怕黎望舒有个三长两短

    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呼喊,黎望舒的双眼缓缓睁开,他的脸贴着方向盘,看着车窗外泪流满面的她,唇角若有似无地动了动,几不可闻地喃喃,“裳裳”

    此时此刻,黎望舒除了痛,已再无其他感觉。

    他甚至觉得,连痛,似乎都在慢慢地离他远去

    终于,云裳拉开了车门,想要救他出来,可看到他整个人卡在车里,根本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黎望舒你撑住,我救你出来呜呜呜你一定要撑住啊”她已经被吓得面无人色,陷入崩溃。

    “裳裳我不疼,你别哭”黎望舒动不了,就那样趴在方向盘上看着她,竭尽全力地扯出一抹笑,极尽艰难地吐字,安慰她。

    他已经变成这样了,全身都是伤,几乎成了一个血人,怎么可能不疼

    云裳悔恨交加,哭喊得声嘶力竭,“你为什么要这么傻你为什么要这么傻我叫你不要追了啊,我都叫你不要再追了啊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因为我爱爱你啊我不不能再再错过你你了啊”黎望舒断断续续地说,目光深情又温柔,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像是此生最后一次好好看她一般,眼神充满了眷恋和不舍。

    她弯腰进去,抱住他的上半身轻轻往外拖,可是试了几次才发现,他的一条腿被死死卡住了。

    凭她一己之力,根本不能把他救出来。

    很多人围观,却无一人敢上前来帮忙。

    卡车司机也吓得不轻,正在不停地打电话,报警、叫救护车、通知保险,根本无暇来帮她。

    “黎望舒,你撑住,求求你撑住,呜呜呜对不起对不起黎望舒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对不起呜呜呜”

    她将他的上半身拖出了车外,紧紧抱住他,哭得悲痛欲绝。

    “别哭裳裳,别哭”他想抬手去帮她擦眼泪,可他已经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正是无助到极点时,云裳看到那个满身煞气的男人如地狱之王般穿过围观的人群,站在人群之前,在几米开外位置,冷眼旁观。

    她泪流满面地望着他,悲伤绝望地向他求助:“阿恒,帮帮我,求求你帮帮我,帮我把他救出来,求求你了呜呜呜,求求你了”

    她求他

    那么可怜那么无助地求他

    却是为了别的男人

    郁凌恒整颗心都凉透了,一动不动地站着,唇角噙着阴冷的笑意,无动于衷地看着他们。

    帮

    他为什么要帮一个背叛他的女人

    救

    他为什么要救一个有着夺妻之恨的敌人

    他恨不得他死

    恨不得亲手杀了他

    现在老天爷帮他动了手,他开心都来不及

    黎望舒该死

    只有他死了,郁太太才会真正死心,只有他死了,郁太太才会只属于他一个人

    所以,他不会救

    黎望舒不想云裳向郁凌恒求助,他怕郁凌恒会趁机提要求,“裳裳,别别求他咳咳”他一时着急,气血翻涌,生生吐出一口血来。

    “啊”云裳吓惨了,颤抖着两只手慌忙去帮他擦拭不停从嘴里涌出来的血,哇哇哭喊:“黎望舒黎望舒你别吓我啊你别吓我啊”

    一万字更新完毕~~~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