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86章:只想让他们统统去死
    距离他们十来米的位置,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猩红着双眼,死死盯着吻在一起的两个人

    心口裂开

    郁凌恒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正做着一个可怕的噩梦

    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他看到的都不是真的,郁太太还是他的,郁太太没有背叛他,这只是噩梦而已

    嗯只是噩梦而已

    见欧阳是秘密行动,为了避人耳目,所以他下了机就去了隆熹酒店,然后再让池千陌帮他安排,偷偷去见的欧阳。。s。

    他给她打过电话,想要带她一起去,可她电话打不通,不知是不是又把他拉黑了。

    见完欧阳,他回到隆熹酒店,然后急不可耐地想回去告诉她他已经想到办法救欧阳,让她再多忍几天

    可是,从隆熹酒店出来没多久,就在这大马路上他居然看到了她的车,还看到她和前男友在一起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的车,他的眼里只有深情对视互诉衷肠的两个歼夫淫妇

    他听到黎望舒说爱她,说要带她走,说会一辈子对她好

    她没有严厉拒绝,而是红着眼,哽咽着“我们回不去了”

    黎望舒怂恿她离婚,那么笃定地说她还爱着他,还捧住她的脸,吻她

    她居然没有拒绝

    没有拒绝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

    她还主动勾住黎望舒的脖子,回应他

    这不是背叛,是什么

    她背叛他

    他为了她,竭尽全力去救她的亲人,可当他在外奔波千辛万苦的时候,她居然在做对不起他的事

    她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不她没有心

    但凡有一点良心的女人,都不会如此对待自己的丈夫

    她简直就是狼心狗肺

    郁凌恒双目猩红,杀气四溢,脑海里又浮现出她和柯筱的语音聊天。

    她对柯筱说;我想他,我好想见他

    所以,这次是她主动找黎望舒来市的

    她还对柯筱说:我好怀念以前和黎望舒相爱的时候,我们无忧无虑,每天都过得很甜蜜很开心

    黎望舒是她的初恋,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所以她永远忘不了与他之间的那些点点滴滴,对吗

    可是

    她与他在一起,难道就没有甜蜜欧阳没出事之前,他们的那些恩爱都是假的吗她对他说“郁凌恒我爱你”都是假的吗他们彻夜为对方挥汗如雨的夜晚都是假的吗

    她怎么可以如此三心二意朝秦暮楚

    郁零露骂她水性杨花,他气得要将郁零露一家扫地出门,他不允许有人这样侮辱她。

    可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现在和别的男人吻在一起的人,不是他的郁太太,不是对吗

    一定是他眼花了一定是他在做恶梦那个搂住别的男人的脖子接受别的男人的吻的女人,绝对不是他的郁太太

    绝对不是

    “老老公”

    一声怯懦的低喃,把郁凌恒从自欺欺人中惊醒过来,将他的噩梦,变成了残忍的现实。

    他看着她

    他的双眼布满血丝,恨意甚浓,死死盯着她心虚苍白的小脸,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将这对歼夫淫妇,千刀万剐

    本是拥吻在一起的云裳和黎望舒,不知是谁先看到了僵立在不远处的郁凌恒,拥吻立刻结束,双双错愕地看着脸色冰寒的郁凌恒。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杀气,剑拔弩张的气氛,一触即发。

    “你你怎么在这儿老公你别误会,我我不是我跟他”

    在短暂的惊怔之后,云裳的眼泪刷地滚落下来,她惊慌失措,慌忙从黎望舒的怀里退出来,一边语无伦次地哽咽解释,一边想要向他走去。

    她的脸上,写满了心虚和愧疚。

    而她这副模样,却是郁凌恒最害怕最恐惧看到的表情

    她心虚

    心虚代表什么

    心虚代表背叛

    如果她对黎望舒真的没有爱了,就算黎望舒吻了她,她也不会心虚成这样

    这个狼心狗肺的女人,辜负了他的一往情深

    “裳裳别过去”

    见云裳想要过去郁凌恒那边,黎望舒急了,连忙伸手抓住她的手臂,不让她走。

    黎望舒想,他好不容易才离了婚,好不容易等来裳裳的回心转意,他不能再放她走。

    刚才他吻她,而她没有拒绝。

    她虽然没有回应他,但她主动勾住了他的脖子,这说明在她的心里,还是有着他的位置。

    所以,他今天不会再放开她的手,宁死也不愿再错过她

    手臂被拉住,云裳无法再前行,她回头看着双眼泛红的黎望舒。

    “裳裳,求你了,别过去。”黎望舒声音微哽,极尽卑微地哀求。

    云裳无措地看了黎望舒一眼,又转头去看不远处浑身弥漫着狠戾之气的郁凌恒,她泪眼朦胧,犹豫不决

    郁凌恒的心,一点一点地沉入深渊,一点一点地裂开

    痛,剧烈而无法抑制。

    有那么一瞬,他甚至卑微到只要她肯主动走向他,只要她能甩开黎望舒的手选择回到他的身边,他就原谅她

    他就既往不咎,带她回家

    当自己今天眼瞎,什么都没看见过

    可是,她没有

    她犹豫不决,黎望舒一求她,她就挪不动脚了,这说明什么

    说明她对黎望舒还有爱

    甚至,她对黎望舒的爱,比对他的更深厚

    这样,他还能忍吗

    当然不

    夺妻之恨,能忍的都是孙子

    “啊不要你们不要打”

    当听到云裳的尖叫声,郁凌恒才发现自己已经对黎望舒动了手。

    凶狠的拳头,狠狠击在黎望舒的脸上,恨不得能将他一拳毙命

    黎望舒被打得倒退数步,被击中的半边脸瞬时痛到麻木,血,从唇角溢了出来

    可他很开心,只要裳裳的心里还有他,被郁凌恒打死他都心甘情愿。

    此刻的郁凌恒表现得越愤怒,就越是表示他无法接受今天这一幕,那么他跟裳裳的婚姻也就走到了尽头。

    而这,正是他想要的,所以他怎能不开心

    郁凌恒像头发了狂的豹子,拳拳到肉,招招致命,他浑身上下都弥漫着一股要将黎望舒打死的恨意和狠劲儿

    黎望舒不是郁凌恒的对手,被逼得节节后退,很快就没了招架之力。

    云裳知道郁凌恒会发怒,也预料到他们会打架,可即便有心理准备,当看到郁凌恒一副要将黎望舒活活打死的凶残模样,还是被吓到了

    “不要别打了,郁凌恒,你别打了”她惊恐大叫,半假,半真。

    郁凌恒置若罔闻,一脚将黎望舒踢翻在地,再狠狠一脚跺在黎望舒的心口上。

    “嗯”黎望舒痛苦地哼了一声,整个人卷缩起来。

    黎望舒满脸的伤,额头、眼角、嘴角、鼻子、脸颊,无不挂着血痕,血流满面,分外凄惨。

    云裳是真的害怕了,害怕闹出人命

    她不管不顾地扑向还要再往下跺脚的郁凌恒,“你别打他求求你别打他了,你会打死他的,都是我的错,你要打就打我”

    啪

    当她与他只有一步之遥时,他回身,顺势抬手,一记狠厉的耳光就狠狠扇在了她的脸上

    嘴里立马就有了血腥味。

    整个脸颊,乃至耳根,瞬间火烧火燎地刺痛。

    他力道太猛,她稳不住,直接被他一耳光扇翻在地。

    可她顾不得疼,慌忙又朝他扑过去,因为他在打完她后又转回身去对着黎望舒的胸口猛踩

    黎望舒又被踩了两脚,痛得整个高大的身躯像煮熟的虾子一般弓了起来。

    云裳吓得面无人色,在郁凌恒的脚再度抬起来要往下跺时,她扑过去趴在黎望舒的身上

    她回头,红着双眼愤恨地瞪着发了疯的男人,失控地对他嘶吼:“如果你真的要杀他,那就连我一起杀了”

    郁凌恒抬起的脚,僵在半空。

    他死死咬着牙根,目露凶光地瞪着用命去维护前男友的女人,恨得咬牙切齿。

    白爱她了

    真真是白爱她了

    这些日子,他掏心掏肺地讨好她,他对她那么那么好,好得恨不能把心挖给她,她就是这样回报他的

    他该杀了她,把他们都杀了

    统统杀了

    心脏像是在被什么撕扯啃咬,每吸一口气,那种致命的痛苦就更加深刻一分,渐渐的,他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就觉得自己是这天底下最傻最傻的傻瓜,他费尽心思讨好她,得到的却是她无情的背叛

    他不杀了她,怎么对得起自己错付于她的一片痴心

    明明恨透了她啊

    明明想就这样一脚对着她的心口踩下去,把她的心踩出来看看到底是黑是白,或者看看她到底有没有心。

    明明恨不得亲手杀了她

    可他的脚,却迟迟落不下去。

    她突然爬起来紧紧抱住他的腿,抬起泪流满面的小脸望着他,哭着苦苦哀求,“老公,你别这么生气好不好你听我解释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郁凌恒心如死灰,她越是这样求饶,他越是嗅到了绝望的味道

    她的心里,有鬼

    如若心里没鬼,她何须这样着急解释

    依她的性格,如果她没有背叛他,她是断然不会如此低声下气地哀求他的。

    就算她的人还没来得及背叛他,但她的心,已经背叛了

    他知道

    郁凌恒俊脸阴沉,布满了从未有过的冰寒之气,他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她,阴狠的目光像是恨不得把她徒手撕了。

    老公

    她还有脸叫他老公

    恨,溢满了整个胸腔,熊熊怒焰如熔浆爆发。

    “老公,对不起啊”

    她一说“对不起”,他就彻底怒了。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因为她背叛了他

    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将她狠狠甩开,她的碰触,让他觉得脏

    他现在恨透了她

    云裳被甩得扑倒在地,惨叫了声。

    黎望舒伤得不轻,全身都痛得要命,可在听到云裳的叫声后,他还是拼尽了所有力气爬起来,想要去保护她,“裳裳啊”

    郁凌恒见他这副模样就妒火中烧,抬脚又朝他踹下去。

    黎望舒被踹得仰面倒在地上。

    郁凌恒还不解恨,再次抬脚

    “不要”云裳哭喊着,扑过去伏在黎望舒的身上,用自己的身体为他挡护。

    眼睁睁看着曾与自己同共枕的女人拼了命的维护别的男人,郁凌恒的心,在这一刻,粉碎

    “郁凌恒是男人你就别别为难裳裳,你要杀要剐冲我来咳咳”黎望舒躺在地上,喘息着,强忍着胸膛里的剧痛,对郁凌恒叫嚣。

    “想死”郁凌恒阴狠冷笑:“我他妈成全你”

    狠狠掀开抱住自己大腿的女人,他是真的发了狠,双手揪住黎望舒的衣领,将他提起来就要往死里整。

    “不要”

    云裳爬起来,奋不顾身地冲上去把黎望舒从郁凌恒的双手中抢出来。

    黎望舒瘫软在地。

    云裳死死抱住不断想要靠近黎望舒将其狠狠踩死的郁凌恒,崩溃哭喊,“老公老公你别生气,我求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我以后不见他了,我再也不见他了,我跟你好好过”

    郁凌恒心如刀绞,双目猩红得仿若要滴出血来,他恨透了眼前这副场景。

    这像什么

    像是抓歼在场

    她像什么

    像个的荡妇在乞求丈夫的原谅

    他恨她的求饶

    她若不求饶不哭泣,至少他还可以自欺欺人地对自己说,他们还可以挽回,他们还没走到决裂的那一步,他的郁太太并没有背叛他

    只要她没有背叛他,他什么都可以原谅她

    他可以容忍她的坏脾气,他也可以不在乎他们以前的韵事,他对她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必须忠于他。

    身心皆是

    她的以前他可以不管,但有了他,她不能再跟别的男人有染

    这是他唯一的底线

    可她

    把他最后一丝希望都扼杀了

    她真该死

    听到云裳说要跟郁凌恒回去,黎望舒急了。

    “裳裳”他顾不得疼痛,狼狈地爬起来,焦急嘶喊着,“你明明爱的是我”

    黎望舒说出来的每一个字,对郁凌恒来说都是一个燃起火苗的引子,分分钟引爆他心中的妒忌和仇恨。

    “你别说了你别说了他会打死你的会打死你的”云裳紧紧抱住全身肌肉紧绷的郁凌恒,回头对着黎望舒哭喊,喊完又对郁凌恒哀求,“老公,我跟你回去,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见他了,老公”

    郁凌恒冷冷看着相互关怀的两个人,只想让他们统统去死

    他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要爱上这样一个女人

    放手

    放她跟前男友滚滚出他的世界

    凭什么

    他为了她付出了那么那么多,凭什么到头来他被伤得体无完肤,却要成全他们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

    放手

    做梦

    倏地,他狠狠揪住她的头发,将她往卡宴拖行过去

    后面还有~~~~求表扬~~~~不表扬没动力~~嘤嘤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