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85章:她到底要他怎么做才算满意?
    那个欧阳誓死也要护在羽翼下的女人……

    米娅!!

    ……

    因为欧阳的关系,嵘岚跟御优建立了合作关系。小说

    所以郁凌恒是见过米娅的,但次数不多,也就一两次。

    对米娅的唯一印象就是——漂亮!

    虽不至于美得勾魂摄魄,但米娅从骨子里渗透着一股活力,以及一种让男人想要征服的野性魅力。

    不得不承认,这种野性魅力,很吸引人。

    即使被关了这么久,依旧无损她的美丽。

    隔着一张桌子,郁凌恒冷冷看着脸色苍白略显憔悴的米娅,目光凌厉似剑。

    “他还好吗?”

    沉默了许久,终究是米娅按耐不住先开了口。

    米娅的声音透着一丝沙哑,有着无法掩饰的低沉和消极,饱含着太多太多无法言说的情绪。

    “你觉得呢?”郁凌恒唇角冷冷一勾,不答反问。

    “不好吗?”米娅内心强装的淡漠瞬时土崩瓦解,担忧急问。

    郁凌恒冷笑,“现在这种状况,你觉得他能好得起来吗?”

    米娅沉默。

    耀眼的活力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愧疚和绝望……

    “他让你来的?”

    半晌后,她问,声音微哽。

    “嗯!”郁凌恒面不改色地撒着谎。

    “他……”米娅双眼泛红,“有话让你带给我?”

    “他就想问问你,他对你不好吗?他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吗?你要这样害他!!”郁凌恒义愤填膺,冷冷质问。

    这会儿真是讨厌死眼前这个女人了。

    都是她!

    如果不是她搞这么一出,他和郁太太还是恩恩爱爱的,根本就不会有这些糟心的事!

    面对郁凌恒严厉的斥责,米娅低着头狠狠抿着唇,红着双眼没说话。

    好一会儿后,米娅倏地站起来,依旧低着头不敢与郁凌恒对视,微哽道:“郁总,请你帮我告诉他,我米娅这辈子欠他的,下辈子还!!”

    说完,她转身欲走。

    “下辈子做不做得成人还不一定呢!你拿什么还?!米娅!欧阳待你可不薄,你真忍心让他就此身败名裂甚至下半辈子都在牢里度过?”郁凌恒腾地站起来,瞪着米娅的背影,拧眉喝道。

    米娅没有回头,垂眸苦笑,“我不忍心……可我别无选择!”

    “你怎么会没选择?你明明有很多种选择!米娅,想要救欧阳并不难,只要你——”

    “对不起!”

    米娅匆忙抛下三个字,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探视结束。

    郁凌恒紧皱着眉头,目光阴沉地看着米娅快速离去的背影,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

    嵘岚

    财务总监办公室。

    云裳站在落地窗前,面无表情地俯瞰着美丽的城市,一手环胸,一手端着马克杯,杯中咖啡香气四溢。

    她轻轻啜了一口黑咖啡,苦涩的味道在口中蔓延,直侵心底……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半月之期越来越近。

    她知道郁凌恒已经尽了全力在想办法救欧阳,可情况并不乐观。

    看来,她真的别无选择了……

    有两天没见过他了。

    两天前的那个清晨,她从客房出来就看到他皱着眉站在卧室门口踟蹰不前,似是在犹豫着什么。

    他气色不太好,眼底泛着淡淡的血丝,有些忧郁,有些颓然,有着难以掩饰的疲惫……

    看到她,他立刻扯动唇角对她温柔微笑,她面无表情,冷漠以对。

    她看到他的唇角僵了僵,但他还是努力保持着笑容。他抿了抿唇想要跟她说什么,可她从他身边径直越过,狠着心做出一副不愿意听他说话的样子。

    他无奈,只能跟在她的身后,一同去了主楼吃早餐。

    然后在餐桌上,他为了她,大发雷霆……

    郁零露一直喜欢初恺宸,但初恺宸对她始终爱答不理。女人的心思向来敏感,当郁零露觉察到初恺宸对云裳的态度不一样时,就开始刻意跟踪观察……

    于是在地下停车场,郁零露亲眼看到云裳对初恺宸“投怀送抱”……

    当然,这都是云裳刻意为之的。

    因为她无意间发现了郁零露躲在暗处偷看她和初恺宸。

    当眼睁睁看到云裳和自己喜欢的初恺宸抱在一起时,郁零露妒忌得快疯了!

    但她又不敢冲出去打骂云裳,因为她那样做的话,初恺宸会更讨厌她。

    一怒之下,郁零露将云裳和初恺宸拥抱在一起的画面录了下来,发给了大堂哥郁凌恒。

    她想让大堂哥狠狠教训云裳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最好是跟她离婚,将她赶出郁家,让她永远消失在他们的生活里!

    然而,事情并没有向她所期望的那样发展,大堂哥在接收了她发送的录影之后,却什么动静都没有。

    郁零露恨之入骨,简直都想对云裳扎小人下诅咒了!

    到主楼用早餐,与郁零露碰面便成了不可避免的事。

    云裳刚踏进餐厅里,就接收到郁零露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的狠毒目光。

    她朝着郁零露淡淡一眼瞥过去,高冷一笑。

    那饱含讥讽的冷笑,毫无意外地将郁零露压抑在心底的新仇旧恨统统激发了出来,大脑一热,理智顿失。

    于是她腾地站起来,端起牛奶就要往云裳的脸上泼……

    “郁零露你想干什么?!”

    郁凌恒连忙上前一步挡在云裳的面前,对着郁零露厉声大喝。

    郁零露吓得一颤,千钧一发间收住了杯子,牛奶没敢泼出去。

    “哥!我发给你的视频你没看吗?云裳她不要脸,她*恺宸!!”郁零露牛奶虽然不敢泼了,但心里那股妒恨是怎么也忍不住的,指着云裳就怒声大骂。

    云裳还没来得开口说话,郁凌恒已经对郁零露吼上了,“住口!!”

    震耳欲聋的吼声,吓得所有人都噤了声,偌大的餐厅里除了郁嵘慢条斯理喝着粥的声音,其他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郁凌恒目露凶光地瞪着郁零露,怒不可遏,“郁零露!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若再敢对她不敬,你!你们!全部给我滚出去!!”

    说“你们”二字时,他狠戾的眼神射向郁正则和房美娇夫妻俩。

    “凌恒,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郁正则当即变了脸,不可置信地皱了眉。

    “字面上的意思!!”

    “大少爷,你也太目中无人了吧,老祖宗还在呢!你凭什么撵我们走?我们也是郁家的一份子,尤其我们可是你的长辈,你怎么能用这种态度喊我们滚呢?”房美娇在短暂的惊愕之后,不干了,气急败坏地叫着嚷着,然后转头看向上方的郁嵘,夸张地哭嚎起来,“老祖宗啊,您看看您快看看哪,这凌恒怎么能这样对我们呢?我们二房也是您的后人呐,您得给我们做主啊!”

    房美娇哭哭啼啼抽抽噎噎,怎么可怜怎么装,可动作太夸张,反倒有种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感觉。

    郁嵘朝着房美娇冷冷一眼睇过去,“做什么主?连个女儿都管不好,你要我给你做什么主?!”

    郁嵘冷飕飕的声音,成功让假哭的房美娇再发不出一点声音,脸色一阵青白交加,难堪又恐慌。

    闻言,郁正则也是难堪到极点,恨恨地瞪了房美娇一眼,显而易见是在责怪她教女无方,惹得老祖宗都不高兴了。

    房美娇顿时面如死灰,怯怯地低着头缩着脖子,再不敢造次。

    郁零露还等着老祖宗为她撑腰呢,没想到老祖宗居然会说这样的话,整个人都蒙圈了。

    “太爷爷,您——”她不服,红着眼大叫。

    “想说我偏心?”郁嵘不紧不慢地阻断曾孙女,凌厉的目光射在曾孙女的脸上,说出来的话,冷得犹如三九寒冰,“我不该偏心吗?同样身为郁家的子孙,你大哥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是嵘岚的总经理了,已经开始在为这个家拼搏了!你呢?!你已经二十三了,你说说你为郁家做过什么贡献?嗯?!

    “就你这品性,只怕想找户好点的人家联个姻都够呛,你还好意思一天到晚不消停?!”

    郁零露被郁嵘贬得无地自容。

    郁嵘将筷子往桌上一扔,站起来冷冷扫视了眼郁正则一家三口,“以后,但凡是这个家里和公司的事,都别找我做什么主,我做不了主!!”

    说完,郁嵘拄着拐杖就走了。

    郁正则恨铁不成钢地瞪了郁零露一眼,然后连忙朝着郁嵘追去,一路给老祖宗赔不是,并保证以后会对妻女严加管教等等……

    房美娇也灰头土脸地跟在丈夫身边,讨好地跟老祖宗不停地认错。

    郁零露见势不对,想溜,却叫郁凌恒伸臂一挡,厉声命令:“郁零露,道歉!!”

    郁零露一怔,脸色瞬时难看到极点,自然是不乐意的。

    “不必了!”

    郁零露还在犹豫要不要妥协,却听见云裳极尽冷淡地吐出三个字。

    郁零露如释重负地偷偷松了口气。

    “裳裳……”郁凌恒却心脏一紧,皱眉看着冷若冰霜的郁太太。

    为了她,向来重亲情的他不惜对自己亲叔叔发难,她还觉得不够吗?

    她跟柯筱说,他的家人都不喜欢她,都排挤她刁难她,她在这个家里很辛苦,她不想要这样的生活……

    那么他现在把对她不好的人统统都赶走,还不行吗?即便这些人是他的亲人。

    她到底要他怎么做才算满意?!

    他幽怨地看着她,她抬眸回视,冷冷地笑:“他们本来只是讨厌我,现在我想他们应该是恨死我了!”

    言辞间,尽是对他的苛责。

    说完,她甚至不给他再说话的机会,转身就快步走出了餐厅。

    他狠狠皱着眉,僵在原地一直看着她的背影,眼神布满哀伤……

    ……

    一阵悦耳的铃声,乍然响起,将沉浸在回忆中的云裳唤回神来。

    她收起情绪,回身走向办公桌,拿起桌面上唱个不停的手机。

    “喂!”

    “郁太太,我们查到郁先生已与一小时前回到c市了。”

    “他现在在哪儿?”

    “他下了飞机就直接去了隆熹酒店,到现在还没出来。”

    “好,继续守着,看到他出来立刻通知我!”

    “好的!”

    放下手机,她打开抽屉,拿出一个望远镜走向落地窗,往下望。

    六十八层的高度,若没有望远镜,是无法看清下面的马路,更别说嵘岚大厦对面街的茶餐厅……

    那家茶餐厅里,靠窗的位置,这几天一直坐着一个高大俊逸的男子……

    今天,也不例外!

    从望远镜里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云裳的唇角缓缓勾起一抹苦涩。

    瞧!多么难得的天时地利人和,连老天爷都忙着把她往深渊里推……

    ……

    云裳开着自己的白色卡宴,不紧不慢地朝着隆熹酒店的方向而去。

    她的车后面,跟着一辆不起眼的黑色轿车。

    一边在心里默默计算,一边时不时地瞟一眼后视镜,观察着后面车辆的动静。

    约莫五分钟后,她突然方向盘猛地一转,把车靠边停下。

    后面的车没料到她会突然停下,来不及“顺其自然”地停车,只能从她身边越过……

    当黑色轿车从她身边开过,她又倏地踩下油门追上去,猛打方向盘,呯地一声,车头抵着对方的车头,将轿车往路边挤去。

    黑色轿车被生生逼停在路边。

    车一停下,她推开车门跳下车,面罩寒霜径直朝着黑色轿车的驾驶座走去,对驾驶员冷冷喝道:“下车!”

    “裳裳……”

    驾驶座里俊逸的男子,望着她怯怯低喃。

    是黎望舒。

    “下车!!”云裳黛眉紧蹙,厉声沉喝。

    黎望舒不敢有违,只得推开车门,从车里出来。

    他看着她,深深看着她,眼都不敢眨,生怕一眨眼她就消失不见了一般,眼底尽是深情和思念。

    “你跟着我做什么?”云裳怒瞪着黎望舒,质问。

    黎望舒欲言又止,“我……”

    “黎望舒,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你回到我身边!”终于,他鼓足勇气说出了口。

    云裳看着他,没说话。

    见她没有像前几次那样一口拒绝,黎望舒心里燃起一丝希望,连忙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个红本子,像献宝一般捧在双手地递到她面前,急切的语气里有着难以掩饰的激动和兴奋。

    “裳裳你看,我已经离婚了,我现在是自由之身了,你回来吧,回到我身边吧,好不好?”

    看着眼前的小红本,云裳一怔,还是没说话。

    她沉默的样子,像是在动摇……

    于是黎望舒的信心又增加了一分,他欣喜若狂地看着她,壮着胆子去牵她的手,红着眼微哽着恳求:“裳裳,我爱你!从始至终我爱的都只有你!跟我走吧,跟我离开这里,我们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她没有甩开他的手,也没有不耐烦地喊他滚,这对黎望舒来说,简直是天大的惊喜!

    云裳也红了眼,看着眼前的男人,一脸悔痛地哽咽,“望舒,晚了……”

    她喊他望舒……

    如此亲昵的语气和称呼,黎望舒已经有三年没听到过了。

    如果说,黎望舒刚才只有百分之三十的信心,那么现在在她这一声“望舒”之后,瞬间增加到百分之八十!

    “不!没晚!裳裳,我都知道了,你不是爸爸的女儿,你跟郁凌恒根本就不应该在一起!你们注定不能在一起的!!”黎望舒激动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双手紧紧抓着她的肩,拼命地怂恿:“如果他的家人知道你不是爸爸的女儿,他们不会认可你的,裳裳,别犹豫了,跟我走吧!!”

    跟云朵儿的三年婚姻里,他已经习惯了叫云铭辉“爸爸”,一时有些改不过来。

    而且他心里想,如果能挽回裳裳,和裳裳重新在一起,那云铭辉还是他的岳父,依旧该叫爸爸,所以改不改都无所谓。

    “我发誓我会对你好的,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你不喜欢我的爸爸妈妈是不是?那我们离开这里,我们去国外,我们永远都不回来了,好不好?”黎望舒一声声地求着,红着眼睛哀求着她的模样,卑微到尘埃里。

    看着黎望舒这个样子,云裳的脑海里便浮现出郁凌恒这些天里为了讨好她而委曲求全的模样……

    心,倏地抽搐不已。

    很疼……

    很难过,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居然能让两个男人为她如此付出……

    “望舒,你别这样……”她的眼里蓄满了泪,声音里已有浓重的哭意。

    她这副泫然若滴的样子,分明就是心疼他,对他余情未了!!

    “裳裳!你答应过我的!你说过只要我不再颓废,只要我把身边的麻烦一个个都清除掉,只要我重新变回以前的样子,你就回到我身边的!”黎望舒整个人兴奋到不行,紧紧抓着她的肩深深看着她的眼,可怜兮兮的哽咽,“为了你,我已经众叛亲离,你若还是不要我的话……裳裳,我该怎么办呢?你若还不要我我该怎么办?!”

    云裳终于落泪。

    眼里扑簌簌地往下掉,已然是难过到极致的模样……

    黎望舒心里激动,再接再厉地说:“我们五年的感情啊,我们曾有那么多美好的回忆啊,那些快乐和甜蜜,我不信你全都忘记了!!”

    “黎望舒,你别这样,我们回不去了,我有丈夫了啊……”云裳神情挣扎,狠狠哽咽。

    她越是这样犹豫不决,黎望舒就觉得自己希望越大。

    “离婚就好啊,裳裳,我都已经为你离了婚,你跟他离婚就好了,你跟他离了我们就能在一起了!”他的心狂跳着,极力怂恿。

    “可是……”

    “裳裳,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你的心里还是有我的,裳裳!”黎望舒喊得笃定,想要用这种坚定的态度打消她的犹豫和挣扎。

    他还嫌这样的力度不够,想要让她更快一点认清心里对他的感情,所以他突然捧住她的双颊,用力吻上她的唇……

    唇上压力袭来,云裳下意识地想要狠狠推开他,可她立刻想到有人此刻正看着他们……

    于是她抬起的双手,没有推开黎望舒,而是抱住了他的脖颈……

    距离他们十来米的位置,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猩红着双眼,死死盯着吻在一起的两个人……

    心口裂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无意外,明天会加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