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77章:你不了解太爷爷!
    不是嵘岚的什么机密文件,而是一份——

    调查报告!

    是初丹三年前练舞时意外受伤的调查报告!

    把手上的几张纸全部看完,云裳觉得有股寒气从脚底板侵入,直逼心脏,让她通体冰凉。樂文小說|

    她攥着报告,呆呆地坐着,脸色微微苍白,心不在焉地胡思乱想着……

    车门突然被拉开,高大俊美的男人坐进了驾驶座。

    她抬眸,目光茫然地看着他。

    郁凌恒坐上车,一边拉着安全带准备扣上,一边转眸看向副座里的郁太太。

    看到她呆呆傻傻的模样,也看到她手里攥着的调查报告。

    他微微挑眉,倒没有如她预料的那般暴跳如雷,只是低下头去看了看保险箱。

    “上辈子做贼的?”看到保险箱打开着,他抬起头来似笑非笑地瞅着她,戏谑。

    她偷看了他的东西,他居然不生气?

    云裳惊讶。

    见她傻乎乎的不说话,他失笑,“傻了还是哑了?”伸手过去在她鼻尖上刮了下。

    “这个……”她回过神来,抬了抬手,让他看到她手里的报告,有些无措地呐呐。

    “都看了?”他神色如常,语调慵懒地问道,与她想象中的样子大相径庭。

    在她的想象中,他该很生气才对,可为什么他却完全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难道他没看过这份报告?

    不可能啊!

    他刚问她“都看了?”那语气明显是已经知道这份报告的内容了。

    “嗯。”她呆呆点头。

    “想说什么?”郁凌恒一边漫不经心地问她,一边动作娴熟地启动车子,朝着出口驶去。

    云裳深吸口气,用力咬了咬唇,侧身面对着他,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问:“真的都是太爷爷做的?”

    他点头,“嗯!”云淡风轻的模样。

    闻言,她的心瞬时一沉,心里泛起一股难以言喻的难过。

    “可是太爷爷不是很喜欢初丹吗?为什么要那样对她?”她震惊,难以理解太爷爷的做法。

    报告显示,初丹子`宫受伤不能怀`孕的检查报告是假的!

    以及,初丹排练受伤并非意外,而是太爷爷买通了与初丹一起排舞的舞伴,让其趁初丹不注意时故意把初丹挤下舞台的……

    这件事,分明就是一个连环套,一步紧扣一步,是太爷爷蓄谋已久的!

    可是,为什么呢?

    太爷爷为什么要那样对待初丹?

    云裳百思不得其解。

    “太爷爷做事,自有他的道理!”

    相较于云裳的激动,郁凌恒则显得过分平静,不急不缓地淡然轻吐。

    “你不怨他吗?”她眉心紧蹙,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郁凌恒转眸,忙里偷闲地看了眼义愤填膺的郁太太,唇角微勾,那淡淡的笑容似是在嘲笑她反应太大。

    “他故意拆散你们,你就一点都不怨他?”云裳惊得音调都变了。

    “他都这么大岁数了,我怨他有什么用?再说,我现在有了你,也算是因祸得福不是?非要我说实话的话,我感激他老人家的拆散,不然你就不是我的了!”

    他目视前方,注意着路况,气定神闲地说着心里话。

    对!这就是他的心里话!

    这份报告,是上午穆劭枫给他的,他当时就看了。

    看完之后,他确实愣了半晌,觉得不可思议,但还不至于像郁太太这么激动。

    他自然也是不开心太爷爷这样操控他的人生,但转念一想,若不是太爷爷暗中阻挠,他和初丹可能已经结婚,然后平平淡淡过一生。

    那是他要的生活吗?

    如果他一辈子都不会遇到一个叫云裳的女人,或许平淡过一生也没什么不可以。

    可万一他俩就是命中注定要相遇的呢?

    若是在他和初丹结婚后再遇上云裳,那他肯定会*的!

    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个人,即便只是匆匆一瞥,她的模样也能瞬间刻在你的心上……

    跟郁太太在一起时的感觉,与跟初丹在一起时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初丹高贵优雅,在他面前永远保持着最完美的一面,活得太精致,他看着都替她累。

    而郁太太刁钻泼辣,性格倔强率真,想怎样就怎样,一恼起来根本不会顾及形象,可就是她这个又臭又硬的坏脾气,深深吸引了他。

    他们好起来如胶似漆,吵起来又地动山摇,每一天都能过得特别新鲜刺激,所以,他喜欢跟她在一起时那种火辣辣的感觉!

    遇上她,爱上她,他发现,她才是他最想要的那个人!

    所以,不管太爷爷的做法是对是错,他就是打心眼里感激太爷爷!

    他说,我感激他老人家的拆散……

    云裳错愕,狠狠蹙着眉,像看怪物一般看着他。

    感觉到她投射过来的目光,知道她心中所想,他淡淡一笑,“你想说这对初丹不公平是不是?可是你想想,这世上哪有真正的公平?”

    虽然他说得很对,但她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亦接受不了。

    “郁太太,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好人也可能会做坏事,坏人也会有恻隐之心,世事无绝对!懂?”他说,转眸看她一眼。

    她始终沉默。

    大道理她当然懂!

    可是……

    太爷爷的所作所为还是让她觉得毛骨悚然。

    对一个从小看着长大,感情胜似亲曾孙女的女孩都尚且如此,换了别的姑娘,该会被算计成什么样子?

    郁先生字字句句都明显在维护着太爷爷,很显然,他也是护短的人。

    郁凌恒,“我想说的是,太爷爷对初丹做的事的确很过分,可我是他的曾孙,我没有批判他的资格!”

    “可他毁了你的幸福!”云裳勃然喝道。

    他却冷笑,“为什么你会觉得我跟初丹在一起就一定会幸福?”

    “以后的事或许无法预料,可当时你们是幸福的呀!”云裳不想表现得这么激愤,可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她并非完全是为初丹打抱不平,更多的是,她怕自己会成为下一个初丹……

    她气得不行,他却突然笑了。

    唇角弯弯,眉梢带笑,仿佛她说了一件很好笑的事情一般。

    “你笑什么?”云裳狠狠蹙眉。

    “傻丫头,你不了解太爷爷!”

    “其实太爷爷人特别好!是么?!!”云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用阴阳怪气的语调冷嗤道。

    郁凌恒被她可爱的模样逗得更是大笑出声。

    “郁凌恒!”她却倏地沉了脸,脸色瞬时冷若冰霜。

    “怎么了?”他收起笑容,不解地看她。

    “你觉得这件事很好笑吗?”

    见她莫名其妙发了火,郁凌恒皱了下眉,方向盘一转,车子靠边停下。

    “来!告诉老公,你到底在烦躁什么?”他侧身,与她面对面,目光深邃地凝睇着她怒气腾腾的小`脸,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云裳却在郁凌恒转过身来看着她的那瞬,坐正身子面对挡风玻璃,狠狠咬着牙根深呼吸,拼命压抑着心里那急欲破笼而出的怒焰。

    可越是隐忍,越是觉得心脏被怒火烧得生疼。

    “嗯?”

    “是不是在你们男人心目中,事业和家族才是最重要的?女人不过就是一件衣服,随时可扔,随时能换?!”

    她忍无可忍,蓦地转头冷冷看着他,尖锐地质问道。

    “别的男人我不知道,但我肯定不是那样的!”他勾唇一笑,态度慵懒散漫,一边回答,一边凑过头去想吻她,“在我心里,你最重要……”

    她抬手撑住他压过来的胸膛,目光犀利地盯着他的眼睛,“那如果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我,一个是郁家和嵘岚,你选谁?”

    他默了一秒,道:“我都要!”

    “只能二选一!!!”

    “我都要!!”

    “郁凌恒!!!”云裳怒不可遏。

    他这分明是敷衍她好吗!

    说了只能二选一,他非说什么都要都要,神经病啊!!

    从郁太太出了选择题的那瞬,郁凌恒就已经在克制心里的怒意了。

    她出的这题跟“我跟你`妈同时掉水里你救谁”完全就是一个性质好吗!

    简直不能忍!

    他也冷了脸,拧眉不悦,“云裳,我们真的有必要为了这种毫无营养的假设性选择题吵架?”

    “现在只是假设性,可难保以后不会成真!”

    “人要活在当下,还没发生的事你就跟我争跟我吵,有意思?”他的语气越来越冷。

    “你不用顾左右而言他,我帮你回答吧,你会选择郁家和嵘岚!”

    云裳心里本就不安,现在他还这副态度,心里顿时难受到极点,于是言辞间多少有了点负气的意味。

    “你——”郁凌恒气结,狠狠瞪她,磨牙。

    “你会舍弃我!!”她还非要补充。

    他危险地半眯起眸,“你就是这样认为的?”

    “事实摆在眼前!”

    “事实?!”他冷笑,磨牙霍霍,“什么事实?哪来的事实?云裳你这根本就是无理取闹!!”

    无理取闹……

    云裳蓦地转头看向窗外,用后脑勺对着他,眼底迅速聚集水雾……

    她的担心,她的忧虑,她的惶惶不安,在他眼里就是无理取闹吗?

    这份报告,对他来说或许没什么,可给她的震撼却是无比巨大。

    初丹何其无辜?她不过就是爱上了郁凌恒,却如此不幸,成了太爷爷阴谋中的牺牲品。

    如果太爷爷拆散初丹和郁凌恒是为了启动基金,那么现在目的已经达到,而她甚至很可能不是云家的孩子,那她和郁凌恒的婚姻,岂不等于走到了尽头?!

    她的身世一旦曝光,太爷爷一定会让她和郁凌恒离婚……

    这种预感,十分强烈!

    而依照郁凌恒那颗iq快达200的脑袋来说,她能想到的问题,他不可能想不到。

    可他居然一直是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

    他就一点都不着急?还是他根本就不在乎?

    是不是就算被太爷爷逼着离婚,他也无所谓?

    越想越难过,越想越委屈,眼眶里的泪,就快要忍不住……

    郁凌恒从“无理取闹”四个字冲口而出的那瞬,就已心生悔意,再看到郁太太转过头去不理他了,更是恨不得抽自己。

    用力抿了抿唇,他硬着头皮伸手却拉她,低声下气地哄着,“好了,郁太太,咱——”

    “别碰我!”她狠狠甩开他的手,勃然怒喝。

    他被她吼得一震,毫无防备之下差点被吓死,顿时也火了,警告性地狠狠瞪她,怒声沉喝,“你再吼!!”

    “就吼——唔……”

    他捧住她的脸就狠狠吻上去。

    将她挑衅的吼声尽数堵在嘴里。

    而且他很用力,碾得她的唇都快要破皮一般,惩罚她的坏脾气。

    最近这段时间,她那么乖,乖得他都忘了她是惹不得的小辣椒。

    一个吻,好比一场搏斗,她反抗,他桎梏。

    男人和女人在力气上天生就有悬殊,一旦他铁了心要治她,她又怎么可能逃得掉?

    所以不一会,她就老实了。

    可这老实并非心甘情愿,是被他吻得狠了,疼得不敢动了。

    感觉到她不再挣扎,他才慢慢温柔起来,待到一吻完毕之后,他一边缓缓睁开眼,一边无奈地柔声轻哄,“怎么了啊?好好的怎么又发脾气了?”

    她不说话,眼泪顺着眼角默默地往外淌。

    郁凌恒一睁开眼就看到郁太太哭成了泪人,吓得连忙把她从副座里拖进自己怀里,求着哄着:“好了好了,别哭了,你可真是水做的,哪哪水都多……”

    云裳气得用手肘在他胸膛上狠狠撞了一下。

    没见她正伤心么?还调`戏她?

    见她会害羞报复了,郁凌恒放心不少,与她额头相抵,亲昵地摩挲她的唇,“乖,别跟老公闹,把老公气死了你可要守寡的!”

    “胡说什么呢!!”她倏地沉脸,怒喝。

    “呸呸呸!我胡说我胡说!有你这么貌美如花的老婆,我哪舍得死啊!”他嬉皮笑脸地逗她。

    云裳气也不是恨也不是,很想揍他一顿,却又深知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气得眼泪又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还哭!”郁凌恒皱眉,抽了纸巾一边帮她擦眼泪,一边无奈地问她:“告诉老公,你到底在担心什么?嗯?”

    问到点儿上了——

    她头一低,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难过哽咽,“我怕太爷爷会像对付初丹那样对付我……”

    “怎么会呢?傻丫头!太爷爷没你想的那么坏!”他失笑,不以为然。

    她只是默默掉泪,不知该怎么向他表达内心的不安。

    “别担心,有老公在呢!老公不会让太爷爷那样对你的,乖了。

    “在我心里,你真的是最重要的!郁家和嵘岚是我的责任,我不能说撂挑子就撂挑子,如果你刚才出的选择题可以加个时间的话,比如五年或者十年,等晢扬能独当一面了,那么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给你答案——我选你!!”

    他说,我选你!

    云裳狠狠咬着唇,唇角一点一点地往上扬起,终于,破涕为笑。

    换她捧住他的脸,嘟起红唇朝他狠狠吻上去……

    ……

    ……

    ……

    郁凌恒和云裳回到郁家,停好车刚从车库里出来,就看到琇嫂朝他们匆匆跑来。

    “大少爷,大少奶奶,你们可回来了!”琇嫂跑得气喘吁吁,一副神色焦急的模样。

    郁凌恒皱眉,“怎么了?”

    云裳的心莫名一紧,隐隐不安。

    “老祖宗让所有人去主楼,说要宣布什么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嗷嗷~今天居然更了一万五~~尼玛快夸夸我~~~~订阅订阅~~求订阅求月票~~今天留言好多,好开心~~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