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76章:为什么要拆散我和阿恒?
    本是和谐又美好的画面,止于女人端起咖啡泼向男子的那瞬……

    “喝……”

    咖啡扑面,那么猝不及防,初恺宸狠狠抽了口凉气。

    烫倒是不烫了,只是卡布其诺有层漂亮的牛奶泡沫,比较粘`稠,泼在脸上不可能舒服得起来。

    再说,他好歹也是初家少爷,何曾被人如此对待过?

    可连他自己都觉得诡异的是,他居然没有暴跳如雷地跳起来撕了始作俑者……

    云裳!

    嗯,就是云裳!

    那个他第一次见面就毫不怜香惜玉地踹了她一脚的女人!

    当初,第一次见面,她跑上大马路拦了他们的车,他以为她是想傍大款的拜金女,想以这种方式吸引duke的注意力,所以在她拉开车门想钻进车里来时,毫不犹豫就将她一脚踹了出去。

    那也是他第一次那么粗`鲁地对待一个女人!

    但他并不觉得自己没风度,毕竟他的风度和涵养取决于对方是什么人!

    一个拜金女,不配得到他的风度!

    当时他就是这样想的。

    所以踹她一脚,他毫不愧疚也毫无悔意。

    但是!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眼前这个曾让他讨厌到骨子里的女人,却莫名其妙就变得不再那么讨厌了……

    是从她刚来c市腆着脸讨好他的时候?

    还是她奋不顾身为他挨了一棍的时候?

    仰或是看到她被爷爷的人抓走面露惊慌的时候?

    他自己也不知道……

    有些莫名又诡异的感觉,在心里悄然滋生,明知该把这些刚刚萌芽的情愫扼杀在摇篮里,可他却一直下不了手……

    咖啡扑面,初恺宸下意识地闭上双眼,感觉到温热粘`稠的咖啡从眉峰滴落,或从脸颊往下`流淌,他的内心竟出奇的平静,一点也没有想要打死她的冲动。

    倘若此刻泼他满脸咖啡的是另有其人,他得让那人生不如死吧!

    缓缓地,他睁开眼,拧眉看着对面那张冷若冰霜的脸。

    “初恺宸,我还以为你真是个信守承诺的君子,可原来你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真是有其爷必有其孙!

    后面一句云裳没说出口,不想自己的嘴太毒。

    毕竟初润山是他的亲爷爷,就算她对初润山再不满,也不该在他的面前批判他的爷爷。

    一码归一码,她这点道理还是懂的。

    冷冷看着刚坐下来就被自己泼了一脸咖啡的初少爷,云裳没有丝毫愧疚,想到那录音差点被太爷爷听了去就没办法给他好脸色。

    只是泼他一杯咖啡算是轻的了好么!

    “我怎么了?”初恺宸拿出手帕擦脸,皱着眉疑惑不解地看她。

    他没有发火,声音很平静。

    “呵呵!怎么了?!”云裳冷笑,“言而无信、惺惺作态,初少爷你可是真够虚伪的!”

    言而无信?

    虚伪?

    初恺宸被骂得一头雾水,“有话直说可以吗?”

    啪!!

    云裳直接把录音笔拍在桌上。

    初恺宸伸手拿起录音笔,越发困惑,“这是什么?!”

    他一边问,一边摁下播放键……

    听着录音笔里的内容,初恺宸的眉,越皱越紧。

    “什么意思?”听完之后,他抬眸看她。

    “呵!初恺宸,装什么傻啊!‘什么意思’这句话该我问你吧!你跟我说的什么‘不会有人从我嘴里听到有关于今天的任何一个字’都是放屁呢!!

    “在我面前保证不外泄,可转身就把这录音拷成两份寄到嵘岚和郁家,你可真是够阴险的啊!简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云裳冷笑道,字字犀利,还不待初恺宸说话,她突然又想到什么,恍然大悟地叫了一声,蔑然讥讽,“啊……好吧!初恺宸你赢了!这的确不是你‘亲口’泄露的!!”

    他说,不会有人从他‘嘴里’……

    嗯,这样一说,他还真是没有违背承诺啊!真是呵呵哒!!

    所以他是早就预谋着钻字眼的空子吧,一边假惺惺地保证,让她放松警惕,一边把她和云朵儿的谈话录音匿名寄给郁凌恒,这可不就是阴险么!

    听完云裳的控诉,初恺宸脸色微变,说:“不是我!”

    “敢不敢像个男人?敢不敢敢作敢当?”云裳怒。

    “不是我!!”初恺宸还是这三个字,且加重了语气。

    “当时停车场里除了我和云朵儿就是你,云朵儿只要她脑袋没被驴踢就不可能寄这个东西,因为她知道惹恼了我她会一无所有!所以,不是你还能是鬼啊?!”

    “是鬼是人我不知道,反正不是我!”

    初恺宸脸色微冷,情绪并不似云裳那般激动,一副坦荡荡的样子,将沾满咖啡渍的手绢随手丢在桌面上,一口咬定自己没做过。

    见他抵死不认,云裳也懒得再跟他争辩,一边拿包站起来,一边冷冷道:“呵!随你!你承认也好,否认也罢,都无所谓了!这件事我没告诉郁凌恒,亦不想再追究。我今天约你出来只是想告诉你,你讨厌我就光明正大的冲我来,用不着这样偷偷摸`摸的使阴招!”

    嗯,她没告诉郁先生,初恺宸知道她的秘密。

    寄录音笔的人,并没有证据证明一定是初恺宸所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她觉得先单独见见初恺宸再说。

    现在他极力否认,她又没证据,想想也只能作罢!

    不过,只此一次!

    若再有类似之事发生,不管他是不是初丹的弟弟,她都不会再客气!

    云裳说完,转身欲走。

    一只大手,紧紧抓`住她的手臂……

    “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卑鄙的人?”

    初恺宸那即便被泼了咖啡都很淡定的声音,这会儿终于有了一丝怒意。

    云裳回头,正想出口讥讽,却意外捕捉到他眼底那一闪而过的幽怨……

    她一怔,伤人的话本已到了嘴边,却又莫名其妙地咽了回去。

    终究,她什么也没说,冷冷拂开他的手,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咖啡屋。

    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咖啡屋外,初恺宸的目光还遗落在她离开的方向,久久不肯收回……

    ……

    ……

    ……

    军区医院。

    初丹坐在病牀上,目光呆滞地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眼泪默默地顺着脸颊往下淌,不停地往下淌……

    已经很久了。

    她的心,很痛,太痛了!

    从截肢到现在,已经过去三个多月,她从最初宁愿死也不愿接受自己是残疾的绝望心态,到现在已经慢慢接受了残酷的现实。

    这是一个极其艰辛的过程,其中的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以为这是最痛苦的,然而,还有更痛苦的事降临到她身上……

    吱呀……

    病房的门被轻轻推开,一个杵着拐杖的老人走了进来。

    “小丹!”郁嵘一手杵着拐杖,一手拎着珍贵的极品燕窝,朝着病牀走去。

    听到郁嵘的声音,初丹没有回头,只是眼里的泪,更加汹涌地往外涌……

    “最近怎么样?恢复得还不错吧?太爷爷最近比较忙,都没时间过来,你别怪太爷爷啊!

    “本来想着这两天就来看你的,想不到今天你先打电话来了。怎么?是不是在医院太无聊了,所以想太爷爷来陪你聊聊天?”

    郁嵘噙着和蔼可亲的微笑,一边在病牀边的椅子里坐下,一边笑着说道。

    “为什么……”初丹缓缓转过头来,泪眼朦胧地看着郁嵘,狠狠哽咽。

    郁嵘看到初丹哭得泪流满面的模样,心头一跳,皱眉,“……嗯?”

    “太爷爷,为什么?”初丹死死盯着郁嵘,泪流不止。

    “什么?”郁嵘神色微凝。

    “您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初丹攥紧仅剩的左手,情绪崩溃,怨恨地哭喊:“我那么尊敬您,胜过我的亲爷爷,您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

    郁嵘,“小丹,怎么了?是不是对太爷爷有什么误会?”

    初丹抓起手边的一份检查报告砸在牀边,砸在郁嵘的面前。

    “我的子`宫并没有受损!我可以怀`孕的!”她双目猩红,勃然大吼。

    空气,似乎在这一刻凝固。

    郁嵘神色如常,亦没有去拿检查报告,只是淡淡地看着哭成泪人一般的初丹。

    他在想,当初的自己是不是太妇人之仁了?是不是就该让她真的不能怀`孕以绝后患?

    他本想着,再等个一年半载,等她身体恢复了,给她介绍个青年才俊,再顺理成章地给她安排个医生,装模作样地治疗一番,然后宣布她的子`宫经过治疗得以修复,可以怀`孕……

    可人算,终究不如天算!

    这医院里有他的人,初丹的每一项检查他都了如指掌,可初丹做了这样的检查他却不知道!

    “太爷爷,您为什么要拆散我和阿恒?为什么?!”初丹想不通,死也想不通,得知真`相后心里对郁嵘真是充满了怨愤。

    郁嵘重重叹了口气,“太爷爷没有那个意思——”

    “我哪里不够好,您可以跟我说,您实在不喜欢我,也可以明白告诉我,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拆散我们呢?太爷爷!!”

    初丹真的是万万没想到,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太爷爷设下的骗局。

    当初她练舞受伤,是太爷爷帮她找的医院和医生,所有的一切都是太爷爷安排的。

    初郁两家多年交好,太爷爷是看着她长大的,待她如亲的曾孙女一般好,她哪里会想得到……

    她对郁嵘的信任和尊敬,跟自己的亲爷爷是一样的,所以她怎么也不可能怀疑他会害自己!

    如果不是今天误打误撞,或许她这辈子都不会知道真`相。

    她很难过,非常难过!

    她一直以为太爷爷是喜欢她的,是愿意让她做他的曾孙媳妇儿的,可原来……

    什么都是假的!!!

    面对初丹一声又一声、声泪俱下的“为什么”,郁嵘知道再狡辩也是无用了。

    双手杵着拐杖置于身前,郁嵘挺直背脊,惋惜地重重一叹,说:“你不能跟阿恒在一起,不是你的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初丹红着双眼,泪水滚落,情绪激动地哭喊。

    郁嵘缓缓站起来,幽幽叹道:“小丹,是太爷爷欠了你,以后等你出嫁,太爷爷一定送你一份大礼!”

    “我不要什么大礼!太爷爷!我不要大礼!我只要我的爱情,我只要我的手臂!我只想回到三年前!!呜呜呜……呜呜呜……”

    初丹转身趴伏在牀上,把头埋在被褥里,嚎啕大哭。

    郁嵘站在牀边,默默看着哭得伤心欲绝的初丹,精锐的目光,若有似无地瞟了眼病房门上的小玻璃窗……

    而最终,郁嵘也没有告诉初丹,拆散她和郁凌恒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初丹哭了很久,哭得精疲力尽,最后竟流着泪沉沉睡去。

    待初丹睡着之后,郁嵘从初丹的病房里出来,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脚步,异常沉重。

    直到郁嵘进了电梯,一个年迈却依旧健硕的高大身影从隔壁病房走出来,一双怨毒的眼睛极冷极冷地盯着电梯,狠狠切齿。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郁嵘!你欺人太甚!!

    ……

    ……

    ……

    云裳不小心把车刮花了,已经送去补漆,准备未来一星期上下班都蹭郁大`爷的车。

    其实郁家很多名贵的车,郁大`爷让她随便开,可她不要,非要蹭他的车不可!

    她说,她喜欢跟他坐一个车,喜欢跟他一起上下班,喜欢跟他在一起,能多呆一秒都是好的。

    看到郁太太对自己这么依赖,郁先生内心是满足的。

    于是就由着她了,还把备用钥匙给了她,方便她外出见客户啥的。

    傍晚下班,郁凌恒手上还有点事情没做完,大概还有十分钟左右,在云裳打电话催他的时候,他便让她先去车里等他。

    云裳应了声好,撒娇让他快点别让她等太久,然后就收拾东西下班了。

    用备用钥匙开了锁,她坐上车,打开音乐,准备听听音乐陶冶心性,缓解一下工作一天的疲劳。

    抖了抖腿,想要调整成一个舒服点的坐姿,可突然咔地一声,她脚尖踢到了什么。

    微微蹙眉,她弯腰去看,看到一个改良版的小小保险箱。

    她本不是好奇心旺`盛的人,可这会儿,她竟想看看他的保险箱里都装着啥……

    云裳咬唇看着密码键,犹豫着,他的手机密码她是知道的,要不要……

    试试?

    犹豫不过几秒,她默默地对自己说,嗯,那就试试吧!

    在密码键上输入郁大`爷的手机密码,然后……

    居然解了!

    云裳有些哭笑不得,暗暗腹诽这男人是有多懒?居然密码通用!

    打开保险箱,里面只有一个文件袋。

    不会是公司的什么商业机密吧?偷看会不会不太好啊?

    可她即是郁家大少奶奶,现在还是嵘岚的高管,就算是机密文件她看看应该也没啥吧!

    反正她又不是商业间谍!

    云裳一边跟自己做着心理建设,一边打开文件袋,把袋子里的几张纸抽`出来。

    打开一看,她越看越皱眉,越看越觉心惊胆颤……

    不是嵘岚的什么机密文件,而是一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更到~~菇凉们,咱们做个交易如何~~留言再来三十条~~再更三千~~留言再来五十条~~再加更五千~~咋样??快点留言~留言又不要钱,真是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