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75章:所以你嫌弃我了对不对?
    而这两份快递,寄的是拷贝成两份的同一个录音……

    郁凌恒开完会回到办公室,桌上摆着一份没有寄件人姓名和电话的匿名快递,拆开一看,是支录音笔。

    微微拧眉,他上半身往后一靠,慵懒地靠在椅背上,拿着录音笔的手左右翻转,仔细查看。

    看不出名堂,他便摁了播放键……

    “云裳,你没有资格继承爸爸的财产,你根本就不是爸爸的——啊……”

    “云朵儿,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吧?!上次我已经说过了,我不想再从你嘴里听到这种话!!!”

    “我偏要说!云裳,你不用威`胁我……我要告诉全世界,你云裳压根就不是云铭辉的亲生女儿!!”

    ……

    你云裳压根就不是云铭辉的亲生女儿……

    !!!!

    当这句话灌进耳朵里,郁凌恒犹如突然挨了一闷棍,有点懵。

    郁太太不是云家的孩子?!!

    不会吧?!

    他狠狠皱眉,惊愕不已。

    手里捏着录音笔,他被这个秘密震得大脑有短暂的空白。

    其实郁太太是不是云家的孩子他并不在意,反正他爱的是她这个人,并非她的身世。

    只是,太爷爷可能、也许、大概会介意吧……

    这是郁凌恒的第一反应!

    思及此,他腾地站起来,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就往办公室外跑。

    向来沉稳冷静的心,慌了。

    来不及去财务部找郁太太“兴师问罪”,他直接去了停车场,跳上车就不要命地往家里赶。

    既然有人给他寄了这段录音,那么难保不会也给家里寄一份……

    他得立刻回家看看,没有自然最好,若真有,那他得赶在太爷爷听到这段录音前拦截下来。

    这件事,不管真假,都不能让太爷爷知道!

    郁凌恒以最快的速度飙车回家,把车直接开到了太爷爷的楼前,跳下车就往屋里冲。

    他心急如焚,差点撞上要出门的月嫂。

    他抓`住月嫂先是问了老祖宗在哪儿,月嫂回答在书房。

    然后他又问今天可有太爷爷的快递,月嫂说刚送上去一个……

    心脏一紧,不好的预感异常强烈,吓得他立马连滚带爬地往楼上书房奔。

    呯!

    他甚至连门都忘了敲,狠狠推开书房的门。

    一眼就看见老祖宗站在书桌边,手里正拿着一个快递信封……

    与他刚才收到的快递信封一模一样!

    而信封的封口已经被拆开,他无法确定太爷爷是还没看到录音笔还是已经听完了……

    “太爷爷!!”

    看到郁嵘手里拿着快递信封的那瞬,郁凌恒失声大喊,冲了进去。

    见他如此冒冒失失地闯进书房,连门都不敲,郁嵘脸色微沉,不悦轻喝:“现在不是上班时间吗?你回来做什么?”

    “我有点急事想跟您商量一下!”郁凌恒快步上前,微喘着说,双眼则瞟着太爷爷手上的大信封。

    郁嵘淡淡瞥了曾孙一眼,然后垂眸看着信封,欲往信封里伸手,“等会儿——”

    那动作明显是要去拿信封里的东西。

    “很急的!”

    郁凌恒一把将信封从老祖宗手里抢过来,顺手拍在办公桌上,然后强行拉着老祖宗往沙发走去。

    紧张得心扑通扑通狂跳着。

    看太爷爷这反映,应该是刚拆开信封还没来得及看。

    万幸万幸啊!!

    郁凌恒扶着郁嵘坐在沙发里,一边亲手给太爷爷泡茶,一边随口说了个最近筹备的项目,瞎掰着说要听听他老人家的意见……

    郁嵘看了眼殷勤泡茶的曾孙,对他不敲门就冲进书房的不礼貌行为并未追究,慢悠悠地喝着茶,静静地听着他喋喋不休地说,偶尔插一两句,给点意见和建议……

    这场谈话用时半小时左右,期间郁凌恒假意要去办公桌拿笔,然后趁机把自己收到的那支录音笔跟信封里的录音笔掉了包……

    他收到的那支录音笔,听完录音后他就立刻把录音删掉了,所以录音笔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行!那我就照您说的办!”郁凌恒一拍大`腿,一副豁然开朗的模样,站起来,说:“那太爷爷您休息,我先回公司了!”

    “嗯!”

    郁嵘手指捏着紫砂杯,垂着眸惬意地抿着杯中茶,淡淡发出一声鼻音。

    郁凌恒转身就快步离开了郁嵘的书房。

    郁嵘往空杯中倒茶,听着曾孙的脚步声消失在楼下,他这才懒懒抬起眼睑看了眼空空如也的门外。

    然后端起茶杯一边抿着茶,一边转动目光看了眼办公桌上那一直静静躺着的信封……

    那双虽布满皱纹却比一般年轻人还清透的眼睛,快速地划过一丝复杂的寒芒……

    ……

    还没到下班时间,云裳就接到郁大`爷的电话,命令她立刻回家。

    听他的口气不似以往那样玩世不恭,透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凝重,她没有犹豫,拿了包包就翘班回家了。

    回到卧室,居然不见他的人影,她便去了书房。

    他果然在书房里,双手插袋,正背对着门站在落地窗前,高大的身躯隐隐弥漫着一股寒气。

    “我的boss大人!你翘班也就算了,还让我也翘班,你不就怕被姑姑抓到咱俩的小辫子啊?”

    云裳推门而进,一时没注意气氛有何不对,一边朝他走去,一边无奈调侃。

    郁凌恒没说话也没回头,依旧一动不动地背对着她。

    她走过去,被他身体里溢出来的寒气冻了一下,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异常。

    “怎么了?”见他俊脸肃冷,她微微歪着头看他,小心翼翼地问。

    “你到底有多少事瞒着我?!!”他倏地转头,对她怒喝。

    云裳被喝得一怔,眨巴着桃花眼特别无辜、特别迷茫地看着他。

    “嗯?!有多少?!你心里到底藏着多少秘密没告诉我?!”郁凌恒又气又恨,语气越发冷厉,真想狠狠揍她一顿。

    她心虚得直结巴,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傻呵呵地讪笑:“没、没有啊……我哪有什么秘密呀……”

    “云裳!!!”他大吼,咬牙切齿地瞪她。

    真生气了!

    她到底还隐瞒了他多少事?

    她对他到底有没有一点点的信任可言?

    她到底要捅多少娄子让他收拾才甘心?

    这么重要的事她为什么要瞒着他?害得他一点防备都没有,一个录音就杀得他措手不及!

    她如果早点告诉他,他就会想好对策,做好准备,怎么可能会如此手忙脚乱?怎么可能会这样受制于人?

    差点就出大事儿了!

    还好他回来得及时,再晚一步,被太爷爷知道那可真是完蛋了。

    太爷爷若要把她撵出郁家,看她怎么哭?!

    真是气死他了!!

    他疾言厉色,吼得地动山摇。

    云裳吓得直缩脖子,瘪着嘴胆怯地望着他,“我又做错什么了吗?”

    “少给我装可怜!”郁凌恒恨得咬牙切齿,冷厉地瞪她一眼。

    没见他是真的很生气吗?还给他装?

    “人家真的不知道啊……”她呐呐。

    “你自己听!!”他气得从外套口袋里掏出录音笔就往她怀里塞。

    她反射性地抬起双手捧住录音笔。

    云裳蹙眉,狐疑地盯着录音笔看了看,然后又抬眸看了眼一脸寒霜的男人,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硬着头皮摁下播放键……

    “云裳,你没有资格继承爸爸的财产,你根本就不是爸爸的——啊……”

    听到云朵儿声音的那瞬间,云裳就懵了。

    “哪来的?”

    她甚至都顾不及听完,关了录音笔就颤声问着郁凌恒,脸色大变。

    “公司一份,家里一份!”郁凌恒淡淡剜她一眼。

    “家家家……家里也有?”她瞠大了双眼,吓得直结巴。

    “嗯!寄给太爷爷的!!”

    云裳转身就走。

    “去哪儿?!”他伸手抓`住她,拧眉喝问。

    她方寸大乱,心里满是大祸临头的恐慌,“我我我、我去……去太爷爷……”

    他没好气地冷嗤,“等你去,黄花菜都凉了!!”

    听着他淡然的语气,再看看他不急不躁的样子,云裳反应过来,“你拦下来了?”她的双眼瞬时晶亮,惊喜交加地望着他。

    “哼!”郁凌恒白她一眼,气呼呼地转头去看窗外。

    好吧,他这副傲娇的模样已经说明了一切。

    “哎呀!老公你太棒了!!!”她一头扎进他怀里,双手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嘟起嘴就去亲他,欣喜地跳着叫着:“好棒好棒!我爱死你了!!!”

    “走开!”他哭笑不得,佯怒地将她的双手从脖子上扯下来,冷脸喝道。

    “你嫌弃我啦?”她立马瘪嘴,伤心地望着他。

    郁凌恒瞪她。

    真是恨死她了,明知她是在装可怜,可看到她瘪嘴难过的样子他就心疼,原本打定主意要好好教训她的念头瞬时消散无遗。

    “我有可能不是云家的孩子,所以你嫌弃我了对不对?”她低着头怯怯低喃,一副无措又无助的可怜模样。

    “胡说什么呢!!”他呵斥,被她彻底打败。

    “不然你对我这么凶?”

    “我凶你是因为你什么都不告诉我?!”

    “这事儿我也不确定啊,我想着过几天回趟t市跟我爸爸做个dna,等结果出来了再告诉你的。”她解释,尽可能地让自己看起来很无辜。

    他还瞪她。

    因为除了瞪她,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拿她怎么办好。

    愤愤转身,他看向窗外,不理她。

    她追过来,跳到他的面前,竖起三根手指头一本正经地对他说:“我发誓,我真的不是想要故意隐瞒你的,一是事情还不确定,二是我怕你嫌弃我……”

    声音越说越小。

    头也越来越低。

    一副自卑得不行的模样。

    郁凌恒啼笑皆非,没好气地轻斥,“你会怕我嫌弃?我看你平时可自信得很!”

    “哪有——”她拉长尾音轻叫,整个人趁机往他怀里靠,楚楚可怜地说:“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怕你不要我……”

    这话不假,她是真的有这种担心,所有才一直不敢告诉他。

    “又胡说!!”他佯怒轻喝,在她臋上重重拍了一下,以示惩罚。

    她低叫一声,在他怀里蹭了蹭,撒娇。

    然后她蹙眉盯着手里的录音笔,问:“谁寄的?”

    “你觉得寄件人会留名?”他给她一个“你问的这是什么白`痴问题”的嫌弃眼神。

    “好吧。”她撇撇嘴,突然想到什么,不放心地又问:“你确定太爷爷没听见这个吗?”

    “不确定!”他答,是真的不敢百分百保证太爷爷没看到。

    因为他冲进书房时,信封已经被拆开。

    “啊?”云裳惨叫。

    “不过看他的反应应该是不知道的,毕竟如果他知道了,你觉得你还能站在这里?”

    如果太爷爷听到这段录音了,只怕郁家这会儿早就开启了批斗大会,炸开锅了吧。

    “那倒是……”云裳想想也对哦,默默松了口气。

    默了一会儿,她从他怀里抬起头来,眼巴巴地望着他,欲言又止,“那个……”

    “有话就说,吞吞吐吐的做什么!”

    “如果……我说如果啊!如果太爷爷知道我不是我爸的女儿,非要我们离婚怎么办?”

    “凉拌!!”他没好气地给她一个白眼。

    “人家说真的!你严肃点好么!!”她攥紧拳头往他胸口上狠狠捶了一下,嗔怒道。

    郁凌恒,“现在知道怕了?”

    郁太太板起小`脸,生气了。

    看她着急害怕,他倒笑了。

    抬手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尖,半真半假地戏谑,“急什么,太爷爷不是还不知道么!”

    “可……”她苦着脸,忧心忡忡。

    “不让他知道不就行了!”他在她紧皱的眉心处吻了一下。

    她双手抱住他的腰,小`脸贴在他怀里,可怜兮兮的语气里有着一抹浓郁得化不开的忧伤,“万一真有被太爷爷知道的那一天,你会不会不要我啊?”

    “我不要你还能要谁!!”他的语气有些气呼呼的,透着浓浓的无奈和认命。

    “你真的不嫌弃我啊?”

    “我如果要嫌弃你,当初还娶你干吗?”

    她嘟嘴,“当初因为我是云铭辉的女儿,有利用价值——啊……”

    他抬手就一个爆栗敲在她的脑门上,疼得她捂住额头大叫一声。

    “还提这茬有意思吗?”他冷冷瞪她。

    当初彼此没有感情,各取所需,别说谁利用谁,说白了就是相互利用。

    “好吧,没意思。”她蔫蔫地点点头,脸颊在他胸口上蹭了蹭,郁郁寡欢地小声呢喃,“其实我就是想知道,你会不会不要我?”

    听着她一声声的“你会不会不要我”,他哭笑不得,其实她不知道,不自信的何止是她一个……

    “我才怕你不要我好么!!”他重叹一声。

    她这性格,有时候坚韧不屈,有时候却又畏首畏尾,特别是在感情上,很容易就变成鸵鸟……

    所以,真正该担心的那个人,是他好么!

    ……

    ……

    ……

    咖啡屋。

    咖啡的香气萦绕在空气中,悦耳的音乐缓缓流淌,沁人心脾。

    靠窗的位置,坐着一男一女。

    男的俊。

    女的美。

    本是和谐又美好的画面,止于女人端起咖啡泼向男子的那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有加更,一万还是一万就看你们的热情程度了~~留言多就一万三以上,如果没人~~那就只有一万哟~~还有,别养文,养文哭给你们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