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74章:还治其人之身
    眸光随意流转间,她看到不远处的黑暗角落里,默默伫立着一抹高大挺拔的熟悉身影……

    停车场内光线太暗,云裳看不清对方的脸,但看到对方身形她的心就咯噔了一下,一股不好的预感瞬时将她笼罩。︾樂︾文︾小︾说|(全文字)

    这时,那抹高大的身影往前跨了一步,从黑暗中移了出来。

    目光触及那张熟悉的帅气脸庞,云裳的脸,瞬时一片惨白。

    果然是……

    “初恺宸?”

    她狠狠蹙眉,一颗心绷得死紧,恐慌蔓延。

    该死!!!

    她就怕隔墙有耳,偏偏还真被人听到了,而最要命的是,这个人还是初家的人……

    “你怎么在这里?”她两步上前,冲到初恺宸的面前,语气略显强硬地喝问。

    初恺宸眸色复杂,深深看着变了脸色的云裳,平静地说:“找duke谈点公事。”

    从她被抓走那天,他就被爷爷关在家里不准外出,直到今天才被解禁。

    会来到这里,找duke谈公事只是一个借口,实际上是他想来看看她是否安然无恙……

    初恺宸来干什么云裳不关心,她关心的是——

    “你都听到了?”她问,眸光犀利地盯着他的眼睛。

    她的心,不由自主地提了起来,紧张得屏住了呼吸……

    明知他一定是听见了,可她还是在内心不停地祈祷,祈祷他什么都没听到……

    初恺宸沉默,只是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她的心,瞬时*,跌入谷底……

    很显然,初恺宸的沉默,等于默认。

    他听到了!

    什么都听到了!!

    事已至此,逃避和自欺欺人都已无济于事,云裳暗暗咬了咬牙,深吸口气,问:“你想怎么样?”

    “那天……你有没有事?”初恺宸却答非所问,深幽的目光里闪烁着一种叫做关心的情绪……

    云裳愣了一下,快速摇头,“没事!”

    “真的?”初恺宸不放心,微微拧眉。

    不想把自己爷爷想得太坏,可他心里总是不安,爷爷不可能那么好说话,抓了她却不给她一点点教训……

    但他刚才一直在看她,表面看起来她好像并无异样,也看不出有什么损伤,难道爷爷真的没有为难她?

    “当然是真的,有事我还能站在这里吗?”云裳说得云淡风轻。

    闻言,初恺宸暗暗松了口气,心里不由默念着,没事就好,没事他就放心了……

    斟酌了下,他用力抿了抿唇,“对不起,那天我……”

    “初恺宸,别拐弯抹角好吗?说吧!你想怎么样?”她蹙眉不耐,冷冷阻断他,道。

    他总是顾左右而言他是几个意思?

    难道是想把她的秘密公诸于世?

    心,更乱了一分。

    初恺宸看她,“什么怎么样?”

    “除了让我离开郁凌恒,其他条件随你开!”

    云裳想,现目前最重要的是稳住初恺宸,好争取多一点的时间去补救。

    或许,她该抽空回一趟t市,去和爸爸做一个dna,毕竟现在什么都没确定,说她不是云家的孩子全是杨千萍母女的一面之词。

    按理说,她不该怀疑自己的身世,这种怀疑对妈妈是一种侮辱。

    只是,打从她有记忆开始,爸爸妈妈就与别的夫妻不太一样,他们太过相敬如宾,她甚至没有从他们身上看到正常夫妻的那种恩爱和亲昵,连互动都极少。

    小时候,妈妈的全部时间都是围绕着她转,而爸爸的所有精力都投放在工作上,一月出差大半个月那根本就是司空见惯。

    后来知道爸爸在外面还有一个家,她就想,爸爸美曰其名是出差,其实是去了外面的小家吧!

    她长大了,有自己看待一件事的**思维,她觉得父母之间的这种相处模式根本不正常,所以在云朵儿说她不是爸爸的女儿时,她还没来得及愤怒,就先有了疑惑。

    初恺宸看了云裳半晌,看着她一副死也不会跟郁凌恒分开的坚定模样,心里五味陈杂,分不清到底是什么滋味。

    一会儿后,他平静淡然地说:“我什么都没听到!你放心,不会有人从我嘴里听到有关于今天的任何一个字!”

    “我可以信你吗?”

    一问完,云裳就发现自己问了一句废话,事到如今,她不信也得信,总不能把他杀了灭口吧!

    “可以!”初恺宸点头,认真的态度像是在向她保证。

    “谢谢!”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云裳觉得自己除了说声谢谢之外,也没别的话可说了。

    只能默默祈祷他别像他爷爷那么阴险卑鄙吧!

    说完,云裳转身走向自己的车,上车,启动,离开。

    初恺宸的双手一直揣在裤袋里,此刻修长的五指缓缓攥紧成拳,看着白色卡宴朝着停车场的出口快速驶去,他默默伫立在原地,久久没动。

    原来云裳不是云家的孩子啊……

    既然她不是云家的孩子,那么她和duke的婚姻,岂不就是无效的?

    虽然他们现在是合法夫妻,可对郁家来说,只要她不是云家的孩子,那就是不被认可的……

    ……

    ……

    ……

    城市的一角,某个潮^湿阴暗的地下室。

    封闭式的空间里,凄惨的哀叫声不绝于耳……

    郁凌恒面罩寒霜,冷眼看着眼前的监控,看着画面里跪在冰块上哭天抢地的三个女人。

    正是前不久对郁太太严刑逼供的三个女人!

    嗯,他在给郁太太报仇!

    没有亲自出面,只是授意信得过的人代为逼供,于是他终于知道郁太太为什么总说冷的真正原因……

    一股戾气,从骨子里渗透出来,黑眸危险地半眯,寒气四溢。

    拿起桌面上的新手机,发出一条短讯,下令——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十倍!!”

    ……

    郁家,恒阳居。

    夜已深。

    郁先生说晚上有应酬,可能要晚归,于是云裳早早就洗漱好躺下了,准备睡个美容觉。

    正睡得香甜,迷迷糊糊中她突然觉得浑身有种说不清是愉快还是难受的燥热在肆意蔓延……

    她本能地蹙眉,一点一点从梦乡里回到现实,她缓缓张开双眼,在昏黄的灯光中看着天花板,神智在慢慢清醒中……

    倏地,她睁大双眼,心瞬间提了起来。

    她感觉到自己的腿正大大张着……

    下意识地低头一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脑袋……

    紧接着就感觉到自己那里正有条温热的“小蛇”在刺探翻^搅……

    “啊……”她惊叫,这下完全清醒过来了。

    下意识地拢腿,却让郁先生的头成了夹心饼干。

    她往上蹭,想躲,却被他扣住,不许她动。

    云裳惊喘,被他这样的举动惹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嗯……你……”

    “嘘!乖一点,让老公疼你……”他抬头,对她坏坏地眨了眨眼,邪魅又雅痞的样子说不出的迷人。

    然后又埋下头去……

    她顿时就说不出话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嗯,很久很久!

    就在云裳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彻底疯掉时,恶劣的男人终于舍得抬起头来,湿着嘴凑近她的脸。

    他噙着坏笑去吻她,她已经连耳根子都红透了,瞪他一眼,慌忙躲。

    可她哪里躲得过,没两下就被他的嘴堵个正着。

    他就是故意要逗她,把嘴边残留的湿意抹在她唇上……

    云裳疯了。

    攥紧了拳头打他,他却笑得更愉快了,薄唇贴着她的耳朵,往她耳朵里呵气,“喜不喜欢?”

    她哪里敢说话,瞪他。

    “嗯?”他偏是不依不饶,非要她回答。

    同时,他的手又下去了……

    “你……”

    “告诉老公,喜不喜欢老公这样对你,嗯?”他慵懒的声音沙哑低醇,特别的好听。

    被他逼得没办法,她只能紧紧闭上眼睛不看他噙着邪魅坏笑的模样,几不可闻地吐出两字,“……喜欢……”

    嗯,是喜欢的,从被冻过之后,她特别喜欢这种方式,暖洋洋的,能驱走她内心惧怕的那股寒冷。

    “大声一点,宝贝儿!”他不满意,一边在她的阖上的双眼上爱怜轻啄,一边要求。

    “喜欢。”她暗暗呼了口气,大声了点。

    他还是不满意,“听不到,再大声点!”

    其实就是想看她这副害羞的模样,所以故意逗她。

    “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她蓦地睁开眼羞愤地瞪他,恼火地大叫。

    讨厌!

    这男人的恶趣味真是让人受不了,她越羞,他似乎就越来劲儿。

    “这个呢?喜不喜欢?”

    他突然攻占……

    “呀!你……”她又是一声惊踹。

    “喜欢吗?”他眉梢含情,深深凝睇着她,一边动着,一边固执地问。

    “喜欢……不过——”郁太太羞到极致便不羞了,嘟嘟嘴,狐疑地瞅着他,“你没事吧?”

    这大半夜的,他突然这样,好怪异的。

    “有事啊!”郁先生笑得神秘兮兮的。

    “什么事?”她一惊,忙问。

    “想你啊!”他笑得又坏又迷人,俯首去吻她,哑声低喃,“特别想你……”

    “……”

    这场爱,他特别温柔,也特别有耐心,完全以她的感受为主,简直把她当女王一般伺候着……

    ……

    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五点了。

    郁凌恒半靠在牀头,大手轻抚着郁太太的背,体贴地帮她顺气。

    即便整个过程他都很温柔,但她还是觉得整个人虚软得不得了。

    有时候,太多的快乐也会让人崩溃。

    她伏在他的身上,累得手指头都动不了了,汗津津的脸颊贴着他的心口,听着他还有些急促的心跳声,觉得此刻特别的幸福。

    真希望他们能这样一直好下去!

    良久之后。

    待彼此的气息都平稳了下来,她才抬起小^脸去看他,沙哑的声音残留着动人的余韵,“你怎么了?”

    “嗯?”他绕着她的发丝玩儿,漫不经心地发出一声鼻音。

    “好好的干吗这样?”她微微嘟嘴,剜他一眼,娇嗔道。

    他笑了,弯曲着食指亲昵地刮刮她的鼻尖,“我的郁太太喜欢不是吗?”

    “去你的!!”她一巴掌拍掉他的手,羞恼嗔骂。

    “不喜欢?”他挑眉,眼底尽是揶揄。

    他那眼神好似在说“口是心非的小坏蛋不喜欢刚才还叫那么嗨”……

    云裳觉得自己的脸已经烫得可以煎蛋了。

    “你说不说?!”她佯怒地板起小^脸。

    虽说夫妻之间这样的互动是很正常的事,可她总觉得有点不对,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他这么反常。

    郁凌恒本是玩世不恭的态度突然收了起来,表情变得凝重。

    大掌在她的脸颊上轻轻摩挲,他微拧着眉头愧疚轻叹,“都是老公不好,让你受苦了。”

    “……”

    云裳倏然无语,心里咯噔一跳。

    他这话……什么意思?

    事情过去这么多天了,他一直没问,她也一直没说,彼此都很有默契地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她是这样以为的!

    可此刻听他这么一说,显然他并不是她以为的那样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他是做了什么吗?

    “那些人怎么对你,我要她们十倍奉还!!”

    果然,他阴森恐怖的声音证实了她的猜想。

    “你……”她抬起头来,惊讶地看着他。

    “我要让她们生不如死!!!”他微眯着冰寒刺骨的眸,咬牙切齿。

    那一男三女,单是以牙还牙地惩罚他们还远远不够,他要让他们被开除党籍,身败名裂!!

    明天,会有媒体在某个酒店房间里拍下某高级军官与三名女部属在一张牀上衣不蔽体的照片……

    同时,多家权威报社还会收到这四人一晚荒唐的录像……

    云裳轻^咬着唇角,小心翼翼地瞅着面罩寒霜的男人,她不确定他到底知道多少,想问又问不出口,不过见他这副恨不得把伤害过她的人碎尸万段的凶狠模样,她有种强烈的预感……

    他可能全都知道了!

    不然今晚也不会这样对她……

    十倍奉还……

    那样的酷刑,若那三个女人要十倍奉还的话,不用想也知道下场会惨不忍睹吧!

    沉默了会儿,她瞅他,担忧地小声呐呐,“可是这样……不太好吧。”

    他这样做摆明了是要跟初润山撕破脸,虽然他不会留下把柄,但初润山那么歼诈狡猾,岂会不知是他让人做的?

    郁凌恒却满不在乎地冷冷一笑,将忧心忡忡的小女人轻轻拽回怀里,下巴搁在她的头顶,阴鸷的双眼划过一抹寒光,“让你受苦已经是我无能,如果连仇都不能给你报的话,我这张脸也别要了!!”

    初润山有心抓走郁太太,他防不胜防,让郁太太受了苦他已是懊恼万分,若仇都不能报的话,他自己都嫌丢人!

    不太好?

    有什么不太好?

    他觉得很好!!

    既然初润山如此蛮横霸道,一点都不顾及两家几十年的交情,他又何必在意?

    一再退让,只会让初润山以为郁家好欺负而已!

    若不是看在太爷爷的面上,他早就翻脸了!

    云裳呆呆地看着面罩寒霜的男人,被他狂傲霸气的模样迷得不行。

    他说,让你受苦已是我无能……

    不不不!

    他才不是无能!

    他在她的心里呀,已经高大伟岸得像个神了!

    不管是在n国那次遇险还是这次被初润山抓走,他都在紧要关头如天神一般降临,救她于水火。

    这个愿意为她豁出去的男人,她现在怎么就这样爱呢!!

    想着想着,云裳的唇角就情不自禁地往上勾起,心里头啊,甜得如裹了蜜。

    “笑什么?”

    看她突然傻笑,郁凌恒狐疑地瞅她。

    “郁凌恒啊!”她噙着甜甜的笑靥,嗲嗲地喊他的名字。

    他皱眉,不悦:“叫我什么?”

    “我越来越爱你了,怎么办啊?”她往上蹭了蹭,两只小手捧住他的脸,眉眼弯弯地凝视着他。

    哟!这丫头今天居然这么上道,懂得说甜言蜜语哄他开心了。

    嗯,不错!

    他勾住她的脖子将她的小脑袋拉近自己,凑过去咬她的唇。

    “继续爱!一直爱!永远都不许停止!!”他咬住她的下唇吮^了口,霸道又深情地命令道。

    她轻轻搓^着他的脸,撒娇发^嗲,“你这样寵我,会把我寵坏的。”

    “嗯,没事儿,老公就喜欢把你寵坏!”

    “那样的话别的男人就瞅不上我,我就是你一个人的了,对吧?!”

    “对!”郁先生点头,大大方方地承认。

    郁太太小^脸一板,嫌弃地瞅他一眼,撇嘴,“阴险!

    “你说什么?”他危险地半眯着黑眸睨着她,威^胁意味十足。

    “阴险!!”她不怕死地喝道,却在他举手要揍她的时候,嘟起嘴吻上他唇,“但是我喜欢!”

    郁凌恒哭笑不得。

    这坏丫头……

    双手掐住她的腰,一翻身,将她压与身下,同时低头将她的惊呼声堵在嘴里……

    吻,加深。

    天快亮了,看郁太太的体力恢复得不错,那就来场酣畅淋漓的“晨练”吧……

    ……

    ……

    ……

    被初恺宸听到自己和云朵儿的谈话,云裳的心里像埋了一个定时炸弹似的,总是惴惴不安。

    虽然初恺宸向她保证绝不外泄,可她信不过他。

    毕竟他曾那么讨厌她,毕竟他一直认为是她抢走了初丹的幸福,毕竟她不止抢了初丹的幸福,还害她终身残疾……

    所以她觉得,初恺宸是不会帮她保守秘密的!

    正在云裳绞尽脑汁地想对策时,她担心的事情毫无预兆地发生了……

    有人给嵘岚和郁家各寄了一份快递。

    寄给嵘岚的快速上,收件人写的是——郁凌恒!

    寄到郁家的快递上,收件人写的是——郁嵘!

    而这两份快递,寄的是拷贝成两份的同一个录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菇凉们,明天可能、大概、或许会加更,暂时还不能确定哈,但是,如果明天不加更,我会把裙版写出来,如果明天要加更,那就后天写裙版,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