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73章:现在可以滚了吗?
    “唔……”

    他把她熊抱在怀,往上颠了颠,她就高出他一个头,于是在他开口的那瞬,她就双手捧住他的脸颊,唇用力地朝他压下来。樂文小說|

    一个热情激烈的吻就这样诞生了……

    郁凌恒仰着脸,欣然享受着郁太太难得的好兴致,他挑着眉,一边抱着她拾阶而上,一边愉快地看着她微阖着双眼一脸沉醉的小模样。

    真可爱!!

    一直到进了卧室,她才从他嘴里撤离,将发烫的小`脸埋在他的颈窝里,气息微乱,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得有些乱了章法。

    “怎么了?”他唇角微勾,笑得愉悦开怀。

    “想你……”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像根小羽毛般在他心上轻轻扫动着。

    郁凌恒笑得更愉快了。

    这丫头最近几天特别粘人,看见他就要往他怀里蹭,像个缺爱的孩子。

    她说想他,听得他心里暖洋洋的,简直是哄得他心花怒放。

    凑上去在她唇角寵溺地吮`了一口,然后他松手想要将她放下。

    “唔……”可她非要赖在他身上,耍赖撒娇不肯下来。

    “先下来,让老公先去洗洗。”他眉梢带笑,大手坏坏地在她臋上掐了一把。

    她这才嘟着嘴不甘不愿地松开盘在他腰间的腿,从他身上跳下来。

    他瞟了眼她穿着的火红睡裙,裙子的红与皮肤的白形成强烈对比,给人的视觉感应超级强烈……

    郁先生眸光幽暗,悄悄咽了口唾沫,然后转身快步进了浴`室。

    郁太太今天穿得这么妖`娆,隐隐有种邀请的意味,所以他怎能不心潮澎湃。

    已经过去这么多天了,郁太太的身体应该也恢复了,看来他是可以不用再忍了。

    思及此,郁凌恒心里顿时痒成一片,以最快的速度站在花洒下,准备随便冲冲就出去睡郁太太……

    身上的泡沫还没冲干净,却突然看见浴`室的门被轻轻推开……

    郁凌恒眉尾高挑,呆呆站在花洒下,讶异地看着朝着自己款步而来的小女人。

    心,瞬时扑通扑通地狂跳起来。

    这坏丫头……

    他僵在原处,愣愣地看着她来到面前,与他一同站在花洒下。

    水,将她的睡裙打湿……

    薄薄的布料紧贴她身,让她奥凸有致曲线有种朦胧的美,那若隐若现的感觉,甚至比什么都没有穿还更具媚惑力……

    “老公……”

    娇滴滴的声音,飘进他的耳朵里,将他从惊艳中拉回神智。

    “小坏蛋,你想干什么?”他贴近她的唇,哑声轻喃。

    “我想帮你洗……”她红着脸,低下头,几不可闻地说。

    同时,她鼓足勇气将小手往下,握住“他”……

    郁凌恒狠狠深吸口气。

    几乎没有一丝犹豫,他低头攫住她的唇,毫不客气。

    一时间,室内温度骤升……

    迷迷糊糊间,云裳开心地感觉到那股让她害怕的寒冷随着他大幅度的动作而渐渐消弭……

    从被逼供,她一直觉得冷,总觉得那里面很冷,她想念他每次带给她的那种火热感觉……

    她迫切地需要他帮她驱走那几欲让她崩溃的寒意!

    可这些天里,他对她可规矩了,就算她有时候主动送吻,惹得他全身都绷得死紧了,最后关头他居然还能生生忍住!

    她知道,他是心疼她受了惊吓,所以想让她好好休息,不忍让她劳累……

    可是!

    他哪里知道,她其实好想……要……

    一直以来,在这方面都是他不知餍足,总是他没完没了地缠着她,她倒并没有特别渴求的时候。

    因为应付精力充沛的他就已经够够的了!

    可就是这几天,她变得很奇怪,一离开他的怀抱就觉得冷,一冷起来那里面就特别明显……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想念他让她崩溃又快乐的那些瞬间……

    偏偏他这几天老实得很,除了抱抱她之外,连揉她都变得很少。

    好几次她赖在他怀里不出来,隐晦地给他暗示,可他只是很温柔地啄啄她的唇,然后像哄孩子一般哄她睡觉。

    见他不解风情,她又急又恼,却又不好意思表现得太明显!

    真是气死她了!!!

    忍来忍去,她终于忍无可忍,所以今天特意穿得夸张一点。

    她想着,若他今天再不开窍的话,她可就要——

    强……他了!

    好在,他也是想她的,所以还不等她发挥狼女潜质,已被他吃得连渣都不剩了……

    ……

    ……

    ……

    几天后。

    在云裳的强烈要求下,郁凌恒再三确认她的精神状态已经恢复了之后,才答应让她销假上班。

    请假那么多天,工作已经堆积如山,她婉拒了郁先生的午餐邀请,让助理叫了外卖,随便吃了几口对付了下肚子。

    一直忙到下午两点,助理告诉她三`点“安瑞”的人约了她谈融资。

    她抬腕看了看表,默默算了下时间,然后快速解决掉手上剩余的工作。

    十分钟后,她拿了包进入电梯。

    地下停车场。

    云裳一边往自己的车走去,一边从包里摸索这车钥匙。

    钥匙拿出来,她也距离自己的卡宴只有几步之遥了。

    然而她却突然停下了脚步,狠狠蹙眉。

    只因,她的车门边,站着一个熟悉的年轻女子。

    云朵儿?!

    “你怎么在这儿?”

    看着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云朵儿,云裳狐疑又惊诧,甚至心里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谁让云朵儿知道她身世的秘密呢!

    现在这个非常时期,这件事可不能再被第三方知道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云朵儿红着双眼,一脸愤恨,苦大仇深地瞪着云裳。

    “又怎么了?”云裳走上前,瞥了云朵儿一眼,没好气地冷冷问道。

    看到云朵儿这副样子她真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突然跑来找她,准没好事!!

    果然——

    “云裳!你装什么!你会不知道我又怎么了?”云朵儿咬牙切齿,一副恨不得把她碎尸万段的狰狞表情。

    “鬼知道你又怎么了!有事就说,没事滚蛋!!”云裳皱眉喝道,她急着见客户呢,这云朵儿居然还来胡搅蛮缠,她自是极不耐烦的。

    云朵儿噙着泪,抬手指着云裳破口大骂:“云裳,你是我见我最虚伪最不要脸的女人!!”

    云裳美眸一眯,眼底寒光乍现。

    很想给云朵儿一个教训,但想了想,忍了。

    毕竟,她是这么的美丽大方温柔娴淑,打人是不对的,且有失她郁太太的身份!

    “呵!五十步笑百步!你以为你一个私`生`女就有多高尚?!”云裳忍住动手念头,冷笑一声,反唇相讥。

    “我跟你到底谁是真正的私`生`女还不一定呢!”云朵儿叫嚣。

    闻言,云裳脸色一变。

    眼角余光谨慎地瞟了眼四周,好在这是地下停车场,暂时没人,若是在外面,她真要扑上去撕云朵儿的嘴了。

    她脸色一沉,眸光一凌,压低声音冷冷喝道:“云朵儿,你吃撑了是吧?大老远的从t市飞过来找我吵架很有意思?”

    “如果不是你那么卑鄙无耻我这辈子都不会想来找你!”即便被云裳极具压迫性的目光瞪着,云朵儿还是硬着头皮不管不顾地谩骂道。

    “我卑鄙无耻?”云裳唇角抽`搐,一脸莫名其妙,啼笑皆非,“我做什么了?”

    云朵儿,“你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清楚!!”

    云裳翻了个白眼,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声“卧`槽”!

    这些人都有神经病吗?

    她被严刑逼供时,那三个女人说她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清楚,现在来个云朵儿,又说什么她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清楚。

    清楚你妹啊清楚!!

    大老远的跑来对她兴师问罪,就不会直切主题?说这些废话有毛意思?

    云裳突然甜甜一笑,抬碗看了看表,然后玩世不恭地对气愤填膺的云朵儿说:“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最近做了太多事了,这一时半会儿的我还真想不起来做了什么对不起你云二小姐的事!要不这样,云二小姐你在这儿等着,我出去兜兜风顺便反省一下,等我想到了我就回来,咱们再谈,ok?!”

    她边说,边开锁,然后伸手去开车门。

    “云裳你不许走!!”云朵儿见她要走,连忙冲上来拽住她,情绪激动地大声斥责:“你到底给爸爸灌了什么*汤?他居然要把云氏百分之七十的股权都给你!!!”

    云氏股权?

    百分之七十?

    “你说什么?”云裳看着近乎歇斯底里的云朵儿,本觉得不可能,但既然能把云朵儿刺激成这样,想必真实性很大。

    只是父亲这样的决定,让她太惊讶了!

    “你得意吧了!你开心了吧!嘴里假惺惺的说不稀罕云氏的一分一毫,背地里却哄骗爸爸把云氏百分之七十的股权都给了你!”云朵儿真是恨得咬牙切齿,被父亲的财产分配弄伤了心,委屈得眼泪直掉。

    “第一,这事儿我不知道!第二,我从未主动打过电话给爸爸!第三,云氏我说不稀罕就不稀罕!!

    “所以云朵儿,你真的不用有事没事就像个神经病似的针对我甚至诬赖我!!”

    云裳本不屑解释,但担心若不说清楚云朵儿不会善罢甘休,一激动又该拿她身世说事儿了。

    哪知怕什么就来什么,她的解释云朵儿根本不听。

    云朵儿偏执地认定了心中所想,气愤填膺地哭着说:“我诬赖你?我怎么诬赖你了?如果不是你跟爸爸说了什么,他怎么可能会下这样的决定?我和小`泽才是爸爸的亲生孩子,可是他却要把大部分财产都给你这个野——”种!

    “你敢把最后一个字吐出来试试!”

    赶在云朵儿最后一个字说出来之前,云裳脸若寒冰,目光狠戾地瞪着云朵儿,恶狠狠地切齿警告。

    云朵儿沉浸在自己什么都没有了的悲伤和怨愤里,哪里还管得了云裳的警告,内心认定了云裳就是毁了她一切美好生活的罪魁祸首,恨不得她死。

    “云裳,你没资格继承爸爸的财产,你根本就不是爸爸的——啊……”

    云朵儿不管不顾地控诉着,话未落音,泪眼朦胧中看到云裳朝她打来的手,吓得抱头尖叫。

    见威吓起了作用,云裳半空收住了手,巴掌并没落在云朵儿的脸上。

    “云朵儿,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吧?!上次我已经说过了,我不想再从你嘴里听到这种话!!!”云裳是声音冷得如从地狱最深处传来,阴森森的透着危险的讯息。

    可云朵儿觉得,自己反正什么都没有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黎望舒不爱她,铁了心要跟她离婚!

    爸爸的财产被云裳抢走了百分之七十,剩下的百分之三十必定是弟弟的,到头来她什么都没有!

    她一无所有!!

    既然这样,她还有什么好怕的?!

    “那是因为你答应过不要云氏我才同意不说的!可你现在出尔反尔,我为什么不能说?!

    “我偏要说!云裳,你不用威`胁我,我现在豁出去了,我已经什么都不怕了!!我告诉你,我不止要在你面前说,我还要跟媒体说,我要告诉全世界,你云裳压根就不是云铭辉的亲生女儿!!”云朵儿歇斯底里地吼道。

    “云朵儿!!!”云裳怒不可遏,一个大步上前,抬手狠狠指着云朵儿,“你再说一个字!你再敢说一个字我让你们母女三人连那百分之三十都拿不到!我甚至会让你跟你的孩子露宿街头你信不信?!!”

    云朵儿噤声。

    或许再是刁蛮任性的人,一旦做了母亲,内心深处都会顾及着自己的孩子。

    终于捏住了云朵儿的软肋,云裳默默松了口气。

    真怕云朵儿这个神经病一疯起来把她的身世昭告天下那可就麻烦了!

    她本来对云氏就没有窥觊之心,若因此而惹了麻烦上身,岂不冤枉死了。

    恨恨地瞪了云朵儿一眼,云裳当机立断,拿出手机给父亲云铭辉打电话。

    “裳裳……”

    电话接通,彼端云铭辉的声音传来,颤抖且透着不敢置信的惊喜。

    云裳一听,心里倏然一酸……

    眼眶微红。

    怨恨了父亲三年,到头来,或许他根本没她想象中的那么可恨……

    儿时,父亲对她的那些好,就算是最恨他的时候,她都不曾忘记过。

    他给她满满的父爱,给了她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让她每天都过得开开心心无忧无虑,像个幸福的小公主!

    她该感谢他的!

    如果她真不是爸爸的女儿,那么云朵儿会如此恨她也确实是情有可原,明明他们才是血缘至亲,却偏偏什么都被她占了先。

    深吁口气,她压下心里那股酸涩,直截了当地开口问道:“你要把云氏百分之七十的股权给我?”

    “嗯!”

    “我不要!”

    云铭辉话音刚落,云裳就激烈拒绝。

    “为什么不要?那是你跟你`妈妈应得的!”闻言,云铭辉的声音瞬时拔高,隐隐有了怒意。

    “我妈妈她也不会要!!”她态度坚决,狠着心,语气冷硬。

    她虽然很感谢他的养育之恩,但妈妈会生病都是因为他“*”败露,不管主要责任在哪里,但导火线绝对是他。

    所以她还是没办法再像以前那样爱他。

    “裳裳……”云铭辉重重叹了口气,声音变得有气无力,甚至饱含`着浓浓的失落和忧伤,“你还在生爸爸的气啊?”

    云裳的心,又是狠狠一抽,酸涩难当。

    “你`妈妈她最近好吗?你一直没打电话给我,我打你电话又打不通……她好吗?”

    云裳狠狠咬了咬唇,微仰着头用力眨眼睛,不让眼底的水雾泛滥,待稳定情绪之后,她才说:“……她很好!”

    “哦。”云铭辉听说前妻过得很好,大大地松了口气,然后自言自语般几不可闻地呢喃,“好就好,她好就好……”

    这一瞬间,云裳终于感觉到爸爸对妈妈的爱……

    那么深,那么浓,却又是那么的无奈……

    “爸!”她轻喊,像以前一样,没有怨怼,只有依赖,和一点点撒娇的味道。

    “诶,我在!”云铭辉激动得声音发颤,连忙应答。

    已经记不清女儿有多久没用这样的语气喊他了,久得他都以为这辈子再也听不见了……

    云裳严肃地说:“云氏的股权我不要!一分都不要!!”

    “那怎么行——”云铭辉立马反对。

    “爸!!”云裳加重语气,“你如果还想让我以后喊你一声爸爸,那就听我的!”

    彼端的云铭辉沉默。

    好一会儿后,云铭辉忧虑重重的声音响起,“你什么都不要,万一以后有什么变故,你`妈妈怎么办?”

    “我会好好照顾我妈,你不用担心!”

    “裳裳……”云铭辉不赞同,可是又深知女儿有多固执,且向来说一不二。

    “就这样,你保重身体!”

    怕听到父亲那种饱含`着浓浓情意的声音,她会忍不住补脑父亲此刻的哀伤模样……

    毕竟有二十几年的父女情分,她看到父亲这样,心里也不好受。

    既然事已至此,还是耳不闻,心不乱吧。

    挂了电话,云裳抬头看向小声啜泣的云朵儿,冷冷讥讽:“二小姐,现在可以滚了吗?!!”

    云朵儿抬手将脸上的泪水狠狠一抹,撂下狠话,“云裳!我可以走!但如果我回去之后爸爸没有改变主意的话,我就立刻给媒体爆料!”

    “快滚!我看你就烦!!”云裳皱眉,极不耐烦地给了云朵儿一个白眼。

    云朵儿想着父亲改变了主意,这会儿可是归心似箭,就算云裳不撵她走,她也不想多留一秒。

    云裳一直看着云朵儿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然后才转身欲上车。

    哪知——

    眸光随意流转间,她看到不远处的黑暗角落里,默默伫立着一抹高大挺拔的熟悉身影……

    她的脸,瞬时一片惨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更新完毕,祝大家www.yuehuatai.com愉快~~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