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72章:因为你不信任我!
    云裳梦见自己掉进了冰河里,锥心刺骨的冷,渗入四肢百骸,一点一点地啃噬着她的灵魂……

    她冷得受不了,却又无处可逃,拼了命挣扎也挣脱不开那深深的绝望……

    极致的痛苦,如沁了毒的蔓藤,紧紧缠绕着她的脖子,让她无法呼吸,马上就要窒息而死……

    “啊!”

    一声尖叫脱口而出,云裳猛地睁开双眼,从梦魇中惊醒过来。本文由。。首发

    她脸色苍白,额头冷汗淋漓,整个人腾地弹坐起来,布满惊恐的双眼像定住了一般瞪着前方空白的墙面,呼吸急促而凌`乱。

    一双手臂揽过来,下一秒她就纳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熟悉的气息飘进鼻端,很好地安抚了她惊惶无措的情绪。

    “宝贝儿别怕!别怕别怕……”

    同时,男人温柔至极的声音饱含`着心疼轻轻响在她的耳畔。

    云裳转头,即迎上一双焦灼担忧的目光,然后他的唇轻轻落在她微微忽闪的眼上,小心翼翼的,像是怕吓着她一般。

    此刻已是后半夜,万物俱静,外面的世界一片漆黑。

    回到郁家时,她差不多都快熬不住了,家庭医生给她检查,她说自己没什么痛的地方,就是很冷。

    方医生给她打了一针,再输了液,然后她就抓着他的手沉沉睡去了。

    燕诏和欧阳都是军队出身,对那些逼供的招数了如指掌。燕诏当时瞟了眼禁闭室,看到里面的冰块就什么都懂了,但他以为只是跪冰块,并没想到还有比跪冰块更残忍的……

    所以云裳一直发抖喊冷,郁凌恒便以为她是跪了冰块受了寒,在她睡着之后就躺她身边陪着她拥着她,寸步不离。

    这会儿她突然惊醒,又开始瑟瑟发抖了。

    郁凌恒的心紧紧揪着,又疼又悔,将颤抖不已的小女人整个纳入怀里,大掌抚上她冰凉的脸颊,薄唇贴上她的唇角,一边心疼地轻吻,一边柔声哄着,“老公在呢,别怕,没事了,乖,没事了!”

    感觉到他真实的存在着,她重重呼出一口气,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腰,小`脸埋在他的胸口,狠狠喘息。

    梦里那种窒息感还未散去,她有点受惊过度,一时半会儿还无法让狂乱的心跳平复下来。

    “做恶梦了?”他轻抚她的发丝,低头去看着她的眼睛,心疼地问她。

    “嗯,我梦见自己掉进冰河里了,好冷……”不知是不是受了凉,她的喉咙很痛,说出来的话亦是嘶哑不堪。

    她一边说,一边将小`脸往他颈窝里蹭,贪`婪地吸取他的气息和温度。

    只有闻着他身上的味道,她才觉得心安,才不会害怕……

    她说,我梦见自己掉进冰河里了……

    她说,好冷……

    郁凌恒现在只要一听到郁太太说冷,大脑就会不由自主地冒出她跪在冰块上的幻象,以及她被冻得痛不欲生的模样……

    心,瞬时就像是被无数根针尖扎了无数个肉`眼看不见却痛得要死的针孔,密密麻麻的。

    他拉高被子,将她裹得严严实实,“还冷吗?”

    “不冷!有你抱着我就不冷了!”她从他的颈窝里抬起小`脸来看他,轻轻摇了摇头,撒娇地对他笑笑。

    看他担心得不行,她实在不忍再拿自己脆弱来吓他。

    而且她也不是那种弱不禁风的大小姐,虽然这场酷刑的确让她身心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但她还不至于脆弱到就此一蹶不振。

    过几天就会好起来的。

    嗯!会好的!

    “好,老公一直抱着你!”郁凌恒双眼发胀,怎么看怎么觉得郁太太是在强颜欢笑。

    除了心疼就是满满的愤恨……

    他靠着牀头,让她舒服地伏在他的身上,大掌爱怜地轻抚着她的后背,一下一下,情意绵绵。

    “你不是出差了吗?”她将小`脸贴在他的心脏位置,一边听着他的心跳,一边轻轻问道。

    “恺宸给我打了电话。”他答,在她侧头落下一个轻吻。

    她抬头看了他一眼,“哦。”然后又问:“你怎么找到我的?”

    “初丹说的。”

    他出差,刚下飞机就接到初恺宸的电话,得知她被抓走,立马返程。

    本来送她的天价手机有定位系统,可她的包和车子都被遗弃在路边。

    对方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特种兵,想抓走一个人自然是不会留下线索让他们轻易找到。

    在欧阳和燕诏正部署着该如何快、狠、准地进行全城搜捕时,郁凌恒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说是初丹的主治医生。

    初恺宸被关在家里禁止出行,初丹由初润山的勤务兵阿江送回医院,说得好听是送,其实就是监视初丹,谨防她通风报信。

    所以在主治医生来查房的时候,初丹假意身体不舒服,往主治医生身上倒,在儒雅俊逸的主治医生慌忙伸手抱住她的时候,她往他手里塞了个纸条……

    具体地点初丹并不知道,但她知道爷爷私底下最得意最信任的门生是谁,所以她把这个门生的名字告诉了郁凌恒。

    如此一来,搜索范围缩小,搜查起来自然事半功倍。

    很快,他们将目标锁定某军营,但军营重地,他们无权进入。

    燕诏找了个借口,说云裳是他们近期一个案子里很重要的目击证人,需要军营方面立刻把人交出来……

    于是正常程序就是——

    燕诏上报省s记欧阳,由欧阳出面与军区s令交涉,一阵官腔之后,军区s令同意放人。

    有了这样一个借口,他们正大光明地进入军营,顺利救出云裳。

    当然,之所以能这么顺利,必定也是初润山背后授意的。

    依目前形势来看,初润山也并不想与郁家完全撕破脸,只是以初丹的自杀借题发挥,抓走云裳给郁家一个下马威。

    还有就是想确定与郁凌恒站队的有哪些人……

    说起初丹,云裳噌地坐起来,急问:“她怎么样?没事吧?”

    “她没事,你别担心!”

    郁凌恒跟着坐起来,重新将她轻轻揽进怀里拥着,用最柔和的言辞跟她简单地说了初丹自杀的事……

    听到初丹自杀,云裳在心里暗暗道了声难怪……

    难怪初恺宸那么气急败坏地跑来对她兴师问罪!

    难怪她会莫名其妙被陌生人劫持!

    难怪那三个女人会对她严刑逼供!

    其实在与初丹的谈话中,她就隐隐感觉到初丹有点不对劲儿,但她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

    自杀……

    这得是多么绝望了,才会走到这一步啊!

    云裳哆嗦了下,又开始觉得冷。

    郁凌恒连忙又把被子往上拉了拉,盖住她。

    “你昨天跟我生气,是因为她吗?”她伏在他的怀里,突然幽幽冒出一句。

    他出差前莫名其妙地给她甩脸色,还说什么只给她两天时间,她想来想去,最大的可能就是他知道了什么。

    他微微拧了下眉,垂眸看了她一眼,没吱声。

    “你听见我和太爷爷说的话了,对吗?”

    他慵懒靠在牀头,她半趴在他的胸膛上,下巴搁在他的心口,美丽的桃花眼饱含`着淡淡的忧伤,又问。

    她想了许久,只有这个可能性最大。

    他看着她的眼,无奈地暗叹口气。

    事有凑巧,那天,她回家时,他的车刚好跟在她后面不远,按理说她应该是可以发现他的,可她居然没发现。

    然后回到郁家,他看到她下车从车库里出来,明显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跟了她一小段路,正想喊她时,却见她进了太爷爷的楼。

    他好奇,也跟着进去了。

    并非刻意偷听,只是她和太爷爷谈的话题确实太让他意外,他想知道真`相,自然不会傻到出去打扰。

    无意间知道她对自己有所隐瞒,那一瞬,他确实觉得气愤,所以在她回房后,他才会用那样阴阳怪气的态度对她。

    可即便生气,他还是想着要给她一个坦白从宽的机会,所以他问她可有话跟他说,哪知她却一口咬定没有!

    更是火冒三丈!

    就这样知道了初丹当初离开的真`相,他的内心却没有太大的波动,反而对郁太太的隐瞒和不信任更觉得恼火。

    当然,听郁太太说初丹不`孕时,他还是很震惊的。

    本来想着要冷落她两天惩罚她一下的,可在经过她被逼供这一出后,心里那点气早就被吓得烟消云散了。

    “我生气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你!”

    他往上蹭了蹭,半坐的姿势,长指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微微抬起,让她看着他的眼,愠怒地沉声道。

    “因为我知情不报?”

    “因为你不信任我!!!”他隐隐切齿。

    “她可是你的初恋啊,我怎么敢完全信任?”她唇角泛起一抹苦笑,涩涩道。

    郁凌恒狠狠拧眉,不以为然地冷嗤道:“初恋又怎样?我跟你说过无数次我和她已经是过去式了!”

    或许是他无情吧,反正他并没觉得初恋有什么特别,过去了的感情,不管是不是初恋,都已经过去,没什么不同!

    一段感情的逝去,会因为“初恋”二字而有所不同吗?难道在她的心里,初恋就是最美最好的感情?不管如何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只要再相逢就可以又在一起?

    还是说初恋对她来说,就是这么重要的存在?!

    如果真是这样,那黎望舒……

    岂不是在她心里一直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

    即便她现在爱的人是他,可在她的心灵深处,是不是还有前男友的一席之地?

    思及此,郁凌恒一张俊脸变得黑压压的。

    他的心里满满都是她,除了她就再也装不下别人,她的心里怎么可以同时装着两个男人?

    “她离开你并不是因为不爱,而是太爱!在知道这样的真`相后,你确定还能无动于衷?”云裳定定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悄悄攥紧双手强忍着心里的紧张,问得严肃。

    见她如此认真,他微微拧眉,不由换了个思维,“所以你是怕我被抢走?”

    虽然本质都是郁太太不够信任他,但换个想法,这也是因为郁太太太在乎他,太爱他,爱到不能失去他……

    嗯,果然这样一想心里就舒服了!

    她倒也不矫情,大大方方地点头承认,微微红着双眼凄楚可怜地小声呐呐,“嗯,我怕你被抢走,我怕你还爱她,我怕你不要我……唔……”

    话未说完,就被他扣住后脑狠狠堵住了嘴……

    他吻她,带着惩罚,很用力……

    她抬手就紧紧搂着他的脖子,没有一丝犹豫和扭捏,特别乖巧热情地与他互动……

    她总觉得冷,而他的每一个拥抱或者触碰似乎都有驱走她身上寒意的魔力,所以她现在只想窝在他怀里,哪儿也不去。

    直到彼此都快要窒息,火热的吻才恋恋不舍地结束。

    他依旧扣着她的脑袋,与她额头相抵,深深看着她变得有些迷离的桃花眼,佯怒轻斥,“在你眼里,我就那么不值得信任?我就那么容易被抢走的吗?”

    “我也不知道……”她垂着眼睑,忧伤地小声呐呐。

    其实不是真的不信任他,也不是真的就有多自卑,只是……

    心里就是在乎,就是觉得不舒服,假如他知道初丹离开的真`相后就算不会与初丹旧情复燃,哪怕只有一点点情绪波动或者对初丹流露出心疼什么的……她都无法接受!

    在感情里,不止他爱吃醋占`有`欲强,她也一样很小心眼的。

    所以她才会心存疑虑,一直在告诉他和隐瞒他之间徘徊不定。

    “这你还不知道?”他气愤填膺,真想揍她一顿,“那你倒是说说,你都知道些什么!!”

    他对她那么好,她还感觉不到他的心意?难道真要他把心挖出来给她看才行?

    他音量颇大,样子略凶,她看着看着就红了双眼,然后转身躺下,用背对着他。

    郁凌恒一震。

    “怎么了?”他连忙凑过去看她,不管是声音还是态度都立马由大老虎变成了小猫咪,小心翼翼的样子有着明显的讨好,“嗯?怎么了呀?”

    云裳用力咬着唇,不说话,也不看他,瘪着嘴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儿模样。

    郁凌恒心一疼,懊恼不已,连忙去将她侧躺的身子轻轻掰正,低头去吻她泛红的眼睛,“老公不是凶你,乖,别哭啊,老公不是生你的气,也没有责备你的意思,老公只是……”

    她微微仰头,让他的唇落在她的唇上,阻断了他喋喋不休的解释。

    她嘟起嘴,要他吻……

    他毫不犹豫,单手掌住她的一侧脸颊,让浅啄慢慢向激烈发展……

    她一改往常的羞赧,今天变得特别的贪心,不等他去缠她,她已经主动把舌喂进他的嘴里……

    她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一个劲儿地往他怀里缩。

    又是好一会儿后,她才微喘着停下来,仰着小`脸一眨不眨地看着他,问:“你真的不心疼她了吗?”

    “就你一个已经让我精疲力尽了,你觉得我还有闲情去管别的人?”郁凌恒翻了个白眼,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尖,无奈又寵溺地轻斥。

    “你真的不心疼她了吗?”她一字不差地重复,非要得到他的正面回答不可。

    见她那么固执,他哭笑不得,重重叹了口气,只得看着她很认真地吐出三个字,“不心疼!”

    现在老婆都心疼不过来,他哪还有美国时间去心疼前女友啊!

    还是那句话,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有些缘分,一旦逝去就再也找不回当初的感觉,都是成年人了,岂会不懂这个道理?

    他说,不心疼!

    那么坚定明了的三个字,很好地安抚了云裳那颗患得患失的心。

    有他这句话,够了!

    “老公我冷。”

    双臂紧紧抱住他的脖子,她往他怀里蹭,楚楚可怜地撒娇。

    她没骗他,是真的觉得冷。

    郁凌恒收紧双臂,将时不时就会轻微颤抖一阵的郁太太往怀里拢了拢,没有问她在禁闭室里到底发生过什么,因为他不想再让她去回忆那些痛苦……

    他的大手轻轻拍着她的背,像哄孩子一般哄着她睡,满目温柔地看着她阖上双眼慢慢沉睡的恬静容颜,脑海里却再次浮现出对她施刑的三个女人……

    鸷冷阴森的寒光,从男人的眼底,一闪而逝!

    ……

    ……

    ……

    云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病了。

    距离逼供事件已经过去一周,她不再做恶梦,吃得下也睡得着,医生检查完后,说她的身体没有任何异样。

    明明什么都很好,可她就是……

    觉得冷!

    那里面,冷!!

    那种被冻过的感觉,实在太过痛苦和惊悚,一直牢牢刻在她的脑海里,她想忘,可就是忘不掉!

    甚至越是想要忘记,那种恐怖的感觉就越是如影随形,怎么也驱之不散。

    她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心理阴影了……

    其实郁凌恒来得还算及时,她只承受了一次,而且时间不长,并没有被冻伤。

    她还悄悄买了药膏来用,一周下来,已经完全好了。

    只是,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种让人崩溃的感觉还深深刻在脑海里,像魔咒一般紧紧缠绕着她的神经,快要把她逼疯了!

    这件事,他一直没问,她也羞于启齿,更担心他若知道后会去初家为她讨公道,到时两家闹崩了就不好了。

    她内心对初丹有愧,就觉得自己受的这点罪,算是还给初丹的一点利息好了。

    云裳抱着双膝坐在卧室的飘窗上,眼巴巴地望着楼下,她在等郁先生回家。

    他不让她去上班,她抗议说自己身体已经好了,可他像个专横的暴君似的独断独行,非要她再休息几天不可!

    她没办法,只能乖乖在家,然后每天等他回家就变成了她最重要的事。

    夜幕降临时,郁先生终于回来了。

    看到他高大挺拔的身影走进恒阳居,郁郁寡欢的郁太太立马跳下飘窗,光着小脚丫就朝着房门外跑去。

    “老公!!”

    当她跑到楼梯口,他正好要往楼上走。

    她一边往楼下冲,一边娇滴滴地喊他。

    郁凌恒一抬头就看到郁太太穿着一件红色性`感睡裙,像只艳红的蝴蝶般朝他扑过来。

    生怕她从楼梯上滚下来,他连忙伸手去接她。

    被他搂住的那瞬,她顺势往上一跳,双`腿缠住他的腰,像只无尾熊般挂在他身上。

    郁凌恒被她扑过来的力道逼得往后退了一步,连忙捧住她的臀,避免她摔下去。

    “你慢点——唔……”

    他刚一开口,就被她捧住脸颊,狠狠吻住了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内啥,菇凉们,谢谢上月大家的月票,让淼进了前十,感谢感谢!答应大家的裙版,会在五号之前写出来,大家表急哈,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