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69章:做人要有良心!
    “那就好好爱吧!连同我那份一起,好好爱他!加倍爱他!只要他爱你一天,你就必须同样爱他!云裳,你能做到吗?”

    初丹目光锐利,神色严肃,言辞间透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决然。。しw0。

    云裳听着,心脏莫名一紧。

    说不清心里到底是什么感觉,但明明受到致命打击却这么快就接受现实的初丹让她心慌。

    就觉得,她或许根本没她现在表现出来的这么坚强……

    “云裳,你能做到吗?”

    见她久未回答,初丹再度出口追问,语气比刚才更加凝重了一分。

    云裳轻轻咽了口唾沫,斟酌了下,说:“我爱他!但我只会用自己的方式!”

    嗯,她的爱情,她自己做主,要怎么爱,或怎么散,都该由她自己做主,她不要被别人摆布,哪怕这个人是对她有着救命之恩的初丹。

    毫无疑问,初丹爱郁凌恒,爱到愿意付出一切,而事到如今她不能爱了,便想着有人能用她的方式继续爱他,就如同自己依旧在爱他一样……

    云裳懂得初丹的意思。

    正因为懂,所以她不愿。

    她不想用“初丹式”的爱去爱郁先生,她是她,她有自己的爱人方式!

    爱情都是自私的,情`人眼里也是容不下一粒沙子的,她对爱情的要求从来都是,不要就不要,要就要全部!

    她可以理解初丹想爱却不能再爱的悲伤和无奈,但她不接受恩情绑架。

    初丹看着云裳,耳朵里不停回荡着她说“我爱他!但我只会用自己的方式”的爱情宣言……

    片刻后,她垂眸,像是自言自语般自嘲轻笑,“也罢!我都是要走的人了,还管这些闲事做什么呢?”

    云裳狠狠蹙眉,明明初丹的话没有任何病语,可她听着就是觉得心里不太舒服,隐隐有那么一丝不安……

    这时,初丹缓缓闭上双眼,像是突然累极倦极一般,幽幽道:“我累了,你走吧!”

    云裳深深看了看初丹平静而苍白的脸庞,轻轻站起来。

    既然初丹下了逐客令,她也不便再叨扰,初丹现在的状况的确需要多多休息。

    “云裳!”

    转身刚走两步,身后突然又响起初丹的声音,虚无缥缈得像是从天际飘来。

    云裳回头看着依旧闭着双眼的初丹。

    “再见!”初丹唇`瓣微启,闭着双眼的模样恬静安然。

    云裳心脏一紧,眉心紧蹙。

    “顺便也帮我跟阿恒说一声……”初丹的唇角若有似无地勾了勾,几不可闻地吐出三个字,“再见了!”

    再见了!

    我的爱……

    然后,她不再言语,整个病房静谧无声。

    云裳怔怔地看着一直闭着双眼的初丹,清晰地感觉到从她身体里弥漫出来的悲伤和绝望,越发觉得,初丹并不如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坚强……

    因为她也是习惯伪装坚强的女子,所以比一般人更加敏感。

    半晌后,云裳转身轻轻离开。

    而在云裳转身的那瞬,初丹的眼角,缓缓溢出泪来……

    ……

    云裳从初丹的病房出来,抬眸就迎上一双复杂难辨的黑眸。

    初恺宸双手插在裤袋里,背靠着病房对面的墙壁上,很明显是不太放心所以一直等候在外面。

    但他很有教养,选择靠在对面的墙上,没有偷听她和初丹之间的谈话。

    看到云裳出来,初恺宸立刻站直身,眸光深沉地凝睇着她……

    她看了他一眼,然后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他一言不发,默默跟上。

    谁也没有开口,只是很有默契地一前一后`进入了电梯。

    一直到地下停车场,在云裳欲要上车离开,跟在她身后的初恺宸才终于打破了沉默……

    “我姐很爱duke!”

    初恺宸的嗓音低沉,神色凝重,垂着眼睑并没看云裳。

    云裳刚把车门拉开一条缝,闻言蓦地一僵。

    狠狠蹙了蹙眉,她呯地一声甩上车门,回头,双臂环胸姿态倨傲地睥睨着初恺宸,冷冷一笑:“所以呢?”

    “她是为了救你才变成这样的!!”

    看到云裳这副态度,又听出她言辞间的讥讽意味,初恺宸不由得咬紧了牙根愤愤提醒。

    “那又如何?”云裳又是一声冷笑,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初恺宸压抑在心里的怒火瞬时爆`发,勃然吼道:“云裳!做人要有良心!!!”

    “你觉得我要怎样才算有良心?让我把自己的丈夫拱手让人,那就叫有良心了,对吗?”云裳反击,不似初恺宸那样气急败坏,但字字句句犀利无比,投射在初恺宸脸上的目光冷得犹如三九寒冰。

    他心里有何想法,她岂会不知?

    不就是想要用“恩”来逼`迫她离开郁凌恒嘛!

    他心疼自己的姐姐,她可以理解,但他想要为难她,那她也没办法给他好脸色的!

    初恺宸呼吸一窒,顿时哑口无言。

    狠狠攥紧双手,他沉沉吸了口气,道:“你知道没了一只手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那你知道没有了郁凌恒对我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吗?”

    “云裳,你还年轻,最起码你完好无缺,你还可以另外找一个疼你爱你的男人——”初恺宸的语气又急切起来。

    “完好无缺?”云裳冷笑,眼底划过一丝悲凉,她看着他,目光阴冷,“一个连心都被挖走的人叫完好无缺?”

    若要强迫她离开郁凌恒,那就等于拿刀剜了她的心!!

    连心都被挖走……

    初恺宸的心脏微微抽`搐,一股莫名的酸楚在心里蔓延,他回视着她,突然就说不出话来了。

    duke对她就已经那么重要了吗?

    不过是让她离开,她却说离开duke等同于心被挖走……

    沉默,让气氛变得僵凝。

    “初恺宸,我不是没有良心!你姐姐救了我,我感激她,她想要我怎么报答都行,哪怕要我废条胳膊甚至要我的命,我都认!但我绝不卖自己的男人!”她再度开口,字字铿锵地表明自己的态度。

    “再说了,感情是不能勉强的,就算我退出,你觉得你姐姐和郁凌恒还有未来?你觉得他们还能重新在一起?你觉得你姐姐就‘真的’能幸福?

    “郁凌恒是人,他不是一件物品,不是我想要就可以要,更不是我想让就可以让的!”

    “只要你离开他,他就会回到我姐姐身边的!”初恺宸听不进去,将冥顽不灵诠释得淋漓尽致。

    “你觉得你姐姐需要一份施舍的感情?”云裳觉得自己要发飙了。

    “duke是爱我姐的!只要——”

    “只要我这个‘程咬金’滚蛋,是吧?!”

    “云裳,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姐——”

    “那谁来可怜可怜我?!”云裳勃然喝道,终究是忍无可忍了。

    她脸若寒冰,双目含怒,是他从未见过的冷厉模样。

    初恺宸喉间微涩,抿唇不语。

    火气只是一瞬冲入大脑,而后便是深深的疲惫,她重重叹了口气,无奈地看着他,“初恺宸!别这样侮辱你姐好吗?她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你觉得她会接受别人的施舍?”

    初恺宸看着眼前无论如何都不愿离开的女人,又想到躺在病牀上身心皆残的姐姐,他突然好想问问她们,duke就真那么好吗?值得你们为他如此付出?

    “这跟好不好无关,我爱他,不管他是好还是坏,我都爱他!”

    听到云裳坚定的声音,初恺宸才猛然惊觉,原来他竟在不知不觉中把心里的话问了出来。

    她说:不管他是好还是坏,我都爱他……

    心,又抽了两下……

    那种陌生的钝痛,最近变得有些频繁……

    初恺宸暗暗咬紧牙根隐忍着心脏的不适感,狠狠拧眉,“云裳,世上这么多男人,难道你就非他不可吗?”

    “对!我就是非他不可!!”云裳点头,字字铿锵。

    “……”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再谈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

    云裳说完之后,转身上车。

    开车之前,她转眸看着僵立在车外的初恺宸,说:“与其用恩情来拆散我们夫妻,不如多花点时间去关心你姐姐!我觉得她现在需要亲情胜过爱情!

    “还有,初恺宸,等你以后真正爱上一个人了,你就会明白,住在你心尖上的那个人,谁也无法替代!!”

    白色卡宴扬长而去,初恺宸僵在原地久久不动,耳朵里不停地回荡着云裳最后说的话。

    住在你心尖上的那个人,谁也无法替代……

    谁也无法替代吗?

    嗯,他好像隐隐有点明白了……

    ……

    ……

    ……

    春天了,本是万物复苏的时节,云裳的心里却有种荒芜的感觉……

    即便她的立场一直很坚定,但仍是觉得疲惫。

    最近一直在想,如果她再自私一点就好了……

    如果她再自私一点,就不用对初丹那么愧疚,她可以把所有的错和罪都推给已经死去的沈樱雪,那样她就可以心安理得地继续和郁凌恒相亲相爱……

    可是怎么办呢?

    她做不到!

    她虽不是大善人,但也没办法做到狼心狗肺!

    恩是恩,仇是仇,她向来恩怨分明!

    郁家

    把车停进车库,云裳心不在焉地朝着恒阳居走去,却在途经心殿楼前时,她想起今天初丹跟她说的那些话……

    她的双脚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走进老祖宗的楼里。

    “大少奶奶!”管家月嫂看到她,朝她迎上去。

    她目光在客厅里四下`流转,寻找着老祖宗的身影,一无所获之后,问:“太爷爷呢?”

    “老祖宗在心斋。”

    于是云裳又去了心斋。

    斋堂的门并没关,郁嵘背门而站,正看着列祖列宗的牌位。

    叩叩叩。

    她抬手轻叩,对着郁嵘的背影恭敬地唤了声,“太爷爷!”

    “过来磕个头!”郁嵘头也没回,平静的语气自带威严。

    云裳进入斋堂,走过去跪下,对着列祖列宗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

    “想问什么就问吧!”

    像是知道她此行为何一般,在她站起来时,郁嵘又淡淡开口。

    云裳在短暂的惊讶之后,开门见山地问:“太爷爷,为什么是我?”

    郁嵘朝着列祖列宗的牌位一步步缓慢地走去,声音亦是不紧不慢,“六十年前我跟你太爷爷亲如兄弟,定了个儿女亲家,虽然从你太爷爷去世后我们两家少有走动,感情就生疏了,但约定就是约定,不管过去多少年,都得履行!

    “当然,阿恒娶你并不只是为了履行当年的承诺,更重要的是为了启动嵘岚的基金。如果你把这种婚姻形式认为是利用,我不否认!”

    郁嵘说得理直气壮,显然对这种因为利益而结合的婚姻早已司空见惯。

    儿女亲家……

    云裳在心里苦笑,好想问,万一我不是云家的孩子呢?

    万一她不是云家的孩子,那样她连利用价值就都没有了,太爷爷是不是就要强行拆散她和郁凌恒?

    “太爷爷,其实您并不喜欢初丹吧?!”

    沉默了一会儿,云裳看着杵着拐杖伫立在牌位前的郁嵘,突然轻轻冒出一句。

    至少没有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喜欢!

    郁嵘握着拐杖的双手,微不可见地紧了紧。

    他没说话,亦没回头。

    “如果您真的喜欢她,您就不会拆散他们!”她又说,语气比刚才更笃定了一分。

    其实她只是猜测,现在太爷爷不反驳,她便觉得自己猜对了。

    太爷爷是什么人!他是嵘岚的创始人!是郁家的最高领导者!他就好比一个开国皇帝,杀戮决断的气魄怕是无人能及!

    换个角度说,他一定是自私,甚至是冷酷无情的,他为了壮大家业,或许也曾无所不用其极……

    所以她觉得,当初他让初丹离开,并不全是为了初丹着想。

    云裳内心五味陈杂,看着太爷爷最近变得不似前段时间直挺的身姿,幽幽叹道:“您就不怕阿恒有一天知道了真`相会怨您吗?”

    “他没资格怨我!”郁嵘语气倏地沉冷,轻抚着妻子牌位的手微微一颤,回头,目光冷厉地看着云裳,“总有一天你们都会明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嵘岚,为了这个家!”

    云裳看见,太爷爷的手指在太奶奶的名字“心岚”上轻轻摩挲了好久,像是极尽眷念……

    太爷爷对太奶奶的感情,一定是极深的吧……

    “在太爷爷您的心里,只有嵘岚和郁家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人或物都是无关紧要的,对吗?”即便心里很清楚,她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你可以这么认为!”郁嵘淡淡瞥了云裳一眼,转回头去继续轻抚妻子的名字,不屑解释。

    “所以您是无法接受初丹不能生育才拆散他们的,对吗?”云裳咄咄逼问。

    郁嵘皱眉,突然转身缓慢却步步沉重地走到云裳的面前,极具穿透力的目光直直射在小姑娘娇`嫩的脸上,压迫性十足。

    云裳被太爷爷的目光看得心生怯意,紧张得不由自主地狠狠咽了口唾沫,正想说点什么,却见太爷爷终于开口了。

    郁嵘,“你是这样以为的?”

    太爷爷的语气听似平静淡然,可云裳却敏锐地感觉到太爷爷似乎对她很失望……

    云裳屏住呼吸,沉默不语。

    “你还是太嫩了!”

    “……”

    郁嵘摇着头,丢下一句意味深长的感叹,然后走出心斋。

    云裳狠狠蹙眉,怔在原地。

    太嫩?

    什么意思?

    难道她猜得不对?

    ……

    云裳心不在焉地回到恒阳居。

    上了二楼,走向卧室。

    推开门,她一边苦思冥想着太爷爷最后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一边脱下外套随手丢在牀尾凳上,然后又朝着浴`室走去。

    她想得太入神,没有发现卧室的小阳台上,伫立着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

    郁凌恒脸色沉冷,背靠着阳台护栏,冷眼看着云裳的一举一动,看着她全程无视他的存在,并不出声。

    他很想知道,此时此刻她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云裳站在盥洗台前,长时间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神却异常空洞,思绪也飞得老远……

    她绞尽了脑汁,也猜不透太爷爷为何会用那种失望的语气说她太嫩了……

    是影射她看事情太表面了?

    还是说她不够成熟根本无长媳风范?

    或许都有吧……

    “啊!”

    突然,回过神来的云裳发现镜子里多了一个人,吓得捂胸尖叫,猛地回身惊悚地瞪着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地倚在门框上的男人。

    妈呀!吓死她了!

    见她受了惊吓,郁凌恒没有如往常一般上前将她拥在怀里好好安抚,依旧一动不动地保持着原有的姿势,神色莫测地盯着她。

    “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都不出声啊,吓死人了!”云裳轻拍着被吓得狂跳的心口,嗔怨问道。

    “在想什么?想这么出神!”他目光犀利地看着她惊慌的样子,不答反问。

    想什么?

    云裳一怔,然后低头转身,小声呐呐,“哦,没、没什么……”

    初丹离开的“苦衷”,她还没想好要不要告诉他,她得再衡量衡量。

    郁凌恒剑眉微挑,将郁太太心虚的表情尽收眼底,眸色微冷。

    “刚刚去哪儿了?”他走到她身后,从镜子里看着她。

    “去太爷爷那儿了。”她觉得这个没必要瞒,如实回答道。

    “去做什么?”

    “陪太爷爷聊了会儿。”

    “聊什么?”他的语气,渐渐变得咄咄逼人。

    “没什么,就随便聊了几句。”她随口应着,反应有些迟钝。

    郁凌恒突然沉默下来。

    于是气氛一下子就变得诡异起来。

    感觉到背后的男人全身都开始冒寒气,云裳终于觉察到有那么点不对劲儿了,抬眸,也从镜子里看他,“怎么了?”

    “你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内啥~~~28号喽~~月票生三胞胎的日子哟~~求月票求月票~~今天有裙版~~大家快来领取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