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68章:那就好好爱吧!
    好消息是初丹终于醒了。````

    而坏消息是——

    沈樱雪死了!

    死了?

    不是已经抢救过来且度过危险期了吗?

    好好的怎么突然死了?

    她的确很恨沈樱雪,也一直觉得自己是巴不得她死的,可现在听说她真的死了,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毕竟是一条生命消逝了,不管这条生命是善良的还是恶毒的,她都不可能真的喜悦得起来。

    电话是郁凌恒打给她的。

    她震惊,沉默许久,终究是忍不住心里的恐慌和怀疑,压低声音沉声问道:“是不是你?”

    出事那天回到郁家,她说她恨不得杀了沈樱雪,他紧紧拥着她,好像说了一句——

    “放心!她不会有好下场的!”

    这句话,他说得那么坚定,仿佛在一瞬间做了某种决定,现在沈樱雪真的死了,她的第一反应便是……

    他是不是做了什么?

    他是不是为了她做了犯法的事?

    不!

    千万不要!

    现在是法治社会,犯了法会被严惩,她不要他为她做傻事!!

    电话彼端的郁凌恒沉默了几秒,声音听起来有些一头雾水,“……什么?”

    “是不是你做的?”她紧张得屏住呼吸,声音已然微颤。

    郁凌恒又是一怔,续而道:“不是!”

    他的语气坚定,没有急躁也没有被冤枉的气愤,超乎寻常的平静。

    “可是你说过——”

    她很急切地想说他曾说过沈樱雪不会有好下场的话,临了她生生忍住,戛然而止。

    不敢过分深究追问,她怕,怕自己会逼出一些她不能接受的真`相来……

    “嗯?”他发出一声鼻音。

    云裳狠狠咬了咬牙,最后还是忍了,只是加重语气重复问道:“真的不是你?”

    “真的不是!”他答,毫不犹豫。

    好吧!

    他说不是,那她就信,因为这样的信任对彼此是最好的!

    只是啊……

    云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疑心病太重,他越是答得如此坚定果断,她越是心生不安……

    ……

    自出事以来,云裳每天都会到医院去看望初丹,一直等着她醒来。

    初家的人好像都很开明,没有刁难她或责骂她,当然也不可能对她热情相迎,只是一种比客套更生疏一点的态度。

    初丹没醒的时候,大家一脸愁云惨雾,如今初丹醒了,大家还是忧心忡忡。

    嗯,初丹醒了!

    没有大家以为的惊恐尖叫,也没有预料之中的歇斯底里,她平静得可怕,甚至没有掉一滴眼泪。

    她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断臂,从醒了之后一个字都没说。

    任凭家里人跟她说什么,她都不言不语,像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云裳不敢进病房,怕刺激她,至今清晰地记得出事那天初丹对她吼“看到我活得这么狼狈,你满意了吧”……

    如今的初丹只怕更是不想看到她了吧……

    所以云裳不敢进去,只能每天从病房门上的小窗看看她。

    看一会儿,再悄悄离开。

    她欠初丹一条命,她一直牢牢记着!

    一连几天,皆是如此。

    她悄悄的来,再悄悄的走,不敢惊扰初丹,甚至不敢让她知道自己来过。

    直到半月之后……

    云裳默默地站在病房门外,看着病房里初恺宸把切成小块状的水果拼盘放在初丹面前的小翻桌上,然后初丹用左手拿起小叉子,插起苹果块往嘴里送。

    然后轻轻闭着还是没什么血色的嘴唇,细嚼慢咽。

    初丹的气色,这两天突然好了起来,虽然依旧沉默寡言,但已经愿意跟家人沟通了。

    初家的人终于松了口气,觉得这是好现象。

    看了一会儿,云裳如往常一般,准备默默离开。

    然而,她刚转身,身后却传来吱呀一声,病房的门被人打开。

    她惊讶又惊慌,下意识地回头,迎上初恺宸复杂纠结的目光……

    她看着他,没说话。

    一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二是怕自己说了话会被初丹听到她的声音而受到刺激。

    “进来吧,她要见你。”初恺宸却说。

    闻言,云裳狠狠一怔,有些不敢置信。

    初丹……主动说要见她?

    不知道是怎么跟着初恺宸进的病房,她站在病牀前愣愣地看着慢条斯理地吃着苹果的初丹,思绪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久久都回不来神。

    直到初丹抬头看她,指了指小翻桌上的水果拼盘,淡淡问他,“蛮好吃的,吃吗?”

    云裳猛然回神,下意识地连连摇头,她紧张地攥紧双手,不知道该说什么。

    病房里只有她们二人,初恺宸不知何时已经离开。

    初丹脸色苍白,看不到血色,受了如此重的伤,明显气色还没恢复过来,右臂从手肘处截肢,包着厚厚的纱布……

    “坐吧。”初丹用下巴点了点牀边的椅子。

    云裳立马坐下。

    她小心翼翼的,生怕初丹有什么不如意。

    初丹只是盯着眼前的水果盘,慢慢地吃着。

    又过了好一会儿,初丹再次开口,“云裳,你不用每天来看我。”

    她的语调轻缓,不急不躁,平静得出人意料。

    云裳却有点草木皆兵了,总觉得初丹是不是少说了两个字,她其实想说的是不是“你不用每天来看我‘笑话’”……

    “我……”云裳局促地咬了咬唇,连忙说:“对不起,我以后不来了。”

    在云裳的潜意识里,总是害怕自己的一举一动会伤害到初丹的自尊心,所以听到初丹那样说,误解在所难免。

    初丹没解释,心想着,误解就误解吧,反正过了今天,以后也不会再见面……

    狠狠抿了抿唇,强忍心中慌乱,云裳欲言又止,“我……”

    “有话就说吧,不用吞吞吐吐的。”初丹淡淡吐字,平静淡然得仿佛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

    “初丹,谢谢你!!”云裳抬头,目光定定地看着初丹,情真意切地说道。

    若不是初丹舍命相救,她早就成了车下亡魂,一声“谢谢”其实根本不足以表达她心里的感激。

    只是她什么都没有,除了说“谢谢”也不知该如何报答,而且依照初丹所受的创伤,是她给什么也弥补不了的!

    初丹插水果的动作一僵,唇角轻勾,泛起一抹微不可见的苦笑。

    默了默,她垂着眼睑看了看自己的断臂,然后抬眸看着云裳,特别认真地说了个大实话,“如果我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和衡量,我肯定不会救你!”

    是的!

    如果她有时间考虑,哪怕只有三五秒,她也一定不会蠢到去救自己的情敌,她明明是那么厌恶她的!!

    醒来的这些天,她不止一次地问自己,为什么要救她?

    为什么要救一个抢了她心爱之人的女人?

    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一个自己讨厌甚至怨恨的女人?

    到底为什么?

    想来想去,找了很久,她也没找到答案!!

    是本能反应?还是太过自信?仰或是被鬼上了身?

    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或许是在潜意识里,她以为自己站在云裳后面,推开云裳之后自己还可以躲开。

    也或许即便是自己讨厌的情敌,她依旧无法泯灭良心见死不救!

    不知道了,当时自己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她已经不知道了,或者什么都没想,因为根本来不及,反正看到车子冲过来时,她就鬼使神差地伸手去推了云裳一把……

    可能,就是一种瞬间的条件反射吧!

    那些报纸上新闻里报道了那么多见义勇为、舍身救人却不幸赔上性命的悲剧,她想,那些见义勇为的人,如果知道自己会死,一定不会那么冲动的吧!

    他们都是有良`知有善心的人,在危急时刻,他们做不到眼睁睁看着一个鲜活的生命消逝,哪怕对方只是陌生人!

    如她!

    她从不觉得自己有多伟大,只是良心还在而已……

    还是那句话,如果早知道自己会受伤,她肯定不救她!

    初丹的大实话很现实,云裳自然懂那道理,但这是救命之恩,不管初丹是不是打心底想救她,她都应该没齿难忘!

    “但你救了我是事实,我欠你一条命!”云裳说得特别认真。

    “下辈子还吧。”初丹垂着眼睑说:“这辈子我再也不想跟你有任何交集,你想还也还不了了。”

    “……”云裳心里咯噔一下。

    初丹的语气很平常,像是平日里聊天一般,可或许现在是非常时期,初丹这样淡然的态度反而显得有些不正常……

    见云裳盯着自己不说话,初丹立刻便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了,于是自嘲般溢出一抹苦笑,说:“哪怕自欺欺人也好,我得装个假肢不是?我家里人已经联系好了,国外的假肢比国内的好,顺便让我出国静养。

    “而且国内对我来说已经是个伤心地,出去之后,这辈子我就不想再回来了!

    “所以你欠我的救命之恩,可不就得下辈子还了吗?!”

    云裳静静地听着,深深看着初丹,默默衡量她话里的可信度。

    初丹的话和表情,都那么自然,毫无破绽。

    将塑料小叉子放回果盘里,初丹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角,然后突然转移了话题,“知道当初我为什么要跟阿恒分手吗?”

    云裳的脸色倏地一变,苍白着脸用力摇头,死命摇头。

    不!她不知道!而且也不想知道!

    她、一、点、都、不、想、知、道!!

    别告诉她,别告诉她,她不想知道……

    云裳大慌,在心里不停地祈祷,她害怕知道初丹曾说的那个“苦衷”……

    即便她欠初丹一条命,她也绝不把郁凌恒让出去!

    害得初丹残疾,她已经够内疚了,实在不想再背负其他的心理负担了,她已经承受不了了……

    所以,她不想知道!

    她正要对初丹喊“别说,我不想知道”,然而,她晚了一步……

    “因为我伤了子`宫,不能怀`孕!”

    初丹说得平静淡然,云裳却听得如晴天霹雳。

    她用指甲使劲儿掐着自己的手指,企图用疼痛来分散心里那漫无边际的恐慌。

    初丹的声音继续飘进她的耳朵里,“而且当时郁伯伯突然离世,阿恒为了嵘岚必须跟你结婚,说是为了启动什么基金,这个如果你想知道详细细节,可以去问太爷爷。

    “所以我会离开他,一是因为身体有了缺陷,二是不忍让他为难,三是太爷爷的提议让我以为与他的未来还有一线希望。”

    说到后面一句时,初丹忍不住再次嘲笑了自己。

    笑着笑着,就红了眼睛……

    初丹的笑,透着悲伤和绝望,幽幽的声音也变得虚无缥缈起来,“我以前跟你说,当阿恒有天知道我离开他的苦衷后一定会再回到我身边的那些话,其实都是我自欺欺人罢了……

    “明明是我自卑,偏偏还想吓唬你。抓着一个什么都算不上的‘苦衷’,骗了自己这么多年,骗得自己还真以为手中有王牌,骗得自己落得如斯境地……”

    可不!她一直在骗自己!

    其实她心里很清楚,郁凌恒并不欠她什么,她所谓的付出,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

    太爷爷说委屈她了,以后一定让阿恒对她好,于是她便当真了,真以为自己为他做了多大的贡献一般……

    她自以为不让他为难就是爱他,却从未想过那是不是他要的。

    而且,当时她选择离开他,其实说白了是她自己太懦弱,怕不`孕的自己配不上他,更甚至,她怕他知道之后会不要她……

    像郁家那样的顶级豪门,是不可能会接受一个不`孕的长媳,所以在那种情况下,太爷爷的建议无疑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

    为了将来能跟他在一起,她不得不离开!

    她不知道是谁毁了她本是人人艳羡的美满恋情,是人为?还是天意?

    是不是有些事本来就是命中注定,不是你的,即便你拼了命,也还是得不到……

    如沈樱雪!

    如她!

    云裳极力压制,可心里的恐慌却如疯涨的蔓藤,不消片刻就将她死死缠裹,令她无法呼吸。

    她红了眼,低着头,愧疚哽咽,“初丹,对、对不起……我……我不能把他让给你,我不让……我不让!!”

    初丹默默看着她,看着一颗颗泪水,滴落在她自己的手背上。

    “你救了我,我欠你一条命,你让我怎么还都行,但是郁凌恒……我爱他!我不能把他让给你!”她声音颤抖,却字字坚定。

    “就算你肯让,我现在这副样子,也没脸要啊!”初丹溢出一抹悲凉的苦笑。

    “初丹……”

    “你放心,我早就放弃了,我知道他已经不爱我了,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初丹转眸看向窗外,幽幽道。

    几秒后,初丹从窗外收回视线,锐利无比的目光直直射在云裳的脸上,“云裳,你真的爱他吗?”

    “嗯嗯!我爱他!”云裳重重点头。

    “那就好好爱吧!连同我那份一起,好好爱他!加倍爱他!只要他爱你一天,你就必须同样爱他!云裳,你能做到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一万字更新完毕,~求表扬哇~~内啥,明天有裙版哟,喜欢的菇凉进裙自取哟,没在裙里的快来哟,找不到路的请看置顶留言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