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67章:初丹,生死未卜
    “够了!你这不是帮我,你这是在往我心口上戳刀子!!!”初丹红着眼,难忍心中悲愤。@樂@文@小@说|

    云裳有种哑口无言的感觉,但她真的只是想帮她,无意让她这么难过的……

    用力抿了抿唇,她蹙眉犹豫,想着还是该解释一下的,不管初丹信不信都好。

    然而就在云裳刚要开口的那瞬,突然远处一道强光照射在她们身上,同时愤怒的引擎咆哮声划破夜空……

    不约而同地,云裳和初丹双双转头循声望去,光线太强,两人本能地抬手挡光。

    即便睁不开眼,她们都很清楚有一辆车正朝着她们直直冲过来……

    初丹站在人行道的台阶上,云裳刚才为了拦住她,便站在了马路上。

    车冲过来,云裳首当其冲。

    危险来得太突然,而车速快得像是自我毁灭,云裳和初丹不过就是呆怔了那么一秒,便失去了自救的机会……

    当车子近在迟尺的那瞬,两人的大脑均是一片空白,甚至连尖叫都来不及冲出口……

    就在车子撞上来的千钧一发间,初丹突然将云裳狠狠推开……

    力道之猛,像是用尽了所有力气。

    云裳被推得扑倒在,滚出老远……

    呯!

    下一秒,一声沉闷的撞击声乍然响起。

    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云裳惊恐抬头,看到被撞倒的初丹再遭重击,被车轮碾过……

    呯!

    紧接着又是一声大响,失控的车子冲上人行道,撞上一棵大树。

    车头损毁,驾驶座上的女子亦是头破血流,昏迷不醒……

    云裳双眼瞠得巨大,看着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的初丹,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发抖。

    天哪……

    不!不!不!

    不要!

    不要这样!!

    仿佛瞬间失去了痛觉,她甚至感觉不到双膝和手肘的擦伤,已经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魂飞魄散。

    “初丹!初丹!”

    她嘶吼着冲过去,惊恐无助地看着了无生息的初丹,她想扶她,可那些不停溢出来的鲜血却让她无从下手。

    “天哪!初丹,初丹……”

    ……

    军区医院。

    距离车祸已经过去十个小时。

    手术室双开门的上方,那led手术中指示灯还亮着。

    室内,手术仍在紧张进行中。

    室外,或坐或站着初家的所有家庭成员,以及郁嵘和郁凌恒夫妻俩,大家都在焦急等待。

    车祸发生,初丹和肇事者沈樱雪均受重伤,沈樱雪已于两小时前抢救了过来,暂无生命危险。

    而初丹,还生死未卜。

    有难以压抑的哭泣声一直持续飘进众人的耳朵,那撕心裂肺般的抽泣声,让气氛更加悲伤。

    是初丹的妈妈。

    那么骄傲美丽的女儿,几个小时前还活生生的,这突然间就生命垂危了,任谁也承受不了这么致命的打击。

    初润山坐在手术室外的排椅上,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阴沉僵冷的脸色从始至终都没有缓和过。

    初恺宸也是剑眉紧锁,拥着悲伤啜泣的母亲,一直不停地轻抚着母亲的背部,无声安慰。

    初父双目泛红,女儿没脱离危险之前,也是没有丝毫的心情开口。

    而初丹的叔叔伯父等人,看到自家老爷子那张让人心生寒意的脸,自然更是不敢说话,只能静等佳音。

    郁嵘的脸色比初润山好不了多少,同样肃冷凝重,不知道的还以为初丹也是他的亲孙女……

    从看到鲜血淋漓的初丹被送进手术室,云裳的眼泪就无声滚落,无论郁凌恒怎么安慰都没有用,双眼已经红肿。

    天已经亮了,可初丹还没脱离危险。

    她好怕,好怕初丹撑不过去……

    分不清自己心里到底是感激更多还是愧疚更多,她只能不停地默默祈祷,祈祷上天不要太残忍,不要夺走这样一个年轻鲜活的生命。

    初丹是善良的,善良的女孩不该这样死于非命,不该!

    初丹那么讨厌她,那么怨恨她,可在生死攸关的瞬间,却舍身救她……

    如果不是初丹,现在躺在手术室里的就是她……不!或许是躺在殡仪馆里!

    车子冲过来时,初丹站的位置本是靠后,其实是可以躲开的,而且沈樱雪的目标是她,所以初丹完全是被她连累的……

    连累也就罢了,躲开便好,可初丹最终为了救她,惨遭撞击甚至碾压……

    本来在初丹和郁凌恒的感情纠葛上,她一直很坦荡,从不曾觉得自己欠过初丹什么,但现在,她却欠了初丹一条命!

    这份恩情,她该如何报?

    如果初丹最终能安然无恙,倒也便罢,可如果初丹不幸有个好歹,她的良心又如何能安?

    云裳脸色惨白,一直瑟瑟发抖,脑海里像是有台放映机,不停地交替回放着初丹被碾压的瞬间以及满身鲜血的样子……

    她很后悔!

    如果她没有去追初丹,初丹就不会有事……

    都怪她!

    全都怪她!!

    第一次,她有手刃一个人的冲动。

    即便沈樱雪那样伤害妈妈,她都没有动过杀人的念头,可今天,她真想让沈樱雪去死!

    为什么总是伤害无辜的人?

    为什么总是让无辜的人为她受罪?

    为什么!!

    “别再咬了,都破了!!”

    刻意压低的声音,只有彼此能听见,夹杂着浓浓的无奈和担忧。

    郁凌恒抬手将云裳的下唇从牙齿间解救出来,他看着她正冒出`血珠子的下唇,狠狠拧眉。

    不知不觉的,她竟把唇都咬破了。

    她抬眸,在泪眼朦胧中,看到他俊逸非凡的脸庞泛着心疼……

    泪,更是止不住地往下淌。

    从他赶来医院,就一直拥着她,给她力量,否则她早就没有力气支撑自己。

    郁凌恒看着默默掉泪的郁太太,一颗心揪得生疼。

    或许他这样的想法很不应该,但他真的很感谢上苍,感谢上苍只让他的郁太太受了一点点皮外伤。

    初丹伤得很重,又是他的昔日恋人,按理说他不该有这样的庆幸,可人都是自私的,他也不例外!

    等初丹好起来了,他再用物质补偿吧!

    手术时间越长,每个人心里就越是焦虑,一分一秒都变成了煎熬。

    又过去许久……

    终于,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

    “哪位是伤者家属?”

    穿着手术服的医生,戴着口罩看不清脸,双眼倒是炯炯有神,没有因为手术时间太久而出现疲惫之色,出来看着众人开口便问。

    一听医生这语气,众人心里皆是咯噔一下,都有了不好的预感。

    “我!”

    初润山在手术室的门打开的那瞬,就腾地站了起来,强忍着因为坐太久而麻痹抽筋的腿,大步跨到医生面前。

    医生说:“伤者全身多处遭到重创,最严重的是右臂,粉碎性骨折,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情况很不好,必须截肢!”

    截肢……

    众人大震。

    “不行!!!”初润山勃然厉喝。

    让一个舞蹈家截肢是什么概念?

    那等于让她去死!!!

    他的孙女是个那么骄傲,什么都力求完美的女孩,怎么能接受断臂的打击?

    别说她本人接受不了,就算是在场的她的家人,都无法接受!

    医生似是叹了口气,然后声音更加沉冷严肃,“不截肢会危及生命!!”

    意思很明显——要命,就不能要手臂!

    手臂和命,只能选其一……

    初润山这一生坚强不屈,铮铮铁骨,这会儿却被“截肢”二字打击得踉跄后退,面如死灰。

    “天哪,我的小丹……”

    初母在呼天抢地的一声哀嚎之后,瘫软在儿子初恺宸的怀里,晕死过去。

    初家的人,顿时乱作一团。

    云裳僵立在混乱之外,双目无神地看着初家的人一些忙着去扶摇摇欲坠的初润山,一些忙着喊医生护士救初母……

    然后,她看见初父红着双眼举步维艰地走到医生面前,痛苦地点了下头……

    ……

    ……

    ……

    一直等到初丹的手术结束,郁凌恒和云裳以及郁嵘才离开军区医院。

    回到郁家,再送老祖宗回到心殿,郁凌恒想带郁太太回恒阳居休息,可她却低着头掉眼泪,不肯走。

    郁嵘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里,皱着眉一言不发,让人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突然,云裳噗通一声跪在郁嵘的面前,狠狠哽咽,“太爷爷,对不起……”

    不知道为什么,她敏感地觉得太爷爷很难过,虽然她并不知道太爷爷的难过究竟是为了初丹还是为了别的什么。

    郁嵘微抬眼睑,冷冷睨着跪在眼前的曾孙媳妇儿,默默地,重重地叹了口气。

    “对不起什么?”他语气冷淡,饱含`着一丝不易觉察的疲惫。

    是那种强撑了许多许多年,终于再也坚持不下去了的……疲惫!

    云裳泣不成声,“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初丹就不会……”

    “旦夕祸福,人各有命!能有你什么错?!”郁嵘幽幽道,抬手一挥,让她起来,布满皱纹的老脸上颓然尽显,“算了,或许这就是命!是她的命,也是郁家的命……”

    郁凌恒皱眉,莫名觉得老祖宗最后一句话有那么点怪异……

    “老祖宗,您没事吧?”他忍不住问道。

    “没事!你们都回去吧!”郁嵘闭上双眼,仰头靠在沙发里,淡淡下了逐客令。

    云裳跪着不动,眼泪掉得更加汹涌。

    太爷爷好像很伤心,她感觉到了。

    郁凌恒见老祖宗情绪不好,知道不宜打扰,弯腰伸手把郁太太扶起来,然后离开了心殿。

    听到小两口的脚步声消失在门外,郁嵘依旧闭着眼,又是一声叹息。

    人算不如天算,我郁嵘这一生机关算尽,终究是算不过天!

    心岚,是你在报复我吧……

    ……

    恒阳居

    上了楼,郁凌恒拥着云裳回房,小心翼翼地扶她躺下。

    “你躺会儿,我让琇嫂给你做点吃的。”他柔声说道,然后转身欲走。

    “我吃不下……”她的手轻轻拽住他的裤管,嘶哑着声音摇头哽咽。

    “吃不下也得吃!!”郁凌恒拧眉轻喝,有些气急败坏。

    云裳情绪很不好,想着想着眼底又起氤氲。

    他真是拿她没辙,坐在*沿,把她轻轻拉起来拥在怀里,竭力安慰轻哄,“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们倒是能好起来,但初丹怎么办啊?她以后怎么办啊?她会受不了的……”她忍不住又哭出声来。

    一个妙龄女孩,突然遭遇这样的横祸,这种打击任谁也接受不了的。

    她简直都不敢想,初丹醒来后发现自己少了一只手,会有怎样的反应……

    郁凌恒听到郁太太哭就觉得头痛欲裂,将她的脑袋摁在他的颈窝里,无奈又心疼地深深叹息,“求你了,别胡思乱想,这不是你的错!”

    “可沈樱雪的目标是我,初丹是无辜的,她是被我连累了……”

    “发生这种事大家都不想的,我知道你也不想让初丹受伤,对不对?”

    她重重点头,泣不成声,“嗯嗯!我不想!我宁愿被截肢的那个是我——”

    “呸呸呸!不许胡说!!!”

    她话未说完,他就惊恐地阻断她,厉声喝道。

    “阿恒,我好怕……”她紧紧抱住他的脖子,仿佛一松手,他就会消失不见一般。

    她突然又变得很没安全感,因为从医生宣布初丹要截肢的那瞬,她就有了很不好很不好的预感……

    隐隐觉得,很多事都会随着这一场车祸而变得面目全非……

    “别怕,别怕,老公在呢!”他的唇贴着她的脸颊,喃喃轻哄。

    听出郁太太颤抖的声音里饱含`着恐惧,郁凌恒心如刀绞,虽然知道人为的迫害有时候防不胜防无法避免,可他还是深深自责。

    如果他跟着她一起应酬就好了。

    “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你不会的对不对?”云裳仰起脸,泪眼婆娑地看着他,急切又恐慌地声声问着。

    “当然不会!!”他狠狠皱眉,不懂她怎么会有这种荒谬的担忧,双手捧住她的脸颊,深深看着她的眼,严肃认真地对她道:“傻丫头你在想什么呢?我怎么会离开你?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我发誓!!”

    可就算他如此信誓旦旦,她依旧没有一丝安全感……

    “我想杀了她!我真想杀了她!!”她双目含恨,一字一句说得咬牙切齿。

    从来没有如此恨一个人,沈樱雪是第一个,她真的恨不得让她死!

    初丹何其无辜!!

    张开双臂,他将她拥进怀里,大掌轻抚她的发顶,他阴冷的目光射向窗外的蓝天白云,像是保证,又像是自言自语般几不可闻地轻吐——

    “放心!她不会有好下场的!!!”

    ……

    ……

    ……

    几日后。

    云裳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告诉了她一个好消息,以及一个本应该是好消息但她却莫名觉得是坏消息的消息……

    好消息是初丹终于醒了。

    坏消息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更5000字已到,今天加更,如无意外后面应该还有5000字……此处应该有掌声!!!!求订阅!求留言!诅咒潜水的娃一月胖三十斤!!!就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