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66章:不需要你假惺惺+小剧场
    “云裳,我要见你!!”

    听着电话彼端那熟悉的声音,云裳挑眉。し

    居然是……

    沈樱雪!!

    ……

    僻静优雅的咖啡屋。

    悦耳的轻音乐飘荡在空气中,如丝丝清泉沁入心底,沁人心脾。

    许是时间段的关系,许是沈樱雪包了场,整个咖啡屋里只有她们一桌客人。

    隐蔽的角落,云裳和沈樱雪对面而坐。

    有些日子没见了,今日一见,沈樱雪已然不见了往日的光鲜亮丽……

    她脸色苍白,双目红肿,一副憔悴得不行的狼狈模样。

    云裳优雅地翘着二郎腿,挺直背脊,姿态倨傲,微垂着眼睑睨着眼前萦萦弥漫着香气的咖啡,葱白修长的手指捏着咖啡勺,漫不经心地轻轻搅拌着杯中咖啡。

    谁也没有说话。

    沈樱雪咬着牙根攥紧双手,似是在极力调整自己的心态,似是在纠结怎么开口。

    云裳神色如常淡定自若,一边搅着咖啡,一边扇动眼睑似有若无地瞟了眼对面的沈樱雪,眼底划过一抹讥笑。

    沉默了足有十分钟之久。

    云裳抬腕看了看表,放下手中的咖啡勺,优雅而起,“沈小姐,如果你没想好要说什么,那咱们就改日再约吧,先告辞了!”

    “云裳!!”沈樱雪腾地跟着站起来,伸手挡住云裳的去路,惊慌之色显露无疑。

    “沈小姐想好了?”云裳挑眉看她,唇角毫不客气地泛起一抹饱含讥讽的冷笑。

    沈樱雪狠狠咬着牙根,极力隐忍着心里的怨和恨,拼命告诫自己别冲动,要冷静,一定要冷静。

    云裳又坐了下来,依旧翘着二郎腿,不过换了一条腿,皮笑肉不笑地斜睨着沈樱雪,懒洋洋地傲慢轻吐,“说吧,沈小姐你今天找我喝咖啡到底有何贵干?”

    沈樱雪深吸口气,然后坐回原位看着云裳,极尽艰难地开口,“你能不能……帮……帮帮我?”

    开口求情敌,沈樱雪觉得这是自己这辈子最屈辱的时刻!

    可是父亲突然就垮了台,情节严重甚至性命不保,以往交好的亲友现在全都对沈家避退三尺,别说援助,没落井下石就算不错了!

    这些天,沈樱雪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人情冷暖,更是深刻体会了什么叫求助无门的绝望。

    一夕之间,她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由天堂,坠入地狱!

    据父亲的下属说,那些举报父亲的材料又多又详细,分明是要置父亲于死地!

    甚至可以说是狠绝到不给沈家翻身的机会!

    干妈郁蓁找了很多关系,打探了好几天,才知道是欧阳……

    事已至此,干妈建议她找云裳认错,求云裳高抬贵手。

    她不肯,坚决又激烈地反对,她表示要她向云裳低头还不如让她去死!

    可是,当真的被逼入绝境之时,她却又连死的勇气都没有了。

    她不想死,她不想父亲坐牢或者死掉,她不想沈家衰败,她过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过惯了走到哪儿都有人巴结奉承的日子,才几天而已,被卸掉全身光环的她已经觉得度日如年生不如死了!

    所以,如果她乞求云裳能换回以前的美好生活的话,她还是愿意委屈自己一次的。

    毕竟好日子才是最实际的,尊严什么的又不能当饭吃,更不能当钱花!

    所以在深思熟虑之后,她硬着头皮给云裳打了电话,要求见一面。

    “帮你?”云裳惊讶得像是听见了天方夜谭,“帮你什么?”

    既然都开了口,沈樱雪就算再不甘心,也只得继续说下去,“你帮我跟你舅舅求求情,让他放过我爸爸吧!”

    她的双眼饱含希冀和乞求,已然不是往日高高在上趾高气扬的模样。

    “沈小姐你这话说得……”云裳更惊讶了,本来懒散的语调在微微停顿之后话锋一转,语气骤冷,“抱歉!我听不懂!”

    沈樱雪见自己的低声下气没能换来云裳的怜悯,顿时恼羞成怒了,“云裳!你不用装了,明人眼前不说暗话,我爸爸会被调查都是你舅舅害的!!”

    咬牙切齿的斥责声,在在显示沈樱雪的情绪在失控的边缘。

    闻言,云裳眸光一凌,冷笑不已,“沈樱雪!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什么叫我舅舅‘害’你爸爸?如果你爸爸遵纪守法,谁也害不了他!反言之,他若徇私枉法,谁也救不了他!!”

    “我爸爸没有徇私枉法——”

    “有没有徇私枉法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沈樱雪勃然大吼,可她话未说完就被云裳冷飕飕地阻断。

    一个气急败坏怒不可遏,一个优雅从容云淡风轻,两人的反应有着鲜明的对比,截然相反。

    “你——”沈樱雪咬牙切齿面目狰狞,有种恨不得撕了云裳的冲动。

    真是恨到骨子里了!!

    可即便再恨,沈樱雪也不敢发作,因为干妈郁蓁说得很清楚,现在除了求云裳之外,再无其他办法。

    干妈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沈家度过这一劫,以后再找机会报仇便是!

    嗯,现在是非常时期,为了重获尊贵,她只能暂时忍辱负重牺牲小我了。

    狠狠咬了咬牙,强行压下心里的恨意,沈樱雪尽可能地把自己的姿态放低,急切地说:“云裳,以前的事,都算是我的错还不行吗?我跟你道歉,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爸爸行吗?”

    “沈小姐,你可真是太看得起我了!我哪有本事‘放过’你爸爸啊,我就一循规蹈矩的小老百姓,无论是生活圈子还是工作性质都跟你爸爸完全不搭嘎,哪里谈得上什么放过不放过啊!”云裳故作失笑的样子,言辞间尽是讥讽。

    “你到底要怎样才能帮我?”沈樱雪的耐心又不够了,简直分分钟想杀了云裳。

    “不好意思啊沈小姐,我真的无能为力!!”云裳唇角泛着冷笑,无情拒绝。

    沈樱雪终于是忍无可忍,“云裳,做人别太绝,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

    “呵呵!这话应该我说才对吧!”

    她绝?

    云裳真想送沈樱雪一句话——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她是怎么有脸说出“兔子急了也会咬人”这句话的?从来不都是她沈樱雪丧心病狂心狠手辣的吗?她怎么不反省一下自己有多狠?

    连一个病人都敢狠下毒手的人,是怎么昧着良心说自己是“兔子”的?

    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她的妈妈,现在还敢在她面前指责她做人太绝?

    她恨不得把妈妈所受的伤害十倍百倍千倍万倍的奉还给她!她恨不得将他们父女千刀万剐!!

    她自认不是坏人,但她也没伟大到家人受了伤害还能对侩子手说没关系,尤其这侩子手根本就没有忏悔的诚意!

    她向来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这就是她做人的态度和原则!

    她只要一想到妈妈被沈樱雪欺负,被她推进冰冷的水里,甚至还被悬在半空……心就痛得不行。

    见云裳始终不肯松口,沈樱雪又急又慌又满腹愤恨,只得把语气再放低,近乎哀求,“以前的事我都已经跟你认错了,云裳,你就放过我们沈家吧,我都这样了你若还要赶尽杀绝的话……”

    “沈樱雪,我想有些事你还没搞清楚,第一,有些错不是你认了,就可以一笔勾销!第二,你爸爸会有今天全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第三,我想奉劝你一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云裳语气骤冷,极尽蔑然地冷笑一声,目光犀利似箭地射在沈樱雪的脸上,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沈樱雪面如死灰。

    云裳说完,一张俏^脸冷若冰霜,再次站了起来,“抱歉沈小姐,我还有事,告辞了!”

    说着,她欲走。

    “云裳!我求你了——”沈樱雪急了,伸手去拉云裳,哽咽着卑微哀求。

    “求?”云裳手一扬,避开沈樱雪的手,将她从头到脚狠狠打量了一番,“沈樱雪,你看看你自己的样子,有哪一点像是求人的诚意?”

    噗通!

    沈樱雪倏地双^腿一曲,跪在了云裳的面前。

    “这样总行了吧!”沈樱雪脸色苍白,抬起头仰视着姿态倨傲的云裳,强忍屈辱地切齿道。

    云裳蹙眉,啼笑皆非,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卑微下跪的沈樱雪,轻蔑讥讽,“你以为你这一跪价值千金,可惜啊,我却觉得它一文不值!”

    “你——”沈樱雪被羞辱得想去死。

    云裳说:“沈樱雪,别说你给我下跪,就算你给我磕头,我还是那句……无、能、为、力!!!”

    最后四个字,一字一顿,将沈樱雪所有的希望生生扼杀。

    云裳始终相信,这世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她虽小气,睚眦必报,但绝不冤枉一个好人,她相信欧阳跟她是一样的观点。

    所以,如果沈志勇没有以权谋私徇私舞弊,那么必然是不会落得如此下场的。

    说到底,沈志勇被查,是他有犯罪事实,一切均是他咎由自取!

    云裳说完,不再看沈樱雪,毫不犹豫地朝着咖啡屋外走去。

    像是全身的力气突然被抽光了,沈樱雪颓然跌坐在地板上,看着云裳骄傲离去的背影,眼底迸射^出怨毒的寒光……

    心里的恨,足以毁天^灭地!

    ……

    ……

    ……

    云裳很努力,骨子里天生就有股不服输的劲儿,所以不管是家里还是公司,她这段日子都格外上心,期望能令太爷爷刮目相看。

    好吧,说白点就是想讨好太爷爷,想证明自己配得上郁大少爷!

    而在她的努力下,她欣喜地发现太爷爷对她的态度,好像还真的有所改观了。

    沈志勇罪证确凿,已无翻身的可能,沈家彻底完了。

    沈家倒了,郁蓁收敛了许多,无论是在公司还是回郁家,都变得老实低调了。

    欧晴在欧家还算习惯,每天有人陪她散步聊天,精神状态已经越来越好。

    云裳一有时间就会去欧家看妈妈,一来二往,与欧家人的感情也慢慢修复起来。

    日子,似乎就这样平静了下来。

    殊不知,这却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

    坐上财务总监的位置后,云裳什么都力求最好,不可避免的,应酬也不少!

    但她聪慧狡黠,处事圆滑,总是能喝最少的酒,办最好的事!

    每当她有应酬时,郁凌恒都想陪她,刚开始她是很高兴的,可后来被太爷爷知道了,就冷飕飕跟她说了一句——

    “一个称职的财务总监,一年只让自己的老板和税务、银行吃一顿饭!反之,不称职的财务总监才总是拉上老板一起去应酬!!”

    她听完,耳根发烫,无地自容。

    后来再有应酬,她就不让郁凌恒跟着了。

    太爷爷说得对,她不能做什么事都得让郁先生护航,她得独当一面,那才是真正的强大!

    星悦妩媚

    今晚的应酬是与某银行的行长吃饭,相谈甚欢,但饭局之后行长不够尽兴,云裳立刻又让助理定了星悦妩媚的豪包。

    投其所好,知道这行长喜色,云裳让会所经理找了几个年轻又漂亮的小姑娘进来,然后她陪了几杯酒,就借故出了包房,到外面透透气。

    想找个清静的地方坐一坐,从a区走到b区,终于看到不远处摆着几张沙发,是个不错的休闲区。

    正要走过去,哪知却被人捷足先得。

    云裳有些惋惜地轻叹口气,准备换个地方去。

    转身的那瞬,她的眼角余光却瞥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定睛一看,不由皱眉。

    一男一女,居然都是她认识的。

    男的四十好几,是某局的一把手。

    女的年轻貌美,高贵优雅,是初丹!

    “周局长,你怎么能这样出尔反尔呢?我们之前不是都已经说好了吗?”初丹的声音听起来很急切,义愤填膺,充满谴责。

    “初小姐,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我们又没签合同,我随时可以变的。”微胖的周局往沙发里一坐,点了一根烟叼嘴上,淡淡瞥了初丹一眼,言辞嚣张地说道。

    “你——”初丹气结,美丽的脸庞一阵青白交加。

    初丹最近过得很不好。

    舞蹈学院的事,本来都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可在她跟爷爷初润山说了放弃郁凌恒之后,很多本来敲定的事,却突然发生了变故。

    她知道,是爷爷在暗中阻挠她,故意刁难她,以此惩罚她的不听话!!

    可她不想认输,亦不能回头!

    反正她已经铁了心,哪怕这舞蹈学院办不成,她也不要向爷爷低头。

    若要她继续去爱一个不爱她的男人,她真的会疯,她受不了的!

    所以就算会惹怒爷爷,她也不要委屈自己!

    一直知道爷爷很厉害,哪怕退休了依旧权势滔天,随便动动手指就能置人于死地,只是她从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亲自来领教爷爷的这种厉害……

    眼前的周局,很明显是接到某种指示,所以才会这样前后判若两人。

    初丹正一筹莫展,突然一道清脆明快的声音破空而来——

    “周局,今儿真巧啊,您也来玩儿呢?”

    “哟,云小姐,真巧真巧!”周局一见云裳,连忙站起来,谄媚^笑道。

    “聊着呢?不会打扰到你们吧?”云裳噙着招牌式的微笑,优雅又大方。

    “不会不会,我跟她没什么好聊的。”周局热络地说,对云裳和对初丹完全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

    初丹的脸色已经难看到无以复加。

    云裳有意想帮初丹,“周局,其实初小姐是我们boss——”

    初丹转身就走。

    云裳见状,狠狠蹙眉,连忙对周局说:“不好意思周局,失陪一下!”

    然后朝着初丹的背影快步追去。

    初丹走得很快,一直到楼下大马路边,云裳才气喘吁吁地追上初丹。

    “初丹!”

    云裳大喊一声,冲上去拦在初丹面前。

    初丹的情绪突然崩溃,对云裳勃然大吼,“你开心了?看我活得这么狼狈,你满意了吧!!”

    云裳微微皱眉,被如此冤枉倒也没有发火,平心静气地说:“你活得风光还是狼狈,其实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所以你的反应可以不用这么激动的。”

    “如果今天你我位置互换,看你还能说得如此潇洒!”初丹狠狠攥紧双手,红着双眼恨着云裳,疾言厉色地低吼。

    云裳轻叹一声,知道初丹情绪不好,尽量迁就,说:“好吧,如果你觉得我刚才的举动伤害到你了,那我向你道歉,行吗?”

    “云裳!我不需要你假惺惺!!”

    “我只是想帮你——”

    “够了!你这不是帮我,你这是在往我心口上戳刀子!!!”

    云裳皱眉,还想解释,可突然——

    一道强光照射在她们身上,愤怒的引擎咆哮声划破夜空,一辆汽车朝着她们直直冲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内啥……开虐了!

    某日郁先生出去应酬,郁太太给他发微信。

    点开郁先生的微信“媳妇别闹”,她编辑一条信息发过去——

    奥凸曼扑倒小怪兽:皇上皇上,您在干啥呢?

    媳妇儿别闹:泡妞儿!!

    奥凸曼扑倒小怪兽:皇上!您今晚得翻我牌子呐,可别把子弹用光了哦!!

    媳妇儿别闹:放心,不会饿着你!

    奥凸曼扑倒小怪兽:。。。。。。

    媳妇儿别闹:你能把现在的昵称改了吗?

    奥凸曼扑倒小怪兽:为什么?‘奥凸曼扑倒小怪兽’不好听吗?这么萌萌哒!!!

    媳妇儿别闹:名不副实!

    奥凸曼扑倒小怪兽:有吗?

    媳妇儿别闹:你啥时候主动扑过我!!!

    奥凸曼扑倒小怪兽:。。。。。。

    几秒之后,郁先生发现郁太太很听话地换名儿了,只是他看到郁太太的新昵称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郁凌恒是个闷^骚^货:皇上,您看这名儿合您心意么?

    媳妇儿别闹:你给朕等着!朕马上回家明骚给你看!!!

    郁凌恒是个闷^骚^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