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65章:云裳,我要见你!
    我怕……

    妈妈这两个字,犹如世间最锋利的刀子,狠狠剜着云裳的心,一刀,一刀,鲜血淋漓……

    当然,痛的不止云裳,欧荣毅也感同身受。````

    人老了,再次见到二十几没联系的大女儿,欧荣毅是多么珍惜这失而复得的父女缘分只有他自己知道。

    现在眼睁睁看着女儿有危险,他心里的焦灼和担忧,其实是不亚于云裳的。

    也亏得他以前是军人,身体素质好,否则这样的场面他非得晕死过去不可!

    摩天轮已停用许久,生了锈的钢材怎么看怎么危险,随便一个摇晃都能让所有人心惊胆颤,都怕轿厢会因为腐朽程度太重而整个掉落下来。

    “没事啊,不怕的,你听话,一会儿就下来了,听话啊!”云裳泪如雨下,对妈妈哄着喊着,可话音刚落,轿厢又是一阵晃动,吓得她失声大哭起来,“啊!欧小晴我求你了我求你了!!你别动啊!别动啊!妈妈,我求你了,你别动!”

    一声声的“我求你了”,哭喊得撕心裂肺。

    那是惧怕到极致的表现!

    郁凌恒用力抱着云裳的肩,将她往怀里揽,听着她崩溃的哭喊都忍不住微微红了双眼。

    他是见不得郁太太这样伤心害怕的,如果可以,他愿意把她所有的伤痛都揽过来替她承受。

    他只喜欢看她开心的样子!

    “别哭了,你这样哭妈妈会更害怕的,你在这里看着她,我上去!”郁凌恒收紧双臂将怀里哭得肝肠寸断的郁太太紧了紧,薄唇贴着她的太阳穴重重亲了一下,说。

    摩天轮不算太高,攀爬上去虽看起来有点危险,但并不算太困难。

    上去的最终目的不是救人,而是安抚欧晴不太稳定的情绪。

    哪怕不能进入轿厢,至少能拉近距离,欧晴若看到有熟悉的人上去陪着她,应该不会再觉得孤单,应该能减少她心里的恐惧。

    反正在消^防^车还没来之前,只要能安抚好欧晴不要乱动,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必须试一试!

    在看到妈妈有危险的那一刻云裳就已经方寸大乱,这种时候她完全相信以及依赖眼前这个紧紧拥着她给她力量的男人。

    “小心点。”她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哽咽叮嘱。

    “嗯!”他点头,在她红红的眼睛上又吻了一下。

    然后他脱下外套,朝着摩天轮的钢架底座走去。

    欧阳本想一同上去,但郁凌恒不同意,他担心停用多年的摩天轮腐朽严重的钢架不够结实,上去两个人除了增加重量再无其他帮助,何必?

    而且一会儿消^防^车来了他还得指挥,所以欧阳留在下面比上去有用。

    云裳咬着唇,默默掉着眼泪,一只手紧紧揪住衣襟,看着身姿挺拔的郁凌恒身手敏捷地往摩天轮的顶端攀爬。

    她揪着心,不止要担心妈妈,现在还得担心他。

    心里不停地祈祷,乞求上天保佑妈妈,保佑他……

    别无他求,只求她最爱的两个人能平平安安地下来!

    郁凌恒爬上与轿厢相同高度,柔声安抚着惊悚不安的欧晴,尽可能地转移她的注意力。

    约莫十分钟后,消^防^车赶到。

    ……

    医院。

    欧晴做了一系列的检查,除了一点擦伤之外并无其他。

    但受了惊吓,情绪不太稳定。

    打了一针,现在已经沉沉睡去。

    云裳坐在妈妈的病牀边,双目红肿地看着妈妈恬静的睡颜,紧紧握着妈妈的手一直不肯松开,仿佛只要一松手,妈妈又会脱离她的视线,又会遭遇危险……

    她怕了!真的怕了!

    她有种很不好的感觉,她觉得……是自己连累了妈妈!

    今天这个不像意外的意外,让她内心警钟大响,她隐隐觉得,其实是有人想要对付她……

    而她的软肋是妈妈,所以拿妈妈开刀,是最容易也最有效的!

    在欧晴安全落地之后,郁凌恒和欧阳兵分两路展开调查,但调查结果却差强人意。

    由于游乐场客源稀少,资金缺乏,监控设备并不完善,而场内仅有的两处监控都被人为损坏,所以是什么人趁拥挤之时带走了欧晴已经无从查起。

    而现场孩子太多,想找目击证人也十分困难。

    摩天轮的启动设备在欧晴被升到空中时同样遭人为损坏,且是无法修复的程度。

    所有的一切都显示着,这不是一起单纯的意外!

    欧晴病了三年,期间神智浑浑噩噩,一直在疗养院接受治疗,根本没有机会与人结怨,所以如果这是有人蓄意为之的话,那么最终目标肯定不是欧晴,而是在乎欧晴的人……

    这世上最最在乎欧晴的,自然是云裳!

    微微倾身,将妈妈额前的发丝轻轻拨开,看着妈妈苍白的脸,云裳又是一阵心疼。

    真恨自己不够强大,不止不能给妈妈平静安稳的生活,还总是让妈妈深陷危机。

    这世上,总有那么些丧尽天良的卑鄙小人,专找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势群体下手。

    她痛恨这些人!

    有本事就光明正大的来找她,为什么要伤害她的妈妈?

    仇恨在心里蔓延,云裳缓缓咬紧牙根,暗暗发誓一定不会放过企图伤害妈妈的人,不管他是谁!!!

    她牙根咬得紧,手上的动作却出奇的温柔,轻抚着妈妈苍白消瘦的脸颊,心里满满的自责。

    “睡了?”

    低哑醇厚的声音,轻轻在身后响起。

    云裳吸了吸鼻子,将心里那股酸楚压下去,回头看了眼郁凌恒,“嗯!”

    郁凌恒在牀边的椅子里坐下,看到她看着妈妈时眉头深深皱着,忍不住抬手去为她抚平,“已经没事了,还皱眉?”

    嗯,现在是没事了,可她一想到刚才那惊险的一幕幕就心有余悸,想着妈妈可怜兮兮的说她害怕她就心如刀绞,想着想着,眼眶又红了……

    “嘿!又哭?你是水做的吗?”郁凌恒一见她红眼睛就心疼,连忙把她拉过来坐在自己腿上,拇指去揩她急欲滚落的泪,见她情绪不佳,他的薄唇凑近她的耳边,又坏坏补上一句,“不过你的确是水做的,多死了……”

    前一句还一本正经的在哄她,后一句话锋一转,直接就让忧伤的小女人变成了羞愤的小女人。

    她瞬时红了脸,狠狠瞪他。

    讨厌!没见她正伤心么?居然还有心情调^戏她!而且还是当着妈妈的面!

    虽然妈妈睡着了什么也听不见,但还是……太不要脸了!

    看她低落的情绪一扫而空,他满意,唇角轻勾,笑得魅惑又得意,低头就在她因不满而微嘟着的唇上吮^了一口。

    然后在她羞恼得想要骂他时,他抢先开口,“我们把妈妈接回郁家吧!”

    果然,她都已到嘴边的嗔骂就那样生生堵在了嘴里,瞪他一眼,嘟嘴摇头。

    摇头?

    “嗯?”郁凌恒疑惑又惊讶。

    她不是应该点头加感动的吗?居然摇头?!

    云裳转眸看向睡得香甜的妈妈,幽幽道:“让她回初家吧!”

    “回初家?”他更惊讶了。

    记得欧阳早就有此提议,可她一直没有明确答复,他还以为她不会同意呢!

    “嗯,郁家人多关系杂,不利于妈妈养病,初家更合适。”

    “想通了?”

    她低叹一声,歪歪小^嘴儿,“没什么通不通的,只要对妈妈好就行。”

    发生今天这样的事,她真是连疗养院都不能放心了,而郁家那么大,人那么多,她要上班基本陪妈妈的时间也不多,不像已经退休的外公时间那么充裕。

    所以思来想去,似乎只有初家是最适合的。

    郁凌恒抬手挠了挠额头,小心翼翼地看了云裳一眼,欲言又止,“那个,你在游乐场的时候……”

    “什么?”她从妈妈的脸上收回视线,转而看着他。

    他拧着眉斟酌了下,最后硬着头皮,很委婉地说:“你态度不太好。”

    不是不太好,是很不好!

    她黛眉微蹙,知道他说的是她发脾气的事……

    “换你你能好?”她小^脸一板,没好气地剜他一眼,然后在他以为她生气了急忙想要解释的那瞬,似娇似嗔地补了一句,“知道了!”

    妈妈平安之后,她的情绪冷静下来,也意识到了自己错误。

    当时她是太害怕了,害怕得什么都管不了,所以从她内心来说,真不是故意想说那样的话……

    她脾气急,经常会口不择言,她知道这是很不好的习惯,以后尽量改吧!

    一会儿后,郁凌恒和云裳一同走出病房。

    郁太太晚上要在医院陪妈妈,郁先生只得回家去帮她拿换洗衣服。

    在小两口从病房里出来的那刻,守在门外的欧荣毅和欧恬就不约而同地从排椅上站起来,双双看着他们。

    郁凌恒很有礼貌地跟欧荣毅打了声招呼,说要先离开一下,欧荣毅没心思管他,随便点了个头,嗯了一声。

    然后待郁凌恒走了,欧荣毅迫不及待地问云裳,“你^妈妈怎么样了?”同时眼神频频往病房里瞟。

    “没事,睡了。”

    “我……能进去看看吗?”双鬓发白的老人家,一生铮铮铁骨,这会儿面对外孙女,竟有些小心翼翼的。

    见老人家一副委曲求全的样子,云裳心里一酸,懊悔不已。

    她点头,“嗯。”

    欧荣毅立刻就去推门。

    “那个……”云裳又突然开口。

    “嗯?”欧荣毅回头。

    云裳有些窘迫,咬着红唇狠狠咽了口唾沫,低着头小声呐呐,“在游乐场的时候我……我太着急了……其实我不是故意的……那个……”

    她语无伦次,一脸纠结。

    “什么?”欧荣毅不明白大外孙女到底想说什么。

    “哎哟!外公你真笨!表姐在跟你说对不起呐!”欧恬看不下去,跳出来大声说道。

    云裳的脸瞬时又红又烫,尴尬极了。

    偷偷瞪了欧恬一眼。

    虽然她的确是在道歉,可就这样直白地说出来她很难为情的好么!!

    欧荣毅一怔,看着云裳的眼神难掩欣喜,求证。

    云裳心一横,点头,大方认错,“嗯!我态度不好,对不起!”

    “没事没事,我的确有责任……”欧荣毅声音都微微发颤,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怕自己表露出太多感情,连忙说:“我、我先进去看看你^妈妈。”

    云裳,“嗯。”

    欧荣毅进了病房,欧恬蹭到云裳身边,眨巴着清透明亮的大眼睛,眼巴巴地望着她。

    “干吗?”云裳佯装冷漠地斜了眼清纯可爱的小姑娘。

    “表姐,你没什么要对我说的么?”欧恬嘟着小红唇,幽怨地问她。

    “有什么要说的?”云裳又斜她一眼。

    欧恬说:“在游乐场的时候你也凶我了。”

    意思是你也该跟我道道歉的……

    “你连大姨都看丢了,这么笨不该被凶吗?”云裳双臂环胸,转身面对着小表妹,嫌弃地哼道。

    欧恬一怔,眨眨眼,然后像蔫了气的皮球一般,垂头丧气地瘪了瘪嘴,怏怏不乐,“哦……”

    好吧,表姐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她竟无言以对。

    看这小丫头当真了,云裳又有些不忍,眼角余光瞟到她腕上戴着条手链,为了缓和气氛便随口赞道,“手链很漂亮!”

    本是沮丧的欧恬立马又开心了,抬起手摇了摇,让手链发出清脆的响声,喜笑颜开地对表姐说:“漂亮吧!过年的时候小舅送我哒!”

    恰在这时,欧阳从电梯里走出来。

    云裳一张小^脸冷若冰霜,冷冷看着朝她们走过来的欧阳。

    感觉到云裳向自己投射过来的目光很不友善,欧阳微微挑眉,用一种“你疯了?”的眼神回视着云裳。

    “不是说娃娃有的我也有吗?”云裳冷飕飕地冲着欧阳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什么?”欧阳皱眉,一时没反应过来。

    “哼!!”云裳给了他一个傲娇脸,然后转身就进了病房。

    “哼什么?”欧阳一脸莫名其妙,困惑又啼笑皆非。

    欧恬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一般缩着肩,心虚地望着小舅,抬手朝小舅轻轻晃了晃皓腕上的手链,怯声呐呐,“新年礼物……”

    欧阳,“……”

    呃……

    欧阳唇角微微抽^搐了两下,满心冤枉。

    她不是不稀罕他的礼物么?

    而且她是郁家大少奶奶,他送的礼物她应该也看不上眼吧……

    明明是她不屑一顾在先的好么!

    现在又怪他偏心?

    真想呵呵她!

    ……

    ……

    ……

    一周之后。

    欧晴出院,搬回了欧家。

    同一天,c市现任(市)s长沈志勇因为严重违反d纪被双^规。

    云裳拿着平板电脑进了总裁办公室,走向正低头认真办公的郁凌恒。

    走到他的身边,将翻开的文件一合,她微微垫脚就一p股坐在他的办公桌上。

    郁凌恒拇指和食指轻捏着眉心,缓解着双眼的疲劳,然后微挑眉尾疑惑地看她。

    “你做的?”她将手里的平板举到他眼前。

    屏幕上,是沈志勇被调查的报道。

    出乎云裳的意料,郁凌恒摇头,“不是我!”

    “那是谁?”郁太太蹙眉,表示好奇。

    她坐得高,他看得累,长臂一伸,将她拽下来坐他的腿。

    他惬意地靠在椅背上,目光深幽地看着怀里娇^媚如花的郁太太,爱不释手地轻抚她的发丝,慢悠悠地吐出俩字,“欧阳!”

    游乐园的事,虽然郁凌恒和欧阳都没查到什么很有用的线索,但也并非是一无所获。

    事发之时,那些多出来的学生,据说是学校突然安排的活动,而这活动是因为校长接到“上面”的指示……

    这个“上面”,查来查去矛头就指向了沈志勇。

    另一方面,沈志勇父女对云裳恨之入骨是早有的事,再加上郁蓁没能坐上副总裁的位置,而郁蓁是沈樱雪的干妈……

    这一层层的关系,很难不让人怀疑。

    所以顺着这个方向查,一查一个准!

    郁凌恒是想把这件事查清楚给郁太太讨个公道的,但欧阳说这是欧家的事,他来就好!

    既然欧阳都这样说了,他自然不便插手,也乐得清闲。

    云裳坐在郁先生的怀里,咬唇蹙眉,有些心不在焉。

    “在想什么?”郁凌恒微微弯曲食指,亲昵地刮刮她的鼻尖,喑哑磁性的声音透着一丝慵懒,好听极了。

    她却没心思享受,看他一眼,摇了摇头什么也不说。

    她在想,如果这件事真是沈志勇做的,那么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受人指使?姑姑郁蓁有没有份儿?

    如果郁蓁有份儿,那她该不该看在郁先生的面上放她一马?

    敢伤害妈妈的人,她一个都不想放过!

    可郁蓁毕竟是郁凌恒的亲姑姑……

    哎……头痛!

    云裳惆怅不已,一回神看到男人岑薄的唇近在咫尺,她一惊,反射性地伸手去推他的脸,不给他亲。

    讨厌!没见她正烦着么!

    郁先生本想趁机偷个香解解馋,眼看差一点就得手了,可最终却没能得逞,不由满腹哀怨。

    “郁太太——”他拉长尾音,带着点撒娇的意味。

    她却从他怀里跳出来,不许自己心软,“我先下去做事了!”

    她可忘不了上次就是在这里,被他差点做死……

    她跳起来就逃了,他伸出去想抓她的手连她的衣角都没摸^到。

    郁先生不满地瞪着逃也似的小女人,磨牙霍霍,不止没吃到,连亲都没亲到,太亏了!

    晚上回家弄死她!!!

    眼睁睁看着郁太太逃出了办公室,郁凌恒愤愤地暗下决定。

    顶着郁先生想吃人般的灼热目光,云裳出了总裁办公室,刚关上办公室的门,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一边往电梯走去,一边从小外套里掏出手机,垂眸看了眼,是个陌生号码。

    “喂!”她随手接起。

    “云裳,我要见你!!”

    听到彼端传来那饱含^着愤恨和颤抖的熟悉声音时,云裳挑高了眉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更新完毕!!内啥,泥萌都被谁勾走了?都抛弃我了?连留言都没一个是想怎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