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64章:妈妈出事了!
    “郁太太,你故意的对不对?!”

    他的唇靠近她的耳畔,温热的呼吸在她的脖颈间肆意蔓延,低哑磁性的声音透着欢喜,难掩亢奋。

    “……嗯?”她愣了愣,被他吻得有些回不来神,眨巴着美丽的桃花眼呆呆地望着他,一脸迷惘的样子。

    看她无辜得像只迷了路的小白兔,更是让他心神荡漾,头一低,在她微启的唇上暧^昧摩挲……

    “你是故意把事情闹大的对吧!”他一边啄她一边再度开口,语气变得更加笃定。

    她终于反应过来,蹙眉担忧,“很明显?”

    对!

    她就是故意的!

    正常来说,任何一家公司遇上这种事第一反应都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她偏偏还让召集媒体……

    是因为,她想帮郁先生挫挫郁蓁的锐气!

    她在财务部一个月,刚开始没少被穿小鞋,也亏得她不是刚毕业的大学生,管理云氏让她积累了许多经验,所以上面扔给她多少难题,她都能轻松应对。

    感觉到上头蓄意刁难,她暗中了解,才发现财务总监原来是郁蓁的人……

    财务总监在南x庙的项目中做手脚她倒并没有真凭实据,全凭猜测,反正好好的有人来嵘岚闹事必定是事出有因,既然太爷爷点名让她处理,她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她的确是走了一步险棋,如果一不小心损了嵘岚的声誉,只怕她会吃不了兜着走,好在那陈姓中年男子并非刁钻之人,好在所有事情圆满落幕,好在成功挫了郁蓁的锐气!

    事情发展得如此顺利,其实是她没有料到的,她只是想给郁蓁一点小小的教训,哪知道无心插柳柳成荫,居然让郁蓁元气大伤。

    更没料到太爷爷居然会提升她为财务总监!

    她到现在都还清晰的记得刚才散会时,郁蓁看她的那个眼神……

    很冷,很狠,很瘆人……

    在她心不在焉地回想时,郁凌恒牵着她回到了总裁办公室。

    他握着她的腰轻轻一提,让她坐在办公桌上,他则坐进他的大班椅里。

    彼此面对面,他微仰俊脸看着她,眉梢带笑,“反正我看出来了。”

    前面听她说要召集媒体时,他也惊了一下,然后转念一想,就明白了。

    反正事情闹得越大,对负责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就越不利,这是必然的!

    听了他的话,云裳突然神色一变,急道:“那太爷爷是不是也看出来了?”

    “我觉得应该是!”郁凌恒点头,双手从她的衣摆溜进去。

    见他点头,云裳更是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了?”他偷偷解着她的扣子,看她神色严肃不知在想什么,好奇地问。

    “你说太爷爷是什么意思啊?”她眉心紧蹙,一脸困惑。

    “嗯?”

    “我是被他利用了吗?”

    “为什么这么说?”他专注地解决着她的扣子,随口问道。

    郁太太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心里那想不通的事情上,根本没感觉到郁先生的手在干些什么……

    她像是自言自语般分析着:“如果太爷爷看出我是故意想对付姑姑的话,为什么还由着我?难道他其实也对姑姑不满,也想挫挫姑姑的锐气,所以借我的手……喂!郁凌恒!”

    还没说完,突然感觉到心口处的压力,她顿时回过神来,瞪他。

    “我听着呢,你继续说。”他没停,继续着,轻揉慢捏好不惬意。

    “别闹……”她红了脸,娇嗔。

    她坐在办公桌上,比他高,便抬脚去踹他的座椅,想把他踹远点。

    哪知脚刚一抬,就被他抓^住脚踝,再顺势架在他肩上……

    这……

    郁太太穿的小窄裙,如此一来顿时就觉得漏风了,凉飕飕的。

    如此美妙的风景,郁先生自然不会客气,大手从她心口处撤离,转而伸向……

    “喂,别……”

    她的惊呼阻止不了他的霸道蛮横,她的脸,红得滴血。

    他眉梢带笑,别提多愉快了,一边欣赏着她害羞又不敢对他大声呵斥的模样,一边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了能继续使坏,他狡猾地转移她的注意力。

    云裳被他逼得双手往后反撑,头往后仰,呼吸急促,“什……什么?”

    “不怕搞砸了太爷爷怪罪你?”

    闻言,她不服,本来都快半躺下去了,气得噌地坐起来撅嘴瞪他,嗔道:“我在你眼里就那么没用啊?”

    “我无所谓啊,反正不管怎样你都是我的太太,我是怕你会吃不好睡不着的!”郁凌恒轻轻一笑,云淡风轻地戏谑道。

    嗯,也是,如果失败了,估计她真会愁得揪头发的。

    “嗯?为什么要这样铤而走险?”他偏头,在她小^腿上亲了一口。

    “谁让她总想着欺负你!”郁太太面罩寒霜,义愤填膺,“你是我的!谁敢欺负你我就让她双倍奉还!!”

    她就算心地善良,也要分人分事的,面对心怀歹毒的人,她可做不到大度忍让笑脸相迎。

    她凶巴巴的,一副护犊子的凶悍表情!

    她说,你是我的……

    郁凌恒的心,甜得都快融化了。

    被郁太太保护着的感觉太美好太奇妙,郁先生感动得不行不行的。

    倏地,他站起来,动作迅速地解着自己的扣子……

    “喂!你干吗?”云裳一惊,腾地坐直,红着脸瞪他。

    他朝她覆下去,“犒赏你!”

    他的意图,不言而喻。

    她无语,推他,啼笑皆非,“这算哪门子犒赏啊?喂!这是办公室啊……嗯,别……”

    “郁太太,你今天太帅(棒)了!”他毫不吝啬地表扬加赞美。

    “少来……”她娇嗔,剜他一眼。

    他不管她,一意孤行,“所以老公今天一定得奖励你……”

    “不……唔……”

    她的拒绝,被他堵在嘴里……

    以吻封缄!

    然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霸道得不留余地……

    她紧张得不行,却又无法抗拒,除了嘤咛求饶,再也说不出其他话来……

    ……

    ……

    ……

    云裳荣升财务总监,接手了一大堆工作,忙得天翻地覆。

    忙得连妈妈都没时间陪。

    上次听了外公欧荣毅声情并茂的一番话后,她表面虽然对欧家还是一副不太感冒的样子,可内心已经慢慢接受。

    她要求不高,只要欧家还心疼妈妈,她自然愿意接受他们。

    毕竟,妈妈也需要家人,也需要父爱!

    多一些人帮她疼爱妈妈,她自然欢喜。

    妈妈的情况越来越好,外公欧荣毅功不可没,因为最近全是他陪着妈妈散步聊天,还让安医生每天跟踪妈妈的病情对症下^药。

    对欧家有了全面改观,所以当欧阳提议等妈妈情况再好点就接回欧家住时,她没有一口拒绝,而是说等她考虑考虑。

    嗯,她会认真考虑!

    只要是对妈妈好的提议,她都会接纳。

    让妈妈回欧家住是大事,需要考虑,但外公要接妈妈出去游玩,这事她毫不犹豫就点头答应了。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两个小时后,她就接到欧恬的电话,说……

    妈妈出事了!!

    ……

    游乐场。

    云裳死死攥紧双手,全身控制不住地颤抖,狠狠咬着牙根,致使双颊僵硬。

    她不停地命令自己冷静,不停地安慰自己不要慌不要乱妈妈一定会没事,不停地自责为何没能陪在妈妈身边……

    郁凌恒开的车,他剑眉紧锁,担忧的目光频频投向副座里一言不发猩红着双眼望着窗外的小女人。

    她担心着急得快疯了,他知道!

    妈妈是她的全部,是她的精神支柱,是比他还重要得多的存在,他知道!

    这世上,能让郁太太在乎心疼爱到骨子里他却不敢吃醋的人,也就只有岳母大人了!

    其实这会儿,害怕的人不止是她,他也怕!

    万一岳母大人有个什么闪失,那郁太太可怎么活?

    若郁太太活不下去,他可怎么办?

    思及此,他内心惶恐,脚下用力,加大油门提快车速。

    他们和欧阳几乎是同时到达游乐场。

    他们的车一停,哭红了眼的欧恬就扑了上来。

    “表姐……”欧恬泣不成声。

    “我妈呢?”云裳脸色惨白,全身冰冷,强装镇定地切齿叱问。

    “里面……”

    欧恬话音未落,云裳已经朝着游乐场内狂奔而去。

    这是个旧的游乐场,已有好几十年历史,听说正准备拆除重建。

    里面的一些大型游乐设施基本停用,每天来的游客并不多,来这里多半不是因为玩耍,而是来重温旧日时光。

    欧荣毅就是想趁着这个游乐场拆除之前,带大女儿来看看,修复父女情缘。

    他是想着,几十年的老建筑物,多少能勾起一点女儿的回忆,或许对她的病情会有帮助。

    就算不行,权当散心也不错!

    哪知会出这样的意外……

    平素里游客稀少,今天却突然多了很多中学生,似是学校组织的游玩活动。

    都是些顽皮的孩子,一窝蜂涌进来,嘻嘻哈哈打打闹闹,不可避免地造成了拥挤。

    而就在这短暂的拥挤中,一不留神,就不见了欧晴的踪影。

    发现欧晴不见了,欧荣毅和欧恬惊慌失措地四处寻找。

    最后是在废旧的摩天轮上,发现了已被吓得情绪失控的欧晴……

    当云裳看到被悬在高空中上下不得,缩在摩天轮的轿厢里惊恐哭叫的妈妈时,吓得魂飞魄散,疼得心如刀绞……

    由于游乐场历史悠久,摩天轮属中型,体积并不似近些年的摩天轮那般庞大,但欧晴所在的那节轿厢被升至最高,就凭那高度已甚是骇人。

    而更让云裳心魂俱裂的是,悬在半空中的轿厢随着妈妈的一举一动摇摇晃晃,看起来恐怖至极,尤其是轿厢的门不知是被妈妈打开了还是根本就没关,这会儿正大敞着,妈妈有种随时会从那敞开的门里掉下来危险……

    云裳根本不敢想,从那种高度掉下来会是什么可怕的结果……

    她无法接受这一刻还会哭会说话的妈妈或许下一刻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不!这样的结果她接受不了!

    耳边是外公欧荣毅用颤抖的声音叙述着事情的经过,说摩天轮的设备严重损坏,一时半会儿根本无法修复……

    在发现欧晴被困在摩天轮上,他第一时间通知了她和欧阳,然后让工作人员遣散了游乐场内其他游客,就怕嘈杂声惊扰到本就情绪不稳的大女儿,谨防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故……

    云裳双眼通红,仰着头望着被困在空中的妈妈,心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撕扯,痛得她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妈妈在害怕哭泣,一个人孤零零地承受着恐惧,那么无助,那么可怜……

    一双大手扶着她的肩,轻轻捏了捏,无声地给她安慰和力量。

    是郁先生,她知道。

    她却连回头看他的勇气都没有,她怕回头看到他心疼的目光会崩溃,她现在不能崩溃,她还得救妈妈!

    没空深究妈妈为什么会困在已经停用的摩天轮上,她狠狠咬了咬牙,小心翼翼地对着空中的妈妈喊:“欧小晴。”

    用妈妈能听到的音量,用欢快的语调,尽可能地减轻妈妈的恐惧。

    听到她的声音,被吓得六神无主本是卷缩在角落的欧晴立刻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想往观景窗往下望。

    “裳裳,裳裳……呜呜呜……”欧晴像个受到惊吓的孩子,哭得凄楚无助。

    欧晴想站起来的动作震动了轿厢,轿厢摇晃……

    “我在!我在!你别动,乖啊,你别动!”云裳吓得大叫,眼泪刷地掉了下来。

    她怕,怕得全身发抖,怕得心里发寒,怕得快要哭出声来……

    如果妈妈没生病,她还不至于这样担心,可妈妈并未痊愈,万一被吓得情绪失控……后果不堪设想!

    “裳裳,我怕……”欧晴蹲着,双手扒着观景窗,哭着喊着。

    听着妈妈嘶哑颤抖的哭声,云裳真是心都碎成渣了。

    没什么比看到自己最亲最爱的人处于危险境地时更痛苦。

    更没什么比看到最亲最爱的人有危险而你还无能为力更绝望!

    她甚至开始怀疑,她们母女是跟c市犯冲吗?为什么自从她带着妈妈来到c市后,妈妈就总是出事呢?

    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

    妈妈说怕……

    云裳强忍着心里的剧痛,对着妈妈喊,“不怕不怕,我在呢!你乖乖的别动,我马上上来接你啊!”

    她说着,同时踢掉高跟鞋,伸手欲脱下外套。

    欧荣毅拉住她,“你在下面跟她说说话,尽量安抚她,我上去!”

    “欧老先生!你爬得上去吗!!你以为你有多厉害?你连个人都看不好好吗!!!”云裳勃然大吼,言辞间尽是责怪之意。

    欧荣毅脸色一白,顿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云裳!!!”

    刚打完电话的欧阳怒喝一声,极不赞同地瞪她,谴责她对长辈的不恭。

    郁凌恒皱眉,将云裳半拥在怀里,也用不赞同的目光瞪着欧阳,维护之意显而易见。

    郁太太对外公态度恶劣的确不对,在她这会儿担心妈妈的安危,有何不对之处应该体谅而不是谴责……

    好吧!他就是护短!

    看到她这副害怕落泪的样子,他心疼得不行。

    出了这样的事,欧恬本就自责,哭得眼睛都肿了,这会儿听见表姐责怪外公,她更是难过,连忙上前去拉表姐的手,楚楚可怜地啜泣着认错,“表姐,你别怪外公,是我不好,你怪我吧……”

    “滚开点!!”云裳狠狠挥开欧恬的手,饱含怨怼的声音也是控制不住地颤抖哽咽。

    欧恬被云裳挥得往后踉跄了两步,还好欧阳及时扶住才没有跌倒。

    小^嘴儿一瘪,更伤心了。

    “你冷静点!”欧阳拧眉看着情绪失控的云裳,轻喝。

    “你也滚!!!”云裳现在看谁都不顺眼,谁敢说她她就吼谁。

    云裳现在整颗心都揪在了一起,妈妈没完全安全之前她都没办法保持冷静,所以也根本管不了欧恬无不无辜。

    欧阳翻了个白眼,若不是看郁凌恒像护犊子般护着她,他真想揍她一顿,教教她什么叫尊老爱幼!

    无奈地叹了口气,欧阳说:“我已经打了电话给消防队,消^防^车很快就会赶到,然后用云梯把你^妈妈接下来就好了,你别这么担心!”

    云裳一直仰着头望着妈妈,难忍心中怨愤,转头很合怒瞪着欧阳,口不择言,“她不是你^妈妈,你当然不担心!”

    “云裳,你别太过分!”欧阳拧眉斥道,真是快被气死了,这丫头简直是无理取闹。话音刚落就接收到郁凌恒饱含谴责的目光,欧阳觉得自己真是败给这两口子了,只得放软语气,“我知道你担心,但你发脾气也无补于事,现在应该想办法把你^妈妈平平安安地接下来,就算你有什么不满,等事情过了再说行不行?”

    摩天轮上突然传来钢铁轻微摩擦的嘎吱声……

    “啊!”

    欧恬尖叫。

    云裳吓得全身汗毛倒竖,仰头望向摩天轮,嘶声大吼:“欧小晴你别动!!”

    “裳裳……”欧晴哀哀低泣。

    她一个人在上面,摇摇晃晃的好害怕,女儿又半天没跟她说话了,所以她想爬到门口看一看下面……

    “欧小晴你听到没有!不许动!!你再乱动我以后都不理你了!!你听都没有!!”云裳三魂吓掉了七魄,用生平最大的音量吼着。

    欧晴瘪着嘴,委屈得直掉眼泪,“听……听到了……可是我、我怕……”

    我怕……

    我怕!

    妈妈这两个字,犹如世间最锋利的刀子,狠狠剜着云裳的心,一刀,一刀,鲜血淋漓……

    摩天轮已停用许久,生了锈的钢材怎么看怎么危险,都怕轿厢会因为腐朽程度太重而整个掉落下来。

    “没事啊,不怕的,你听话,一会儿就下来了,听话啊!”

    云裳泪如雨下,对妈妈哄着喊着,可话音刚落,轿厢又是一阵摇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