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63章:新的财务总监居然是云裳
    “老总裁,如果您让我去处理的话,那必须什么都得听我的,任何人不能干预我的行动!”

    云裳抬头挺胸,站得笔直,无畏无惧地直视着郁嵘锐利的目光,字字铿锵地说道。;

    郁嵘沉默了几秒,然后淡淡发出一声鼻音,“嗯!”

    虽是简单的一声“嗯”,却代表着的无尽的至高权力!

    郁凌恒和郁蓁同时变了脸。

    他们都猜不透,老祖宗的这个决定到底是何用意。

    是对云裳的刁难?还是器重?

    见郁嵘答应了,云裳用嘴努了努众人,包括公司里的高层,“我能命令他们做事吗?”

    “可以!”郁嵘点头。

    云裳毫不客气地抬手点了几个人,“你!你!还有你!过来!”

    然后她领着三个人走到一边,小声嘀咕……

    郁蓁竖起耳朵偷听,当听到云裳说通知记者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云裳你疯了?”郁蓁大叫,怒不可遏。

    这种事,哪家公司遇到不是竭尽全力的想要封锁消息,她还要找记者来大肆宣扬?

    云裳被郁蓁突如其来的高分贝吓得回头看她,眉心微蹙,然后转眸看了看郁嵘。

    于是郁嵘淡淡瞥了眼郁蓁,“住口!”音量不大,却极具威慑性。

    “老祖宗,她这样胡来会出事儿的!”郁蓁不服,脸色铁青,气急败坏地怒道。

    郁嵘什么也不说,只是冷冷看着她。

    见老祖宗铁了心要给云裳撑腰,郁蓁敢怒不敢言,最后只能噤声,狠狠咬着牙根瞪着云裳,满心妒恨。

    郁蓁停止了叫嚣,云裳这才转回头去继续给另外两人分配工作……

    最后她再给欧阳打了个电话……

    很快,云裳让年轻的保安带她去天台。

    “云裳!”

    郁凌恒剑眉深锁,一直看着郁太太镇定从容有条不紊地安排着一切,他内心焦灼,却并未打扰。

    这会儿看她居然要上天台,顿时急了,连忙喊住她。

    “嗯?”云裳回头,眨巴着桃花眼疑惑地看向他。

    “不许去!”他两个大步上前,背对着众人,不让别人看到他眼底的忧虑,用彼此才能听见的音量对她说。

    “不行耶,我都答应太爷爷了!”

    “我去跟太爷爷说——”

    他说着就要转身。

    “不要!”她一把拽住他的袖子,急切道:“我不要被太爷爷看不起!”

    嗯!她不想被太爷爷看不起,她想证明自己不比初丹差,她想告诉全世界她不是他的累赘,她也是可以帮他的!

    不管太爷爷是想为难她还是想考验她,她都不能退缩,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她不求让太爷爷对她改观,最起码不能让自己被人看扁!

    这是她的尊严!!

    都说心有灵犀一点通,郁太太心里在想什么郁凌恒不是不懂,只是……

    “太危险了!”他神色严肃,还是不赞同,也不敢赞同。

    太爷爷回来的这些日子,他看到她受了那么多委屈,不敢过分维护,是因为他还摸不透太爷爷对她到底是什么态度。

    如果什么都没搞清楚就跟太爷爷杠上的话,对郁太太没有一点好处!

    所以他一直在默默观察,静观其变。

    但有危险的事,他不能让她去!

    云裳笑^眯^眯地看着俊脸布满担忧的男人,心里暖暖的,微微凑近他,压低声音向他拍胸脯保证,“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我跟你一起去!”

    “人去太多不好的,万一把人刺激了……”她蹙眉摇头,不肯让他跟着。

    知道他是担心自己,她是感动的,咬咬唇对他轻轻笑道:“相信我一次,我一定会好好的!”

    郁凌恒看着自信满满的小女人,犹豫了很久,也衡量了许多……

    太爷爷点名让她去,意图不明,他若强行阻止的话,似乎不太合适,既然郁太太这么自信地跟他保证……

    “注意安全!!”

    他只能放手让她去做。

    ……

    天台上。

    云裳轻轻推开通往天台的铁门,慢慢走进去。

    “你是谁?谁让你来的?我要找的是嵘岚的负责人,不是你,滚,快滚!让你们负责人来!”

    当歇斯底里的尖叫声破空而来的同时,云裳看到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一手拿着刀,一手勒住一个年轻小姑娘的脖子,正频频往后退,直至退到天台的边缘。

    “陈先生,你冷静点!”云裳淡定沉稳地吐字,没有直线逼近,而是慢慢绕着弯走上天台,与男子保持着较远的距离。

    这样既保证自己的安全,也不会刺激到男子。

    “我凭什么要冷静,叫你们负责人来,你们这些无良的歼商,没有人性的侩子手,我要跟你们同归于尽!”姓陈的男子愤怒大喊,情绪崩溃中。

    “七十岁老母亲不要了?十岁儿子不要了?”云裳淡淡飘出一句。

    在楼下,她找了相关负责人,以最快的速度查到以及了解了男子的家庭状况以及被强^拆事宜。

    郁蓁太过急功近利,给下面的人下了死命令,要求在期限内必须把拆迁事宜搞定,于是下面的人被逼得没办法,想着对方只是小老百姓,就用了蛮横的手段对付。

    而在强^拆过程中,陈家老母亲被推倒在地导致中风瘫痪。

    眼看房子被推土机挖了,老母亲躺在医院无钱医治,拆迁款又严重不合理,找相关部门要么是推三阻四要么干脆置之不理,这才彻底激怒了老实巴交的陈姓男子。

    “你——”听到云裳提起母亲和儿子,男子脸色蓦然惨白。

    “陈先生,你上有老下有小,我想你还没资格说‘同归于尽’这句话!”云裳淡淡一笑,不急不躁地说道。

    男子激愤地叫着吼着,“你……你是谁?你、你别以为这样说我就会善罢甘休!”

    “我是嵘岚的员工,是老板派来跟你谈判的代表,你有什么要求和冤屈都可以跟我说,我会帮你转达。”

    云裳一边像是聊天般云淡风轻地说着,一边走到一米高的围墙边,状似漫不经心地望了眼楼下,然后转头看着男子,用嘴努了努被男子挟持的小姑娘,“还有,你可以先把她放了吗?她只是嵘岚的一个小职员,跟这件事无关,陈先生你是老实人,你想你是不会伤及无辜的,对吧?!”

    小姑娘吓得脸色发白瑟瑟发抖,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男子面相淳朴,衣着打扮和言谈举止都在在显示只是个普通百姓,听了云裳的话,看了看被自己挟持的小姑娘,愧疚之色一闪而过,但紧接着就猛烈摇头,激动大叫:“不!我不放!放了她你们会把我抓起来,你们一定会让我坐牢,我不坐牢,让我坐牢我宁愿死!”

    “陈先生,只要你不伤害她,只要你没做任何触犯法律的事,我们再好好谈一谈,我保证你不会有事,更不会坐牢!”云裳姿态闲散地侧靠着围墙,言辞凿凿地说。

    “我不相信你!我凭什么相信你?!”

    “如果你还想得到合理的拆迁款,如果你还想你的老母亲能得到医疗赔偿款,如果你还想你的儿子有个完整的家庭……简单点说就是,你若还想讨要一个公道——那么你就只能相信我!”云裳轻轻勾动唇角,态度看似漫不经心,眸光却锐利无比,字字句句铿锵有力。

    男子喘息着,目光闪烁不定,眼底划过一丝动容。

    “你看看楼下!”云裳又说,用下巴点了点高楼之下。

    在男子往下看的时候,她不急不缓地接着说道:“下面全是记者,我通知的!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因为我想向你表达我们嵘岚想与你和解的诚意!

    “陈先生你应该懂的,任何一个公司遇到这种事,绝对都是想尽一切办法封闭消息,因为一旦真的有不好的事发生,对公司的声誉会有极大的影响。

    “还有,你看到人群中站在最前面的那个人了吗?那是s委s记欧阳,有他在场,你就不必担心我会耍诈,咱们若是谈不拢,你往下一跳,别说各方媒体必定会大肆报道,明天嵘岚的股市肯定会大跌,就算身为父母官的欧阳,看到这种恶劣事件也不会轻易饶了嵘岚,所以你大可放心,这种两败俱伤的事,我们不敢做!”

    云裳很注意用词,并没有直白地说“你的命跟嵘岚股票大跌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这种草菅人命的话,而是用一种尊重生命的态度向男子表达了想要与其和解的诚意。

    男子想了想,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

    “陈先生,我冒着被炒鱿鱼以及让嵘岚声誉扫地的危险前来与你协商,你若还不相信我那我可真是没办法了”云裳一边说着,一边抬头望天,“你看,天空多蓝,世界多美,想想你的母亲,想想你的儿子,这世上没什么困难是渡不过去的!”

    男子的手,不知不觉地松开了小姑娘的脖子。

    小姑娘连滚带爬地跑向天台出口。

    “你……你真的可以帮……帮我?”男子扔了刀,眼含期盼地望着云裳,有着弱势群体的无奈和可怜。

    “只要你不狮子大开口,只要你的要求合理,我们嵘岚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云裳坚定点头,字字铿锵地保证。

    没有剑拔弩张的激烈对峙,也没有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斗,郁太太就像是到天台吹了个风,和一个不太开心的中年男人聊了会儿天,然后一场本是影响恶劣的跳楼事件不费吹灰之力便得到圆满解决。

    嵘岚创始人郁嵘老先生面对各方媒体慷慨陈词,表示马上调查这次强^拆事件,会还被强^拆户一个公道,更会对这次事件中有过失的失职员工严加惩罚,绝不姑息!

    然后,年轻有为的欧s记在众多话筒前也发表了讲话,谴责了全国上下层出不穷的强^拆事件对整个社会所造成的恶劣影响,表扬了嵘岚对于这次事件所表现出来的积极向上的处理方式和勇于承认错误的良好态度,且大赞嵘岚是值得信赖的良心企业,是商界的表率!

    反正在欧s记的言谈举止中,莫不是对嵘岚的肯定。

    本是一场小小的风^波,被媒体大肆宣扬,为嵘岚打了一个绝佳的广告。

    而,这还不是最主要的……

    ……

    最重要的是——

    会议室,股东大会。

    从郁嵘坚持让云裳处理突发事件时,郁蓁的心里就有了不好的预感,只是她没想到,居然不好成这样……

    会议上,郁嵘宣布,郁蓁撤掉暂代的副总裁一职,以及——

    辞退财务总监!

    而空出来的财务总监之职由云裳担任!

    郁嵘这样的决定对郁蓁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

    南x庙的拆迁款,财务部的账面上是一个数,可实际付给拆迁户的却是另一个数,做假账已是证据确凿。

    因为拆迁款不到位而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差点危害到公司信誉,此等严重的过失,财务总监难辞其咎。

    原本的财务总监不止要被辞退,还得配合相关部门的调查,若有犯罪事实,还得负刑事责任。

    郁蓁本以为自己已经稳坐副总裁一职,哪知临了却出了这样一场变故,而财务总监是她的人,等同于她的左膀右臂,若被辞退,她可就损失惨重了!

    更加让她无法接受的是,新的财务总监居然是云裳!!

    cfo这个职位是一个公司中最重要、最有价值的顶尖管理职位之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我反对!!!”

    当郁嵘宣布后,郁蓁拍案而起,愤怒叫道。

    “反对?反对什么?”坐在首席的郁嵘淡淡瞥了眼情绪激动的郁蓁。

    “云裳才到公司一个月,只是一个基层小职员,她有什么资格和资历做首席财务官?!先别说她根本无法胜任,老总裁你这样的提升也难以服众!!”郁蓁都快气疯了。

    “服众?反对的只有你一个,哪来的‘众’?!”郁嵘犀利似箭的目光把在座各位高层和股东都扫了一遍,哼道。

    属于郁蓁的那一派,自然是想站出来声援郁蓁的,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郁嵘冷飕飕的一眼给吓得紧紧闭上了嘴。

    刚炒了一个财务总监,谁还敢顶风而上?

    郁蓁转头一看,果然只有她一个人孤军奋战,一张脸顿时青白交加,气得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先是愤愤看向坐在郁嵘右手边第一个位置的郁凌恒。

    有老祖宗主持会议,郁凌恒从始至终都没说话,只是一直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腿,搁在腿上的双手拿着手机……

    郁蓁狠狠咬牙,最后只能把充满愤恨的目光投向坐在最末端的云裳身上。

    股东大会,云裳本是没有资格参加的,但郁嵘点名让她加入,郁蓁纵使很不高兴,也无力阻止。

    今天,对云裳来说是神奇的,她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般。

    莫名其妙被太爷爷点名处理突发事件,又莫名其妙被太爷爷招来开股东大会,再莫名其妙的被宣布任职财务总监……

    太爷爷这是想干啥?!

    即便低着头,云裳也能感觉到众人的目光在太爷爷宣布她任职财务总监的那刻频频向她投射过来。

    有惊讶的,有质疑的,有妒忌的,还有愤恨的……各种各样,应有尽有!

    她一声不吭,尽可能地降低存在感,倒不是怯场,只是被那么多双眼睛盯着,难免不太舒服。

    她的手机关了静音,却一直在手里震动,是郁凌恒在给她发信息……

    把手藏在桌下,避开众人的视线,她偷偷点开信息。

    他发来的信息没有文字,全是表情,亲^亲和坏笑反复交替……

    亢奋过头的表现!

    幼稚!!

    云裳哭笑不得。

    “你不服是不是?那我就说说她的资格和资历!”郁嵘看着郁蓁,不紧不慢的声音威严十足,“今天这件事,她的表现大家有目共睹,不仅没让公司的名誉受到损害,还给公司打了个活广告,这种敢于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冒险精神,在座的各位扪心自问,这不正是你们所缺失的吗?这就是她的资格!!

    “至于资历,她有足够的应变能力,也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她从二十岁就开始管理家族生意,且让公司业绩蒸蒸日上,所以区区一个财务总监,她绰绰有余!”

    郁嵘这种肯定的语气,不止让郁蓁心惊胆颤,也让云裳惊喜交加。

    她轻轻^咬着唇,用眼角余光偷瞄着首席之上的太爷爷,满心窃喜。

    太爷爷这是在夸奖她么?

    是么是么?

    其实太爷爷并不是她以为的那么讨厌她,是么是么?

    突然之间,云裳觉得本来笼罩在她头顶之上的阴霾在顷刻间烟消云散,世界豁然一片明亮。

    没什么比能得到太爷爷的喜欢和肯定更让她觉得开心的了!

    只是吧……

    太爷爷狡猾歼诈,老谋深算,她根本无法确定他这样做的真正意图是什么……

    是已经接受了她,打算培养她成为郁先生的左膀右臂呢?

    还是先给她一颗诱饵方便以后找错处把她从郁先生身边赶走呢?

    她不知道!

    郁蓁不服,狠狠攥紧双手看向郁嵘,还想说什么。

    郁嵘却在这时缓缓起立,冷冷看着在座的所有人,最后说了一句——

    “嵘岚的用人理念——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良才善用,能者居之!散会!!!”

    说完,杵着拐杖朝着会议室外走去。

    那背影,虽不如年轻人挺拔,却气势十足。

    云裳看着郁嵘的背影,再次对他那种不怒而威的气魄深深折服,一股崇拜之意油然而生……

    ……

    会议结束,送走太爷爷,郁凌恒拉着云裳进了总裁专用电梯。

    一进电梯,他就迫不及待地捧住她的脸,狠狠吻上她的唇……

    狂烈,凶猛,像是恨不得把她活生生的吞了似的……

    许久之后……

    一吻完毕,他意犹未尽地在她眉眼处轻啄,一下又一下,怎么也亲不够似的。

    云裳被吻得大脑迷糊,毫无招架之力,软在他怀里苟延残喘。

    “郁太太,你故意的对不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更新完毕,祝大家www.yuehuatai.com愉快~~~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