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62章:我就要他欠着我!
    “毕竟——这是我曾经答应过你的!”

    郁嵘此话一出,初丹更是悲从中来。?

    嫌弃啊,她嫌弃的啊,自己深深爱着的男人心里有了别的女人,身心皆已不净,她怎么能不嫌弃呢?

    “小丹,你放心,若你愿意嫁进郁家,只要有太爷爷在的一天,太爷爷就不会让你受委屈,阿恒要是敢对你不好,我饶不了他!当然,如果有天太爷爷不在了,你就得靠自己了,不过以你的聪明才智,太爷爷相信你一定可以和他长长久久的!”郁嵘说着,语气特别温和。

    可郁嵘越是这样说,初丹的心里就越绝望。

    “太爷爷,您何必自欺欺人呢,他的性格别人不了解可您还不了解吗?他是最讨厌被人逼`迫的……”她泪如雨下,心如刀绞。

    听老祖宗的语气,似乎完全是站在她这边的,可仔细一想,却是对她非常不利。

    现在郁凌恒和云裳深爱着彼此,若太爷爷真逼他们离了婚,再逼他娶她进门,只怕她这辈子都休想再得到他一个好脸色。

    得不到他的心,她要他的人来何用?

    她用自己的大好人生去守着一个没有心没有灵魂空有一副驱壳的男人有什么用!!!

    “唉……”郁嵘叹息一声,惋惜又愧疚地说道:“小丹,都是太爷爷对不住你!当年若不是我让你离开他,你们现在一定还好好的。”

    “太爷爷,我不怪您,这是我的命,我认……”初丹摇着头,狠狠哽咽。

    “当年都是太爷爷太过自私了,为了嵘岚和郁家牺牲了你和阿恒的幸福。”

    “是我自己的身体不争气,太爷爷您那么做都是为我好,我知道的……”

    郁嵘又是重重一叹,“可如果我早知道事情会变成今天这样,我当初一定不会给你那样的提议!”

    初丹咬唇苦笑,心被紧紧揪着,痛得入骨……

    事到如今,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怪谁,想来想去好像谁都不能怪,只怪造化弄人。

    三年前的那场变故,改变了太多人的命运……

    郁父突然意外身亡,郁蓁趁机把嵘岚搞得一团乱,郁凌恒还没从丧父之痛走出来,就要忙着为嵘岚力挽狂澜。

    而正在那个节骨眼上,她在练舞时不小心摔下舞台,伤了腹部……

    晕迷的她被送往医院,医生说需要动手术。

    是太爷爷帮她转入最好的医院,找了最好的主刀医生为她做手术,还封闭了她受伤的消息。

    她术后醒来,还没来得及通知家人和郁凌恒自己受伤了,就得知了另外一个晴天霹雳的噩耗……

    最具权威的医生告诉她,她伤及子`宫,以后怀`孕的几率为零……

    而这还不是最绝望的,最绝望的是,太爷爷告诉她,为了救嵘岚,郁凌恒必须娶别人……

    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一夕之间,她似乎失去了一切。

    太爷爷把一切权衡利弊都说给她听了,给她很中肯的建议,且对她说,暂时的离开是为了今后永久的相聚……

    太爷爷跟她坦白了基金的事,说郁凌恒娶云家女儿只是权宜之计,等公司度过危机,他就会让他们解除婚姻关系,而云家女儿生的孩子正好可以填补她不`孕的遗憾……

    她很清楚郁凌恒不似别的公子哥那般滥情,对于没有丝毫感情基础的云家女儿,他肯定会选择人`工`授`精,在身体上应该不会背叛她……

    像郁家这样的顶级豪门,没有子嗣是万万不可能的,既然她不能为他生孩子,那么云家女儿生的这个孩子无疑是上天给她最好的补偿。

    太爷爷的这个提议,在她正是慌乱无措的时候,极具诱`惑力。

    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她,想要跟自己深爱的男人长相厮守,唯一的办法就是暂时离开。

    她一宿没睡,想了一整晚,也哭了一整晚,天亮了,依旧想不到比离开更好的办法,无奈之下,她只能接受太爷爷的建议。

    那是她这一生中过得最痛苦最绝望的几天,而决定出国也是她这一生中最艰难的抉择。

    一周后,她出院,跟正为了公司焦头烂额的郁凌恒说,她要出国……

    她怀揣着所有真`相和委屈,离开了c市,离开了他。

    一别,三年!

    太爷爷说,如果早知道事情会变成今天这样,当初一定不会给她那样的提议……

    可是!千金难买早知道!

    是啊,如果早知道他会移情别恋,她又岂会傻到委屈自己而成全别人?

    这些日子,当她转牛角尖的时候,也曾怪过郁凌恒,怪他不曾挽留她。当初在她提出要出国的时候,他若对她说一声“别离开我,留下来”,她哪怕把自己不`孕的残忍事实公诸于世,她也不会在他最艰难的时候离开他。

    可他没有,从始至终,他都未曾挽留过她!

    她甚至怀疑,她在他心里并非有多重要,至少没她以为的那么重要。

    曾经的她,之于他,可能也就是“你来,不拒,你走,不留”的状态。

    一直问自己,对于当初离开的决定,后悔吗?

    答案是肯定的!

    只是,事已至此,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她失去他了,从她决定离开他的那一刻,就完完全全地失去他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包房里,飘荡着初丹极力压抑的啜泣声,那么悲,那么痛……

    郁嵘看着泪流不止的初丹,沉默半晌后,说:“小丹,若你不嫌弃,就做阿恒的妹妹吧,我跟你`爷爷商量一下,认你做个干曾孙女——”

    “不!太爷爷,我不要!”

    郁嵘话音未落,初丹就激烈摇头,眼底满是恐慌。

    不不!她不要做他的妹妹,那样太残忍了!

    做了郁嵘的干曾孙女,名义上就跟郁凌恒有了牵扯,那样只怕她会经常目睹他和云裳夫妻恩爱的画面……

    让她眼睁睁看着他和别的女人幸福美满,她受不了的!

    “那太爷爷给你百分之五的嵘岚股权,算是阿恒给你的补偿,可好?”郁嵘又说。

    “不要,太爷爷,我什么都不要!”初丹还是摇头,泪水像断线的珍珠,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可阿恒欠你这么多……”

    “我就要他欠着我!我就要他一辈子都欠着我!”初丹攥紧双手,难过切齿。

    嗯,她不甘心就这样从他的世界里退出来,不管用什么方式都好,她都要让他把她记得久一点,再久一点……

    即便是因为愧疚,也好……

    ……

    隔壁包房的阳台上,云裳默默伫立着,已良久。

    将太爷爷和初丹的交谈一字不漏地听进耳朵里,她除了震惊,更多的是疑惑。

    原来初丹和郁凌恒分手是太爷爷暗中教唆的,难怪太爷爷对初丹的态度不一般。

    但初丹那句“是我自己身体不争气”是什么意思?她的身体怎么了?是因为身体有问题所以才迫不得已离开郁凌恒的?

    犹记得,初丹曾底气十足地对她说,如果有天郁凌恒知道了她离开的真`相,一定会回到她的身边……

    那么现在她比他先一步知道了,她要告诉他吗?

    如果告诉他了,他会去找初丹问清楚,然后与初丹旧情复燃吗?

    毕竟他们曾经相爱,毕竟他们有那么多年的感情基础,毕竟……她与他更相配!

    她是该告诉他?还是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云裳像座雕像般一动不动地矗立着,内心纠结、挣扎、茫然。

    突然,有脚步声伴随着拐杖杵地的声音传进耳朵里,似是隔壁包房的郁嵘正要到阳台上来……

    两间包房都有阳台,太爷爷若出来阳台,必然会看到偷听的她……

    云裳转身离开。

    回到自己的包房,郁凌恒拧着眉拿着手机正准备给她打电话。

    “没事吧?”

    看到她回来,他担忧急问。

    “啊?哦,没事。”她心不在焉,听见他问才回过神来。

    “怎么去那么久?”

    “久吗?”她随口应着,坐下来拿起筷子继续吃。

    “嗯!”郁凌恒很认真地点头,她出去十几分钟了。

    “人多,等了一会儿。”她胡诌了一个理由。

    闻言,郁凌恒就算狐疑,也只能作罢。

    上班时间快到了,小两口没再废话,认真吃饭。

    过了一会儿,云裳低着头,突然轻轻喊身边的男人,“老公。”

    “嗯?”他转眸看她。

    她狠狠蹙着眉,想了想,又想了想,却还是下不了决心……

    “没什么。”最后,她昧着良心摇了摇头。

    就当她自私好了,她没那么伟大,她才不要把自己的丈夫拱手让人,她不要!

    她突然喊他,喊了他又说没什么,那副欲言又止加心事重重的样子,让郁凌恒更疑惑了。

    郁太太这是……

    怎么了?

    ……

    ……

    ……

    俗话说,姜是老的辣!

    郁家之所以能有今天这般强大,与郁嵘的精明睿智和杀戮决断是息息相关的!

    云裳知道太爷爷是个很厉害的角色。

    尤其是最近,她发现太爷爷这块老姜,她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周一上班,嵘岚各部门接到通知,嵘岚创始人郁嵘郁老爷子将于十点来公司视察,要求各部门的员工到公司大门列队欢迎。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云裳的嘴角抽`搐了两下,太爷爷看起来不像是那种浮夸的老人啊,居然会同意各级员工到大门口去列队欢迎他?

    后来,有个八卦传到她耳里,说列队欢迎这个命令,是副总裁郁蓁发布的。

    云裳顿时了然。

    太爷爷答应让姑姑郁蓁暂任副总裁一职,是口头承诺,虽然这一个多月郁蓁已经担任起副总裁的本职工作,但还没有在董事会上正式宣布。

    想必太爷爷今天来,就是准备宣布这个事儿的吧!

    郁蓁得偿所愿,一高兴当然得召集全公司的人出来热烈欢迎老祖宗了。

    同时也是变相的祝贺自己荣升副总裁嘛!

    上午十点,云裳与同事一起,准时出现在集团楼下的大门外。

    她融入在人群里,远远看着郁蓁噙着灿烂的笑靥站在最前面,等待着老祖宗的来临。

    五分钟后,加长版劳斯莱斯幻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郁嵘和郁凌恒一左一后下车来。

    在郁蓁的带领下,所有人卯足了劲儿拍手,响亮的巴掌声几乎是震耳欲聋。

    云裳一边拍着手,一边看着英俊潇洒器宇轩昂的郁凌恒,满眼爱慕和欢喜。

    几乎是她朝他看过去的同时,他的目光也在茫茫人群中一下子就锁住了她,唇角微不可见地勾了勾。

    其实岂止是郁太太,在场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都对郁先生投去了爱慕的目光……

    但在郁先生的眼里,只看得见那个对他笑得又甜又美又有些羞涩的小女人。

    看到有那么多女人窥觊郁先生,云裳没吃醋,反倒觉得很骄傲,很自豪,心里情不自禁地感叹,这可是她的男人啊!

    郁嵘下了车,公司高层立马迎了上去。七八个人围着郁嵘,好一顿溜须拍马。

    众人拥簇着老祖宗往公司里走,突然一个保安神色匆匆地朝他们跑过来,惊慌失措地喊着叫着,

    “郁总郁总,不好了不好了……”

    那高亢的“不好了”,瞬时让欢乐融洽的气氛变得紧张,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看向跑得满头大汗的年轻保安。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干什么?!”郁嵘神色肃冷地对保安呵斥道。

    “老老,老总裁……”保安看到郁嵘,更是吓得口齿不清了。

    “说事儿!!”

    保安立马手指上面,磕磕巴巴地说:“有有……有个男的抓了工程部的一个小妹,在、在天台上,说是要要……要跳楼!”

    闻言,众人色变。

    “怎么回事儿?!”郁凌恒剑眉一拧,喝问。

    “说什么他家被强拆了……”

    “哪儿的人?”

    保安努力回想了下,“那个男的好像说他是南x庙那边的人……”

    郁凌恒眸光一凌,看了眼郁蓁。

    郁蓁在听到“南x庙”时,脸色蓦地一白。

    一月前,得到郁嵘口头授命副总裁职务的郁蓁接手了几个项目,其中一个项目就是南x庙的一块地……

    听到南x庙以及强拆,郁嵘和郁凌恒立马就猜到了事情的大概。

    很显然,郁蓁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她太急于表现自己,想把接手过去的几个项目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期望得到老祖宗的刮目相看,哪知急功近利的下场却适得其反。

    郁嵘冷冷看了郁蓁一眼。

    被拆迁户都闹到公司来寻死了,郁蓁意识到自己犯了严重的错误,正在心里大骂手下给她办的都是些什么破事儿,突然感觉到老祖宗冷厉的目光朝自己投射过来,脸色不由更白了几分。

    当务之急,是如何处理天台上挟持了员工要寻死的被拆迁户主。

    嵘岚是赫赫有名的大集团,发生这样的事,一个没处理好会有损公司形象,若再被有心人抓`住机会落井下石的话,将会受到更多的负面影响。

    郁凌恒正要说话,郁嵘突然抬起拐杖指向人群中。

    “你!”拐杖直指云裳,郁嵘威严十足地命令道:“出来!”

    云裳本着事不关己的心老老实实地待在人群里尽可能地降低存在感,岂料突然看到太爷爷的拐杖指着自己的脸,愣住了。

    她呆呆的,太过惊讶和惊悚,一时竟僵在原地无法动弹。

    而她周围的人,在郁嵘话音落下的那刻,便自动往左右分开……

    于是她就那样孤零零地呈现在众人眼前。

    感觉到所有人都在看着她,云裳倍觉压力,攥紧的双手微微冒汗,她悄悄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朝着郁嵘走去。

    “太爷……老、老总裁您好……”

    下意识地想喊太爷爷,临了反应过来,连忙改口,结巴的声音出卖了她的紧张。

    云裳很囧,脸有些烫。

    打从两天前在餐厅偷听到太爷爷和初丹的谈话之后,她看到太爷爷就紧张,一怕他刁难,二怕他嫌弃。

    听他那晚对初丹说的那些话,她知道,在他的心里,她永远都比不过初丹了。

    是啊,初丹那么伟大,那么听话,为了郁家和郁凌恒愿意那么委屈自己,太爷爷当然喜欢初丹啊!

    她在心里问自己,如果她是初丹,同样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她会怎么办?

    会跟初丹做一样的选择吗?

    不!

    她心里有个声音立刻就拒绝了!

    换了她,她做不到!

    “你去处理!”

    云裳正低着头忐忑地猜想着太爷爷叫她出列做什么,突然就听见太爷爷冷厉的命令朝她砸了过来。

    “啊?”她猛地抬头,睁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太爷爷。

    不止是她,所有人都惊讶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在众人眼中,她只是一个刚进公司不久的小职员,这样棘手的事哪儿轮得到她去处理,而且还是老总裁亲自点名!

    太不可思议了!

    “老祖宗!”郁凌恒也瞬时变了脸,不赞同。

    既然是来公司闹事的,还挟持了员工到天台,危险是必然的!

    郁凌恒狠狠拧着眉,脑子里全是郁太太在n国遭遇恐`怖`袭`击的画面……

    心脏狠狠一抽,心有余悸。

    不!他不能再让她受到一点点危险!

    “老祖宗,她一个小职员,让她去处理不太合适吧?”郁蓁也不赞同,当然,她并非担心云裳的安危,而是打心底瞧不起云裳。

    郁嵘却像是没有听到郁凌恒和郁蓁的话一般,只是睥睨着云裳,“不敢吱一声!”

    不敢?

    这是赤`裸裸的蔑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轻视,云裳骨子里的骄傲被激发了出来,若在无人之处她或许就忍了,可现在这么多人看着她呐……

    她丢不起这个脸,更咽不下这口气!

    “老总裁,如果您让我去处理的话,那必须什么都得听我的,任何人不能干预我的行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泥萌都过节去了么?都不冒泡,是都弃我而去了么?好难过,这不是我要的结果,结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