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61章:让你做郁家的大少奶奶!
    门开了,外面站着一个高大挺拔英俊帅气的男人……

    起先云裳和郁晢扬打得起劲儿都没空注意其他,可打着打着突然就感觉到气氛似乎有那么点不对劲儿了……

    一股寒流袭来,两人同时停下打斗,不约而同地转头朝电梯外看去。;

    双双迎上一道鸷冷的目光。

    看到外面站着的是俊脸阴沉的郁大`爷,几乎是立刻的,云裳和郁晢扬同时松手,放开对方。

    “老公,他打我!”

    云裳先发制人,跳出去抱住郁凌恒的手臂,指着电梯内的郁晢扬愤然大叫,告状。

    郁晢扬错愕,跨出电梯瞪她,下意识地反驳,“我哪有?云裳你少含血喷人!”

    “就有!”云裳歪着脸,对面无表情的郁凌恒撒娇,“老公你看,我的脸都被他揪红了!疼死了!”

    郁凌恒淡淡瞟了眼云裳的小`脸,黑眸一眯,寒光乍现。

    嗯,果然有点红了。

    一看大哥眼神不对,郁晢扬吓得心肝脾肺都在颤,连忙瞪着云裳,申辩,“谁让你取笑我的!”

    云裳嘴一撅就要反驳,郁大`爷却冷飕飕地瞥她一眼,“先去车上!”

    感觉到他有那么一丢丢不高兴,聪明的郁太太最会审时度势,没有丝毫异议,立马乖巧听话地点了点头,“哦!”

    然后朝着他的定制版劳斯莱斯幻影走去。

    看到云裳上了车,郁晢扬也要跟去。

    哪知在经过大哥身边时,却被大哥突然伸出的手挡了去路。

    “去哪儿?”郁凌恒淡淡憋了郁晢扬一眼。

    “上车啊,你不是叫我一起吃饭的吗?”郁晢扬眨眨眼。

    郁凌恒,“本来是的!”

    郁晢扬茫然,什么叫“本来”是的?

    “现在不了!”

    “……”郁晢扬嘴角抽`搐了两下,无语地看着自己打小就特崇拜大哥。

    瞅着大哥看了一会儿,郁晢扬猛然醒悟,愤愤叫道:“哥!你别听她胡说,我哪敢打她啊,她妖言惑众!”

    “那你们刚才在干什么?!不懂男女有别?在电梯里打打闹闹成何体统?!”郁凌恒俊脸阴沉,不悦地低声呵斥。

    大哥这语气……怎么这么酸啊?

    倏地,郁晢扬愕然地睁大双眼盯着郁凌恒,失声叫道:“哥,你不会连我的醋都吃吧?”

    郁凌恒眸光一凌,狠狠瞪了郁晢扬一眼。

    郁晢扬被瞪得全身汗毛直竖,悄悄咽了口唾沫。

    呃,大哥这占`有`欲,也忒强了吧!

    “别让我再看见刚才那样的画面,不然你就给我调去扫厕所!”郁凌恒冷冷喝道。

    “啊?”郁晢扬不敢置信,失声惨叫。

    这么狠?!

    他不服,“哥你很偏心耶,为什么光训我不训她?”

    郁凌恒却不再理他,朝着劳斯莱斯走去。

    “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刚刚帮你赶跑一个情敌耶,你不赏我居然还罚我,你这样——”郁晢扬追上去,喊得冤如窦娥。

    郁凌恒蓦地定住脚步,转头瞪他,“什么情敌?”

    “有个小男生在追她,好像跟她一个部门的,刚才在电梯里被我撞见了,是我帮你赶跑的!”郁晢扬忙不迭地趁机邀功。

    小男生?

    郁大`爷眯了眯黑眸。

    “哥啊,饭我可以不吃,但看在我帮你赶跑情敌的份儿上,给我升职吧哥!”郁晢扬咧着嘴对大哥笑得那叫一个谄媚。

    他好歹也是郁家二少爷哇,这天天做些跑腿印文件的事儿,好跌份儿的好么!

    郁凌恒目光冷厉地睨着郁晢扬,阴森森地吐出一句,“十秒之内消失!”

    话落,继续朝着劳斯莱斯走去。

    “……”郁晢扬狠狠皱着眉头瞪着大哥走得头也不回的背影,气得恨恨咕哝,“没人性!哼!”

    郁凌恒自己开车。

    劳斯莱斯驶出地下停车场,约莫过了十分钟,郁凌恒一边注意着路况,一边忙里偷闲地从中央后视镜里瞟了眼副座里的云裳,淡淡开口,“是谁?”

    “……什么?”云裳一愣,被他没头没脑的两个字问懵了。

    “谁在追你?”

    追……

    云裳顿悟,忙不迭地侧身看着他完美得无懈可击的侧脸,连连摇头,“你别听阿扬胡说,不是追我……呃,只是一个小孩子,说想请我吃饭……我义正言辞地拒绝了,我发誓!”

    眼看郁先生的俊脸越来越阴沉,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郁太太连忙对他举手发誓了。

    他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

    方向盘轻轻一转,驶进餐厅底下停车场内。

    车停下,云裳解开安全带,伸手去推车门。

    可推不开,被他上了锁。

    “嗯?”她回头,不解地看着他。

    “叫什么名字?”郁凌恒一边解着外套的扣子,一边状似漫不经心地问着。

    云裳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他问的是什么,哭笑不得地翻了个白眼,“不知道啊,一个小屁孩,我哪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她那不屑的口吻倒是令他颇为满意,但想着有人窥觊她,他的心里就是不舒服。

    “吃完饭回去收拾一下,下午调部门。”他冷冷下达命令,口气不容拒绝。

    “啊?”云裳错愕。

    “你现在的部门男人太多!”郁先生很不满。

    她在财务部上班一个月,他曾借故去了一趟财务部,然后郁闷地发现郁太太在部门里太受欢迎了……

    “呃……”她汗哒哒。

    好想问问他,哪个部门男人不多啊?

    她抽了抽嘴角,无语地瞅着他,问:“调哪儿去啊?”

    “总裁秘书!”

    “我不去!”她想也不想就拒绝,小`嘴翘了起来,不高兴。

    他冷冷看着她。

    被他犀利似箭的目光盯得心里发毛,她没好气地冲他嚷,“我在财务部做得好好的,突然调到你上面去,会有人说闲话的。”

    “谁敢说!!”他冷喝,霸气十足。

    啊,忘了他是嵘岚的老大……

    “好吧,就算别人不敢说,可太爷爷会怎么看我啊?”她幽怨地剜他一眼。

    这样突然把她调去当他的秘书,岂不是落下话柄给姑姑郁蓁么?

    那样的话郁蓁一定会借题发挥,一定会去太爷爷跟前告状,一定会加油添醋、煽风点火、挑拨离间等等……

    郁凌恒默了。

    他想了想,还是不放心,说:“那就调其他部门!”

    云裳默默翻了个白眼,好想问他,难道其他部门就没男人了吗?

    当然,她没敢那么直白地嘲笑郁先生的“小肚鸡肠”,而是换了他比较能接受的撒娇方式,对他飞了一个媚眼,嗲嗲娇嗔,“哎哟喂我的郁大`爷,一个乳臭味干的小男孩儿罢了,你也吃醋啊?”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部门有多少男人对你虎视眈眈!”他瞪她,酸不溜丢地恨恨道。

    闻言,云裳双眼一亮,小`脸朝他凑过去,“真的呀?有谁有谁?都有谁?”

    一副迫不及待又兴高采烈的欠揍模样。

    他伸手就去揪她的脸。

    “嗷……”

    她惨叫,蹙眉打他。

    这两兄弟怎么一个德行啊,动不动就喜欢揪人家的脸!

    他却一把抓`住她的小手,顺势用力一拖……

    直接把她从副座拖到他的怀里。

    一手扣住她的腰,一手扣住她的后脑,轻而易举便将她牢牢桎梏,甚至迫使她岔开,与他面对面……

    同时,凶猛的吻,铺天盖地般袭上她的唇……

    云裳大脑晕眩,别说反抗,连招架之力都没有。

    很快,她的双臂就不知不觉地绕上了他的脖子,在他的诱导下,与他互动……

    在彼此都快要呼吸不过来时,他才恋恋不舍地暂停,转而在她迷离的眉眼上轻啄。

    “郁太太。”他的声音低沉磁性,堪比夜间情感类节目的播音员。

    “嗯……”她喘着。

    “我不高兴!”

    “啊?为什么?”她从他的颈窝里抬起头来,脸色酡`红,不解地看着他。

    “你说呢?”他不答反问,语气阴森森的。

    云裳眨了眨眼,很快明了,哦,还能为什么,当然是吃醋了啊!

    她嘟嘴,一脸冤枉地咕哝,“又不关我的事……”

    她天生丽质难自弃,花不引蝶蝶自来,怪她咯!

    郁凌恒眸光一凌,佯怒喝道:“怎么不关你的事?是你不让公开我们的关系,如果公开了——”

    若大家知道她是总裁夫人,谁还敢对她有非分之想?

    云裳一愣,默默看着气愤填膺的男人,好吧,他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她竟无法反驳。

    “好啦好啦,算我错算我错,算我错还不行么?”她投降,抱住他的脖子嘟起嘴去亲他,使劲儿娇嗲。

    他却撇开脸避开她红红的唇,“给你两个选择!”

    “……什么?”她瞅他。

    “一,对外宣布你的身份!”他讨厌郁太太被别的男人窥觊。

    这个不行!

    云裳第一反应就是摇头,如果身份公开,每天面对各种异样目光,她会疯的。

    “第二呢?”她问,潜意识里已经有些偏向第二种选择,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

    “让我高兴!”他捏住她的下巴,将她明媚动人的小`脸微微抬起。

    高兴啊……

    这……

    他的意图,显而易见。

    “现在?”云裳秒懂,红着脸微蹙黛眉,倒没有多大的抵触,只是有些羞涩。

    “有问题?”他态度倨傲地挑眉睨她,一副老神在在胸有成竹的样子。

    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了,只要不是太过的,她都被他骗着哄着尝试了一遍又一遍,她基本习惯以及接受他偶尔的别样兴致,平心而论,她也很喜欢他心血来`潮时的疯狂……

    另一方面,看到他对自己这么痴迷,她也觉得很开心,很有成就感!

    红唇一嘟,甜甜一笑,她把语调放得又软又娇,“当然没问题,能让皇上高兴是臣妾的荣幸,臣妾感激涕零都来不及呢,怎敢有问题,皇上您多虑了……”

    他被她逗得哭笑不得,瞪她,“贫完了没?!”

    “哎哟,皇上瞧您说的,臣妾哪敢跟您贫啊,臣妾——啊……唔……”

    他的大手扣住她的后脑,直接往下摁去……

    置于她口的那瞬,他仰起头,眯起眼,长长抽了口凉气……

    每次郁太太用这种方式犒赏他的时候,他都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快出窍了,这种感觉,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他太爱了!

    她这张调皮的嘴,总是让他又爱又恨……

    ……

    毕竟是在别人家的停车场里,加上午餐时间有限,再加上都饿着肚子……

    差不多一个小时后,郁先生就被郁太太勒令提前结束。

    他不肯的,她只能哄着骗着,说晚上回家补偿……

    他趁机加了许多附加条件,待她红着脸一一答应之后,才终于如她所愿地停下来。

    毕竟场合不太对,他许是也想速战速决,所以整个过程都很凶猛狂野,力道上有些没轻没重的,简直差点让她死过去。

    以至于下车的时候,她的腿都有些打颤。

    他搂着她,唇角噙着笑,心满意足。

    进了餐厅包房,两人入座,在郁凌恒专心点菜的时候,云裳突然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从他们的包房门前经过……

    “看什么?”

    郁凌恒点好菜,转眸就看到郁太太愣愣地盯着包房门外,不由好奇问道。

    云裳如梦初醒,收回视线转而落在他的脸上,摇头,对他咧嘴一笑,“哦,没什么。”

    她的笑,有些勉强……

    很快,他们的菜陆续上桌。

    云裳拿着筷子心不在焉,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食不知味。

    “不是嚷着时间不够了吗?还不快吃!”郁凌恒剑眉微蹙,眼底划过一丝狐疑,不懂她怎么突然变得这般沉默了。

    她却突然放下筷子,站了起来,“肚子有点不舒服,我去下洗手间。”

    这家餐厅不大,只是比较普通的特色餐厅,有些包房内没有洗手间。

    他一听她说肚子不舒服,立马想起刚才在车里她哀哀求他……

    “怎么了?刚才太用力了?”他急问,担忧的目光看向她的肚子。

    云裳的脸刷地红了个透,狠狠瞪他一眼,“闭嘴啊你!”

    然后在他揶揄的目光中,她逃也似的快步走出包房。

    然而,出了包房的云裳,却并没有去洗手间……

    ……

    另一间包房里。

    餐桌上摆放着美味佳肴,一老一少,对面而坐。

    “今天的菜,可合胃口?”郁嵘眉目慈祥地看着对面的初丹,扬着和蔼可亲的微笑,问道。

    初丹看着桌上的菜,那么多,再来两人都吃不掉,轻轻`点头,“太爷爷点的都是我喜欢吃的,谢谢太爷爷!”

    “早就想约你出来吃顿饭的,但你最近好像很忙。”

    “嗯,最近是挺忙的。”初丹又点了点头,垂下眼睑,掩饰着眼底的苦涩和悲凉。

    舞蹈学院的事,她尽量亲力亲为,为的就是想让自己忙。

    失恋的痛苦,只有失恋过的人才知道,现在的她只有拼命让自己忙碌,忙得倒头就睡,忙得忘了心痛的滋味,忙得没空去想他……

    郁嵘皱眉,语气饱含关心,“气色不太好,是不是太辛苦了?”

    “只是有点累,没事。”初丹笑笑,笑容难掩悲伤。

    看着强颜欢笑的初丹,郁嵘神色微动,眼底快速地划过一丝复杂的光芒……

    半晌后,郁嵘放下筷子,微垂着眼睑,拿起餐巾状似漫不经心地擦着手,“小丹!”

    “太爷爷请说!”

    听郁嵘的语气带着严肃,初丹也轻轻放下筷子,抬眸直视着他,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初丹对郁嵘的尊敬,不亚于自己的亲爷爷。

    当然,不否认有一部分是因为郁凌恒的关系而爱屋及乌,但绝大部分部分是眼前的老人一生辉煌事迹值得后人敬仰和学习。

    “对阿恒,你现在是什么态度?”郁嵘没再拐弯抹角,直接切入主题。

    初丹的脸色,瞬时一白,眼底的哀伤,更是浓郁得化不开。

    “事已至此,我还能有什么态度?”她红着眼圈,自嘲一笑,涩涩低喃。

    郁嵘又问:“还想跟他在一起吗?”

    “太爷爷,他已经不爱我了……”初丹低着头,声音已然微哽,放在膝上的双手狠狠攥紧,指甲陷入掌心,很疼,却痛不过如万剑穿过的心。

    郁嵘那双看尽世间沧桑的眼,此刻透着犀利的寒光,极具穿透力地看着初丹,“那是因为他不知道你为他做了多少!如果他知道了,他会回头的!”

    “不!太爷爷!他不会回头了!他跟我说过不止一次,不管当初我跟他分手是为了什么,他都不会回头了!”初丹激烈摇头,想到郁凌恒说这话时眼底的坚决和无情就伤心欲绝,眼泪便随着她摇头的动作而甩落下来。

    “那或许只是他的气话……”

    “不是的,太爷爷,不是气话,他爱上云裳了,现在他的心里只有云裳,已经没有我了……”初丹的眼泪扑簌而下,说到后面,伤心得话都说不下去了。

    郁嵘沉默了几秒,目光变幻,但很快就恢复如常,“你就这样放弃了?”

    “他都不爱我了,我不放弃又能怎么办?”初丹狠狠咬着唇,想要忍住失控的情绪,可越忍越悲,最后不由掩面悲泣起来。

    这一个多月,她已经尽量控制自己别再想他,可这会儿老祖宗一提起,她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她还是没放下……

    “小丹,如果你不嫌弃阿恒心里有过别人,太爷爷可以强制他们马上离婚,太爷爷给你做主,让你做郁家的大少奶奶!毕竟——”郁嵘的音量一直不小,铿锵有力中气十足,这会儿他不急不缓地说着,同时精锐的目光若有似无地瞟了瞟隔壁包房的阳台,微一停顿后,再补上一句,“这是我曾经答应过你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呵呵哒!今天居然连留言都木有,订阅跌得惨不忍睹,泥萌这样打击我真的好么?别理我,我去墙角哭一会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