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60章:牛谁不会吹?
    可她怯怯地望着他,红着眼眶,连连后退……

    “怎么了?”见她躲避他的拥抱,郁凌恒心里顿时一慌,拧眉急问。乐-文-

    他最怕看到的就是郁太太这副随时随地要打退堂鼓的样子。

    她每次这样,他就忍不住恐慌,就觉得她像是一个突然断线的风筝,任他拼了命都再也抓不住,只能眼睁睁地看她飘远……

    云裳今晚的情绪一直很不好,刚才在亭子里对郁嵘说的那番话,是被逼急了才硬着头皮说的。

    这会儿回到属于两人的房间里,没了别的人,她极力压抑的负面情绪顿时倾巢而出……

    “我……我想去看妈妈……”她低着头,咬着唇,声音微哽。

    当她脆弱的时候,特别想妈妈……

    听到云裳的声音带着哭意,郁凌恒的心都快碎了,再上前两步,“这么晚了,明天去吧,明天老公陪你——”

    “我现在就想去!”她还是躲开他伸来的手,饱含委屈的声音特别的坚定。

    他几乎没有犹豫就点头妥协,“好,我陪你——”

    “不用!我自己去!”

    她摇头,拒绝得很彻底。

    郁凌恒的手僵在半空,俊脸瞬时阴沉,爱恨不能地瞪她,气急败坏,“云裳!你忘了自己刚刚怎么跟老祖宗保证的?”

    刚才说得那么好听,害他感动半死,怎么才一会儿工夫她就出尔反尔了呢?

    她这样反复不定是想折磨死他吗?!

    云裳被吼得缩了缩肩,自知理亏,低头怯懦,“我没忘……”

    “既然没忘那你现在在闹什么别扭?”郁凌恒气得很,一个大步逼上前去,不容她拒绝,一把拽住她的皓腕将她拖进怀里,恨恨道。

    “我没闹别扭,我只是……”她在他怀里动了动,动不了,只能作罢,瘪着嘴红着眼盯着他的领口处,不知该怎么跟他诉说心里的难受。

    “只是什么?”

    “想我妈……”

    她快哭了,他听出来了。

    郁凌恒很累,心累。

    如此不自信的郁太太让他无所适从,似乎不管他怎么哄,怎么给她打气,她都把自己关在卑微的角落里,不肯走出来。

    从太爷爷回来的那刻……不!似乎更早一点,从她开口跟他说放过云氏的那刻起,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以前那么骄傲自信的小女人,现在动不动就多愁善感患得患失,她的转变那么突然,简直让他猝不及防。

    可看她那么失落,他又不忍责备,甚至连重话都不敢说,就怕把她逼进死胡同里。

    轻叹一声,他剑眉紧锁,垂眸看着伏在自己胸口的小脑袋,大掌轻抚她微微起伏的背,极尽温柔地哄着,“乖,不闹,现在很晚了,妈妈估计都已经休息了,你这会儿去看她会打扰到她的,我们明天再去看她,听话!”

    “我想她……”云裳委屈得不行,越想越难过,已然有了哭音。

    “我知道我知道!老公知道!”郁凌恒一颗心都揪在了一起,轻轻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抬起来,“老公知道你今晚受委屈了,是老公不好……嘿!别哭,不许哭,乖啊……”

    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有泪从她的眼眶里滚落出来,连忙低头去吻她的眼睛,心疼地哄着求着。

    “郁凌恒,我不想这样……我不想的……”她闭着眼睛伤心啜泣,一副特别无助特别迷惘的样子。

    被人嫌弃的滋味很不好受,尤其想到自己其实完全可以不受这份窝囊气的,可为了爱情,为了想和他在一起,她却必须这样委曲求全,必须这样低三下四,她甚至觉得自己都变得不像是原来的自己了……

    “嗯嗯,我知道你不想,乖,有老公在呢,别胡思乱想。”郁凌恒除了哄,还是哄。

    她却倏地将他推开,流着泪说:“我们分手吧……”

    郁凌恒被推得往后踉跄了两步,腿弯触上牀沿,一时没稳住,整个人倒在了牀面上。

    连忙坐起来,还没时间消化“分手”二字,就看到她正往门口走,他又惊又怒,勃然大喝:“云裳你敢走!!”

    她的脚步微微一滞,但没有停下……

    “你再走一步试试!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打断你的腿!!”郁凌恒又气又急,腾地站起来,瞪着她的背影厉喝道。

    云裳这会儿正委屈着呢,他越是威^胁她,她越是要跟他对着干……

    偏不停!偏要走!

    为他受了那么多委屈,还不许她作一作啊!

    他总是这样,哄她两句就没耐心了,多哄哄她能怎样?!

    她咬着唇愤愤想着,伸手去开门。

    可下一秒,她的身体突然腾空,一阵天旋地转,她就被他扛在了肩上,然后再被重重抛向大牀……

    她的尖叫都还没来得及出口,就看到他如泰山压顶般袭来……

    他高大的身躯将她整个覆盖,不给她反应的机会,上来就直接堵住她的唇……用他的嘴!

    以吻封缄。

    他扣紧她,霸道地主导一切……

    他带着怒和怨,许久都不放过她,非要把她逼疯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

    迷迷糊糊的云裳感觉到唇上传来刺痛,她回过神来,攥紧拳头打他的肩,恼火地咽呜,“唔……疼……”

    她的挣扎让他不能好好继续,他暂时放过她,与她额头相抵,在她唇上阴测测地呵气,“我以后要是再从你嘴里听到‘分手’啊‘离婚’啊什么的,我就咬死你!!!”

    磨牙霍霍的声音,沙哑又磁性,有种说不出来的魅惑,好听得不行不行的。

    其实她就是想作一下,想要他多哄哄她,想要他多爱她一点,想要得到多一点的安全感!

    仅此而已!

    被他这样一吻,心情好多了,她嘴一撅,气呼呼地嗔道:“太爷爷说我配不上你!”

    女人的心情,如六月的天,一会儿晴空万里,一会儿乌云密布,总之就是变幻莫测。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矫情了!

    “你是跟我过,又不是跟太爷爷过!”郁凌恒哭笑不得地看着郁太太那副哀怨又委屈的模样,真是气也不是恨也不是,张嘴又在她唇上咬了一口。

    她叫了一声,不服输地回咬他一口,结果是被他扣住狠狠“报复”了一通……

    手段嘛……无所不用其极!

    待他停手时,她已经快崩溃了,脸颊烫得几乎可以炒蛋。

    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缓了好久才把气息调整正常,再开口时,她的声音也变得沙哑不堪,“可太爷爷若一直不喜欢我,那我们肯定不会幸福的。”

    “你刚才不是跟太爷爷保证为了我一定会让自己变得更好更强吗?说着玩儿的?!”他的手一直没闲着,嘴上则意犹未尽地轻啄着她,眉眼唇鼻,无一遗漏。

    “牛谁不会吹?再说了,万一不管我变得多好太爷爷都不满意呢?”

    “还没努力试过你就先想到了放弃,说这样的丧气话有用吗?你真甘心就这样被老祖宗看扁?”他恨铁不成钢,惩罚般用力抓她一把。

    她惊呼一声,攥拳揍他。

    他却腾出一只手来把她的小拳头擒住,顺势压在头顶之上……

    然后接下来,她就动不了了……

    “喂!我话还没说完呢!”她嗔怒,急得左右摆头躲他的嘴。

    “先做!”

    “不嘛……”

    “那就边说边做!”

    “喂,你怎么这样……”

    他霸道强势,根本不容她拒绝,气得她想咬他。

    他三两下就将她的城池攻破,在她耳畔坏坏呵气,“不是说好了要‘母凭子贵’的吗?老公在帮你呢!乖,别乱动!”

    呃……

    云裳汗哒哒。

    “可是,可是……”她撅嘴咕哝,不想又这样被他轻易蛊惑,可想了半天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反驳他。

    反正在这方面,永远都是他说了算,她早就打消了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念头,而且就算翻身了,她也不知道这歌该怎么唱。

    所以,最后她只能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声……

    好吧!

    ……

    ……

    ……

    在被老祖宗训斥之后,云裳第二天就到嵘岚上班去了。

    没走后门,没找关系,真的从基层做起。

    任职的是财务部会计助理,每天的工作内容只是一些比较基础性以及比较琐碎的工作,依她的资历,游刃有余。

    除了到嵘岚上班之外,她也开始学着了解以及管理郁家。

    上至每房每人的吃穿用度,下至佣人的薪水,大大小小,事无巨细。

    一个顶级豪门,家里必然得有管事之人,原本向来是由长房长媳管理,但婆婆杜若蓝性格温和,无法胜任,所以这几年老祖宗就把这些权利暂交给了管家月嫂。

    云裳初学期间并不过分干涉月嫂,她懂得什么叫循序渐进。

    当然,因为她突然插手管起家里人的饮食起居,没少被三房的房美娇母女俩讽刺奚落。

    而管家月嫂,似乎也是不太高兴的。

    但这些,她都不管,一笑置之,只管做好自己分内的事。

    为了让自己变得更优秀,为了能配得上郁先生,她变得很忙,竭力充实自己。

    嗯,她很忙!

    而忙碌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

    不知不觉,她在嵘岚就上了一个月的班了。

    工作环境已经熟悉,跟同事之间相处得也比较融洽,原本一切都非常顺利非常美好,不过最近两天她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刚进公司没几天的一个小男孩,好像看上她了……

    午餐时间,她走向电梯,准备下楼跟郁先生偷偷出去吃个饭。

    最近她忙得很少陪他,他已经颇有怨言。

    来公司上班,她跟他约法三章,一不许他私下帮她,二不许公开他们的夫妻关系,三不许众目睽睽下见面。

    以前她也来过公司找他,不过次数很少,而且认识她的似乎只有他的秘书。

    所以,即便上班已经一个月,还没人发现她头上的光环,没人知道她就是大名鼎鼎的总裁夫人。

    进入电梯,她按了负一楼,准备去停车场与郁先生会合。

    电^梯^门正缓缓关闭,突然一只手伸了进来……

    电^梯^门又缓缓打开,一张朝气蓬勃的脸出现在眼前。

    云裳微不可见地蹙了下眉心,往角落里退了一步。

    正是对她有意思的那个小男生!

    说句大言不惭的话,其实整个部门不管是已婚还是未婚的男人,或多或少都会郁太太有点非分之想,只是年纪稍大的比较理智,不敢贸贸然就付诸行动。

    所以青春是疯狂的,年轻的男孩儿就不管不顾,喜欢就上!

    “嗨!”

    男孩儿约莫二十二三,进入电梯内,噙着自认为很帅气的笑容看着云裳,骚包地跟她打招呼。

    男孩儿其实长得还是蛮不错的,笑起来也挺阳光的,只是看在云裳眼里,就觉得特别幼稚!

    郁凌恒都三十了,可有时候还幼稚得让她无语,更别说眼前这个比自己还小的小男生,恕她接受无能。

    “……嗨。”她很勉强地扯了扯嘴角。

    “去吃饭啊?”男孩儿特别热情,双眼亮晶晶地盯着她。

    云裳被他盯得头皮发麻,胡乱点了下头,“……嗯。”

    然后她转眸盯着楼层显示屏,神色漠然,只差没在脸上写“别找我说话我不想理你”几个大字了。

    “我也是耶!你喜欢吃什么?我请你!”可男孩儿不知是装傻还是真的不会看脸色,对她笑得越发热情,且对她越靠越近。

    男孩儿还单手撑在电梯内^壁上,对她来了一个最近很流行的壁咚姿势……

    云裳囧,尽可能地缩在角落里,嘴角抽^搐,“呃……不用了,我……”

    “一顿饭而已,你不用跟我客气!”男孩儿特别豪爽,一副“少爷我有钱”的架势。

    “不是客气,是我已经有约了!不好意思!”她忍无可忍,冷冷道。

    本想着是同一个部门的,都给彼此留点脸,可这小子不依不饶非要找不自在,看来她也只能成全他了。

    闻言,男孩儿立马收回手站直身,皱眉问:“你有男朋友了?”

    “啊对,有了!”云裳点头。

    “很帅?”男孩儿的心顿时哇凉哇凉的。

    “凑合吧。”

    “你这么漂亮,怎么可以找个凑合的?让我做你男朋友吧,我这么帅!”男孩儿一听“凑合”,内心立马又燃起希望,自信爆棚。

    帅?你是衰吧!

    云裳哭笑不得。

    “这个……”有些招架不住这没脸没皮的男孩儿,她狠狠咽了口唾沫,抬头,特别严肃地说:“我不喜欢比我小的男生!”

    “姐弟恋更刺激啊!还有我哥是财务总监,你做我女朋友的话,我让我哥给你升职!”男孩儿对她眨眼,利诱道。

    财务总监算个屁!

    我老公还是总裁呢!!

    云裳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只觉得眼前这小子真是快蠢哭了!

    “我‘真’不喜欢比我小的男生!”深吁口气,她咬重字眼冷冷拒绝。

    正在这时,电梯停下,然后^进来一个人……

    云裳一见来人,双眼瞬时发亮,咧嘴笑得别提多开心了。

    “嗨,二爷!”

    是郁晢扬!

    一月前,郁晢扬和云裳一样,也到嵘岚上班了,同样都是从基层做起,只是两人部门不一样。

    按理说郁晢扬早在几年前就应该来公司实习上班的,可他玩儿心重,一直不乐意来,郁凌恒想着就这么一个弟弟,觉得让他多玩儿两年也无妨。

    但在经过恐怖事件之后,郁凌恒回国就对郁晢扬下了命令,让他立刻进公司实习。

    郁凌恒想着,若再不让弟弟独当一面,万一自己有什么事,郁家岂不是得毁在他的手上?

    而郁晢扬在大哥受伤时,也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几乎没有犹豫就点头同意了。

    见到云裳本是板着的脸突然笑成了一朵花儿,男孩儿纳闷地转头,看到一个比自己还帅的男生进了电梯,立马如临大敌般挺直背脊,不悦喝问:“他是谁?”

    “他是我……”云裳下意识地想说弟弟,临了眼珠子一转,答案改变,特别铿锵有力地吐出三个字:“男朋友!”

    说着她伸手,亲昵地挽住郁晢扬的手臂。

    郁晢扬只用了三秒时间就猜到了眼前是什么状况。

    俊脸瞬时阴沉,冷冷盯着不自量力的男孩儿。

    想挖他哥的墙角?找死呢!!

    男孩儿一听云裳说出“男朋友”三个字,顿时疯了,愤愤不平咄咄逼人地质问:“你不是说你不喜欢比你小的吗?他看起来比我还小!”

    云裳还没来得及说话,郁晢扬不干了。

    剑眉一挑,黑眸一凌,他朝男孩儿逼近一步,气势汹汹,“你说谁小?小爷哪点比你小?你才小!你全家都小!!”

    特么的!不知道男人最忌讳的除了“不行”就是“小”吗?

    男孩儿被他吼得一怔,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见郁晢扬突然发飙,云裳始料不及,想着闹大了总归不太好,连忙拽拽他,打圆场,“呃,二爷,算了,别这样……”

    “算什么算?!他说我小!”郁晢扬不服,特别愤怒。

    男孩儿在短暂的怔愣之后,终于反应过来,心里虽有点惧意,但想着在喜欢的女人面前不能丢脸,便硬着头皮张口就说:“你本来就——”

    电^梯^门正在这时开了。

    “你给小爷滚出去!!!”

    郁晢扬抓^住那男孩子狠狠往外一甩。

    男孩儿猝不及防,被甩了出去,与正要进电梯的一个男人撞在了一起,双双倒在地上。

    等男孩儿狼狈地爬起来时,电^梯^门已经关闭。

    云裳面朝着电梯壁,双肩狠狠颤动。

    “笑什么笑?你还有脸笑?!”

    郁晢扬恼羞成怒,没好气地对着她吼。

    他觉得她一定在取笑他刚才介意别人说他“小”……

    云裳连忙褪去笑容,极尽辛苦地板起脸回头看他,“我没笑……真的!”

    她看似一本正经,可明明憋笑憋得声音都发颤了。

    “云裳你再笑!!”郁晢扬怒不可遏。

    “二爷你别逗我了,我真的不想笑的……哈哈哈……啊!”

    郁晢扬恼火极了,扑上去就去揪她的脸。

    云裳疼得大叫,本能地反抗。

    正在两人打成一团的时候,电梯到了负一楼。

    门开了,外面站着一个高大挺拔英俊帅气的男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更新完毕,祝大家端午节安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