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59章:你以为豪门长媳那么好当?
    她摇头,认输,哽咽道:“爷爷,我不爱他了,就这样算了好吗?”

    初丹的语气,近乎哀求。&amp;

    “不爱他你哭什么?算?你这些年浪费的大好青春,怎么算?!”初润山却对孙女这副懦弱的样子感到不满,不悦地冷嗤道。

    “爷爷,我真的不爱他了——”

    “我就问你,不爱他你这是在哭什么?!!”初润山勃然冷喝。

    初丹被逼得无路可走,忍无可忍地冲口喊道:“因为爷爷您今晚让我很难堪!”

    “你——”初润山气结,腾地站起来怒瞪着孙女,一张老脸瞬时铁青。

    初丹豁出去了,强忍着心痛,一字一句,掷地有声,“爷爷,我现在很郑重地告诉您,郁凌恒……我不要了!”

    她那么爱他,他却移情别恋,这样的他,她不要了……

    她说得坚定决绝,一副铁了心的模样。

    初润山怒不可遏,胸腔急促起伏,气得连连点头,“好好好!你说你不爱他了是吧?那你马上给我带个男朋友回来,三个月内结婚,我就信你不爱他了!”

    “爷爷!!”初丹愤怒又震惊,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爷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

    她去哪里找个男朋友带回来给他看?还马上?

    最过分的是,居然还要她三个月内结婚?

    这怎么可能!!

    “你既然不爱他了,那带个男朋友回来有什么好为难的?”初润山冷笑道。

    自己的孙女,他岂会不懂她的心思,她这副哭哭啼啼的样子,说不爱郁凌恒那简直就是睁眼说瞎话,骗鬼鬼都不信!

    “爷爷您这是强人所难!我不爱他了并不代表我就非得爱其他男人,我现在感情空窗期不行吗?”初丹气得差点尖叫,觉得自己快被逼疯了。

    “感情空窗期是吗?行!空窗一个月够了吧!我给你一个月时间,一个月内,你给我带个‘靠谱’的男朋友回来!”初润山冷冷说道,语气霸道得不容抗拒。

    听着爷爷刻意咬重的“靠谱”二字,初丹心里明白,爷爷这是在警告她别妄想找什么临时男友来敷衍他……

    “爷爷——”

    “初丹!你二十七了,还不结婚是想当老姑娘吗?你觉得无所谓可我丢不起这张老脸!!”

    初丹还想争辩,可刚一开口就被爷爷疾言厉色地喝止了。

    初润山说完,不再看孙女一眼,冷着脸便上楼去了。

    初丹僵立在客厅里,泪,滚滚而落……

    端着一杯水站在厨房门口看完全过程的初恺宸,走到姐姐的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然后默默回房。

    时至今日,除了无声的安慰她一下,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还能怎么帮她了……

    毕竟,一个连自己的感情问题都处理不好的人,又有什么能力去帮别人?

    ……

    夜,漆黑,寒气瘆人,还夹杂着冷冽的风。

    云裳像具没有生命的雕像般一动不动地坐在当初被郁晢扬推进湖中的那个小亭子里。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了……

    郁先生不在家,她不想回恒阳居,因为不想被琇嫂安慰……

    她不想要安慰,那样会显得自己很可怜,她不可怜,她的丈夫那么爱她,她一点都不可怜……

    嗯,她不可怜!!

    虽然她除了郁先生再也没有任何依靠,虽然这个家里无她的立足之地,虽然她处处被人嫌弃处处被人排挤,但没关系,她爱的男人也爱她,足矣!

    无论哪里,都有不公平待遇,太爷爷喜欢初丹不喜欢她,没关系,真的没关系……

    可是,真的……没关系吗?

    如果真的没关系,云裳,你现在在难过什么?在委屈什么?在不平什么?

    明明还是在乎的啊!

    多想自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多想能让郁先生最爱最尊敬的太爷爷喜欢自己,多想能完全融入这个大家庭里,可原来,那么难!

    她一直在想,如果要郁凌恒在她和太爷爷之间做选择,他会选谁?

    毫无疑问,一定会是太爷爷!

    当然,他选择太爷爷并非就不爱她,残忍就残忍在这点,即便他爱她,最终还是会选择太爷爷……

    因为不管是郁家,还是嵘岚,还是太爷爷,都是他不可推卸的责任!

    他们的爱,太薄弱,根本无法与这些重如泰山的责任相抗衡!

    她懂!她全都懂!!

    正因为懂,所以才这么难过……

    如果不爱该有多好,不爱就不会有这么多烦恼,不爱就能潇洒转身,不爱就可以说放就放!

    为什么老祖宗早不回来晚不回来,为什么偏偏要在她和郁凌恒确定心意的节骨眼上回来?

    若老祖宗在过年之前回来,若今晚的一切能在恐`怖`袭`击之前发生,那她一定可以挥剑斩情丝,一定可以全身而退,一定不会把自己置于如斯境地!

    云裳目光呆滞地盯着黑漆漆的湖面,脑海里尽是和郁凌恒从最初到现在的点点滴滴,那些争吵,那些甜蜜,那些抵死缠`绵的瞬间……

    不知不觉,她的眼底浮现出一层水雾……

    突然,身后响起脚步声,还有拐杖杵在地上的声音。

    她一惊,连忙用双手捂住脸狠狠搓了搓,然后回头。

    “太……太爷爷……”

    云裳腾地站起来,迎上老祖宗凌厉的目光便控制不住地感觉到惊慌,紧张得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哪里好。

    在灯光的照映下,郁嵘站在亭子里,面无表情地冷睨着手足无措的云裳,神色莫测。

    年过九旬的老人,精神抖擞目光如炬,身姿如松气势如虹,双手握着拐杖置于身前,周身弥漫着一股浑然天成的威严。

    云裳局促,悄悄攥紧双手,被老祖宗极具穿透力的目光看得头皮发麻,有种无处遁形的恐慌。

    她微垂着眼睑,眸光闪烁,甚至不敢跟他对视。

    老祖宗没说话,她也不敢再开口,清晰地感觉到气氛正一点一点地冷下去。

    四周似乎更安静了,静得她都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还有心脏跳动的砰砰声,那么急,那么慌……

    就在她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疯掉时,老祖宗终于开口了……

    “委屈?”

    郁嵘淡淡看着云裳泛红的眼圈和低落的情绪,冷冷哼道。

    清冷淡漠的两个字,云裳听出了轻视的味道。

    脸,刷地白了个透。

    她仓皇抬眸看了老祖宗一眼,却在触及他犀利的目光时,又吓得不由自主地垂下了视线。

    郁嵘握着拐杖的双手紧了紧,蔑然冷嗤:“你以为豪门长媳那么好当?”

    云裳的心,狠狠一震,眼底已显悲凉。

    她知道豪门媳妇不好当,豪门长媳更是难上加难,她知道郁家门槛有多高……

    她都知道的!

    可最初,并不是她腆着脸要高攀他们家的啊!

    明知她不够优秀,明知云郁两家不够门当户对,他们还要上云家提亲,现在又来嫌弃她不好,不觉得太欺负人了吗?

    “我……”她委屈愤慨,张口想反驳,可临了却发现自己根本无话可说。

    一颗心,已经被负面情绪占满,连为自己辩护都没了底气。

    郁嵘微抬下巴,藐视着眼前的小姑娘,宴辞更加残忍,“云家和郁家有悬殊,你和阿恒各方面都有差距,想必你自己心里也很清楚自己配不配得上郁家大少奶奶这个尊贵的称号!”

    云裳蓦地抬头,愤愤不平地看着面色严厉的老祖宗,双手狠狠攥紧,咬着牙根极力隐忍。

    “不服?觉得我处事不公?”郁嵘冷笑,字字句句犀利无比,“自身不足就该反省,而不是怨天尤人!”

    云裳红着眼,本想据理以争的念头瞬间消散,哑口无言。

    是啊,是她自身条件不如人,又有什么资格委屈呢!

    灰姑娘的故事止于童话,现实生活中飞上枝头的麻雀绝大多数都是以摔死为下场,真正变成凤凰的只怕绝无仅有。

    对!云家在t是也算是榜上有名的富豪,可跟郁家一比,直接被甩到了太平洋。

    甚至跟初家比,也是分分钟被甩出几条街。

    豪门婚姻,哪一桩不是牵扯着丝丝缕缕的利益关系,没有利益捆绑的豪门婚姻,只怕难以走到最后。

    如她和郁凌恒!

    毕竟,基金已经启动,她已毫无利用价值。

    就算当年郁云两家有联姻承诺,可对于商人来说,往往家族利益大过一切……

    所以当利益和承诺有了冲突时,承诺不过就是狗屁!

    指尖陷入掌心,很疼,但更疼的,却是心……

    对!她不服!却无力反驳……

    “你的委屈不是别人给你的,是你的自卑造成的。自身问题想不透,你永远都比不过别人!”郁嵘一边冷冷说着,一边上前两步,轻蔑道:“这点委屈都受不了,你还是趁早走吧,郁家不适合你!”

    云裳后退一步,脸色煞白。

    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犹如一股飓风般卷入亭子里,愤怒大喝:“老祖宗!!!”

    郁凌恒匆匆赶回家,回到恒阳居却不见云裳,顿时就急了。

    心急如焚地满园子乱找,刚找到这里就听到老祖宗想赶走郁太太,瞬间火冒三丈。

    冲进亭子里,将郁太太护在身后,他愤慨不平地看着老祖宗,一脸怒容。

    看到郁凌恒向自己冲过来的那瞬,云裳一直强忍的难过如山洪暴发,顷刻间占满了她的心,委屈同时也被放大了无数倍,撑得她想哭……

    她的双手紧紧攥着他腰侧的衣服,躲在他的身后,低着头红着眼,狠狠咬住唇才没让眼泪掉下来。

    郁嵘却直接无视郁凌恒,犀利冷厉的目光投射在云裳的头顶上,“你觉得郁家风光,可实际上它是个龙潭虎穴,你承受能力这么差,留下来既委屈自己又为难阿恒,何必?”

    “我不为难!谁说我为难了?!”郁凌恒气得音量直线飙升。

    郁嵘皱眉,冷飕飕地看了郁凌恒一眼,不急不缓地淡淡道:“我还没聋,你跟我说话可以小声点!”

    郁凌恒心疼郁太太,情绪失控,气急败坏,音量只增不减,“老祖宗——”

    “还记得你上次顶撞我是在什么时候吗?”

    “……”

    老祖宗的语气很淡,听不出情绪,但郁凌恒很清楚,这正是老祖宗动怒的表现……

    上次顶撞老祖宗已是很遥远的记忆了,那时候估摸是叛逆期,不知死活地忤逆老祖宗,得到的下场之凄惨,不忍回想。

    老祖宗这明显是在警告他。

    他倒不怕自己受罚,怕的是牵连了郁太太。

    郁太太现在不讨老祖宗喜欢,如果他在为了郁太太忤逆老祖宗,那么老祖宗自然会把这笔账算在郁太太的头上……

    那样的话,只怕郁太太在这个家里就更加难熬了。

    郁凌恒狠狠拧眉,终于是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知道身后的小女人这会儿一定很伤心,他心疼得不行,反手到背后去抓她的小手,握在手心里轻轻捏了捏,无声安慰。

    小两口的小动作一丝不漏地落入郁嵘的眼里,见云裳只顾躲避不敢面对,目光一凌,言辞更加犀利,“郁家的媳妇,就算不是女金刚,也不能是累赘,更不能是废物!!”

    累赘……

    废物……

    云裳一震,心脏抽`搐。

    郁凌恒立刻说:“她是我太太,不需要做什么女金刚——”

    呯!

    拐杖重重杵在地上,发出一声饱含愤怒的大响。

    这一下,犹如杵在郁凌恒和云裳的心上,小两口不约而同地狠狠一颤。

    “一个不但不能帮你,在紧要关头甚至会拖累你的太太,你拿来做什么?!!”郁嵘震怒,勃然厉喝。

    “我不需要她帮我,我只要她爱我就够了!”

    “那你让她做只金丝雀养在外面便罢,无需霸占郁家大少奶奶的位置!”

    “……”

    气氛,瞬间僵凝。

    郁凌恒深知惹怒老祖宗对他和郁太太不会有任何好处,必要时还得采取怀柔政策,不能硬碰硬。

    重重叹了口气,郁凌恒眉宇间泛起一丝疲惫,无奈地看着老祖宗,幽幽道:“老祖宗,这门亲事当初可是您亲口提议以及同意的!”

    “对!是我同意的!但此一时彼一时,一个人若不能提升自我价值,那就活该被嫌弃!”

    “老祖宗,话可不能这么说——”

    “我就这么说!!”郁嵘脸色阴沉,专横又霸道地冷喝。

    郁凌恒狠狠拧眉,头痛不已,在他的印象中,老祖宗一直都是那么精明睿智,永远一副天下尽在我手的淡定从容,从未有过如此蛮不讲理的一面。

    难道是老年痴`呆了?

    眼看郁凌恒和老祖宗要杠上了,云裳又急又悔,她再傻也知道不能让他为了她惹怒老祖宗,不然到头来吃苦的还是她……

    她着急,悄悄扯了扯他的衣摆,让他别说了。

    而且她莫名觉得,老祖宗今晚对她说的这些话,并不全是为了嫌弃她……

    感觉到身后轻微的拉扯,郁凌恒回头看了眼瘪着嘴楚楚可怜的小女人,收紧五指,把她的小手握得更紧了。

    他知道她担心,但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一直受委屈。

    拧眉想了想,郁凌恒说:“老祖宗,裳裳是欧荣毅的外孙女!”

    “那又如何?欧荣毅二十几年前就已经弃军从商了,就算现在欧阳是s记,但他那么年轻,拿什么跟根基扎实的初家比?!”

    对于云裳是欧家孩子的事,郁嵘没有丝毫惊讶,平静得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仿佛早就知晓一般……

    郁凌恒本想搬出欧家为郁太太加加分,哪知老祖宗这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根本就是没把欧家看上眼,而他也不得不承认,老祖宗的话,针针见血!

    今晚的饭局,在看到是初润山和初丹姐弟俩时,他有股冲动想把欧荣毅和欧阳叫过来,给郁太太撑撑腰什么的。

    但这个念头只有一瞬便被他扼杀了。

    诚如老祖宗所说,欧荣毅早就弃军从商,背后力量自然不如初润山,虽然欧阳是s记,但初润山的二儿三儿的官职也不比欧阳小……

    如此一比,把欧家扯进来不止帮不了郁太太,甚至会祸害了欧家!

    因为当年,欧荣毅和初润山在能力与职位方面都势均力敌,两人意见相左,常有争执,都说一山不能容二虎,一来二往便有了积怨,好在后来欧荣毅弃军从商了,不然两人指不定会斗成什么样。

    所以,如果让初润山知道云裳是欧荣毅的外孙女,估计更不得了了吧!

    只怕更是会趁机打击报复的吧!

    郁凌恒突然扯出欧家,云裳是不太乐意的,因为自己以前那么不待见欧家,总不能这会儿有需要了就去求欧家给自己撑腰吧,她拉不下这个脸。

    哪知她的忧虑是多余的,老祖宗根本没把欧家放在眼里……

    得!这下她连欧家的脸都丢了。

    看来,只能靠自己了……

    云裳暗暗吸了口气,狠狠咬了咬唇,鼓足勇气从郁凌恒的身后慢慢移出来,胆怯却坚定地看着面色沉冷的老祖宗。

    “太爷爷,我知道我不够好,但我会努力的,我不会给阿恒拖后腿,也不会成为郁家的累赘,我会尽快让自己变得更好,请您相信我!”她直视着老祖宗,谦卑诚恳,竭力保证。

    郁凌恒侧眸看着小女人认真严肃的侧脸,心里甜得如同灌了蜜,就觉得这会儿的郁太太真是前所未有的迷人,迷死个人!

    鸵鸟心态的郁太太今天能为他做到这样,他很惊喜,很开心,很满足。

    听到云裳终于说了一句完整的话,郁嵘阴沉的脸上稍有缓和,冷冷看了眼如苦命鸳鸯般紧紧牵着手的小两口,然后一言不发就转身走了。

    郁凌恒和云裳一路跟在老祖宗的身后,不近不远的距离,一直把老祖宗送回心殿,然后才双双回到恒阳居。

    两人始终手牵着手,一直沉默,直接回房。

    回到卧室,郁凌恒关上门就伸手去抱郁太太。

    可她怯怯地望着他,红着眼眶,连连后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嗷嗷嗷,菇凉们,快去领小说币,端午节搞活动了哟,送小说币哟~~~领了小说币别忘了订阅哟~~嘿嘿~~~活动详情去看首页,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