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57章:让我哥和嫂子生一个
    而当她回到恒阳居,进入前庭看到院子里那抹熟悉的身影时,终于知道老祖宗所谓的重要客人是何许人了……

    那抹身影,一如既往的纤瘦柔美,透着高贵和优雅的气息,美得让人艳羡,让人生妒……

    是初丹!

    云裳愣在门口,看着几米之遥处面对着面正说着话的两个人,明知不该吃飞醋,可心里就是忍不住微微发酸,不太舒服。

    郁凌恒和初丹站在一起,男俊女美,和谐得仿若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我是鬼吗?看到我你要这么惊讶!”初丹冷冷看着眼前的男人,虽然已经决定要放弃,可看到他疏离漠然的表情,仍是免不了心凉。

    “你怎么来了?”郁凌恒眉头微拧。

    “这个你得去问太爷爷!”

    “那……你怎么过来了?”

    就算太爷爷邀请了她,她也没必要来恒阳居吧……

    初丹简直想掉头就走,可心里就是没办法平衡,狠狠咬了咬牙,她忍下心里的屈辱,尽可能平心静气地说:“太爷爷让我过来叫你,他不知道我们已经……我不好拒绝!”

    郁凌恒想了想,点头,“行,那你先过去吧,我换身衣服——”

    他说着就转身要进屋。

    “是不是现在哪怕跟我站一起都能让你不舒服?”

    初丹忍无可忍,情急之下,对着他的背影愤慨喊道。

    郁凌恒脚步顿住,背对着初丹深深吸了口气,转过身来想说什么,却看到僵在门口的云裳。

    “郁太太!”他惊讶地轻喊一声,朝她快步走去,“你怎么出来了?”

    云裳一瞬不瞬地看着瞬间面露担忧的男人,当他来到面前,她蔫蔫地往他怀里倒,“老公……”

    饱含`着委屈的声音透着一丝微哽,凄楚可怜,惹人怜惜。

    “怎么了?”他连忙抱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垂眸看着她略显苍白的小`脸,心疼急问。

    “难受……”她抱住他的腰,把头埋进他的胸口,闷闷嘟囔。

    “哪里难受?感冒了?琇嫂——”郁凌恒担心死了,回头就朝屋里喊。

    昨晚两人在心斋呆了*,虽依偎着彼此取暖,但天寒地冻的季节,郁太太莫不是受了寒?

    还是让家庭医生看看比较妥当。

    可他话音未落,怀里的小女人就在他心口蹭了蹭,楚楚可怜地对他撒娇,“你抱我回房,陪我休息一会儿好不好?”

    “好!”他二话没说,拦腰把她抱起就往屋里走,用脸颊去碰她的额头,看她有没有发烧,边走边问:“哪里难受?跟老公说说……”

    饱含担忧和寵溺的声音柔得可以滴出`水来。

    从看到云裳回来的那刻开始,郁凌恒从头到尾都没有再看初丹一眼,仿佛她是透明的一般。

    初丹垂眸苦笑,转身就走。

    她知道,如今在他的眼里,已经容不下她了……

    郁凌恒和初丹,曾经的恋人,背道而驰。

    云裳从郁先生的颈窝里轻轻转头,咬唇看着初丹挺得笔直的背影,看出她强装的坚强和难以掩饰的伤心……

    不可否认,初丹是真的很爱郁凌恒。

    云裳在想,自己故意在初丹面前装柔弱博取郁凌恒的关心和寵爱,是不是太过白莲花太过心机婊?

    可这世上,谁又能做到完全不自私呢?

    在爱情和婚姻里,她耍点小手段击退情敌不为过吧?

    这个男人是她的,是她的合法丈夫,她就算耍心眼又怎样?她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何不对,自私就自私吧!

    没有哪个妻子会大方到把自己老公拱手让人!

    她云裳的男人,容不得别的女人窥觊!

    ……

    郁家所谓的贵客,是初家老爷子——初润山。

    陪同初老爷子一同前来的,还有初丹和初恺宸姐弟俩。

    云裳被郁凌恒抱回房后,两人腻歪了一会儿,琇嫂就通报他们,老祖宗让他们去主楼用餐。

    老祖宗的命令自然不敢违背,小两口快速收拾了一番,便立刻前往主楼。

    进入餐厅,云裳就敏锐地感觉到淡淡的不妙……

    餐桌上,以郁嵘为首,大家已经就坐。

    一看座位安排,郁凌恒眼底划过一丝不悦,拉着云裳就要往餐桌靠后的位置走去。

    左侧是郁蓁一家和郁正则一家,右侧的第一个位置是初润山,第二个位置是初丹,第三个位置空着,然后依次是郁晢扬和初恺宸……

    那空着的一个位置,摆明了是留给郁凌恒的。

    郁凌恒很想对安排位置的人骂一声脑残,这种明显排挤郁太太的事,只有脑残才做得出来!

    但他不敢骂,因为心里清楚,不管是谁安排的,都一定是经过老祖宗允许或者默许了的!

    老祖宗一回来就罚了郁太太,他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去探探老祖宗对郁太太是何态度,可眼下看来,情况确实不太妙……

    “郁凌恒!”

    一道苍老的声音威严十足地响起。

    郁凌恒不想理,可云裳却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脚步。

    因为她深深明白,明目张胆的忤逆老祖宗,不是明智之举。

    “自己的位置都找不到了?”郁嵘微垂着眼睑并不看任何人,淡淡的语气极具威慑力。

    气氛,瞬间僵冷。

    一个位置,两个人,怎么坐?

    郁凌恒俊脸阴沉,就要翻脸。

    云裳感觉到了,连忙捏捏他的手,他垂眸看她,她紧蹙眉心对他轻轻摇头,示意他别冲动。

    郁凌恒放手攥紧她的手,忍了又忍,才强行压下心里的愤怒和难受。

    郁嵘一开口,郁晢扬顿时反应过来,本来他以为空着的位置是母亲杜若蓝的,这会儿猛然想起,母亲一早外出,貌似要过几天才回家……

    郁晢扬立马站起来,对郁凌恒和云裳招手,大大咧咧地说:“哥,嫂子,来来来,你们坐这儿!我去后面——”

    “坐下!”郁嵘沉喝一声,阻断了郁晢扬。

    这是郁晢扬第一次喊自己“嫂子”,云裳感动得眼眶都润了,尤其是在她需要援助的时候他能站在她这边支持她,真的是感动死她了!

    嗯!以后她的身边若出现什么好姑娘,她一定帮他骗……不!是追到手!!

    云裳感激地看着郁晢扬,在心里默默地想。

    被郁嵘喝了一声,郁晢扬虽然心里有些发悚,但还是硬着头皮用嬉皮笑脸的态度对老祖宗撒娇道:“太爷爷,您就让我坐后面去吧,我哥跟我嫂子那么恩爱,我可不忍把他们活生生的拆开——”

    郁晢扬这话里有话,饱含`着淡淡的讥讽。

    初丹的脸色微变,透着一丝难堪。

    本来初恺宸的位置才是初丹的,可在入座的时候,初润山却把初丹喊到他的身边……

    即便初润山这样的要求很失礼,但郁嵘什么也没说,默许了。

    “坐下!”郁嵘的语气更重了一分。

    谁都能听出来,再违背老祖宗就要受罚了。

    “没事晢扬,你跟你哥坐,我去后面就好。”云裳扯动唇角,很努力地微笑道。

    郁凌恒看到郁太太强颜欢笑就心疼得不行。

    她边说边想把手从他的大手里抽`出来,可他攥紧五指,就是不肯松。

    郁凌恒转头看向老祖宗,有话想说。可还没开口,就感觉到郁太太在挠他的手心。

    他垂眸看她,只见她在别人看不见的角度对他轻轻摇头,眼含哀求……

    她求他别说,求他别惹老祖宗生气,求他别把事情闹大……

    有些事,有些时候,即便委屈,即便不甘,可也得咬紧牙根忍辱负重……

    因为意气用事在困难面前是百害而无一利!

    看到郁先生眼底的心疼和愤怒,云裳心里的难受一扫而空,她抿着红唇对他笑,调皮地冲他眨了眨眼,表示自己没事。

    嗯,没事,不就一个小刁难嘛,她受得起!

    往后的日子还那么长,她如果连这点不公平待遇都承受不了,岂是不太逊了?!

    他还在担忧,她却已经坚定地抽`出自己的手,然后挺直背脊骄傲地走到初恺宸身边的位置坐下。

    郁凌恒暗暗磨了磨牙,看了看笑得温柔得体的小女人,只能转身入座。

    人到齐,佣人开始布菜。

    趁此空档,初润山对郁嵘朗声笑道:“郁老,你这次出去玩得有点久啊,过年的时候有个门生送了我两坛上好的女儿红,本想跟你喝两盅的,可你不在家,实在是可惜啊!”

    郁嵘回笑,“没事没事,喝酒嘛,以后机会多的是!国外很多好风景啊,趁现在还走得动,多走走多看看,我都这把年纪了,说不准哪天就——”

    “老祖宗,您胡说什么呢!”

    郁嵘话还没说完,初丹就连忙喝止,嗔怒道。

    “对啊对啊,郁老你这身体比我还硬朗呐,可别说那些丧气话,你看我们小丹多关心你,我这个亲爷爷她都没这么心疼呐!”初润山趁机应和,噙着笑看了眼孙女,半真半假地吃醋道。

    话一出口,初丹也惊觉自己逾越了,偷偷瞟了眼身边的郁凌恒,心里不由有些尴尬。

    他现在不待见她,她对老祖宗的关心看在他的眼里只怕是别有用心,她不希望他误会……

    郁凌恒的确很不高兴!

    他知道初丹和老祖宗的感情一向很好,但在这样的场合,在云裳的面前,初丹对老祖宗的这番关心明显很不合适。

    他那最爱胡思乱想的小女人,只怕又要胡思乱想了……

    郁凌恒拧着眉头,忧虑重重地侧眸看了眼坐在初恺宸身边的郁太太。

    只见她低着头,没有丝毫表情的侧脸看不出喜怒哀乐,安静得仿佛不存在一般。

    只是她拿着筷子的手,很紧,紧得指关节隐隐泛白……

    初润山的话别具深意,在座的基本都懂那意思,有郁嵘在,郁蓁和郁正则两家人并不参言,偶尔附和一句或陪笑两声便罢。

    “哈哈哈……好好好,不说不说,我也希望自己的身体能一直这么硬朗着,我还等着抱小金孙呢!”郁嵘爽朗大笑。

    “谁说不是呢,我也等着抱曾孙啊!哎,你说要是当初凌恒和我们小丹没分手该多好,说不定咱俩的愿望就都实现了!”初润山惋惜叹道,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郁凌恒。

    郁凌恒视若无睹。

    郁嵘,“是啊是啊,可惜了啊!”

    “哎呀郁老,说可惜吧其实也言之尚早,只要他俩还对彼此——”

    “啊!”

    初润山正说着,突然一声尖叫把他的话生生阻断了。

    是郁晢扬。

    郁晢扬正喝着汤,突然大`腿被人狠狠拧了一把……痛得他差点飙泪。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朝着郁晢扬投射过去。

    郁晢扬顿时倍感压力,转眸看了眼身边的大哥……

    郁凌恒神色自若,优雅从容地放下筷子,拿起餐巾擦了擦嘴。

    啪!

    郁晢扬倏地一掌拍在桌面上,怒喊:“冬嫂!!”

    “怎么了二少爷?”

    正在外面忙碌的管家冬嫂连忙进来餐厅,跑到怒发冲冠的郁晢扬身边,不解地问。

    “汤这么烫你让我怎么喝?”郁晢扬怒不可遏。

    冬嫂懵了一下,“……啊?”

    汤烫?

    不可能啊,所有菜在上桌之前,都要经过她亲自检查的,太烫的菜肴不可能会上餐桌的。

    而且,二少爷碗里的汤明明都没有热气了啊……

    “啊什么啊!还不端下去,别让我再看到它!”郁晢扬怒斥,一脸嫌恶地说道。

    “好的好的。”冬嫂连忙点头,对一旁的佣人低声命令,“撤下去!”

    主人说撤就撤吧,身为帮佣,只需要服从就好。

    所有人都默默看着郁晢扬发少爷脾气。

    云裳的目光,越过初恺宸和郁晢扬,悄悄落在郁凌恒的脸上……

    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在她目光投射过去的同时,他也转眸看她……

    四目相接,两两对望。

    他深邃的目光仿若有千丝万缕的情绪,不管好的坏的酸的甜的,统统向她涌去,紧紧缠绕着她的心。

    她轻`咬唇角,心里莫名泛酸……

    常言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夫妻俩在压力面前,虽委屈,但心却是越靠越近了。

    云裳和郁凌恒的眼神互动,初丹看在眼里,苦在心里,如坐针毡。

    刚才,她的眼角余光看得清楚明白,是郁凌恒偷偷拧了郁晢扬的大`腿……

    佣人把汤端走后,郁晢扬重新拿起筷子,一抬头,像是才发现大家都正看着他一般,眨了眨眼,装无辜,“啊,那个,老祖宗,初爷爷,您们刚才说到哪儿了?继续啊继续啊,当我不存在就好。”

    他既然这样说,初润山也不客气,转头看向郁嵘,继续刚才的话题,“郁老,其实我们家小丹不容易,她都跟我说了,当初离开也是迫不得已,她这孩子死心眼,对凌恒一直都是——”

    “老祖宗您刚才说要抱小金孙是不是啊?那让我哥和嫂子生一个——不!生两个!双胞胎或者三年抱俩都行,让您老一手抱一个,成不?!”郁晢扬很及时地又插了一嘴,说完再看向初润山,笑`眯`眯地建议道:“初爷爷您也想抱曾孙啦?哎哟!想抱就抱啊,赶紧让恺宸娶个老婆,明年就能抱上了!”

    云裳觉得,这辈子有郁晢扬这样的小叔子,真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突然被点到名,初恺宸一僵,眼角余光不受控制地飘向身边的云裳……

    而当初润山说到“她都跟我说了”几个字时,郁嵘目光蓦地一凌,抬头看了初丹一眼。

    初丹微不可见地对郁嵘摇了下头……

    餐桌上的气氛,有些诡异,一顿饭吃得犹如宫心计,各有各的心思和算计。

    连着两次都是紧要关头被打断,初润山的脸色已经有点不太好看了。

    “小恺我不急,他是男孩子,能在三十之前给我生一个曾孙就行!我现在操心的是小丹,她眼看着就要二十七了,再不找个好归属的话,大好青春都给蹉跎光了,她啊,可再也经不起耽搁了!”初润山的语气变得有些冷硬,且是看着郁嵘说的,像是刻意说给他听的一般。

    郁凌恒听得皱眉,莫名觉得初润山这番话……像是在施压。

    “爷爷,您别说了……”初丹红着眼小声地求着初润山,感觉到气氛的变化,听出爷爷言辞间的强硬,她觉得自己快吃不下去了。

    坐在她身边的男人,她爱了这么多年,他的性格她最了解不过,爷爷越是这样咄咄逼人,他只会对她越是反感……

    “这样啊……”郁晢扬轻轻念叨,故作恍悟,歪头去看初丹,玩世不恭地说道:“那初丹姐你看我怎么样?如果你不嫌弃我比你小的话,咱俩试试?!”还痞痞地对初丹眨眼。

    初丹更觉难堪。

    “郁晢扬!”郁嵘脸色一沉,不悦喝道:“你胡闹什么!”

    “没胡闹啊老祖宗,我可认真了!”郁晢扬一脸无辜,喊冤。

    郁嵘冷冷瞪了郁晢扬一眼。

    初润山没了耐心,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晢扬你若做我的孙女婿我肯定是满意的,可小丹心里有人,她说她谁都不要,只要——”

    “爷爷!”初丹勃然喊道。

    若是让爷爷把话说完,她的脸也就丢完了……

    看到自己孙女红了眼眶,向自己投射过来的目光饱含`着气愤和哀求,初润山的脸色渐渐变得阴沉。

    “瞧瞧瞧瞧!还害羞了!”初润山脸上笑着,眼底却没有丝毫温度,看了初丹一眼,说:“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你们翅膀硬了,我这个老不死的管不了了——”

    “爷爷……”初丹微哽,左右为难。

    “吃饭吃饭!别光顾着聊天,饭菜都快凉了。老初,年轻人的事先让他们自己处理,来来来,咱俩喝一杯!”郁嵘适时开口,端起酒杯对初润山说道。

    “好啊,来,干了!”初润山豪爽一笑,打住话题,端起酒杯跟郁嵘轻轻一碰。

    自己孙女不给力,初润山此时此刻也只能顺着台阶下。

    一桌子美味佳肴,众人却如同嚼蜡,谁也没吃痛快。

    ……

    晚餐过后。

    初润山又提出一个无理的要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