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55章:姑姑你就歇歇吧
    然而进了大厅,看到大厅里坐满了人如三堂会审时,她的内心是崩溃的……

    郁家的人,大大小小老老少少,似乎全都到齐了。看小说到网

    老祖宗郁嵘独霸正对着门的一面沙发,神色肃冷坐如钟,威严十足。

    左侧是杜若蓝以及郁蓁夫妻,沙发扶手上坐着一个年轻男子,是郁蓁的儿子毕枫林。

    郁晢扬坐在左侧沙发最末端,低着头玩手机。

    右侧是郁正则夫妻,郁零露站在沙发后面。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似乎在聊什么有趣的事,而郁凌恒和云裳的出现,打破了这和谐温馨的气氛。

    从他们进屋的那瞬,所有人的目光像是经过彩排一般,不约而同地转头朝他们投射过去。

    大厅内顿时鸦雀无声,众人神色各异。

    见这架势,云裳的双脚突然就挪不动了,心里莫名升起怯意。

    她突然停下,郁凌恒微拧着眉不解地转头看她,看出她的不安,他轻轻捏了捏她的小手,给她无声的鼓励。

    她抬眸,对上他情意绵绵的目光,极尽艰难地扯了扯嘴角,强颜欢笑……

    这么久了,她今天才真正有种臭媳妇见公婆的紧张和忐忑。

    以前和郁凌恒没感情,所以对他家人的态度就比较随意,可现在她想跟他过一辈子,心里自然就会希望他的家人都能喜欢她,尤其是在他心里分量极重的太爷爷,她迫切渴望自己能讨得老人家的欢心……

    只有他的家人满意她,她才能在郁家站住脚,而他也不用夹在她和他的家人中间左右为难。

    她那么爱他,自然是舍不得让他为难的。

    所以讨好老祖宗,是她目前最重要的事!

    “怎么才回来?”

    最先开口的,是杜若蓝,一贯温和的声音轻轻打破诡异的沉默。

    “路上有点堵车。”郁凌恒回道,拉着云裳的手径直朝着老祖宗郁嵘走去。

    夫妻俩双双站在老祖宗的面前,云裳始终低着头,不敢与老祖宗锐利又冰冷的目光接触。

    “叫人。”郁凌恒见郁太太傻愣愣的站着不说话,连忙捏捏掌心里的小手,低声提醒她。

    云裳如梦初醒,连忙抬头看着老祖宗,紧张得舌头打结,“哦,太太……太爷爷好……”

    郁嵘没说话,只是淡淡看着眼前局促不安的云裳,眼神极具穿透力。

    老祖宗的气场太强大,云裳被看得头皮发麻,手心不由自主地沁出一层冷汗。

    见老祖宗不说话,气氛有点僵,郁凌恒连忙出声打圆场,“老祖宗,您怎么突然回来?”

    “阿恒,怎么说话呢,老祖宗回来还得经过你的允许啊?”

    郁嵘还没开口,右侧的郁蓁就抢先说道,听似玩笑话,实则语带挑拨之意。

    “姑姑,你明知我不是这个意思!”郁凌恒立马就冷了脸。

    “哎哟你这孩子,我开玩笑呢,你反应这么大做什么呀?”郁蓁扑哧一声,意有所指地笑道。

    “我的反应有大吗?是姑姑你太敏感了吧!”郁凌恒也冷笑一声,意味深长地尖锐反驳。

    很显然,姑侄俩三言两语就杠了起来。

    换做平时,面对郁蓁的挑衅郁凌恒是不屑搭理的,可今天老祖宗回来了,他担心在姑姑的煽风点火下,郁太太会被刁难……

    所以关心则乱了!

    听出郁凌恒话里有话,郁蓁面子有点挂不住,脸上的笑不由自主地僵在嘴角。

    气氛,变得剑拔弩张。

    这时,琇嫂端了一杯茶来到云裳的身边。

    一旁的佣人紧接着又放了一个垫子在云裳的面前。

    郁凌恒悄悄捏了捏云裳的手。

    大脑一直处于迷糊状态的云裳总算机灵了一回。

    “太爷爷,您……您请喝茶。”

    她从琇嫂手里的托盘上端起茶杯,双^腿一曲,直直跪在垫子上,双手轻轻捏着杯碟,以一种完全尊敬的态度给老祖宗献茶。

    只是心里还是有点紧张,一不注意舌头就打了结,磕巴了下。

    郁嵘看了看低着头姿态谦卑的云裳,又看了看她用双手托起的茶杯,没动也没说话。

    一旁的管家冬嫂看到老祖宗的目光瞟了眼茶杯,便不紧不慢地伸手去把茶杯接过来,再递到老祖宗的面前。

    郁嵘接过茶杯,揭开杯盖拂了拂漂浮着的茶叶,象征性地轻轻啜了一口。

    然后把茶杯又递回给冬嫂。

    冬嫂接过茶杯轻轻放在琇嫂的托盘里,再侧身从另一个佣人的托盘里拿起一个红包和一个红色小锦袋,一起递给云裳。

    云裳愣愣地看着红包和锦袋,忘了反应。

    “接着啊!”

    郁凌恒揉揉她的头,有些无奈地提醒她。

    真糟糕!郁太太今天不在状态,平时的狡黠聪慧都喂狗了么?

    “谢谢……谢谢太爷爷!”云裳忙不迭地伸手去接,对于自己一再失神感到窘迫和尴尬。

    茶敬完了,郁嵘却没有喊云裳起来,而是淡淡瞟着郁凌恒受伤的那条腿……

    “你的伤怎么回事?”

    云裳终于听到老祖宗开口说话了。

    老祖宗的声音沉稳有力,不急不缓却自带威严,明明听起来不是责问,却让人倍感压力。

    而老祖宗这一开口,云裳心里的不安就更加浓郁了一分……

    “哦,没事,只是不小心——”郁凌恒脸色微变,讪讪一笑,试图避重就轻。

    可他话未落音,唯恐天下不乱的郁零露就阴阳怪气地冷笑出声,“因为家里来了个扫把星呗!”

    因为云裳,郁零露即将被强行送出国去留学,不由怀恨在心,逮着机会自然得往死里整她。

    “郁零露!”郁凌恒脸色瞬时一沉,瞪向郁零露,极具警告性地喝了一声。

    郁零露新仇旧恨涌上心头,不管不顾地叫道:“她本来就是扫把星啊,我说错了吗?如果不是她,你怎么会——”

    “闭嘴!!”郁凌恒勃然大喝。

    “阿恒,老祖宗回来了呢!”

    这时,郁蓁噙着淡淡的笑容,轻飘飘地吐出一句。

    潜台词是,老祖宗回来了,这个家里不再是你一人独大,老祖宗都没喊闭嘴呢。

    郁凌恒咬牙,想说什么,却被老祖宗淡淡阻断,“小露,继续说。”

    老祖宗的语气轻缓,听不出喜怒。

    郁零露得到老祖宗的允许,立马告状:“太爷爷,您别被大哥骗了,他的伤才不是不小心,是枪伤,为了救您面前那个扫把星他可是豁出命去了——”

    “郁零露!!”郁凌恒狠狠切齿,忍无可忍地喝止。

    他受伤的事,是对外封闭的,就算是亲朋好友也只说是扭伤,知道真^相的人并不多。

    有老祖宗撑腰,郁零露才不怕,越说越来劲儿,“为了一个女人,他什么都不管了,忘了自己的身份,忘了自己的家人,甚至忘了自己肩负着多少责任,居然以身试险,害得自己身受重伤——”

    郁凌恒气得想翻白眼,“你怎么不说我死了,还重伤!!”

    “死”字一出口,郁嵘眉头微微一皱,冷冷看了郁凌恒一眼。

    郁凌恒心里咯噔一下,立马感觉到太爷爷生气了……

    “匪徒无人性,子弹没长眼,那么危险的时候你还要用自己去换她,这本身就是一件对郁家以及你自己极不负责的行为!”郁蓁垂着眸欣赏着自己的指甲,状似漫不经心地帮腔道。

    然后她抬眸看着郁凌恒,端着长辈的姿态,“阿恒,不是姑姑说你,你也这么大的人了,孰轻孰重还分不清吗?你现在是嵘岚的总裁,郁家的主心骨,你的一举一动都关乎着嵘岚和郁家的生死存亡,你这样任意妄为,你太爷爷还怎么敢放心的把嵘岚完全交到你手上?”

    听似关切的一番话,却字字句句透着不怀好意的压迫力。

    “这是太爷爷该操心的,姑姑你就歇歇吧!”郁凌恒冷冷一笑,语带讥讽。

    郁蓁脸色微变,有些不悦,有些难堪。

    郁凌恒一垂眸却看到云裳还跪着,他拧眉,伸手去拉她,“怎么还跪着?快起来。”

    云裳默默听着他们姑侄俩唇枪舌剑,听得心惊胆颤,不知不觉间腿都有点麻了,见他伸来了手,便下意识地反手抓^住他的手臂,欲就势起来。

    哪知——

    “我让她起来了吗?”

    郁嵘冷冷溢出一句。

    云裳刚离开垫子的一条腿立马又咚地一声落在了垫子上。

    再度跪得直直的!

    “老祖宗!!”郁凌恒心脏一紧,见太爷爷果然要刁难郁太太,不由动了怒,冷了脸。

    他情急中音量颇高,郁嵘布满皱纹的脸庞面无表情地看着最引以为傲的大曾孙,目光冷厉。

    郁凌恒被老祖宗看得心里发毛,不敢再硬碰硬,可又不能看着郁太太受委屈,腿一曲,也要往下跪……

    郁嵘脸一沉,手一抬,拐杖就抵住了郁凌恒往下曲的膝盖,“我让你跪了吗?”

    “我陪她——”

    “很想跪?”郁嵘凉飕飕地吐出三个字。

    “……”

    简单平缓的三个字,连云裳都闻到了危险的气息。

    杜若蓝和郁晢扬心生担忧,郁蓁和三房则幸灾乐祸……

    郁凌恒咬着牙根默默衡量,这个时候若跟老祖宗对着干,遭受惩罚的只怕会是郁太太……

    无奈,他只能站直身,垂眸愧疚地看了一眼跪得笔直的小女人。

    对于郁凌恒受伤一事,老祖宗会生气已在云裳的预料之中,而且她也表示理解。毕竟诚如郁蓁所说,郁凌恒是郁家的主心骨,若有个好歹,郁家必定会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对郁家和嵘岚都是沉重的打击。

    而身为害得郁凌恒受伤的罪魁祸首,她不被老祖宗待见也是很自然的事,换位思考一下,谁要害得妈妈受伤,哪怕是无意,她也必定是喜欢不起来的。

    不过世上既没有时光机也没有后悔药,事情已经发生,谁也无法改变,万幸的是郁大少爷没事。

    所以现在她能做的,便是尽其所能的求得老祖宗的原谅。

    思及此,云裳悄悄咽了口唾沫,鼓足勇气后,她抬起头看着老祖宗,说:“太爷爷,对不起!是我太任性连累了阿恒,我保证这样的事以后都不会再发生了,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老祖宗还没表态,郁蓁就冷笑出声,“人的生命就只有一次,哪有那么多机会给?这次多亏郁家列祖列宗保佑,阿恒才得以化险为夷,若阿恒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姑姑,这事儿都已经过了,你还要这样不依不饶的揪住来说是盼着我哥有个三长两短么?”

    一旁的郁晢扬实在看不下去了,忍无可忍地讥讽道。

    最讨厌以多欺少了!!

    更见不得平日里凶巴巴的女人这会儿被欺负得话都不敢说的样子!

    “晢扬你——”郁蓁的脸一阵青白交加,气得不轻。

    坐在郁蓁身边的毕海德扯了扯妻子的袖子,示意她少说两句。

    毕枫林一直没说话,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郁嵘淡淡瞥了郁晢扬一眼,“你也想跪?”

    郁晢扬撇撇嘴,低下头继续玩手机。

    他只是看不惯姑姑仗势欺人,可还没蠢到和郁家最高领导人对着干,又不是多大的事儿,没必要把自己弄成炮灰去壮烈牺牲。

    云裳才说一句话就引得气氛更加剑拔弩张,顿时吓得噤了声。

    “老祖宗,受伤是我自己不小心,不关裳裳的事,您让她起来吧!”郁凌恒放软态度,近乎低声下气地乞求道。

    郁嵘看着向来骄傲的曾孙,问:“再有下次,你还这样吗?”

    “不不,不这样——”云裳壮着胆子连连摇头。

    “嗯!”

    可她话音未落,郁凌恒就很坚定地发出一声鼻音。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郁嵘的目光瞬时冷厉如冰。

    “她是我妻子,护她周全是我的责任!”

    即便知道自己的话会让老祖宗不高兴,郁凌恒还是硬着头皮说了。

    “哟,阿恒你这意思是,你的责任只有她?”郁蓁皮笑肉不笑地看看郁凌恒,又看看脸色沉冷的郁嵘。

    郁凌恒对郁蓁煽风点火的话置若罔闻,一直看着郁嵘,言辞诚恳地说道:“老祖宗,我知道我肩上有多少责任,但这跟我想保护自己的妻子没有任何冲突!”

    “怎么会没有冲突?在嵘岚,我和你三叔什么事都做不了主,凡事都得靠你拿主意,你对嵘岚有多重要你自己不知道吗?”郁蓁阴阳怪气地冷笑道,暗讽嵘岚的生杀大权尽在郁凌恒手中。

    字里行间尽是为自己和弟弟郁正则抱不平。

    郁嵘沉默了半晌,然后犀利的目光将所有人扫视了一遍,最后落在郁凌恒的身上,说:“既然受伤了那就好好休息,明天起你姑姑暂替嵘岚副总裁之职——”

    “老祖宗!!”郁凌恒勃然喝道,激烈反对:“我不同意!”

    说是“暂替”,可是一旦提升,郁蓁又岂会轻易下来。

    再说了,这个时候提升姑姑,摆明了就是要分散他的权利。

    “阿恒,虽然你是嵘岚的总裁,可你别忘了,老祖宗若哪天不想让你做这个总裁了……”郁蓁姿态悠闲地靠着沙发靠背,似笑非笑地看着郁凌恒,语调慵懒,缓缓停顿,后面的话不言而喻。

    云裳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攥着,忍了又忍,终究是忍无可忍——

    “太爷爷,我有话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有加更~~后面还有哟~~~大家快来夸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