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54章:太太太……太爷爷!
    “给了你一个那么不愉快的生日,都是我不好。樂文小說|”

    云裳听着男人充满忧伤的道歉,心里又酸又甜。

    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晚他和初丹在酒店大厅的画面,其实这个都还好,她最难过的,是他让她滚,扔了她的东西狠心撵她走……

    想到那晚的伤心,又看到他现在对她这么好,云裳莫名觉得委屈,眼泪就那样毫无预兆地滚落下来。

    “别哭啊……”一看她落泪他就慌,连忙低头去吻她的眼睛,哄着求着,“我不是都认错了么,乖,别哭……”

    她咬着唇,晶莹剔透的泪珠啪嗒啪嗒往下掉,倒不是真的伤心,可眼泪就是忍不住。

    委屈和感动,各一半吧!

    “好了好了,快别哭了。”郁凌恒极力哄着,在她耳畔轻啄。

    突然,云裳觉得脖子一凉……

    下意识地抬手一摸,再垂眸一看,发现自己的脖子上被身后的男人戴上一条紫钻项链。

    云氏就是做珠宝的,她最拿手的就是鉴定珠宝的价值,所以一眼就能看出这条项链有多么贵重。

    尤其紫钻在世界上本身就是极其稀有珍贵的!

    项链的款式新颖独特,看似简单却又巧夺天工,让人眼前一亮,惊艳无比。

    云裳只一眼就喜欢上了。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条项链的设计一定是出自陶陶之手!

    “喜欢吗?”他温热的呼吸吹拂在她的耳畔,声音柔得简直可以滴出`水来。

    “嗯嗯!喜欢!”她双眼晶亮,点头如捣蒜,爱不释手地抚着脖颈上的项链。

    “喜欢就好!”他满意,在她耳朵上轻轻吻了一下。

    云裳很开心,就觉得阳历生日那天所受的委屈在这一刻都消散无遗了。当然,让她消气的并非因为这条项链有多么稀有贵重,而是他难能可贵的心意……

    只要是他送的,哪怕是一个狗尾巴草编的戒指,她也会视若珍宝!

    阳历生日那天她满含期待,哪知却被他撵出家门,今天的农历生日,连她自己都没在意,他却给了她这样一个浪漫的时刻……

    所以,在毫无准备毫无期望的时候突然得到这样的惊喜,才真真是震撼心灵,也才分外让人感动着迷。

    “刚刚许的什么愿?”他用食指沾了一点奶油放她嘴里,看着她的眼神颇为暧`昧。

    她舔掉奶油,顺带咬了他一口,微撅红唇俏皮地说:“不告诉你!”

    指尖微疼,他收回,放进自己嘴里……

    云裳看着他吃自己手指的模样,脸颊瞬时红若桃李。

    这男人真是……

    “为什么不告诉我?!”他吃完手指,幽怨瞪她。

    “因为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呀!”

    “那……”他想了想,然后换个方式问:“你的愿望跟我有关吗?”

    “不说不说不能说的。”她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你可以不说话,点头或摇头就行了!”

    云裳无语,啼笑皆非地嗔他一眼,“郁先生,跟神灵这样作弊真的好么?”

    见郁太太执意不说,郁先生没辙,怏怏不乐地哼道:“好吧好吧,不说算了!”

    郁先生孩子气的模样逗乐了郁太太,她轻`咬唇角想了想,然后双臂像蔓藤似的绕住他的脖子,喊他,“老公!”

    “嗯。”

    “你的腿还疼吗?”

    “不疼了。”

    “那……”她欲言又止,脸颊更红了一分。

    “嗯?”他狐疑地看着她。

    “可不可以……”

    “什么?”

    “我想……”她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声音越来越小,似是羞于启齿。

    “想什么?”郁凌恒被她喷薄在脖颈间的呼吸惹得浑身一紧。

    她屏住呼吸,硬着头皮吐出一个字,“要……”

    他让她这么感动,她得奖励他。

    郁凌恒愣了两秒,然后倏地睁大双眼,将她的脸从颈窝里掏出来捧在手心里,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一片绯红的脸颊,双眼发亮欣喜若狂,“你确定?”

    “嗯……”她媚眼如丝地瞅他一眼,羞答答地点头。

    “那还等什么!”他激动得双眼发光,拽了她就跑。

    “喂,你慢点,你的伤啊……”她被他拽得踉跄,哭笑不得地娇嗔。

    可他不管,拉住她越走越快,恨不得立刻回到病房。

    在电梯里,他就已经急不可耐的将她扣在怀里狠狠啃了一番,啃得她差点窒息。

    当他们终于回到病房,郁凌恒把门一关就猴急地把已然迷糊的郁太太摁在门上狂啄……

    火,一发不可收拾……

    突然——

    “咳咳!”

    一道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咳嗽声,突兀地响在空气中。

    正进展得如火如荼的夫妻俩猛地僵住,机械性地转头,不约而同地循声望去。

    只见沙发里,坐着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

    老人看起来约莫七八十岁的样子,中等身材,硬朗挺拔,圆圆的脸庞饱含风霜,布满了深深的皱纹,刻着岁月留下的痕迹,但他面色红`润精神抖擞,尤其是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透着智慧的光芒,敏锐又犀利。

    老人剃的光头,头顶自带光亮,看起来更显精神阳刚。他穿着一身整洁的白色中山装,双手杵着拐杖置于身前,挺直背脊坐在沙发里,静静地看着他们。

    老人神色平静,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浑然天成的强大气势,不怒自威。

    郁凌恒和云裳睁大双眼愣愣地看着凭空出现的不速之客,惊得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郁先生的手,还罩在郁太太的上面……

    而郁太太的腿,还挂在郁先生的腰间……

    倏然,郁凌恒慌忙把自己的大掌从郁太太身上撤离,手忙脚乱地帮郁太太整理凌`乱的衣服……

    然后他回头看向老人,“太太太……太爷爷!!”

    纳尼?!!

    太……爷爷?

    刚刚回神的云裳被“太爷爷”三个字震得大脑一片空白,立马又成了一团浆糊。

    她惊愕地瞠大双眼,呆若木鸡。

    ……

    ……

    ……

    云裳一宿没睡。

    昨晚,本想好好犒赏郁先生的,可紧要关头杀出个老祖宗,吓得她和郁先生差点魂飞魄散。

    从郁凌恒“太爷爷”三个字一出口,她就完全懵了,平日里的聪慧狡黠突然就离家出走,再也找不回来了。

    郁家老祖宗——郁嵘,已年过九旬,但平素里注意保养,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年轻十几岁,所以云裳第一眼以为老祖宗只有七八十而已。

    被老祖宗撞见那样儿童不宜的画面,云裳尴尬又窘迫,吓得心惊胆颤,都已经默默做好被责骂的心理准备,哪知老祖宗却只是不冷不热地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起身走了。

    她和郁先生面面相觑,连忙要送,但老祖宗的司机却对他们摆了摆手,表示不用。

    老祖宗莫名其妙的来,一句话都没说,又莫名其妙的走了。

    本是温馨浪漫的一个夜晚,又被搅黄了,老祖宗走后,郁先生还想继续来着,可她却已什么兴致都没有了。

    一晚上,她的脑子里都是老祖宗看她时那凉飕飕的眼神……

    迈`巴`赫landaulet快速平稳地行驶在宽阔的马路上,后座里云裳长时间盯着车窗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突然小手落入男人的大掌里,耳边同时响起他饱含关切的询问,“怎么了?冷吗?”

    她的手凉凉的。

    “哦,有点……”她转头看他一眼,神情蔫蔫的,随口应道。

    郁凌恒微挑着眉尾看着无精打采的小女人,一时忍俊不禁,低笑出声。

    云裳皱眉,见他明显是在嘲笑自己,顿时恼羞成怒,“你笑什么?”

    笑笑笑!他还有脸笑!没见她愁得饭都吃不下了么!!

    “老祖宗又不吃人,你这么害怕做什么?”他将她揽进怀里,云淡风轻地笑道。

    “谁说我怕了?他一老人家我有什么好怕的?我才不怕……”她本是义正言辞地否认,可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否认变得毫无可信度,瘪嘴幽怨,“可是我觉得他好像不太喜欢我……”

    见郁太太愁眉不展,郁凌恒心疼,连忙收起玩世不恭的姿态,食指弯曲亲昵地刮了刮她的鼻尖,柔声安慰,“别胡思乱想,老祖宗和蔼慈祥,很好相处的!”

    和蔼慈祥?

    好相处?

    “真的?”云裳挑着眉尾瞅着他,不太敢信。

    “嗯,真的!”

    “可是他看起来好严厉的样子……”

    “他是一家之主,当然得有威严!”

    她发出的疑问他都给出了一个很好且很合理的解释,可云裳心里还是忐忑。

    越想越惆怅,越想越焦虑。

    “嘤嘤嘤……”

    她倏地捂住脸,可怜兮兮地假哭。

    “又怎么了?”他无奈又好笑,将她的双手从脸上抓下来。

    云裳哭丧着脸,委屈地瘪着嘴,“万一他不喜欢我怎么办?”

    “不会的——”

    “万一呢!!”她娇蛮低叫。

    他笑着去`吮她的唇,“你是我的妻子,我喜欢你就行了呗!”

    与她的焦灼不安大相径庭,他显得很是轻松悠闲,根本不觉得有什么好担心的。

    郁家和云家联姻,本就是老祖宗的意思,再加上有“基金支配权”这个强大的捆绑理由,他们的婚姻根本牢不可摧,所以郁太太的担心他觉得完全是没有必要的。

    可他哪知郁太太忧虑的正是这个……

    在不知道自己身世可能有变的半月前,遇上这样的情况云裳肯定是不会这般担忧的,可这不是知道了自己有可能不是云家的孩子么,万一这件事曝光,郁家肯定是不会接受她的啊,她能不急么?!

    好不容易跟郁先生相亲相爱了,她舍不得他们的爱情还没开花结果就被残忍扼杀。

    嗯,她舍不得!

    他说,你是我的妻子,我喜欢你就行了……

    他说得那么理所当然,稍稍安抚了她不安的心。她偎进他的怀里,将脑袋靠在他的肩上,微仰着小`脸盯着他完美的侧脸,“那如果老祖宗要拆散我们呢?”

    “他又没撑着好好的拆散我们干吗?!”郁凌恒翻了个白眼,快被突然变得患得患失的她折磨疯了。

    “他或许觉得我配不上你啊,想给你找个更好的老婆啥的。”

    “别胡说!老祖宗不是那么势利的人!”

    “个人喜好有时候跟势利不势力没有关联的……”

    郁凌恒觉得自己快被胡搅蛮缠的郁太太打败了,拧着眉想了想,他垂眸看她,“你若真这么担心那就赶紧给我生个儿子!”

    “……啊?”她一愣。

    “就算老祖宗不喜欢你,只要你给他生个小小曾孙,他自然就疼你了。”他趁机哄骗。

    “真的么?”她还真的听进去了,眨眨桃花眼,心里默默衡量着可行度。

    他点头,一本正经,“嗯,真的!”

    云裳轻`咬唇角,眼珠子转啊转,先不论郁先生的动机纯不纯,她倒觉得这办法还真有可取之处。

    嗯,回头再好好想想看。

    红唇一瘪,她蔫蔫地往他怀里靠,小手拨`弄着他胸前的扣子,委屈咕哝,“其实吧,我就是想问问你……”故意停顿。

    “嗯?”

    “如果老祖宗不喜欢我……你站哪边啊?”她抬起小`脸望着他,眼含希冀。

    郁凌恒挑眉,默了两秒,不答反问,“你说呢?”

    “我在问你呢!”她小`脸一板,在他胸口捶了一拳,嗔怒娇喝。

    “你觉得我会站哪边?”他还是不做正面回答,就逗她。

    “我哪知道啊?我要知道还用问你啊?!”

    “你可以猜猜看!”他轻勾唇角,笑得邪魅慵懒又云淡风轻。

    她恼了,对他漫不经心的态度很不满,小`脸一撇,望向窗外,气呼呼地吐出俩字,“不猜!”

    明知道她想要什么答案,还推三阻四,猜猜猜!猜你二大`爷啊猜!

    郁凌恒歪着头噙着笑,好整以暇地看着郁太太,食指戳戳她气鼓鼓的腮帮子,带着笑意的声音饱含寵溺,“又生气了?”

    “没有!”她板着脸挥开他的手,哼道。

    看她傲娇的小模样,他唇角的笑意不由更深刻了一分,长臂一伸,勾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拖进他的怀里,坐在他的腿上……

    “小笨蛋!我当然是站在你这边的!都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你是我的人,我不站你这边还能站哪边啊?!”他岑薄的唇凑近她的耳畔,轻轻`咬着她的耳`垂暧`昧低喃。

    她被他咬得一颤,缩着脖子频频想躲,可怎么也躲不掉……

    他明确的答复也让她瞬时开心起来,她转头娇滴滴地剜他一眼,嘟起唇娇嗔,“讨厌……唔……”

    他趁机扣住她的后脑,霸道地攫住她的唇……

    许久之后……

    “别担心,有老公呢!”

    他意犹未尽地在她唇上浅啄,柔声轻吐。

    “嗯。”她喜滋滋羞答答地在他怀里蹭。

    蹭得他头皮发麻。

    于是郁先生想起了昨晚……

    “郁太太,还记得昨晚答应过我什么吗?”他把她扣在怀里揉,与她额头相抵,深深看着她波光潋滟的桃花眼,轻轻呵气。

    “什么?”她被他整得迷迷糊糊的,一时没反应过来。

    她的声音有些哑,好听极了,像根小羽毛似的拨着他的心。

    “小东西,别装傻!”他瞪她,喑哑的声音透着浓浓的警告。

    “人家真的不记得了——啊……”

    她的话音未落,他的手就极具危险地往下……

    吓得她慌忙捉住他的手腕,怕前面司机听到他们的动静,只能压抑地惊叫。

    “嗯哼,想起来没?”他的唇贴着她的耳朵,坏坏威逼。

    “你你……”她红着脸瞪他。

    “没想起来?那这样……”

    “呀!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你快住手!”云裳吓得连忙投降。

    比无耻,她终究是比不过他的。

    他往她耳朵里呵气,“既然想起来了,那晚上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她这下连脖子根都红了。

    她越害羞他就越不放过她,“来,告诉老公,该怎么做?”

    “晚上再说啦……”她羞愤欲绝,好想揍他。

    “现在说!嗯,该怎么做?”他霸道至极,非要逼她。

    她无语极了,恼火地瞪他,没好气地冲他嚷,“做做做!你就知道做!!”

    “嗯,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怎么让你舒——”

    “你闭嘴!”

    他厚颜无耻,越说越过分,羞得她连忙伸手却捂住他的嘴。

    哪知他噙着魅笑张嘴去咬她的手……

    正在这时,云裳感觉到车子停了下来。

    她连忙伸手推他,示意他到家了。

    果然——

    “大少爷,大少奶奶,到家了。”

    滴的一声后,驾驶座与后车厢的通话键打开,司机的声音从前方驾驶座轻轻传来。

    云裳连忙从郁先生的怀里出来,手忙脚乱地整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

    听到“到家了”三个字,她的神经瞬时紧绷,不由自主地紧张了。

    郁凌恒优雅从容地下车,随手拍了拍衣摆,与郁太太的忐忑大相径庭,无比淡定。

    司机拉开另一边的车门,可车内的小女人久久没有出来,郁凌恒低头去看,柔声催促,“怎么了?下车啊!”

    “啊?哦……来、来了……”她如梦初醒般,这才有些无措地下车来,结巴的声音泄露了她的紧张。

    他看了看她,有些无奈,走过去牵起她的小手,在她的手背上轻轻一啄,无声的为她加油打气。

    她瘪着嘴嗔他一眼,满是委屈。

    不知为何,她的心里就是很不安,总觉得自己的苦难又要开始了……

    到了主楼大门,云裳暗暗吸了口气,然后如远赴战场的将士般怀着视死如归的壮烈豪情,跟着郁凌恒踏入主楼大厅。

    然而进了大厅,看到大厅里坐满了人如三堂会审时,她的内心是崩溃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更新完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