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53章:他心甘情愿让我祸害
    目光交织,深深对视……

    空气中,流淌着一股陌生的情愫,缓缓萦绕在两人身边,温度升高……

    殷暮夕大脑有点懵,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他明明是要质问她跟尚韬是什么关系?她的耳钉为什么会落在尚韬的家里?还有耳钉在枕头底下找到的又是几个意思?

    他一肚子火等着爆`发,可这会儿一触及她的目光,他居然像中了邪一般,大脑成了一团浆糊,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以及该做什么了。看小说到网

    只是傻愣愣地看着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清透明亮彷如浩瀚夜空,里面宛若有股吸噬灵魂的漩涡,让人不由自主地*……

    他深深看着,便移不开眼了。

    突然,博嫣然轻轻踮起脚尖,美丽的小`脸向他靠近过去。

    殷暮夕的心,莫名狠狠一颤。

    当他意识到她要做什么时,她温软的唇,已经贴上了他……

    ……

    ……

    ……

    受了伤的郁大`爷艳福不浅,昨天走了初恋,今天来了红颜……

    沈樱雪有些日子没来眼前晃了,这段时间又是惊吓又是忙碌,云裳都差点忘了有她这样一号人物存在。

    如今她送上门来,云裳突然想起还有一点账得跟沈白莲好好算算……

    云裳去问了博嫣然她家郁大`爷几时可以出院,回来推开门就看到病房里多了沈樱雪和郁零露。

    “凌恒,这是我妈妈特意为你熬的人参汤,据说这支人参快上千年了呢,可珍贵可难得了,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得大补的。”

    会客厅里,郁凌恒坐在轮椅上,沈樱雪蹲在茶几边,一面娇滴滴地说着,一面将参汤往小碗里倒。

    趁着云裳不在,沈樱雪在郁零露的暗中怂恿下,使劲儿对郁凌恒献殷勤。

    “搁着吧,有心了!”郁凌恒拿着平板玩游戏,双眼紧盯着屏幕连看都没看沈樱雪一眼,头也不抬地淡淡说道。

    沈樱雪端起小碗非要喂他,“我妈妈说汤得趁热喝,凉了就不好喝了——”

    谁知汤匙还没递到郁凌恒的嘴边,就被人半路拦截。

    “哎哟——”刻意拉长的尾音,从云裳的嘴里吐出来别有一番讽刺意味,她噙着媚`笑从沈樱雪的手中夺过汤匙,矫揉造作地嗲嗲道:“这种粗活怎么敢劳驾沈小姐呀,我来吧我来吧!”

    那语调,一股子虚情假意的味道。

    这还不算,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夺过汤匙时,一勺参汤悉数洒在了沈樱雪的身上……

    “啊……”沈樱雪惊叫,腾地站了起来。

    “哎呀,怎么这么不小心,瞧瞧把裙子都弄脏了。”云裳“关心”地急道,言辞间却把所有责任推到沈樱雪头上,暗示是她自己不小心。

    沈樱雪委屈地红了眼睛。

    “云裳!你故意的是吧?!”郁零露立马跳出来为闺蜜撑腰,怒斥云裳。

    “故意?怎么会呢?我怎么可能故意弄脏沈小姐的裙子?”云裳眨眨桃花眼,一脸无辜,完了转头看向郁凌恒,特别纯真地问:“老公你觉得我是故意的吗?”

    “当然不是!”郁凌恒立马退出游戏,抬起头来,严肃地摇头为她证明。

    郁太太都这样问了,就算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说“是”啊!

    郁零露看着护短惧内的大堂`哥,恨得咬牙切齿,却有无计可施,只能憋屈地闭上了嘴。

    沈樱雪更委屈了,心里又恨又难过。

    这些日子,她费尽心思做了那么多事,哪知却适得其反,不止没能拆散他们,反而令他们夫妻二人的感情越来越好,怎能叫她不恨?

    “沈小姐你坐啊,别客气!琇嫂,给沈小姐倒杯茶!”云裳噙着优雅大方的笑靥,摆出郁家大少奶奶的风范,客套礼貌地对沈樱雪招呼道。

    琇嫂面无表情地看了眼泫然若滴的沈樱雪,很不给面子地说:“少奶奶,这里没茶。”

    “那就倒杯水吧。”云裳随便挥了下手。

    “好的。”琇嫂应了声,真的就倒了一杯白开水咚一声不轻不重地搁在沈樱雪的面前,再不冷不热地说了声:“沈小姐慢用。”

    主仆二人你来我往配合得天衣无缝的怠慢态度让沈樱雪一张脸青白交加,难堪到极点。

    眼看闺蜜被欺负,郁零露又忍不住了,一时冲动再度出口讥讽,“你说这同样都是女人,差别怎么就那么大,我们雪儿这么温柔体贴,有些人却连自己丈夫受了伤都不懂得照顾,熬个汤都不会!真不知道娶来有什么用!”

    有什么用么……

    云裳瞟了郁凌恒一眼。

    而郁先生也正看着郁太太。

    夫妻俩心有灵犀,俱都想到邪恶的方面去了……

    云裳微挑着眉尾,用眼神与郁先生交流——

    云裳:你妹问你娶我有什么用呢,你说说,我有什么用?

    郁凌恒:你啊……用处可大了!次次救我于水火,没你我会生不如死的。

    他灼热的目光从她的胸前一路往下扫……

    云裳:不要脸!

    郁凌恒:我要脸干吗,我要你就够了!

    云裳:……

    夫妻俩眉来眼去,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

    云裳不屑搭理郁零露,但琇嫂却越发见不得有人欺负自家少奶奶,一时没忍住,便不顾尊卑出口帮忙,“三小姐你误会了,大少奶奶——”

    “你闭嘴!你算什么东西?我说话轮得到你插嘴?!!”

    郁零露正愁找不到出气筒,琇嫂一开口就被她指桑骂槐地吼了回去。

    郁凌恒的眼底划过一丝愠怒。

    云裳直接就不高兴了。

    琇嫂是恒阳居的专属佣人,不是谁想骂就可以骂的!

    但云裳也没发火,只是冷冷看了眼郁零露,默默决定给她最后一次机会。

    哪知郁零露被云裳冷飕飕的一眼看得火冒三丈,不止不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地指责起云裳来了,“我看你根本就是个祸害!如果不是你,我哥也不会受伤!”

    云裳终是忍无可忍,冷冷一笑,声音又娇又嗲,“我就算是个祸害,我祸害的也是他,又不是祸害你,你这么激动做啥啊?再说了,他就喜欢我祸害他,他心甘情愿让我祸害,你管得着吗?!”

    “你——”郁零露一口血卡在喉咙口,气得说不出话了。

    “我说得对不对啊老公?”偏偏云裳还嫌不够,转头看着郁凌恒,嘟嘴撒娇。

    “对!我就喜欢被你祸害!”郁先生毫不犹豫地点头,可谓给足了郁太太面子。

    郁零露直接有种自取屈辱的感觉了。

    “零露!”郁凌恒突然淡淡开口。

    郁零露一惊,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眸光微闪,畏怯呐呐,“……哥。”

    “我看你最近闲得慌,出国留个学吧!”郁凌恒随手把平板往沙发里一丢,状似漫不经心地说道。

    出国……

    郁零露顿时慌了,“啊?哥!我我……”

    “不用担心,我会妥善安排的!”郁凌恒阻断她,语气不容置喙。

    郁零露面如死灰,终于意识到云裳在大哥心目中的地位何等重要……

    看到郁先生又为自己出头,云裳感动又欣喜,舀起一勺参汤递到他嘴边,奖赏般说道:“来,老公!”

    郁凌恒有些嫌弃地撇嘴,其实他不喜欢参汤的味儿。

    “张嘴呀,这可是人家沈小姐‘特意’给你熬的呐,情意深重着呢,快喝!”她似真似假地催促,刻意咬重字眼,阴阳怪气的语调透着一丝醋意。

    见郁太太吃醋了,郁先生高兴,眉梢带笑,让张嘴就张嘴,听话得很。

    可才喝一口他就皱了眉。

    “怎么了?不好喝啊?我尝尝……”见他皱眉,云裳便问,边问边舀了一勺放自己嘴里,咽了之后舔`了舔唇:“挺好喝的啊!”

    郁凌恒立刻说:“你喜欢给你喝!”

    “这怎么好呢?这是人家沈小姐‘特意’给你熬的,你给我喝算几个意思啊?”她又开始虚伪假笑,矫揉造作的样子别提多欠揍了。

    “你是我太太,我的就是你的!”他看着她,当着其他人的面,慎重其事地宣告道。

    郁太太满意。

    “这倒也是,那我喝了哦?”她撅撅红唇,喜孜孜地娇嗲一声,然后还转头看向脸色很不好的沈樱雪,颇为残忍地补了一刀,“沈小姐你不会介意的呵!”

    说完也不给沈樱雪说话的机会,捧着碗就咕噜咕噜地喝起来。

    一碗参汤被她当成白开水一口气喝完了。

    喝完她咂咂嘴,“嗯,真好喝!”

    郁凌恒,“好喝就都喝了吧。”

    夫妻俩你一言我一语,句句都插中沈樱雪的心窝子。

    沈樱雪腾地站起来,红着眼拿起自己的包就走。

    眼睁睁看着自己辛辛苦苦熬了好几个小时的参汤都进了情敌的嘴,沈樱雪心里那叫一个恨啊!

    偏偏又发作不得。

    只能走!

    “哟!沈小姐你这是要走啦?还早呢,再多坐会儿嘛!”

    沈樱雪一站起来,云裳就冲她轻喊,假意挽留。

    沈樱雪置若罔闻。

    “那我送送你吧!”云裳立马放下碗,起身相送。

    一直送到电梯前。

    电梯来了,沈樱雪率先进入,郁零露想要跟进去时,被云裳拦住了,“三小姐,你乘下一趟!”

    同时她一个大步跨进电梯里。

    “凭什——”郁零露恼怒,被挡在电梯外,对云裳怒喝。

    云裳凉飕飕地看她一眼。

    郁零露的心莫名一颤,顿时被震慑住了,后面的话硬生生堵在了喉咙口,再也吐不出来。

    电`梯`门缓缓关闭。

    “零露……啊……”

    见云裳气势汹汹,沈樱雪心虚恐慌,想出去,却被云裳一掌推得直往后退,呯地一声撞在电梯内`壁上。

    “你……你想干吗?”沈樱雪吓得结巴,眼露惧意。

    云裳玩世不恭地淡淡一笑,“不干吗,就想和你谈谈人生!”

    “……”

    看沈樱雪吓得缩在电梯角落了,云裳唇角的冷笑不由得更深刻了一分,双臂环胸,姿态闲散地侧靠在电`梯`门边,目光冷厉。

    “沈小姐!有些话呢,说多了也没啥意思,拐弯抹角呢也不是我的性格,我就直说了吧!以后呢,别再发那些无聊的视频小片给我,别以为搞点小手段就能让我和初丹自相残杀,你想坐收渔翁之利呀,那是痴心妄想!”

    她语调慵懒,语速轻缓,像是聊天般不紧不慢。

    却让沈樱雪瞬间白了脸。

    “我、我不懂……不懂你在说什么……”沈樱雪目光闪烁,磕磕巴巴话都说不完整。

    那做贼心虚的样子,怎么也掩藏不住……

    嗯,那晚初丹被灌酒是她授意的,郁凌恒和初丹在酒店遇上也是她刻意安排的,然后拍下他们在酒店肢体暧`昧的视频匿名传给云裳也是她做的……

    对!全都是她做的!

    可她不懂,明明她一切都很小心,云裳是怎么发现的?

    “不懂没关系,反正我把话撂这儿了,再有下次……”云裳缓缓停顿,目光似箭地冷睨着沈樱雪,威慑性十足。

    恰好电梯到达底楼,电`梯`门开,沈樱雪忙不迭地逃了出去。

    “沈樱雪,有些事,别以为我查不到,我只是不屑去查!”

    云裳靠在电梯里,对着沈樱雪落荒而逃的背影慢悠悠冷飕飕地说道。

    沈樱雪狠狠咬着唇,连头都不敢回,脚下步伐更快更急。

    她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云裳的对手!

    她一直知道!

    可她不甘心!

    输给初丹,她虽恨,但也服气,毕竟初丹在她之前,且又是郁凌恒的初恋,输了也不算冤枉。

    可输给后来居上的云裳……

    她永远都不会甘心!

    ……

    郁凌恒出院的前一晚。

    晚八点。

    皓月当空,星光璀璨,是个极美的夜晚。

    “琇嫂,你要带我去哪儿?”

    云裳蹙眉看着拉着自己不停往前走的琇嫂,第n次发出疑问。

    医院楼下,他们在朦胧的灯光下行走在绿树葱葱的休闲区,四周已人迹稀少。

    “就到了就到了。”琇嫂嘴里念叨着,并不正面回答她,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东拐西拐,琇嫂突然停下,从兜里掏出一个眼罩递给云裳,“少奶奶,把眼睛遮上!”

    云裳错愕地瞪着琇嫂手里的眼罩,哭笑不得地轻叫:“干吗啊?故弄什么玄虚你?”

    “快点快点,戴上!”琇嫂催促着,甚至着急地把眼罩往她头上套。

    “你到底想干什么?”云裳无语极了。

    终究是拗不过琇嫂,她半推半就地戴上了眼罩。

    心里疑惑不已,有些忐忑又有些好奇,不知道琇嫂到底要搞什么花样。

    眼罩戴上,眼前便一片黑暗,然后在琇嫂的搀扶下,走了约莫四五分钟,她们才停了下来。

    “少奶奶你别动啊,站这儿等一会儿。”

    琇嫂松开她的手臂,说完就走了。

    “喂!”云裳一惊,双眼看不见心里没有安全感,下意识地伸手去抓琇嫂,却抓了个空,顿时紧张起来,“琇嫂?”

    回应她的是一片静谧。

    大晚上的,四周又那么安静,还被蒙着眼睛,云裳心里发悚,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抬手就想去扯掉眼罩,可临了也不知怎么的,她竟鬼使神差地放下了手。

    琇嫂让她等等,那就等等吧!

    静悄悄的四周,有种阴森森的气息,云裳抱着双臂用力搓了搓,咬着唇极力按耐着心里的惧意,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等了可能三五分钟吧,她受不了了,感觉四周有好多看不见的怪东西正朝她涌来……

    云裳吓得狠狠一把扯掉脸上的眼罩。

    眼前一片光明。

    她的四周,围满了浪漫烛光。

    全是心形的红色小蜡烛,围成一个大大的心形,她站在“心”的中央……

    心的中间还有个小桌子,桌上有蛋糕,俊美如神邸的男人正弯着腰点蛋糕上的蜡烛。

    她愣住了!

    呆呆地看着他。

    他不是去博嫣然的办公室询问明天出院的事宜了吗?

    怎么……

    “过来!”

    低沉磁性的声音,破空而来,将小女人从怔愣中拉回了神。

    “你……”她傻愣愣地朝他走去,看看蛋糕,又看看他,一脸迷惘。

    点好蜡烛,他才抬起头来,深情款款地看着她,说:“生日快乐!”

    她的心噗通噗通一阵狂跳,激动又疑惑,小声呐呐,“我生日过了呀……”

    “今天是你农历生日!”他伸手将她拉到身边来,让她对着蛋糕,他则从她身后轻轻拥着她,对她说:“快!许个愿!”

    蜡烛燃得快,不容她犹豫。

    云裳闭上眼,双手合十,心中默念……

    然后两口子一起低头,吹灭了蜡烛。

    云裳感动得不行不行的,她真是万万没想到,他居然去查了她的农历生日……

    郁凌恒俯首贴近郁太太的耳畔,柔声道:“你的阳历生日我错过了,今天农历生日补上。虽然‘补’意味着迟到,但我想迟到总比不到好,你说呢郁太太?”

    “其实只是小生日而已……”她红了眼,微哽。

    怎么办?怎么办?他对她这么好,好得她想把自己整颗心掏给他都嫌不够……

    “却是你成为郁太太的第一个生日!”他双手握住她的肩,将她轻轻转过来面对自己,愧疚地叹息道:“给了你一个那么不愉快的生日,都是我不好。”

    嗯,那晚的确很不愉快……

    他对她越好,她越是觉得委屈,眼泪就那样毫无预兆地滚落下来……

    “别哭啊……”郁凌恒吓了一跳,连忙低头去吻她的眼睛,哄着求着,“我不是都认错了么,乖,别哭……”

    她倏地踮起脚尖抱住他的脖子,在他唇上用力啄……

    “老公,我想……”她在他唇上呵气如兰。

    他让她这么感动,她得奖励他。

    “嗯?”他被她啄得浑身都不对劲儿了。

    “要……”

    郁凌恒倏地睁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郁太太,双眼发亮欣喜若狂。

    愣了不过两秒,他拽了她就跑,“那还等什么!”

    夫妻俩急不可耐地回到病房,猴急的郁凌恒进了屋就把郁太太摁在门上狂啄……

    火,一发不可收拾……

    突然——

    “咳咳!”

    一道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咳嗽声,突兀地响在空气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