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51章:不介意你改姓欧
    终于,她看到妈妈在荡秋千,而站在她身后轻轻推她的人,居然是……

    欧荣毅!!

    挺温馨的一个画面……

    欧晴双手抓着秋千绳子,小幅度地前后摆动,美丽的脸庞泛着恬静温柔的淡淡笑靥,像个快乐无忧的小孩……

    站在欧晴身后的欧荣毅,虽年过古稀,但军人之姿根深蒂固,即便上了年纪身形依旧挺拔刚健,傲然如松。《

    欧荣毅向来威严肃冷的脸,此刻脸部线条居然出奇的柔和,还真有点……慈父的感觉。

    云裳气势汹汹地冲上去。

    可突然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挡在她的面前,她猝不及防,直直撞进来人的怀里。

    来人还顺势箍`住她的腰将她往隐秘的花坛后带,很显然是不许她冲过去破坏欧晴和欧荣毅难得的父女相处时光。

    云裳知道拦住自己的人是欧阳。

    就没见过哪个s记比他更闲的,天天正事不做就知道多管闲事,简直是闲得蛋疼!

    云裳气得抬脚就要踹。

    哪知欧阳身手敏捷,轻松躲开她的秀腿,半拖半抱地将她弄到了花坛后,避开了欧晴的视线范围。

    “嘿嘿嘿!冷静冷静!”欧阳紧紧箍`住桀骜不驯的大外甥女,边拖边哄。

    “放开我——唔……”云裳气得大叫。

    欧阳连忙伸手捂住她的嘴,轻斥:“嘘!小声点,你这样会吓着你`妈妈的!”

    云裳死命挣扎。

    欧阳无奈,只得把捂住她嘴的手放下来。

    “欧阳!你放开我!!”她切齿低吼。

    “你答应我别冲动、别骂人、别无理取闹,我就放开你。”欧阳语调慵懒,一边注意着老父亲那边的动静,一边漫不经心地跟她讲条件。

    云裳怒极反笑,笑得阴冷嚣张,“我不止会冲动、会骂人、会无理取闹,我还会打人!!”

    随着最后一个字的落音,她大逆不道地朝他扬手……

    “我可不是郁凌恒,由不得你胡闹!”欧阳大手一抬,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她的手腕擒住,淡淡瞥她一眼,“再说了,你打我可是会遭天打雷劈的!”

    无论她怎么反抗,都挣脱不了他的钳制,云裳彻底恼了,“滚犊——啊……”

    他抬手就一个爆栗敲在她头上。

    身为长辈,虽有资格教训不听话的晚辈,但这个外甥女小不了自己几岁,所以打屁`股不合适,打巴掌伤自尊,也就只有敲敲她的脑袋以示惩罚。

    云裳清晰地听到自己的脑袋被敲得发出咚的一声脆响。

    疼得差点飙泪。

    “冷静点没?”欧阳毫不怜香惜玉地睨着她,懒懒哼问。

    她捂住被敲的地方往地上蹲,一副痛得不行的模样。

    欧阳皱眉,暗忖自己没使多大劲儿啊……

    正在他疑惑时,云裳趁他不备跳起来就往秋千那边冲。

    “喂!云裳——”

    他急喊,想阻止她已经来不及。

    狡猾的小兔崽子!!

    欧阳话音未落,那边正愉快地荡着秋千的欧晴就看到了朝自己快速跑来的女儿。

    “裳裳,你来啦!”

    欧晴开心不已,连忙跳下秋千张开双臂朝女儿扑上去。

    即将抱上女儿时,却看到女儿面罩寒霜,欧晴吓得停下脚步怯怯地看着气势汹汹的女儿,踟蹰不前。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云裳大步上前,看都不看欧荣毅一眼,只是冷冷看着妈妈,不悦喝问。

    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冷厉。

    欧晴吓得脸色微微一白,下意识地小声呐呐,“不是一个人啊,有……他啊!”

    边说边回头看了眼老父亲欧荣毅。

    当看到欧荣毅和欧晴相处融洽时,云裳是很震惊的,分明记得他们父女那天第一次见面时,妈妈看到欧荣毅的那瞬吓得尖叫发抖,情绪失控,明明是那么的惧怕欧荣毅……

    这才过了半把个月而已,他们怎么就像对正常的父女在互动了呢?

    她不在的时候,到底都发生过什么?

    云裳很不高兴地冷着脸,“欧小晴!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吧?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许跟陌生人——”

    “你打算一辈子用这样的态度教训你的妈妈?!”

    欧荣毅脸色肃冷,倏然出声打断云裳,言辞冷厉。

    “我怎么跟我妈妈相处是我们母女之间的事,与你无关!”云裳转头看向欧荣毅,张口就反击道。

    “没我能有她?没她能有你?‘陌生人’这三个字你觉得你有资格说出口?”欧荣毅眼底划过一丝愠怒,低沉的声音饱含`着浓浓的不悦。

    没人敢像云裳这样给他甩脸子,欧荣毅很生气,但又不敢大声斥责,因为深知这个大外孙女并不待见自己。

    云裳一张俏`脸冷若冰霜,抿唇不语。

    “如果你真的爱你的妈妈,你就不该把你内心的私怨强加给你的妈妈!”欧荣毅说道,眼底划过一丝黯然,有些埋藏在心里几十年的话,终究是忍不住说了出来,“你觉得我当年对你`妈妈狠心,可你就没想想当年你`妈妈又让我有多伤心?她是我的女儿,她做错了事我罚她难道不应该吗?看到她宁愿被撵出家门也不认错的时候你觉得我心里很好过?”

    妻子因病早逝,他也悲痛,可身为军人他有保家卫国的重大责任,迫于无奈只能把年仅十岁的女儿欧晴寄养在姐姐家里,直到他几年后转业才把欧晴接回身边,但父女俩已经变得不会沟通,待他娶了第二任妻子后,父女俩的感情便更是生疏。

    血浓于水的亲情,其实也不是真的生疏,只是彼此都不善于表达。

    到后来,他意外发现女儿未婚怀`孕,问孩子的父亲是谁,女儿打死不说,一辈子刚正不阿凛然正气的他哪里接受得了这种家丑,一气之下就把女儿撵出了家门,扬言要断绝父女关系……

    气头之上,说断绝关系的狠话也只是想吓唬吓唬生性温柔的女儿,想让女儿跟自己认个错,再说出孩子的父亲是谁,然后只要两人男未婚女未嫁,趁早奉子成婚就好了!

    哪知女儿在这件事上居然犟得像头牛,不止不认错,还真的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门。

    从此一去不回!

    没多久,她和云家少爷云铭辉奉子成婚的消息就上了各大报刊。

    所有报道大幅度地宣扬了他们的爱情和幸福,那种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她过得很好的举动与她向来低调的性格大相径庭……

    像是刻意做给谁看的一般。

    他当时拿着报纸看着女儿笑得幸福四溢的脸庞,心里在想,或许就是做给他看的吧,女儿这是想告诉他,没有他这个父亲,她照样可以过得很好很好……

    看到她幸福,他心里即便有气,倒也放心,是真心希望她能快乐无忧一辈子。

    二十几年了,他一直在等,等她哪天回家给他认个错,哪怕只是跟他说一声“爸,我错了”,他也就释怀了……

    可等了这么久,等得他都快入土了,她也不肯回家看他一眼。

    都说死要面子活受罪,也确实如此,有时候想想,也怪他把面子看得太重,拉不下脸去主动找女儿……

    心里始终咽不下那口气,所以在知道女儿过得还不错之后,他也就没有再刻意去关注女儿的生活。

    有时候想她了,就找找有关云家的报道,看到的都是她过得很好很幸福的消息,根本无需他操心。

    久而久之,他也就不再看了,倒真如断绝了关系一般。

    可在乍然得知她根本过得并不好时,他才恍然大悟,原来她所表现出来的幸福,全是做给他看的。

    而显然在女儿心里,是一直怨恨着他的,因为她受了委屈宁愿把自己逼疯,也不肯回家找他这个父亲为她撑撑腰……

    思及此,欧荣毅的心,真不是一般的难受。

    重重叹了口气,欧荣毅沉声又道:“亲人是什么?是血浓于水的存在!云裳,不管你有多不愿意,都没资格阻止我和你`妈妈见面!

    “去查查什么叫爱之深责之切!如果她不是我欧荣毅的女儿,我何须费心管教她?

    “还有,顺便也查查什么叫父女哪有隔夜仇!换言之,若你做错了事你`妈妈责罚了你,你还能记恨她一辈子不成?”

    云裳皱眉看着义正言辞的老人,哑口无言。

    默默听着欧荣毅说完,云裳心脏收紧,不知怎么就微微红了双眼……

    就觉着吧,原来妈妈的爸爸也并非自己想象中的那么讨厌……

    一直以来,她都很心疼妈妈,就觉得妈妈真是倒霉,有个不疼爱她的爸爸,后来还嫁了个朝秦暮楚的丈夫,最亲最爱的两个男人都一样渣。

    可原来,是她把人想得太坏了。

    一见云裳红了眼,本是怯懦的欧晴天生的母性被激发,顿时不干了。

    “裳裳,我们走。”欧晴很不开心地拉着云裳的手,瘪着嘴幽怨难过地看了眼欧荣毅,然后微哽地对女儿说:“我以后不理他们了,你别哭……”

    其实没人知道,在欧晴的心里,对父亲是敬畏,而非怨怼。

    多年后第一次见面,在她神志不清的状况下,她的思绪混乱,以为还是二十几年前,以为还是父亲要强行让她打掉腹中胎儿的那一天,所以她恐慌尖叫,情绪失控。

    而这些天,父亲每天都探望她,买她小时候喜欢吃的糕点,讲她小时候喜欢听的故事,那些难能可贵的回忆,让父女俩找回了失散已久的亲情。

    是啊!血浓于水!

    至亲之人,不管有多大的矛盾,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早就什么都放下了。

    见妈妈护着自己,云裳心里又酸又甜,连忙摇头,强颜欢笑,“我没哭,是沙子不小心飞眼睛里了……”然后她一面朝候在一旁的小张招手,一面对妈妈说:“你跟小张去那边玩会儿好不好?我跟他们说几句话。”

    欧晴使劲儿摇头,戒备地瞅着欧荣毅和欧阳。

    在欧晴心里,女儿始终是第一位!

    “不怕,我可厉害了,他们欺负不了我的!”云裳感动不已,在妈妈脸颊上亲了亲,俏皮地柔声哄道。

    “真的?”

    云裳微笑点头,“嗯嗯!如果你不放心,那就别走太远,看到他们欺负我的话你就跑过来帮我,好不好?”

    欧晴想了想,点头,“好!”

    “乖,去吧!”

    小张带着欧晴走开了,在确定妈妈听不到他们的谈话后,云裳才转眸看着欧家父子。

    “云氏不能破产!”她开门见山,直切主题。

    欧荣毅的脸色瞬时阴沉冷厉,“把你`妈妈`逼成这样,破产已是对他最轻的惩罚!”

    “云氏我也有份,你整死他就等于整死我!”云裳蹙眉道。

    郁凌恒说,就算他不收购云氏,云氏也撑不了多久的……

    郁先生话里有话,她稍微一想就猜出了大概,一查,果然是暗地里有人给云氏小鞋穿,一会儿是云氏的珠宝首饰含金量不达标,一会儿又是参赛作品涉嫌抄袭,一会儿又是云氏总裁云铭辉涉嫌行贿……反正就是要把云氏往死里整!

    而这些事,全都是秘密进行的,若不是云朵儿母女找上门来,她到现在都没觉察到。

    种种迹象表明,幕后主使除了欧家不作第二人想!

    欧荣毅冷脸喝道:“欧家还能饿着你们娘儿俩?”

    “可我姓云!”云裳翻了个白眼。

    “我不介意你改姓欧!”

    “……”

    云裳无语了下,狠狠咬了咬牙,她不耐烦地说道:“反正云氏你们不能动!”

    “不行!”欧荣毅怒喝,霸道蛮横地坚持己见,“我非要让他云铭辉知道我欧荣毅的女儿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欧阳并不插话,一直站在一旁低着头聊手机微信,完全一副置身事外的悠闲模样,就让他们祖孙俩去争去吵。

    云裳说:“感情这种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是不能强求的——”

    “强求?当初他让你`妈妈未婚怀`孕是我强求他的?既然有胆让你`妈妈怀`孕却没胆上欧家提亲?如此没用他简直就是个孬种!既然有了你们娘儿俩,为什么又不好好爱护你们?居然敢在外面养女人,他居然敢那样对你`妈妈!!我没让他死全都是看在你的份儿上!!!”欧荣毅情绪激动地怒斥道,恨不得把云铭辉一枪崩了。

    云裳狠狠蹙眉。

    云朵儿说:你根本就不是爸爸的……

    欧荣毅却说:当初是他让你`妈妈未婚怀`孕……

    谁说的是真的?

    她到底是不是云家的孩子?

    如果不是,那她的亲生父亲又是谁?

    云裳抬手捏了捏前额,想得头疼……

    轻吁口气,她用一种息事宁人的口吻淡淡说道:“不管怎样,事情已经过去了——”

    “过去?休想!!”欧荣毅咬牙切齿。

    云裳烦了,破罐子破摔般把手一扬,恼怒地叫道:“行!你弄死他吧!把他一家四口都弄死吧!我明天就带我妈离开,离得远远的,眼不见心不烦!!”

    摆明了是威`胁!

    “你——”欧荣毅气结,一张老脸青白交加。

    欧阳凉飕飕地瞥了云裳一眼。

    那眼神好似在说“把你外公气出病了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云裳的音量立马放低,软硬兼施,“换个角度想,如果不是他这样对我妈,或许你永远都没有机会再跟我妈说上只字片语!”

    倒不是怕欧阳,而是她另有打算,不能真的把事情闹僵。

    “你那意思我还该感谢他喽?!”欧荣毅没好气地大叫。

    云裳:“我的意思是,得饶人处且饶人!

    “你也看到了,我妈的情况越来越好,相信过不了多久她就能完全好起来了。如果你执意要弄垮云家,等她清醒了知道是你做的,你觉得她会怎么想?

    “他们毕竟是二十几年的夫妻,当初我妈为了他不惜忤逆你,可见她对他的感情有多深!女人都是心软的生物,即便他做了那么多对不起她的事,只怕在她心里,也是容不得任何人去伤害他的,你懂我的意思吗?”

    欧荣毅沉默了。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外孙女说的确实针针见血句句在理。

    云裳转眸看向不远处的妈妈,幽幽说道:“以前的恩恩怨怨对对错错我都不想管了,贱`人自有天收,我只要我妈妈后半辈子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就好!”

    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欧晴转头朝他们看过来,漾着开心的笑靥向他们挥手……

    云裳咧开嘴角,对妈妈露出一个甜甜的笑。

    欧荣毅看着无忧无虑的女儿,狠狠磨了磨牙,终究是一个字都没有再说。

    也是,开心最重要!

    ……

    从疗养院出来,云裳带着蓝牙耳机,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

    “云氏不会有事!”

    电话接通,她对着彼端的人冷冷说说道。

    “真的吗裳裳?”杨千萍欣喜若狂。

    “你们可以放心,只要云氏老老实实做生意,以后都不会有事!”

    “谢谢谢谢,谢谢你啊裳裳……”杨千萍激动得声音都微微发颤。

    “你跟我爸说,即日起我辞去云氏副总的职务,你让他马上派人过来接手我的工作!”

    杨千萍觉得幸福来的太突然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的意思……”

    “云家的东西,我不稀罕!”云裳冷嗤道,极尽蔑然。

    狂喜过后,杨千萍忧虑呐呐,“可是你爸爸他不会同意……”

    “另外,跟你女儿说,我不管她今天那句话是无心之言还是意有所指,反正从今往后我不想再听到类似这样的话从任何人的嘴里说出来,如果她管不住自己的嘴……”云裳根本不管杨千萍想说什么,只管把自己要说的话都说出来,微微停顿了下,然后极具威慑性地冷冷吐出四个字:“后果自负!!!”

    “好的好的,我们知道了,裳裳你放心,不会再有下次了——”

    杨千萍话音未落,云裳已经不耐烦地挂了电话。

    想了想,她放缓车速,拿起手机又拨了另一个电话号码……

    “喂!”

    “呜呜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泥萌不留言、不订阅、不推荐~~~~作者表示不开森~~~嘤嘤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