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50章:留不住自己男人你怪我咯?
    下意识地抬头,却看到一个巴掌狠狠朝她甩过来……

    她反射性地抬手一抓,将凶“手”扼住。《

    眸光一凌,寒气四溢,她紧蹙黛眉定睛一看,待看清行凶之人,她不由惊讶地睁大了眼。

    居然是应该远在t市幸福待产的云朵儿!

    以及神色憔悴的杨千萍!

    云裳脸色冷然,紧紧抓`住云朵儿的手腕,冷厉的目光缓缓下移,落在云朵儿平坦的小腹上……

    咦?

    在她离开t市的时候,云朵儿不是向她炫耀自己已经怀上黎望舒的第二个孩子了吗?这才几个月……

    是她根本就没怀?

    还是把孩子做掉了?

    当然,不管是哪种原因都跟她无关!

    既然云朵儿不是孕妇,云裳觉得自己便不用对她太客气。

    “疯了?”极尽嫌弃地甩开云朵儿的手,云裳冷冷道。

    云朵儿被甩得往后踉跄了两步。

    “云裳!你这个贱`人!你心肠这么歹毒你不会有好下场的!!”云朵儿双眼红肿,苦大仇深地狠狠瞪着云裳,开口便是咒骂。

    云裳皱眉,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近乎歇斯底里的云朵儿,冷笑一声,“放心!第一我贱不过你!第二我的下场也惨不过你!”

    她一边云淡风轻地说着,一边朝着自己的办公桌走去。

    “你——”云朵儿气结,恨得咬牙切齿,充满愤恨的目光像淬了毒的利刃,恨不得把态度嚣张的云裳活生生劈了。

    杨千萍默默坐在沙发里,红着双眼没说话。

    云裳坐进自己的大班椅里,将手中文件往桌上一扔,抬眸看向云朵儿,“云朵儿!你千里迢迢来这里撒泼若只是为了给我添堵的,我劝你趁早滚蛋!”

    她这几天心情好,不想跟她们计较,但她们若不依不饶非要找茬惹她的话,她可就不客气了!

    哪知云朵儿还先质问起她来了,“云裳,你到底想怎么样?!!”

    “……?”云裳微微蹙眉,一脸莫名其妙。

    云朵儿站在办公桌前,双手撑着桌面狠瞪着云裳,情绪激动地切齿怒吼:“你非要这样得理不饶人吗?你非要把我们全都逼死不可吗?你非要这样心狠手辣把我们赶尽杀绝不可吗?”

    逼死?

    赶尽杀绝?

    “云朵儿,有病得治!!”云裳淡淡睥睨着云朵儿,轻启红唇,慵懒轻吐。

    云朵儿狠狠哽咽,“黎望舒要跟我离婚——”

    “留不住自己男人你怪我咯?!”云裳冷笑更甚。

    云朵儿双手把脸上的眼泪狠狠一抹,抬头看着云裳,强忍着心中难过,说:“好!云裳!我不要了!我把他还给你!我同意离婚!只求你放过我们行吗?!”

    云裳撇着红唇,用轻蔑的眼神将云朵儿上下狠狠打量了一番,毫不客气地冷嗤道:“云朵儿,你凭什么以为你用过的东西我还会捡回来用?”

    “你做了那么多不就是为了报复我吗?我现在都同意和他离婚了,你还想怎么样?”云朵儿愤怒尖叫,眼底的泪,急欲夺眶而出。

    听到这会儿,云裳终于听出了异样。她往后一靠,手肘搭在扶手上,双手十指交错覆于腹前,挑眉疑惑,“我做什么了?”

    云朵儿字字句句饱含`着谴责,想必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吧!

    不然谅她也不敢如此理直气壮地跑到她面前来撒泼!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杨千萍站了起来,依旧是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泪眼汪汪地看向她,“裳裳,我知道你恨我……”

    “有事儿说事儿!”云裳默默翻了个白眼,极不耐烦地喝道。

    杨千萍走上前去,难过哽咽,“裳裳,云氏是你爸爸毕生的心血……”

    “说重点!!”云裳再度不耐地阻断杨千萍的情感铺垫,冷冷喝道。

    杨千萍咬了咬牙,深吸口气,委曲求全地说:“能不能别收购云氏?我们母子三人可以不要云氏一分股权,只求你别用这样的方式抢走云氏,你爸爸会受不了的……”

    说到后面,杨千萍已是低泣。

    “收购?什么收购?”云裳眉心微蹙,眼底划过一丝惊讶。

    “云裳,你少装蒜!”

    云裳话音刚落,云朵儿就怒不可遏地斥道。

    云裳极尽蔑然地瞥了云朵儿一眼,“云朵儿,有空多照照镜子!”一副根本不屑搭理她的样子。

    云朵儿的脸色顿时青白交加,自然听懂了云裳“你配让我装蒜吗”的潜台词。

    “谁要收购云氏?”云裳盯着啜泣的杨千萍,问。

    她心里隐隐有点预感,但不敢确定……

    “云裳,分明就是你指使郁凌恒收购我们公司的,敢做不敢认吗?”云朵儿激动地叫嚣着。

    果然是郁凌恒么……

    云裳转眸,淡淡瞥了云朵儿一眼,“敢做我当然敢认,但我没做,你也别以为激我几句我就会认!”

    “不管是不是你授意的,你让他马上停止!!”云朵儿怒吼,那语气,老大老大的。

    “命令我?”云裳挑眉,轻轻勾动唇角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云朵儿,语调越发慵懒。

    “朵儿……”一听云裳这语气,杨千萍吓得连忙去拉女儿云朵儿的袖子,让她语气柔和点,别闹崩了。

    可云朵儿这会儿怒火翻腾,对云裳简直是新仇加旧恨,根本冷静不下来。

    “妈!这么多年了,你还没受够她的冷眼吗?”云朵儿歇斯底里地对杨千萍吼道。

    “朵儿!你答应我好好说的……”杨千萍急得不行,怕女儿一时冲动把事情搞砸。

    嘴里虽说可以不要云氏一丝一毫,可她这些年的委曲求全怎可白白付出?如果云氏被云裳独吞了,那她面临离婚的女儿和年幼的儿子该怎么办?

    好歹也得为儿子云安泽争取点家产啊!

    丈夫云铭辉一副任由云氏被收购的样子分明就是偏袒云裳,明明为他生了一双儿女的她才是他最亲近的人,可在他心里,却抵不过一个根本就未曾真正属于他的女人……

    这么多年了,她始终斗不过云裳母女,所以今天这事儿除了求云裳高抬贵手她已别无他法。

    “我是想好好说啊!为了云氏我都愿意和望舒离婚了,我还不够退步吗?可你看看她!她根本就无意协商,根本就是蓄意报复,根本就是恨不得把我们赶尽杀绝!!!”云朵儿狠狠攥紧双手愤怒哭喊,吼得声嘶力竭,满心悲愤。

    为了留住黎望舒,她费尽心机怀上二胎,可胚胎不稳,没多久就流了产。

    孩子没了之后,黎望舒好像就再无顾忌,向她提出了离婚。

    她自然不肯,这几个月来吵吵闹闹没少折腾,不管黎望舒如何逼她,她都不肯签字离婚。

    可好好的公司突然面临被恶意收购,她想着这一定是云裳的报复,眼看就要人财两失,她不得不放弃那个对她弃如敝履的丈夫……

    对她们母女俩的争吵没兴趣,云裳站起来朝办公室外走去,边走边说:“半小时!半小时你们不走,会有保安来‘请’你们走!”

    “云裳你站住!”云朵儿大喊。

    云裳置若罔闻,走得头也不回。

    云朵儿见状急了,追上去想拽她,情绪失控地冲口叫道:“云裳你听着,你根本就没资格抢云氏,因为你根本就不是爸爸的——”

    “云朵儿你住嘴!!!”杨千萍勃然大吼,眼底快速地划过一丝恐慌。

    被母亲一吼,云朵儿惊觉自己失言,戛然而止。

    本已走到门边的云裳猛地顿住,眉心紧蹙,缓缓回头,“什么?”

    云朵儿和杨千萍的脸色都苍白如纸,眼底难掩慌张,似是不小心暴`露了什么禁忌……

    云裳敏锐地嗅到了异常。

    她回身,朝着云朵儿一步步逼近,犀利似箭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地射在云朵儿的脸上,懒懒哼问:“我根本就不是爸爸的……什么?”

    听似漫不经心的语气,实则压迫性十足。

    云朵儿吓得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紧张得狠狠咽了口唾沫。

    杨千萍连忙挽救,“裳裳,你别听朵儿乱说,她是太着急了胡说八道的……”

    她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反倒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嗯?我不是爸爸的什么?”

    云裳却看都不看杨千萍,只是冷冷盯着云朵儿,声音骤冷,咄咄逼问。

    “我……我不知道!你别问我!!”云朵儿被逼急了,索性躲到杨千萍的身后去,撇开头避开云裳阴冷的目光,慌乱地大叫道。

    云裳脸色肃冷,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寒气,说不出的瘆人。

    杨千萍急得双眼更红了,“裳裳啊,朵儿是乱说的,你别跟她一般见识,我们这次来不是存心给你添堵的,就是想求求你——”

    “回去吧,晚上给你回复!”云裳转身又朝着自己的办公桌走去,头也不回地下达逐客令。

    “裳裳……”杨千萍不放心。

    云裳倏地回头冷眼瞪过去,声音冷冽如冰,“再不走我可以马上回复你!!”

    晚上回复还有一线生机,马上回复肯定就不是好回复了,这个道理杨千萍懂。

    一个字都不敢再说,杨千萍连忙拉起云朵儿就离开了分公司。

    云裳坐在大班椅里,面向落地窗,黛眉紧蹙脸色沉冷,长时间地遥望着外面的蓝天白云……

    她神色复杂,没人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

    医院。

    郁凌恒搭着云裳的肩,将大半个身子依靠在她的身上,在偌大的病房里慢走,活动筋骨。

    子弹没有伤到骨头,加上他体质好,其实不用郁太太支撑也可以行走了,只是动作比较迟缓而已。

    但他喜欢压榨她,就爱这样靠在她软乎乎的身上在屋子里慢慢转悠。

    方便他时不时的揩揩油。

    走了几圈,他喊累,停下脚步从她身后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下巴搁在她的肩上,歇气。

    云裳微微皱着眉头,垂着眼睑盯着地面,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她从来到医院就一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

    受伤的郁先生顿时不高兴了,觉得自己受了冷落,俊脸一沉,抓`住郁太太的肩将她转过来面对着自己,修长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往上抬。

    “在想……什么?”他不悦地问。

    差点问她在想谁,但想想自己这么多疑善妒实在是有些丢脸,于是话到嘴边连忙改口。

    “你在收购云氏?”她倒也没转弯抹角,开门见山地反问。

    郁凌恒一怔,显然是没料到她会把话题会转到这上面来。

    “啊!”他愣了两秒才点头承认。

    “你好好的收购它干吗呀?”云裳微微挑起眉尾斜睨他。

    “我答应过你的啊!”

    虽然他并不稀罕云氏那点小资产,但它本来就是郁太太的,怎可便宜贱`人?!

    云裳,“但你为什么要用你自己的名义?你不是说不做这种事的么?”

    记得当初她说要云氏时,他是不同意的,后来是她坚持他才勉为其难的答应。可他答应也只是口头答应,几个月来一直都没有行动。

    很显然他是不屑做这种背信弃义的事!

    既然不屑,可在她都没有强烈要求的情况下他却突然做了……为什么?

    再说了,就算要做,他完全可以不用自己出面啊!

    “嗯,本来是不愿意的,不过……”郁凌恒点了点头,有些迟疑。

    “不过什么?”

    他抬手轻抚她柔顺的发丝,眼底尽是寵溺和心疼,低下头来与她额头相抵,低低道:“是他们对不起你和妈妈在先!”

    以前他很不能理解郁太太为什么非要独吞云氏,可自从知道岳母大人的病……他理解了!

    郁太太是他的,他偶尔“欺负”一下可以,但绝不允许别人欺负她!!

    他知道,她要云氏是想为妈妈出一口气,而只要是她想做的事,从今往后他一定全力支持!

    云裳的心,被郁先生充满柔情的一句话狠狠撞了一下,微微泛疼,却又甜如蜂蜜……

    这种被人寵着爱着的感觉,太让人着迷!

    他宁愿背负骂名只为给她出口气,这份深情,叫她怎能不感动?!

    她双眼微红,近乎痴迷地看着他俊美的脸庞,发现自己真是一天比一天更爱他!

    突然伸臂抱住他的脖子,她踮起脚尖就去吻他的唇……

    心爱的小女人主动献吻,郁凌恒欣喜不已,扣住她的后脑,反客为主,加深……

    许久之后……

    一吻完毕,她又累又疼,乏力地靠在他的怀里,微微喘息。

    他搂着她,大掌轻抚她起伏的背,极尽温柔。

    好一会儿后,她在他怀里抬起小`脸看他,没头没脑地吐出俩字,“算了!”

    “……嗯?”他一时没反应过来,垂眸不解地回视她。

    “别收购了,一个又小又破的珠宝公司,不值得你浪费精力!”

    “……?!”

    她突然转变`态度,让他惊讶不已。

    他记得当初她可是很坚定的想要云氏,明明马上就要到手了,她怎么却改变主意了呢?

    “郁太太,你真不要了?”他狐疑地瞅着她。

    “嗯,不要了!”她确定。

    他皱眉,“为什么?”

    “不想要了呗!”她勾唇一笑,云淡风轻。

    可她越是这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越是觉得蹊跷。

    郁凌恒微眯着双眸,目光极具穿透力地盯着她。

    她漾着淡淡媚`笑,一脸坦荡地回视着他,让他看不出丝毫端倪。

    默默对视了一会儿,郁凌恒缓缓开口,“可是……”明显有后话。

    “嗯?”云裳挑眉。

    郁先生意味深长地说:“就算我不收购,云氏也撑不了多久的!”

    这话……

    云裳心里咯噔一下,脸色微变,“什么意思?”

    他却伸手捏捏她的鼻尖,但笑不语。

    她狠狠蹙眉,突然脑海里有什么一闪而过,恍然大悟……

    ……

    怡心疗养院

    云裳在陪完郁凌恒之后,驱车前往疗养院看妈妈。

    一如既往的买了妈妈喜欢的糕点和鲜花,一边想着心事,一边朝着妈妈的病房走去。

    推开病房的门,却见房里只有特护小张一人。

    “云……云小姐,你,你怎么……”

    本是在看电视的小张一见云裳,腾地站起来,一脸慌张。

    今天周五,以前云小姐都是定时周二来看完欧小姐的,今天怎么……

    云裳以为小张只是惊讶她突然到来,便随口解释道:“今天公司没什么事。我妈妈呢?”

    “欧、欧小姐她……”小张目光闪烁,眼底划过一丝心虚,紧张得舌头打结,磕磕巴巴。

    “她怎么了?”云裳一惊,脸色顿时变了。

    以为妈妈有什么事。

    “她没事!”小张连忙摇头,然后声音又软了下去,胆怯地呐呐:“只是……”

    “只是什么?她人呢?”云裳将糕点和花随手扔在茶几上,终于发现小张的不对劲儿了,着急喝问。

    小张心道今天完蛋了,顿时红了眼眶,哭丧着脸,“对不起云小姐,我……”

    “我问你我妈妈人呢?”云裳脸色骤冷,声音更加冷厉。

    知道瞒不住了,小张只得老实招认,怯懦道:“在楼下花园……”

    “她在楼下花园你怎么还在这里?”云裳呵斥,紧接着反应过来,怒目一瞪,叱问:“谁来了?”

    “是……是……”

    小张“是”个没完,不敢说。

    云裳心急如焚,哪里还有耐心等,狠狠瞪了小张一眼,转身就跑出了病房。

    冲进电梯,她直奔楼下花园。

    胸腔里,聚集着担忧和愤怒,像火在熊熊燃烧,像熔浆在激烈碰撞……

    她紧紧攥着双手,死命隐忍着即将失控的情绪,像只无头苍蝇般在花园里奔跑寻找……

    终于,她看到了妈妈。

    约莫二三十米的距离,是个休闲区,有一些健身器材和秋千。

    妈妈在荡秋千,而站在她身后轻轻推她的人,居然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6000字更新完毕,祝大家www.yuehuatai.com愉快~~~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