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49章:欢迎你来公平竞争
    “初小姐,我们谈谈吧!”

    初丹冷冷看着走上前来的云裳,毫不掩饰眼底的蔑然和妒恨,唇角泛起一抹嗤笑,“谈什么?”

    云裳噙着娇`媚`笑靥,款步走到初丹的面前,看着看着,倏地扬手朝她的脸挥打过去……

    初丹的神色一丝未变,不闪不躲,就冷冷看着云裳。《

    预期的巴掌声并未响起,云裳的手在距离初丹脸颊一公分的位置猛然停住。

    “为什么不躲?”云裳挑着眉,一边缓缓放下手,像是手心有灰尘般漫不经心地拍了拍,一边语调慵懒地问。

    她眼底划过一丝赞赏,为初丹的面不改色。

    “我为什么要躲?”初丹不屑地反问。

    “你不怕我真的打你吗?”

    “你凭什么打我?!”初丹怒喝,妒恨交加地狠狠瞪着她。

    “你窥觊我老公我不该打你吗?”云裳勾唇浅笑,双臂环胸地睨着初丹,姿态倨傲。

    “如果窥觊他就要被你打你觉得你这双手打得过来吗?”初丹冷冷讥讽。

    郁凌恒身为嵘岚集团的现任总裁,年轻有为俊美不凡,窥觊他的女人简直多如过江之鲫。

    云裳似笑非笑,语调越发懒散,“并不是每个人都值得我动手的!”

    闻言,初丹不可抑止地冷笑一声,“我该感谢你的夸奖吗?”

    “不用谢!”云裳甜甜一笑。

    看着云裳始终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初丹又妒又恨,狠狠咬了咬牙,“你不用得意,云裳,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你看着吧,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

    “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一定不会像你这样!”云裳微笑反击。

    嗯,如果有天郁凌恒不要她了,她一定不要像初丹这样把自己困在死胡同里,她一定要好好爱自己!

    才不要低声下气死皮赖脸的去挽留他!

    初丹呼吸一窒,气得说不出话来。

    “那是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我为他付出了多少!!!”她红了眼,情绪激动,不甘地切齿道。

    “可感情并非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并不是你付出多少就能收获多少,所以不管你曾为他做过什么,他不爱你了就是不爱你了!”云裳不急不缓地轻轻说道。

    云裳语调轻缓,却字字如刀,把初丹的心劈得粉碎。

    看着脸色苍白的初丹,云裳轻叹一声,“强求一个不爱你的男人,真是你想要的?”

    “就算我不要,也轮不到你!!!”初丹负气怒喝。

    她真的不服气,也是真的不甘心,她自认对郁凌恒的爱不比云裳少,她接受不了自己的几年败给云裳的几个月。

    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就这样认输!

    “云裳,不管是身家背景还是自身修养,我初丹哪点不如你?论感情,也是我与他相恋在先,我跟他七八年的感情,你以为就凭你短短几个月就能超越?”初丹早已没了往日的冷静,激动的样子足以显示她的情绪在崩溃的边缘。

    云裳眉心微蹙,淡淡看着初丹,半晌后,她轻轻一笑,“说来说去,你就是不肯放弃是吧?”

    “我凭什么要放弃?凭什么要便宜你——”初丹怒道。

    “即便我们天天上/牀,即便他为救我愿意豁出命去,即便他已经不再爱你,你还要他?”

    云裳的声音,缓缓的,低低的,轻轻地,从唇`间残忍地溢出来。

    初丹的脸,瞬时惨白。

    天天上/牀……

    为救我愿意豁出命去……

    不再爱你……

    云裳的话,每一个字都犹如一把尖刀狠狠刺入初丹的心脏,她的话说完,初丹的心也已千疮百孔……

    初丹红着双眼,苦大仇深地怒瞪着云裳,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如果你确定这样的他你还要——”云裳抿了抿唇,停顿,本是散漫的态度变得严肃,字字铿锵地说道:“初丹!我云裳也不是输不起的人,哪怕我跟他已是名正言顺、有名有实的夫妻,我也随时欢迎你来公平竞争!!”

    充满霸气的一段话,落落大方又气势十足,云裳将正房太太的风范完美诠释。

    初丹脸色苍白,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输得一败涂地……

    赶在伤心的眼泪掉落之前,她转身就走。

    从来不曾细想,自己是否真的能接受他的移情别恋……

    这些日子,她只是一味的不愿接受失败和“背叛”,一味的想要夺回属于自己的感情,却从不曾静下心来好好想想,无论身心都已属于别人的他,她是不是真的还接受得了……

    云裳的话,很残忍,却如重锤般敲醒了她。

    是啊,她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能容忍他和别的女人发生过关系,即便他们是名正言顺的夫妻!

    已经有了瑕疵的感情,她能忍得了一时,绝对忍不了一世的!

    所以就算郁凌恒现在肯回头,只怕他们也无法幸福到永久……

    初丹走出病房,眼泪再也忍不住,滚滚而落。

    为自己逝去的爱情!

    初恺宸一直守在病房门外。

    “姐……”

    见到初丹出来,本是靠在墙壁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初恺宸连忙站直身,呐呐。

    初丹面无表情,置若罔闻,红着眼径直朝着电梯走去。

    初恺宸二话不说连忙跟在姐姐身后。

    姐弟俩都沉默不语。

    一直到下了楼,通往停车场的路上,初恺宸看了看走在前面的姐姐,用力抿了抿唇,然后硬着头皮快走两步,伸手去拉她,“姐!”

    啪!

    初丹反手就一耳光抽在初恺宸的脸上。

    脆生生的巴掌声,响在空气中,让气氛瞬间凝固。

    “初恺宸!我放弃了!我认输了!你满意了吗!!”

    初丹勃然大吼,一直隐忍的情绪终于崩溃,狠狠瞪着初恺宸,泪如雨下。

    初恺宸僵立着,低着头,用舌尖顶了顶发麻发痛的腮帮子,满心苦涩。

    让姐姐伤心难过,他很自责,却不后悔。

    缓缓抬头,他双眼微红,看着崩溃哭泣的姐姐,心如刀绞,却不得不狠着心劝道:“姐,这世上并不是只有duke,还有很多好男人——”

    “可我只爱他!!!”初丹哭喊。

    骄傲如她,第一次如此失控。

    “但他已不再爱你!”似是气她的冥顽不灵,他的语气也不由自主地加重,近乎气急败坏。

    “初恺宸!我是你亲姐!!!”初丹狠狠攥紧双手,悲愤怒喊。

    “正因为你是我亲姐我才不想你越陷越深!!”初恺宸以同样的分贝回喊。

    姐弟俩互瞪着彼此,俱都情绪激动。

    从n国回来,初恺宸传了一段视频给姐姐初丹,就是郁凌恒和云裳生死相随的全过程……

    虽然不知道他们夫妻的感情浓烈到哪种程度,但单看duke在知晓云裳有危险时的那种慌乱,他就知道不得不劝姐姐放手了。

    所以他特意让人把一切都录了下来。

    不得不说,在亲眼看到duke为救云裳中枪,而云裳为救duke坠楼之后,他被他们的痴傻深深震撼了!

    爱得如此疯狂的两个人,谁还能分得开他们?!

    看姐姐泪如雨下,初恺宸心里也十分不好受,心疼地伸手去揽她的肩,幽幽轻叹,“姐,算了吧!”

    “算了?阿宸,你知道我的心现在有多痛吗?你不是不知道我有多爱他,你叫我算了?”初丹难过地紧紧揪住自己的衣襟,哭得不能自己,“我那么爱他啊!你教教我,我该怎么算了?”

    “他为了云裳连命都可以不要,你不算了还能怎么样?”初恺宸紧拧着眉,狠着心在姐姐心上残忍地补上一刀。

    “……”初丹脸色惨白,哑口无言。

    是啊,他爱别的女人爱到连命都可以不要,她还能怎么样呢?

    “初恺宸!我恨你!!!”

    初丹倏地狠狠推开初恺宸,哭着冲出了医院大门。

    为什么要给她看那段视频?为什么要让她亲眼目睹他为别的女人拼命?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砸碎她的梦?

    为什么?!!

    初恺宸僵在原地,唇角泛起一抹凄苦的笑,对着姐姐的背影几不可闻地低喃,“嗯,我也恨我自己……”

    ……

    云裳站在阳台上,看着楼下争吵的初家姐弟,距离又高又远她自然听不到他们的谈话内容,但看到初丹居然舍得打自己的宝贝弟弟,着实让她惊讶了下。

    最后初丹哭着离去,留下初恺宸一个人站在原地,那身影……

    有种说不出来的落寞……

    看着怪可怜的。

    “郁太太,你在看什么?”

    突然,房内传来郁大`爷饱含幽怨的声音,透着淡淡的不满。

    “风景。”云裳头也不回地吐出俩字。

    “好看吗?”郁凌恒挑眉,歪着头睨着阳台上的小身影。

    “还不错。”她随口敷衍。

    “我可以看吗?”

    “不好意思,没了。”她终于回头瞥了他一眼。

    “既然没了就过来陪陪我吧!”他也不追根究底,只是朝她招手,拍拍牀边。

    云裳最后看了眼楼下那有些失魂落魄的初恺宸,然后转身进了屋。

    关上阳台的推拉门,不让寒风入侵。

    病牀很大,郁凌恒小心翼翼地往边上挪了挪,拍拍身边空出来的位置,示意她躺上去。

    郁太太听话极了,躺上去还主动抱住他的腰,将小`脸贴着他的胸膛,惬意地听着他咚咚咚的心跳声。

    “今天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他轻抚她的发丝,柔声轻问。

    云裳半支起身,趴在他的胸前,理直气壮地说:“你的初恋来探望你了,我当然得回来守着你啊!”

    “为什么要守着?”他拧眉。

    “怕你被勾跑啊!”她拔高音量理所当然地叫,然后撇撇红唇半真半假地自嘲道:“你说说,为了防止你们旧情复燃我连心理辅导课都不敢去做了,容易么我!”

    他无语地瞥她一眼,“就这么信不过我?”

    “倒也不是信不过啦……”她可爱地撅撅红唇,小声咕哝。

    “嗯哼?”他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抬起来,慵懒轻哼。

    她咧嘴一笑,“防范于未然嘛!”

    以前不敢在他面前说这样的话,因为不知道他的心意所以觉得自己没资格要求什么,但经过n国一事之后,她明白了他的心,也就不再犹豫。

    如果彼此相爱,那她自然会努力守护属于自己的东西,尽量不给任何女人靠近他的机会。

    不是信不过,是她太在乎!

    接到特护的电话,她匆匆赶回来,正好听到初丹问他“你就这么爱她吗”……

    听到他斩钉切铁的说“是”,她的心像灌了蜜一般,甜得都快哭了。

    想到这里,郁太太就满心欢喜,忍不住将小`脸埋进他的颈窝里,先是亲昵地蹭了蹭,然后再调皮地在他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

    多少带着点勾挑意味……

    郁凌恒浑身一紧,眸色骤然深沉,大手扣住她的后脑,不由分说就给了她一个足以窒息的吻……

    待一吻结束时,彼此的气息都乱了。

    他啄啄她已然红肿的唇,哑声坦白,“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偷听?!”她剜他一眼,娇嗔道。

    被郁太太毫不留情地戳穿了,郁凌恒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尖。

    默默斟酌了下,他觉得有些事还是问清楚比较好,“我以后若是在外面不小心遇上她,还用避开她吗?”

    “说得好像你以前避过似的!”她再剜他一眼,哼哼。

    其实云裳后来设身处地的为他想了想,也觉得自己那样的要求是挺为难他的,毕竟他和初丹同在一座城市,又是同一个生活圈子,会碰面是在所难免的。

    而郁先生好歹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骄傲如他,怎么可能真的去躲谁?

    “那我到底是避还是不避啊?”郁凌恒皱着眉纠结地看着郁太太,表示很苦恼。

    “随你啊,你爱避就避,不爱避就不避呗!”她满不在乎地说,然后垂眸盯着他的衣领,葱白手指在他心脏位置轻轻打转,几不可闻地补上一句,“反正又不是只有你才有初恋……”

    “你说什么?”郁凌恒眸光一凌,扣住她的后颈将她的小`脸拉倒自己面前,在她唇`瓣上阴森森地呵气。

    他伤的是腿,可不是耳朵,以为小声嘀咕他就听不到了?!

    “爱避就避,不爱避——”

    “后面一句!”

    “后面我说什么了吗?”她眨巴着迷人的桃花眼,一副纯真懵懂的可爱模样。

    他眸光一凌,大手朝她腰间掐去,“跟我装傻是不是?!”

    不是掐她,是挠她的痒痒肉。

    “啊!”她尖叫,连忙抓`住他的手,嘟起嘴去吻他,嗲嗲撒娇,“老公不要——”

    这样的小女人,郁凌恒哪里抵抗得了,轻轻松松就被拿下,心都被她嗲化了。

    心爱的郁太太就在身边,郁先生却只能看不能动,心里那叫一个抓心挠肝,难受得不行不行的。

    这些天他逮着机会就蹭她,有心把她办了,可她不从,因为他的腿伤未愈,医生叮嘱过不能让他做剧烈运动……

    哪知郁先生不要脸地说,他不动,她动便好……

    她当场给了他一枕头。

    这会儿,郁凌恒又被郁太太惹得难受不已,连忙退出,抵着她的额头微喘。

    “我避!你以后也不许再见他!”他的声音沙哑,霸道至极地命令。

    云裳想了想,说:“其实我现在不介意你跟她见面——”

    打从知道他心里有她之后,她的心里就有了底气,不再自卑了。

    哪知他却板着脸冷哼道:“我介意!!”

    “我都能信任你了,你还不能信任我啊?”

    “不一样!”他没好气,一脸傲娇。

    云裳眨眨眼,不懂他的意思,“……什么?”

    “我跟初丹与你跟他……不一样!!”他气呼呼的,言辞间尽是酸气。

    “都是初恋而已,有什么不一样?!”她失笑,不以为然地哼道。

    他狠狠瞪她一眼,妒忌地叫道:“我跟初丹什么都没有!可你跟他——”

    话未说完,他戛然而止,连忙噤声。

    不能说不能说,说了郁太太一定会以为他嫌弃她,一定会生气,不能说……

    他们好不容易才和好,得好好珍惜彼此。

    “我跟他怎么了?”

    他说话说一半,云裳听得云里雾里的,茫然地看着他醋意横飞的脸。

    “没什么。”他连忙摇头,收起醋意。

    只要郁太太以后是他一个人的,就够了!

    她斜睨着他,不信,“你这样子明明就‘有什么’的好么!”

    “算了算了,不说了,老公早就不介意了……”他把她的脑袋拉到面前,在她额头烙下一个吻,极尽寵溺。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云裳无语了,哭笑不得。

    她真的没听懂他到底在说什么好么!

    他却不再给她机会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薄唇贴在她的耳朵上,往她耳朵里坏坏呵气,“郁太太,我想你……”

    意图十分明显。

    “呃,你……”她羞,瞪他。

    他捉住她的手,“帮我!”

    “喂,别闹……呃……”

    她惊呼,却抵不过他的胡搅蛮缠,半推半就之下,最终妥协……

    ………………

    云氏。

    为了能早点去医院陪傲娇的郁先生,云裳忙得午饭都没空吃。

    因为恐`怖`袭`击的事,她给了小陈两个月的带薪休假,让其好好休息,算是补偿。

    开了两个小时的会,饭点都过了,她饿得前胸贴后背。

    从会议室出来,她一边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一边吩咐紧随在身后的新秘书帮她叫份外卖。

    新秘书点头应下,立刻照办。

    云裳低着头专心致志地翻看着手里的文件,走到办公室前便习惯性地用肩去推开办公室的门。

    哪知一进去,她差点撞上一个人。

    下意识地抬头,却看到一个巴掌狠狠朝她甩过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内啥,书名改了,菇凉们记得收藏啊,因为现在随时都会改书名,泥萌可不找不到回来的路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