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48章:因为我爱你啊!
    混乱中,郁凌恒踢掉了匪徒的枪,而匪徒则一拳击中了郁凌恒的胸口。``し

    两人被对方的力道震得同时往后退。

    呯!

    匪徒往后退的那瞬,即被枪法如神的狙击手逮住机会一枪毙命。

    郁凌恒被匪徒一拳击得连退数步,退到天台边依旧没能稳住脚,身体倾斜,整个人便不受控制地要往楼下倒去……

    八层楼高的建筑物,掉下去就算不粉身碎骨,也必定会摔得七窍流血当场毙命。

    云裳回过神来就看到郁凌恒往楼下掉……

    “老公!”

    来不及思考,来不及犹豫,甚至来不及害怕,她厉声嘶吼着朝他扑过去。

    她想拉住他,可只抓`住他的衣角,明知救不了他,她却不愿松手……

    即便知道自己不放弃他就会被他下坠的力道一同带下去,可她依旧,死也不放手!

    她说了,要死一起死,她不是开玩笑的!

    要她眼睁睁看着他一个人孤零零的走,她做不到!!

    身体失重,耳边风声呼啸,云裳绝望地闭上双眼,她知道自己在*……

    一双手,缠上她的腰`肢,她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她流着泪,把脸埋进他的颈窝里,紧紧抱住他,与他一同往下坠。

    对于一对深爱着彼此的夫妻来说,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能同年同月同日死也是一种福气。

    她很满足。

    亦觉得很幸福!

    “老公我爱你……”

    在他的耳畔,她哽咽低喃。

    在魂飞魄散前,她觉得自己应该最后跟他表白一次……

    她多想他们能长命百岁,多想每天跟他说声“我爱你”,嗯,每天都要说一次。

    人总是在时间不够了,才发现自己原来有那么多那么多的话还没跟心爱的人说……

    回应她的,是他更紧的拥抱和烙在她侧额的一个吻。

    然后——

    呯!!

    沉闷的响声传入耳中,云裳感觉到自己已经重重*在地。

    呼吸受阻,大脑已然迷糊,知觉在快速消失……

    不知道是不是人在快死的时候都感觉不到痛苦,反正她这会儿并不觉得有多痛,倒觉得整个人变得轻飘飘的。

    她好累,累得只想睡……

    “裳裳,裳裳?醒醒,裳裳……”

    她好像听到郁先生在呼唤她,她想回应他,却张不开嘴,她想睁开眼看看他,可眼皮却像是黏上了一般,怎么也睁不开。

    他的声音饱含`着浓浓的关切和焦急,像是从另一个时空飘来的一般,虚无缥缈。

    她听到他在不停地喊着她,她甚至还感觉到他在轻轻拍打她的脸颊……

    他的呼唤扰得她不能安心沉睡,她也心有不甘,想着临死前最后看他一眼,于是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把双眼睁开一条细缝……

    朦胧的视线中,她隐约看到他的俊脸近在咫尺,而他猩红的双眼布满了恐慌和泪光……

    只此一眼,她的双眸便又无力阖上,整个世界安静下来。

    她带着不甘,带着不舍,带着对他满满的爱恋,沉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

    ……

    ……

    迷迷糊糊中,云裳听到有人在说话。

    好像有三四个人,似是在讨论着什么,音量不大,但你一言我一语的,着实扰人清梦。

    听声音……都是她所熟悉的人。

    知觉渐渐恢复,大脑也开始慢慢清醒……

    当神智回笼,那些血腥的画面瞬时如潮水般涌`入脑海,她似是看到戴着面罩的匪徒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她的头……

    “啊!”

    云裳失声尖叫,吓得还未完全清醒就反射性地从牀上猛地弹坐起来。

    她的双眼布满惊恐,直瞪着前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心脏急促得快要从心口迸出来一般。

    眼角余光里,她扫到熟悉的身影,下意识地转头看去。

    她的牀边,三个同样高大帅气却性格迥异的男人或坐或站,在她尖叫着弹坐起来的那瞬,不约而同地看向她。

    整个病房,特别突兀地安静了下来。

    是欧阳、燕诏,以及初恺宸!

    看到初恺宸,云裳顿时想起了一切……

    想起自己任性出差……

    想起不幸遭遇恐`怖`袭`击……

    想起郁凌恒漂洋过海来救她……

    想起他从天台掉下去,她扑过去与他一起死……

    所有记忆重返脑海,在意识到自己居然没死,云裳第一反应就是——

    “郁凌恒呢?”

    她瞠大双眼瞪着三个男人,颤声急问。

    他是不是死了?为什么她还活着?他们不是应该一起死的吗?

    欧阳三人均默默地看着她,没人回答。

    “说啊!郁凌恒呢?”她瞬时红了双眼,冲他们勃然大吼。

    欧阳嘴角抽`搐了两下,脸色有些怪异,“他……”

    一见他迟疑的样子,云裳心里紧绷的那根弦乍然断裂,以为……

    “他怎么了?他在哪儿?”眼泪刷地疯狂往下掉,她一边崩溃哭喊,一边掀开被子要往牀下扑,“说啊!我老公在哪儿?!”

    她吼得声嘶力竭,哭得伤心欲绝,仿佛整个天空已然塌陷……

    初恺宸微微拧眉,伸手轻轻摁住她的肩,阻止她激烈的动作。

    她经历了那样的恐惧,加上体力过分消耗,现在虽然醒过来了,但身体肯定还是很虚弱的,如果她再这样情绪失控,说不准又要晕过去了。

    云裳内心充满了绝望,感觉到有人阻止她,本能地想要反抗,哪知一抬头,却看到初恺宸朝她背后努了努嘴……

    她呆呆的顺着他的视线回头去看——

    充满绝望和悲伤的目光,撞进一双饱含深情和寵溺的黑眸里……

    半靠在牀头的男人,脸色略显苍白,但精神不错,正无奈地轻勾着唇角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原来她的旁边还有一张病牀。

    她居然没发现!!

    云裳的眼泪还在啪嗒啪嗒往下掉,她努力睁大眼睛愣愣地看着他,不敢眨眼。

    就怕一眨眼,他只是一个幻像,就怕一眨眼,他就消失不见……

    她流着泪,看着他,紧紧看着他。

    “郁凌恒!!”

    倏地,她带着哭腔大喊一声,跳下牀,朝他猛扑过去。

    她整个人压在他身上,死死抱住他,也不管这样的姿势可有不雅,反正就是用尽所有的力气抱紧他。

    “呃……”

    他腿上有伤,被她这样一压,顿时痛得龇牙咧齿,狠狠抽了口冷气。

    “老公,老公,老公你没死啊……呜呜呜……”她哭着喊着,看到他还活生生的,便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把心里那些害怕和难过统统都发`泄`了出来。

    闻言,郁凌恒汗哒哒,好笑又好气,“你想我死啊?”

    “不想不想,我不想!呜呜呜……我不想你死……”她大哭着,死命摇头。

    她整个人爬到在他身上,不由分说双手捧住他的脸就用力亲他。

    她在他的俊脸上烙下一个又一个吻,从他的眉眼开始,然后是他的鼻子和薄唇,狠狠的啄,啵啵声不绝于耳,简直是有声有色……

    “裳裳,嗯……”

    饶是皮厚肉糙的郁先生,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想开口提醒她有人在看,可他刚一开口,她的唇就堵了上来……

    唇齿相嵌,气息相融。

    她紧紧捧住他的脸,不管不顾地吻他,从未有过的大胆豪放……

    郁凌恒哪里招架得住如此主动的郁太太,很快就败下阵来,任由她为所欲为……

    欧阳的嘴角再次抽`搐了两下,对如此不懂矜持的外甥女表示嫌弃。

    燕诏轻勾着唇角,好整以暇地欣赏着吻在一起的夫妻俩,想起二人在天台上那一番感天动地的生死相随,心里竟升起一股想要恋爱的冲动。

    初恺宸则默默地将视线转向窗外。

    得知云裳出事,郁凌恒马上通知了欧阳和燕诏,先不论他们二人跟郁太太关系匪浅,最重要的是他们是荣誉全国并列第一的神枪手。

    所以这次他们能顺利脱险,欧阳和燕诏功不可没。

    吻了好一会,她才气喘吁吁地从他嘴里退出。想起彼此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就心有余悸,顿时又悲从中来。

    她把脸埋在他的颈窝,哇地一声又哭了起来。

    云裳哭得那叫一个伤心,眼泪哗啦哗啦像坏掉的水龙头似的,不停地流,很快就将郁凌恒的脖子沁湿一大`片。

    “别哭了,这不是好好的么!”郁凌恒无奈又心疼,大手轻抚着她的脑袋,柔声轻哄。

    一边哄着郁太太,一边抬眸去看不识趣的三个男人,剑眉一挑,示意他们可以滚出去了。

    燕诏从沙发里站起来,噙着笑和欧阳一同往外走,初恺宸默默跟上。

    初恺宸走在最后,走出病房后回身关门,在双开门即将完全关闭的那瞬,他终究是没忍住,从门缝里看了眼那依旧紧紧抱在一起的患难夫妻……

    郁凌恒越是哄,云裳越是哭得伤心,委屈得不行。

    “乖,别哭了,再哭眼睛要瞎了。”他爱怜地啄啄她的眼,打趣道。

    “郁凌恒,你怎么这么傻啊?!”她用力吸了吸鼻子,稳住自己的情绪,好不容易才把眼泪止住,声音都哭哑了。

    她说的是交换人质的事。

    “你以为你很聪明?!”他佯装嫌弃地瞥她一眼。

    她瘪瘪嘴又要哭了,“救不出我就算了,万一搭上你自己……”

    “那你明知那么高掉下去会死,为什么还要跟着我扑下来?”

    “因为我爱你啊!”

    他话音刚落,她就自然而然地接口道。

    一声“我爱你”,说得那么义无反顾。

    郁凌恒感动又欣喜,满意极了!

    轻叹一声,他爱恨不能地捏了捏她哭红的鼻尖,轻啐道:“爱我还非要跟我离婚?!”

    “怕你不爱我啊……”她瘪着嘴,垂着眸盯着他的衣领,可怜兮兮地呐呐。

    闻言,郁凌恒狠狠拧眉,哭笑不得。

    “笨死了!”嘴里骂着她笨,眼底却满满都是寵溺。

    她的小手小心翼翼地轻抚他受伤的腿,心疼地问:“老公,你疼不疼啊?”

    “当然疼!”

    “对不起……”她愧疚哽咽,眼泪又快要掉下来了。

    看到她一直自责,他想起自己也曾犯过错……

    “你还疼吗?”他深深看着她,大掌爱怜地轻抚她的脸颊,也很愧疚后悔。

    她红着眼噙着泪,紧紧抿着红唇使劲儿摇头。

    不疼了,早就不疼了。

    “郁太太,你可真是吓死我了……”大手扣住她的后颈,将她的头拉下来,额头相抵,他后怕地重重叹息一声。

    好在他早就有准备,在楼底铺了安全气垫,否则真是必死无疑了。

    “你也吓死我了!”她啜泣撒娇,嘟起嘴去啄他的唇。

    怎么也亲不够似的!

    郁太太难得如此乖巧,郁凌恒的唇角情不自禁地往上扬起,满心愉悦。

    “郁太太,你这条命可是我舍命换回来的,以后对我好点,知道吗?”知道她这会儿好说话,他趁机要求。

    “嗯嗯嗯!”她点头如捣蒜。

    “这破地方,以后都不许来了!”

    “嗯嗯嗯!”

    “回去后,跟我回郁家!”

    “嗯嗯嗯!”

    “以后要听话,别动不动就发脾气……”他的要求没玩没了。

    “嗯嗯嗯。”她一点也不嫌烦,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使劲儿点头。

    矫情的郁大`爷抬起脸颊,“再亲我一下——”

    郁太太却大大方方地捧住他的脸,狠狠堵住他喋喋不休的嘴……

    以吻封缄。

    郁太太主动讨好,郁先生欣然受之,待到忍无可忍时,再反客为主……

    异国他乡的病房里,冰释前嫌的小两口深情拥`吻,恨不得吻到天荒地老。

    一同经历了生死,确定了彼此的心意,郁凌恒觉得自己挨了这一枪,也算是值了!

    想起她扑进他怀里哭着说爱他的那一瞬,心里的那种震撼和狂喜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她爱他啊!

    郁太太说爱他!

    因祸得福大抵就是如此吧!

    ……

    ……

    ……

    一周后。

    c市。

    在n国第三天他们就回到c市了。

    腿上有伤,郁凌恒下了飞机就直接住进了博嫣然的军区医院,今天已经是第四天。

    云裳除了去接受心理辅导之外,其他时间都寸步不离地陪着他。

    经历了那样的恐怖事件,再是心理强大的人都会有阴影,所以郁凌恒安排了最好的心理辅导师给郁太太做心理辅导,让她能尽快从那段恐惧中走出来。

    这两天,她表面看起来没事,可一到晚上就会做恶梦,就算跟他挤在一张病牀上,哪怕有他紧紧抱着她入睡,她还是会从噩梦中惊醒过来。

    每次惊醒,都是冷汗淋漓。

    而在云裳去接受心理辅导的时候,郁凌恒的病房里来了不速之客。

    “怎么样?好点了吗?”

    初丹将鲜花和水果放在牀尾的小翻桌上,看着气色良好春风满面的郁凌恒。

    “没事,小伤而已。”郁凌恒云淡风轻地回道。

    “这叫小伤?”看他说得那样满不在乎,初丹心里的火瞬时被勾了起来,冷笑:“是不是只要还有一口气,为她受多大的伤害对你而言都是小伤?”

    初丹的语气充满了幽怨和不甘,还有妒忌。

    得知他为云裳受了伤,甚至差点没了命,初丹的心里有多苦有多痛,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好恨,可是又不知道该恨谁!

    是恨他的移情别恋,还是该恨自己当初太蠢,仰或是该恨那个答应她“暂时离开只为永远相守”的人……

    可不管现在她恨谁,都无法改变他已经不再爱她的事实!

    “对!”郁凌恒淡然坚定地吐出一个字。

    “你就这么爱她?”

    “对!”

    依旧只是一个字,但他的脸色不再冷漠,而是布满了柔情。

    初丹红了眼,满心绝望。

    这世间,估计再没有比深爱的人在自己面前亲口承认爱上了别人来得更残忍的事了吧!

    当他无情地说出“对”时,初丹听到自己的胸腔里传来“啪嚓”一声。

    那是心碎的声音……

    她不服气,不甘心,“阿恒,你跟她才认识多久——”

    他语气凉薄,不急不缓地阻断她:“初丹,你以为所有人的感情都是用时间来衡量的?”

    有些感情,只一眼,便足以沦陷一生!

    初丹脸色苍白,怔怔地看着神色淡漠的男人,哑口无言。

    “可是阿恒,我们那么多年的感情——”

    “哟,初小姐来啦!”

    初丹的声音透着一丝哽咽,想极力挽救自己的爱情,可她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一道轻快的声音就插`了`进`来,生生阻断了她。

    看到突然出现的云裳,郁凌恒惊讶地看着她,“今天这么快?”

    前几天都要一两个小时的,今天才半小时不到她就辅导完了?

    云裳淡淡瞥了眼郁凌恒,自然不会告诉他是自己早就有所防备。

    打从住进医院,她就吩咐过特护,一旦有什么女人来探望郁先生,如果她不在,不管她在做什么都要立刻通知她。

    他受了伤,初丹不来看他才有鬼咧!

    她不能让自己变成一个妒妇明目张胆的阻止他和初恋见面,但防着不给他们旧情复燃的机会总可以吧!

    “嗯。”云裳轻轻`点头,噙着温柔的笑靥走到牀边,看着他,“老公你累了吧?!”

    她用眼神告诉他“快说你累了”!

    郁凌恒一怔,眨了眨眼,不敢忤逆郁太太的命令,只得呐呐点头,“呃,有点……”

    “累了就睡会儿,到饭点儿的时候我叫你。”云裳满意,笑得更加柔情似水,一边嗲嗲说着,一边弯腰扶他躺下去。

    “哦,好……”郁凌恒汗哒哒地配合着郁太太,乖乖躺下。

    待郁凌恒躺下后,云裳回头笑`眯`眯地看着初丹,优雅又大方地说:“不好意思啊初小姐,他累了,我们出去吧,别打扰他。”

    初丹转身就走。

    亲眼看到他们夫妻如此恩爱,初丹心如刀割,就算云裳不下逐客令,她也呆不下去了。

    豪华奢侈的顶级病房,初丹出了郁凌恒的房进入会客厅时,身后传来云裳慵懒甜糯的声音,“初小姐请留步!”

    初丹冷若冰霜,回头。

    “我们谈谈吧!”云裳关上郁先生的门,不紧不慢地走到初丹面前。

    “谈什么?!”

    初丹话音刚落,云裳突然扬手就朝她脸上挥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内啥!猜男主失忆的,全都自觉面壁去~~泥萌的脑袋瓜一天天的都在想些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