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46章:他祝她一辈子没人要!
    ……

    郁凌恒眼皮跳。----

    右眼皮。

    从机场回来后,他的右眼皮就一直跳,越跳越厉害。

    厉害得向来不迷信的他,心里都泛起了浓烈的不安。

    心情烦躁,想找个人喝酒却发现谁谁都不在,大过年的,全都走亲戚串门去了。

    没辙,他只能回别墅自己一个人醉。

    醉了睡,等他再醒来时,已是第二天了。

    想着自己一个人在别墅里呆着也不是办法,越呆越郁闷,最后他只能憋屈地回郁家。

    回到家发现,家里来了不速之客。

    初丹和初恺宸!

    主楼,客厅里。

    初丹优雅娴静地坐在郁凌恒对面的沙发里,目光温柔地看着他,“阿恒,新年好!”

    “新年好。”郁凌恒面无表情,不冷不热地应了声。

    他心情糟糕透顶,本不想搭理她,可来者是客,他再是心里不爽,也不好太丢郁家的脸。

    他的脑海里,全是郁太太那张欠揍的小`脸!

    在机场,他跟她说要找初丹代`孕,其实都是随口胡诌的,是被她逼得无路可走一时口不择言说的气话罢了。

    他觉得自己已经像个疯狂的赌徒,用尽一切办法去赌自己在她心目中可有位置,赌到最后,他发现自己终于输得一败涂地。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魔怔到这个地步了,凭他的条件,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凭什么就非她不可了?

    她若爱他倒也罢了,可她心里根本就没他,他为何还要这般死乞白赖的去挽留?

    他发现自己就是贱!

    得!离就离!分就分!

    郁凌恒你一个大男人,离了她还能活不下去不成?

    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两条腿的女人!!

    她脾气那么坏,一点都不可爱,你何必还如此迷恋她?

    分吧!分了也好!免得你那天被她活活气死!

    垂着眼睑咬着牙根,郁凌恒在心里恨恨地腹诽,怨气深重。

    为了给他俩足够的谈话空间,初恺宸跟郁晢扬坐在另一边沙发里看电视。

    沉默下来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初丹用力抿了抿唇,知道自己若不主动,对面的男人永远不会先开口。

    “上次……谢谢你!”初丹斟酌了下,轻轻开口,诚恳道谢。

    如果不是他,那晚一定会是她的毁灭之夜。

    “没什么,举手之劳罢了!”郁凌恒头也不抬地淡淡道。

    他的态度始终那么冷淡,初丹也是骄傲之人,加上自己对他一往情深,被如此对待心里自然觉得委屈难受,双眼不由自主地微微泛红了。

    “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吗?”她幽怨凄楚地望着他,压低的声音轻`颤微哽。

    他终于抬眸,瞥她一眼,“没有想,也没有不想,无所谓!”

    他的语气,满不在乎得还真不是一般的无所谓。

    初丹的心,被他无情的话狠狠刺伤,汩`汩滴血……

    是男人天性无情,还是他当初对她根本就用情不深,所以现在才会对她说什么做什么都无动于衷?

    压下心里的酸楚,初丹换了个话题,“听说你们吵架了。”

    郁凌恒眸光一凌,声音瞬时冷如寒冰:“听谁说?”

    他和郁太太闹矛盾是他们夫妻二人的事,轮不到其他人在背后说三道四。

    问初丹的同时,他转眸极冷极冷地看了眼客厅另一端沙发里看电视的弟弟郁晢扬。

    堂`妹郁零露一家人回外公家拜年了,那么他跟郁太太吵架的事必然是从郁晢扬嘴里透露出来的。

    毕竟郁家的佣人是不敢乱嚼主人的舌根。

    正在看国际新闻的郁晢扬突然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寒气笼罩,下意识地转头一看,即对上大哥鸷冷的目光……

    吓得浑身一紧,心肝乱颤。

    不由自主地狠狠咽了口唾沫,郁晢扬连忙转回头去继续看新闻。

    “是因为我吗?”初丹一眨不眨地盯着郁凌恒,轻声问。

    闻言,郁凌恒不可抑止地嗤笑了声,“你想太多了!”

    “如果是她误会了什么,我可以——”

    “不用!她不想看到你!”

    他阻断她,无情又冷漠。

    不管她是好意还是别有用心,他都不会再给她一丝一毫的机会来破坏他和郁太太本就已经变得风雨飘渺的关系。

    他不是后悔那晚救她,他只是后悔自己说谎骗了郁太太,以后如果还会碰上这种情况,他还是会对她伸出援助之手,但不会再因为担心郁太太误会而撒谎。

    哎!

    现在想这些有的没的还有什么用,郁太太都已经铁了心不要他了……

    那个铁石心肠的坏女人!

    他祝她一辈子没人要!!!

    郁凌恒正在心里愤愤地想着,突然听到在看新闻的郁晢扬飘来一句,“我去!n国首都这段时间怎么这么多恐`怖`袭`击,半个月而已,这是第二起了吧……”

    新闻是现场报道。

    n国首都……

    郁凌恒蓦地一震。

    右眼皮顿时一阵狂跳。

    恐慌如山洪暴发,瞬间将他淹没,一股不详的预兆充斥着整个心房。

    “哪儿?”他猛地转头过去瞪着郁晢扬,沉声喝问。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郁太太出差的地方正是……

    郁晢扬被大哥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吓了一跳,转头看着大哥,呆呆地如实回答:“茨w内。”

    郁凌恒腾地站起来,俊脸刷地一片惨白。

    他突然有种预感,郁太太……有危险!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预感,但这预感强烈得他坐立不安。

    初丹、初恺宸和郁晢扬均被他突然阴沉凝重的脸色给吓到了。

    郁凌恒的心脏扑通扑通狂跳着,早已忘了在机场对郁太太说的那句“我以后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瓜葛”的负气话,他连忙掏出手机要给她打电话,一开锁却发现有条未读短信……

    ——郁凌恒,帮我照顾我妈妈。还有,我爱

    一条好像没有编辑完的短息,号码来自——郁太太!

    心,骤然收紧。

    他的手开始抖……不!是他整个人都开始在颤抖。

    出事了!

    一定是出事了!

    这样一条短信,每一个字都充斥着危险的气息,她一定是出事了!!

    否则她不会给他发这样的短信,不会!!

    他颤抖着手拨打她的手机号码,却提示已关机……

    他方寸大乱,固执地一直重播。

    郁凌恒反常的样子引得初丹姐弟和郁晢扬都朝他围了过去。

    “怎么了?哥!”郁晢扬微微拧着眉问。

    “你嫂子在茨w内……”郁凌恒如鲠在喉,硬生生地从喉咙里憋出这句话,声音已是微哽。

    他抬起头来时,眼睛泛红。

    看郁凌恒红了眼,三人顿觉事态严重。

    “哎哟,你别自己吓自己,茨w内那么大座城市……你还是立刻过去一趟吧!”郁晢扬故作轻松的话才说一半就连自己都骗不下去了。

    对!

    他要立刻过去!

    “初丹!”强忍着心慌,郁凌恒神情凝重地看向初丹。

    “你说!”

    “帮我求求老爷子,请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帮我申请一条国际航线!”

    就算他的关系网再大,也不及初老爷子的职位来得方便快速。

    这是初丹第一次听见郁凌恒求人。

    更是她第一次看见他为一个女人红了眼睛……

    “好!”初丹咽下心酸,没有丝毫犹豫,点头道。

    郁晢扬连忙上前一步,“哥,我跟你一起——”

    “不行!”郁凌恒一口拒绝。

    “为什么?”郁晢扬大叫,他也担心那个天天要求他叫她嫂子的女人好么!

    郁凌恒还没来得及说话,一直沉默的初恺宸抢先一步对郁晢扬说:“晢扬,你在家等,我跟duke去!”

    初恺宸的脸色,是从未有过的坚决,和肃冷!

    ……

    ……

    ……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又是十几个小时过去了。

    匪徒与n国警方僵持不下,双方一直在交涉,在谈判。

    在极度的恐惧中,云裳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更新完毕~~明天继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