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45章:若她死在这里,他会怎么样?
    “既然我也身在其中,那我就有权利知道真`相,到底为什么?”

    她执意要问,他盯着她冷冷看了半晌,才言简意赅地说道:“郁家和云家祖辈交好,曾有过婚约,希望两家能在某一辈结成亲家。;嵘岚有个基金,只要郁家的长子取了云家的女儿就能支配这笔基金,不能离婚,如果非离不可,必须生个孩子稳固以及延续两家的情谊。”

    郁老爷子是个颇具开明的老人,并不强求自己的子孙非娶云家的女儿不可,强调一切随缘即可。

    所以几代下来,郁云两家并未结亲,自云家老太爷过世之后,两家的交往也转为平淡。

    不过郁老爷子重承诺,婚约一直有效,且从自己那辈开始就成立了这个基金,这笔基金随着郁家几辈人的积累已富可敌国,在危机时刻足以扭转乾坤。

    两年前,郁父意外身亡,嵘岚内部浮动不安。

    至亲之人突然离世,对郁凌恒来说打击颇大,既要安慰伤心过度的母亲和太爷爷,又要兼顾公司运作及防备无处不在的陷阱,那段时间他如履薄冰,心力交瘁。

    都说明剑易躲、暗箭难防!

    都说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父亲尸骨未寒,姑姑郁蓁就教唆叔叔郁正则一起逼^迫太爷爷重新分配公司股权。

    同时,嵘岚几个本是运作正常的项目突然出现问题,资金严重缺乏……

    郁蓁便在股东大会上严厉指责身为总裁的郁凌恒,认定造成这样的后果是他的严重失误,要求撤了他的总裁职位。

    一时间,整个嵘岚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俱都以为嵘岚要改朝换代了。

    然而一周后,郁凌恒接受太爷爷的提议,与云家联姻,成功启动基金,嵘岚的所有问题皆迎刃而解。

    郁凌恒的话简单明了通俗易懂,云裳听完后,陷入了长长的沉默中。

    一句话说完,他娶她不过就是为了钱,虽然这钱本来就是他家的。

    没有什么开心不开心,只是有种“啊,原来如此”的恍然大悟。

    郁凌恒全程冷着俊脸,给了她一点时间消化这个真^相,短暂的沉默之后才接着说道:“就这样吧,我会让博嫣然准备好,你回来后就立刻上她哪儿去做检查,尽快——”

    “我不同意初丹代^孕!”她垂着眸摇头,还是不接受。

    他冷冷拧眉,“……”

    用力咬了咬唇,她小手呐呐,“我可以人^工^授^精……”

    “我不可以!”他冷冷阻断她,坚持己见,“我说了,初丹是最适合的人选!”

    她抬头看他,眼底已显怨愤。

    她的孩子,凭什么要让初丹孕育?

    她不!绝不!

    似是看出她内心的不甘,他的唇角泛起一抹嗤笑,冷漠无情地说道:“既然你我离婚了,那就断得彻底点,如果孩子由你生,会产生很多不必要的感情,所以还是算了吧!”顿了顿,他射在她脸上的眸光骤然冷厉,“云裳!你听清楚,今天过后,你我形同陌路,这辈子我都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瓜葛!”

    最后一句,已然有了咬牙切齿的意味……

    充满了厌恶和痛恨!

    说完,他不再看她苍白的脸,转身大步而去。

    一辈子不想再跟她有任何瓜葛吗?

    郁凌恒这会儿说得冷酷决绝无比潇洒,然而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很快他就啪啪打脸了……

    云裳僵在原地,愣愣地看着他越走越远的背影,一声“形同陌路”和“这辈子都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瓜葛”像魔咒一般在脑海里循环交替,死死缠绕着她的神经,如同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扼住她的脖颈,让她无法呼吸……

    眼睁睁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她的视线,突然变得一片模糊。

    有什么从脸颊划过,湿湿的,凉凉的。

    她慌忙低头,抬手揩去脸颊上那代表伤心的痕迹……

    然,脸上的泪痕可以抹去,心里的伤痕……

    该如何才能痊愈?

    ……

    云氏所选用的钻石,是根据国际标准的,每年由专业的采购人员定期前往世界著名的钻石切割中心和集散地采购,经过精心挑选,严格加工而成。

    为了逃避感情问题,云裳年假未完就亲自带队前往n国采购钻石和珠宝。

    然而刚到n国首都第一天,她和秘书小陈就很不幸的遇上了恐^怖^袭^击……

    ……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到了酒店之后云裳觉得很饿,便邀约团队几人一同下楼用餐,但除了秘书小陈,其他几人都说不饿。

    最后,她和小陈一同下楼,到酒店隔壁的餐厅用餐。

    点的餐刚上桌,她和小陈还没来得及吃上一口,突然几个戴着面罩高大魁梧的男人端着冲锋枪闯进了餐厅里。

    起先云裳和小陈只想着吃并未注意,直到乍然响起的枪声和紧接着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漫入耳膜,她们才意识到自己遇上了什么……

    本能地蹲下,往自认为安全的角落躲。

    餐厅里一片混乱,二三十个客人乱作一团,所有人脸色惨白,恐惧瞬间在心里飙到了顶点。

    收银员的手悄悄去摁报警铃,可没成功,很不幸地被一名暴徒一枪击中……

    有人承受不了这种恐惧,开始想逃,可人的腿再快也快不过枪……

    呯呯几声,一连几人躺在血泊中,血腥之气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死神的脚步越来越近,死亡的气息越来越浓……

    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只怕将命丧于此,此劫难逃……

    小陈承受不了这样的恐惧,开始闭着眼睛尖叫,云裳连忙将她抱在怀里,不停地在她耳边说着不怕不怕,冷静冷静……

    怎能不怕?

    怎么冷静?

    饶是内心再强大的人,遇上这样的恐怖事件也不可能做得到神色自若。

    可就算再害怕又能怎样?这个时候尖叫哭泣都无济于事,情绪越是失控,越有可能会刺激到歹徒,所以就算再怕也必须保持一点冷静,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

    当遇上自己无力改变的事情,只能用生死有命来安慰自己。

    看着匪徒手里的真枪实弹,看着倒在血泊里浑身抽^搐的受害者,这一瞬间,云裳想到了妈妈,想到了郁先生……

    如果今天她死在这里,妈妈该怎么办?

    如果今天她死在这里,郁凌恒会怎么样?

    明明打定主意要跟他一刀两断,可在死神逼近的这一刻,她突然好后悔……

    后悔自己的犹豫懦弱,后悔自己的杞人忧天,后悔自己的固执己见。

    简单来说,就是后悔非要跟他离婚!

    人,似乎只有在将死之时才会幡然醒悟,才会把一些本不应该纠结的事情看透,才会懂得曾拥有的人或物有多么的珍贵!

    在死亡面前,一切都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微不足道,没有什么能比死亡更可怕!

    只要还有一口气,有什么痛苦是不能克服的?有什么鸿沟是不能跨越的?有什么感情是不能争取的?

    只要活着,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这一刻,云裳疯狂的想念郁凌恒!

    想念那个她想爱却又不敢爱的男人,那个她拼了命往外推的男人,那个明明骄傲却被她折磨得低声下气的男人。

    他所有的好,在这一瞬被无限放大,狠狠嘲讽着她的身在福中不知福。

    此时此刻,她心里的遗憾多过恐惧,她觉得自己如果连声“我爱你”都没跟他说就死掉的话,她一定会死不瞑目的!

    云裳紧紧抱着瑟瑟发抖的小陈,蹲在人群之中,脑子里全是妈妈和自己爱的男人。

    所有人蹲在一起,惊恐的尖叫声和绝望的哭泣声像刀子般刮着耳心,明明很疼,她却出奇的冷静。

    前面有人遮挡着,她抱着小陈用自己和小陈的身体做掩护,摸出手机快速编辑短信——

    ——郁凌恒,帮我照顾我妈妈。还有,我爱

    最后一个字还没打出来,她看到匪徒朝她抬起枪,她连忙点了发送键……

    呯!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怕大家久等,先上三千啊~~~嘤嘤嘤~~~下一更大家晚点来看吧,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