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44章:我会娶初丹!
    他一手将她拽进怀里,一手关门,然后将她抵在门上就狠狠吻上她的唇……

    夹杂着浓浓思念的吻,猛如潮水,甚至不给她反应的机会,他趁着她惊呼的那瞬,将舌探进她的嘴里,霸道狂肆地卷住她的舌……

    唇齿相嵌,气息相融。︾樂︾文︾小︾说|

    他紧紧抵着她,双手捧住她的脸,吻得恣意妄为……

    他找不到一个精准的词语来形容冷战时有多难熬,反正他觉得用度日如年都不足以表达他这几日来心里那种抓心挠肝的烦躁和不安。

    从来不知道世上还有这样让人抓狂又无力的感情,他纡尊降贵把自己低入尘埃,却还是讨不了她的欢心……

    人天生就是有种自`虐倾向,越是得不到她的心,他就越是放不下,越是不由自主地被她吸引。

    于是不知不觉的,就付出更多,陷入更深,到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弥足深陷,不能自拔!

    呼吸不畅,舌根发麻,云裳被这个凶猛又贪`婪的吻逼得浑身乏力。

    她没有拒绝,亦无力反抗。

    虽然决定要分开,但彼此之间那些甜蜜的瞬间毕竟还是真实存在的,所以面对他来势汹汹的吻,她一时半会儿还真抗拒不了。

    郁太太没有反抗也没有挣扎,郁先生欣喜若狂。

    他卖力地吻着她,大手一路往下……

    不多时,他的指上满是她情动的证据……

    “郁太太,你有感觉了!”

    他低头,薄唇贴着她的耳,沙哑磁性的声音饱含`着得意和欣喜往她耳廓里灌,

    “嗯。”她的额头抵着他的胸膛,气息不稳,微喘着发出一声鼻音,大方承认。

    她又不是死人,被他这样对待当然会有感觉啊!

    她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他这句话的潜台词无非就是,她还对他有感觉,所以他们之间根本就无须离婚!

    可他始终不懂,她想分手,不是不爱,正是因为爱……

    正是因为爱,所以怕深陷,所以怕受伤,所以不由自主地想逃避……

    他们性格相似,无法互补,只能硬生生的磨合,可这个过程会很艰辛,甚至会鲜血淋漓,她觉得自己熬不过去。

    她太清楚自己的性格,不止倔,还很暴,最最重要的是,她太鸵鸟……

    就算他哪天也爱上她,恐怕他们也走不到最后,他们只会相爱相杀,两败俱伤!

    他内心强大,或许不怕失败,渴望轰轰烈烈爱一场。

    但她却恰恰相反,再也经不起任何伤痛,只想平平淡淡过一生!

    越是明白自己的心意,便越是看清了彼此前路布满的荆棘,她懦弱,早已没了为爱坚强的勇气……

    听到郁太太说“嗯”,郁凌恒喜形于色,然而下一秒,郁太太一盆冷水就泼在了他的头上。

    只见她淡淡一笑,幽幽道:“但那又怎样呢?就算我对你还有感觉,我也不想跟你在一起了。”

    我也不想跟你在一起了……

    “为什么?!”郁凌恒勃然大怒,压低声音狠狠切齿。

    他本是兴致高昂,还想着可以趁机欺负一下郁太太解解这几日的相思之苦,哪成想被她一句话给打击得身和心犹如掉入了冰窖,浑身冰冷。

    她总是有本事让他上一秒天堂,下一秒地狱!

    简直是不把他逼疯就誓不罢休!

    “没有理由,就是不想了。”她垂着眼睑,不看他燃着熊熊火焰的双眼。

    “你——”他气结,绝不接受她这种不是理由的理由。

    叩叩叩!

    突然,卫生间的门被敲响,接着欧晴的声音在外面轻轻响起——

    “你俩别偷懒,快出来包水饺了。”

    郁凌恒正想拖延点时间,可云裳已经高喊出声,“马上来。”

    然后她将他无情推开,快速整理了一下略显凌`乱的衣服,拉开门走了出去。

    他爱恨不能,眼睁睁看着她亲昵地拥着岳母大人的肩,头也不回地走向了厨房。

    她的背影,透着一股决绝的味道,仿佛在这段婚姻里,她已打定主意不再回头……

    突然很无力,觉得自己费尽心思讨好她最终的结果只会是徒劳无功。

    他进一步,她却退两步,他拼尽了全力想要靠近她,却发现彼此的距离居然越来越远……

    郁凌恒僵在原地,心,慌得不能自己。

    ……

    ……

    ……

    餐桌上。

    琇嫂炒了几道清爽可口的小菜,再加上两大盘饺子,蒸的煮的各一盘,就这样开始温馨的小年夜。

    从卫生间出来后,郁凌恒的情绪就不太好,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他一直盯着神色自若吃着水饺的郁太太,心里眼底尽是幽怨。

    云裳默默地吃着饺子,无视对面投射过来的炙`热目光。

    吃着吃着,郁凌恒突然发现坐在云裳身边的岳母大人正皱着眉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

    那眼神,不似刚才温和,透着几分冷厉的感觉……

    “怎么了妈妈?”

    他心里咯噔一下,不由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问。

    “你是谁?”欧晴神色肃然地看着他。

    “……”郁凌恒一愣,下意识地转眸去看郁太太。

    云裳也惊怔地看着妈妈,微微蹙眉。

    “我是您的女婿啊!”郁凌恒努力扯出一抹讨好的讪笑。

    欧晴表情困惑,盯着他看了许久,然后垂下眼睑自言自语地咕哝道:“不对呀……”

    “什么不对?”云裳放下筷子,微微侧身看着妈妈,柔声轻问。

    欧晴抬头看着女儿,“你的男朋友不是黎望舒吗?”

    闻言,云裳和郁凌恒面面相觑。

    云裳惊讶又欣喜,但也有些惆怅,妈妈记起来的事好像越来越多了,她不能确定这对妈妈来说,到底是好是坏……

    郁凌恒则满腹酸气。

    岳母大人居然记得郁太太的前男友!

    当然,记得就记得吧,毕竟是过去式的了,可恨的是,怎么可以记起了黎望舒就忘了他呢?!

    感觉到郁凌恒充满怨怼的目光正向自己投射过来,云裳佯装没看到,只是淡淡地对妈妈说:“我们已经分手了。”

    “分手了?为什么?你们感情那么好,如胶似漆的,为什么分手?”欧晴停留在过去的记忆里,惊讶地微微睁大眼看着女儿,失声道。

    如胶似漆!!!

    郁凌恒拿着筷子的手指关节严重泛白。

    云裳眉心微蹙,实在是对对面那突然又冷如冰锥的眼神忍无可忍,抬眸冷冷看了郁先生一眼。

    “突然不喜欢他了,所以就分了呗!”她话是对妈妈说的,目光却饱含`着淡淡的警告冷睨着对面的男人。

    她看着他说,突然不喜欢他了……

    郁凌恒的脸,瞬时黑到无以复加。

    她这句话是说给他听的吧!!!

    多疑善妒的郁先生,顿时郁结成殇。

    “裳裳,你真的不喜欢他了?”欧晴一脸不可思议。

    云裳重新拿起筷子,钳了个蒸饺放嘴里,细嚼慢咽地轻轻`点头,“嗯!早就不喜欢了!”

    “可是他对你那么好,温柔体贴言听计从——”

    “妈妈,我对裳裳也很好的!”

    欧晴的话还没说完,郁凌恒就忍无可忍地插嘴道。

    岳母大人对郁太太的前男友赞不绝口的样子让他本就不安的心更加慌张了。

    郁太太现在铁了心要跟他离婚,如果连岳母大人他都拉拢不了的话,那他岂不是注定完蛋了?

    所以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把岳母大人哄哄好!

    欧晴转头看着郁凌恒,“是吗?”

    “嗯嗯嗯!”郁凌恒点头如捣蒜。

    欧晴又转头看着女儿,求证:“他对你很好吗?”

    郁凌恒连忙眼巴巴地望着郁太太,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

    云裳瞥了他一眼,默了默,然后才淡淡吐出两个字,“还行。”

    “比望舒好?”欧晴对这个问题很执着,非要问个清清楚楚。

    “嗯。”

    “妈妈您放心,我以后会对裳裳更好的!”

    云裳话音刚落,郁凌恒就连忙接道,急切地想要在岳母大人的面前表现出对郁太太的心有多真挚。

    “黎望舒好像也曾这样保证过的吧……”欧晴撇撇嘴,有些不以为然地咕哝一声。

    “……”郁凌恒被狠狠噎了一下,强忍着心里的憋屈,腆着笑对欧晴说:“妈妈,我是我,他说他,我跟他不一样!”

    云裳默默地看着低声下气讨好自己妈妈的男人,明知不该,心里却不由自主地泛起一丝酸涩……

    欧晴想了想,略显严肃地问他,“那你会一直对裳裳好吗?”

    “嗯嗯!我会!我——”

    “欧小晴,快吃,饺子都凉了!”

    他的保证还没说完,就被郁太太生生阻断。

    云裳夹了一个水饺放在妈妈碗里,生硬而坚定地转移了话题。

    在她已经决定放弃这段婚姻放弃他的时候,她最不想听到的,就是他的承诺……

    郁凌恒看着面色冷然的郁太太,就觉得自己一颗炙`热的心,被她这样一盆盆冷水泼过来又泼过去……

    早晚得凉透!

    ……

    ……

    ……

    喜气洋洋的新年,对郁凌恒来说,一点也喜庆不起来。

    特意买了别墅想给郁太太一个“家”,让她们母女在家里欢欢喜喜过个年,郁太太倒是没拒绝,和妈妈大大方方地住下了,可对他的态度始终不冷不热,保持着生疏客套的距离。

    大年初五,他回了趟郁家,车子刚开进郁家大门就接到琇嫂的电话。

    电话那端琇嫂惊慌失措地对他说,大少奶奶要带着夫人离开……

    他立马调转车头,可当他赶回别墅时,已经不见郁太太的身影。

    琇嫂郁郁寡欢地告诉他,他前脚一走,少奶奶后脚就牵着太太下了楼,她怎么留都留不住。

    说完琇嫂怯怯地递了个文件袋给他,说是少奶奶让她交给他的。

    接过文件袋,郁凌恒莫名恐慌,只觉得手里的文件袋沉重得他快要拿不动……

    他有不好的预感!

    回到房里,坐在牀边,极尽艰难地拆开文件袋,他紧张得手心冒汗。

    他多么希望自己的预感不要那么灵验,可……

    他该死的猜准了!

    文件袋里装着的正是郁太太拟好的离婚协议书!!!

    几乎没有一丝犹豫,他连仔细看清楚协议内容的耐心都没有,直接就把协议刷刷几下撕了个粉碎。

    他怒不可遏,拿出手机给她打电话,她不接,他就一直打,一直打。

    在心里不停地告诫自己要冷静,可他怎么也止不住心里那疯狂滋生的暴躁和愤怒。

    他就不懂了,她为什么非要离婚?!

    他更不懂的是,自己几时变得这样……

    非她不可了?!

    ……

    国际机场。

    候机厅。

    云裳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里,低着头看着手里不停震动的手机,屏幕上的“老公”二字格外刺眼……

    看着看着,她的心就开始隐隐作痛……

    痛着痛着,她的双眼就开始变得模糊……

    她狠着心给了他离婚协议,她逼着自己挥剑斩断了与他最后的一丝牵连,只要他在协议上签上他的名字,他们从此就成陌路。

    想着今生或许再无瓜葛,她终究是否认不了,心里有着浓浓的不舍……

    怕自己会后悔,怕自己面对他时会犹豫不决,所以她决定出差,暂时离开。

    狠狠咬了咬唇,她将手机关机,想着眼不见,心不乱。

    心乱如麻,她低着头长时间地盯着自己的手,不由自主地胡思乱想着……

    突然,一道阴影将她笼罩,寒气扑面而来。

    云裳下意识地抬头,即触上一双鸷冷阴森的眼……

    她愕然,愣愣地看着突然而至的男人。

    他……怎么会找来?

    高大挺拔的男人,犹如一座大山般冷冷伫立在她面前,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阴森可怖的戾气,俊美的脸上只差写着“生人勿进”四个大字。

    郁凌恒面无表情,居高临下地冷睨着云裳,说:“我们谈谈!”

    他的声音无喜无怒,冷得没有一丝`情感。

    打她手机不接,他只能去疗养院,从欧晴口中得知她要出差,他立马让人查了航班……

    云裳呼吸一紧,害怕面对他,下意识地拒绝,“我要上——”

    “放心!谈不了多久,不会耽误你上机!”他唇角泛起一抹淡淡的嗤笑,极冷极冷地阻断她。

    说完,他转身朝着另一端空旷无人的角落走去。

    云裳狠狠咬着红唇看着他僵硬的背影,犹豫了几秒,然后起身默默跟过去。

    无人的区域,他背对着她,待到她的脚步声停在他的身后,他才转过身来,一脸肃冷。

    “云裳,我最后问你一次——”他冷冷开口,目光冷厉地盯着她的脸,停顿了两秒才接着问道:“你是不是‘一定’要离婚?”

    他的声音,冷得像刀子般刮着她的心,疼……

    “……嗯。”悄然攥紧双手,她垂下眼睑避开他的犀利似箭的目光,狠着心逼自己点头。

    郁凌恒眸色一凌。

    眼底最后一丝希冀破灭……

    深吸口气,他压下心里的苦涩,勾唇一笑,“好!我成全你!”

    他说,好,我成全你……

    成全你……

    云裳一震,抬眸看他,心,慢慢在撕裂……

    在心里大骂自己神经病,这明明就是她想要的结果,为何还要感到心痛?

    她愣愣地看着他,心乱如麻,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离婚协议我已经签了,明天就拿去民政局生效取证,离婚证我会让人送到你的公司!”他不急不缓地说着,冷静淡然的声音没有丝毫的不舍,更没有丝毫的难过,“另外!我们离婚后,我会娶初丹,所以人`工`授`精就算了,你回来后就上博嫣然的医院去让她给你取个卵`子,我让初丹代`孕!”

    他说,离婚后我会娶初丹……

    他还说,我让初丹代`孕……

    “不行!”反射性的,云裳怒声拒绝。

    不!

    她可以接受一个陌生的代`孕妈妈,唯独不能接受与他有过感情纠葛的女人!

    比如沈樱雪。

    比如初丹。

    她的孩子,决不能由情敌孕育!

    郁凌恒挑着眉冷冷看着情绪激动的云裳,“什么不行?”

    “我不同意让初丹代`孕!”她攥紧双手,任由尖利的指甲陷入掌心,激烈反对。

    “我不需要你同意!!”他冷嗤一声,态度霸道又蛮横。

    看他一脸坚决,云裳心痛难当,忍不住湿`了眼眶……

    终究是难忍心中怨愤,她红着眼看着他,嗓音微颤,“你可以让初丹给你生一个属于你们自己的孩子……”

    “这个不劳你费心,我们以后会有很多属于我们自己的孩子!但在此之前,我和你的孩子,得由她代`孕!”他不急不缓地淡淡说道,丝毫不管自己这样的要求是否残忍。

    垂下眼睑掩饰着眼底的伤心,她用力抿了抿唇,说:“代`孕妈妈我来找。”

    “不用!我觉得初丹就很好,由她代`孕,她体会了十月怀胎的艰辛孩子便等于是她亲生,这样自然就不存在后妈的问题,所以她是最适合的人选!”

    两人互不相让,各持己见。

    “我不同意!”她终于忍无可忍,气急败坏地怒喝。

    “云裳!我再说一次,我决定了的事不需要你同意!”

    “为什么你非要跟我有一个孩子?”她切齿怒问,伪装的冷静终于被击溃。

    他瞥她一眼,冷冷讥笑,“不用自作多情,自然不是因为爱你爱到想跟你有个共同的孩子!”

    云裳脸色一白,他无情的嘲讽,成功刺伤了她的心……

    深吸口气,她强压着心里的痛楚,固执逼问:“既然我也身在其中,那我就有权利知道真`相,到底为什么?”

    郁凌恒沉默了半晌,看她态度坚决,只得道出三年前为何娶她以及为何非要生一个孩子的真`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菇凉们,久等了,抱歉啊~~~卡啊卡啊~~~木动力啊~~嘤嘤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