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43章:没得商量!我不离!
    果然——

    “我们分手吧!”

    平静淡然的五个字,如大锤在郁凌恒的头上心上狠狠敲了五下,敲得他头晕目眩浑身都痛。;

    死命压抑着想要暴跳如雷的冲动,他拼命告诫自己冷静、冷静、千万要冷静!

    就凭他们现在这个状态,实在经不起任何的争吵了。

    小吵怡情,大吵伤感情,就他们现在这样,哪有多余的感情来这样挥霍!

    他不想跟她闹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不想!!!

    把她赶出家门的那晚,他找她都快找疯了,那种焦灼恐慌又后悔担心的心情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了。

    可找到她后,他郁闷的心情并未有好转多少,想跟她好好谈谈,认错道歉什么的他也早就酝酿好了,可她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最后又是不欢而散。

    几天下来,情绪倒是冷静下来了,可心,却越来越慌……

    总觉得脾气暴躁的小女人一旦变得冷冰冰的,会是一件特别恐怖的事!

    郁凌恒咬着牙根哀怨地看着郁太太,好半晌才忍住那急欲爆`发的怒火,尽量冷静地吐出两个字,“理由!”

    “你——”

    “云裳!不要再拿我做借口,我不想离!!”

    刚一开口,就被他抢先一步冷冷阻断。

    他知道她一定又会说“你想离”之内的托词!

    云裳背靠着护栏,双手揣在大衣口袋里,姿态慵懒闲散,目光淡漠地看着郁先生不再言语。

    他说:“那晚你问我是不是想跟你离婚,你问了我几遍我是不是都没说话?是你一直在逼我!我不想当着那么一大家子的面跟你闹,被你逼急了我才会冲口说‘是’!那根本就不是我的本意!!”

    她面无表情,只是淡淡看着他,还是不说话。

    “我跟初丹真的没什么!你要我对你发誓吗?”他向她靠近一步,剑眉深锁,深深看着她急切地说:“我不是故意要打你,是你总帮着黎望舒,你从来都不帮我!!我才是你丈夫!云裳!!!”

    说到后面,他的语气透着怨愤,近乎气急败坏。

    他是真的觉得蛮冤枉的,如果不是她冲上来拉他,如果不是她又想护着黎望舒,他又怎么可能顺手打了她……

    真的是顺手!

    就是下意识的一下!

    如果他那一刻能有思考的时间的话,他自然是不会对她动手的!

    活这么大,他就没对女人动过手!

    轻叹一声,郁凌恒伸手轻轻`撩`开郁太太耳边的发丝,看着她的脸颊,心疼又愧疚地问:“还疼吗?”

    “不了。”云裳撇开脸,避开他想触上来的指尖,声音冷淡得没有一丝`情感。

    最是见不得她这副冷冰冰的样子,他急了,一把抓起她的手往自己脸上拍,“你要是还生气,那你打我好了,我双倍奉还……你若觉得不够,十倍也行!”

    她皱眉,在即将打上他的脸时,她反射性地扬手,从他手里挣脱出来。

    她那副样子,不像是舍不得打他,倒像是不屑碰他……

    郁凌恒幽怨地看着眼前任凭他怎么道歉都无动于衷的小女人,挫败又沮丧。

    “我知道我那天晚上很过分,我不该对你凶,不该扔你的东西,我……我只是……”

    他急得逼过去双手抓`住她身体两侧的护栏,将她困在他的胸前,深深凝睇着她的小`脸焦急解释。

    他只是……吃醋了!

    因为吃黎望舒的醋,所以他一怒之下跑回家就拿了个箱子把她的东西装起来,然后扔出去……

    其实他不是真的要赶她走!

    他只是想逼她认错,只是想逼她在他和黎望舒之间做出选择,只是想她能对他低次头……

    可显然,他没能犟过她,把事情越弄越糟。

    “郁凌恒。”她突然又轻轻喊他。

    “……”郁凌恒头皮一麻,最怕她这样连名带姓的轻轻喊他。

    “我们离婚吧!”

    她淡淡的,轻轻的,不急不缓地说道。

    “你休想!!”他顿怒,瞪着她狠狠切齿。

    她不急不躁,淡若清风:“我们不合适。”

    “我们不合适?呵!那你觉得你跟——”谁合适?

    他气极,咬牙切齿又想说负气话,临了连忙刹住口,不让自己一错再错。

    相处以来,他们多少次交锋,他均败在她手上。

    比赌气、比心狠、比无动于衷,他统统完败!

    他斗不过她!

    她一声声甜甜地喊他老公,嘴里说着喜欢他,说着好好过,可转瞬就能收回所有投注在他身上的情感……也或许,她根本就没在他身上投入过什么情感,所以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她就能立马全身而退。

    郁凌恒只要一想到郁太太心里可能没有他,心里就恨怒交加。

    在一段感情里,从来就没有所谓的公平,投入更多的那个人,注定比较吃亏……

    狠狠咬着牙根,深吸口气,他松开手退后一步,特别疲惫地幽幽道:“云裳,大过年的,我不想跟你吵!”

    “嗯,我也不想吵,所以我们都心平气和地好好商量——”她点头,的确从头到尾都是心平气和的样子。

    “没得商量!我不离!!”他没好气地喝道。

    一见她铁了心要跟他离的样子他就来气。

    云裳,“那就由我单方面向法院申请离婚吧!”

    “你!!!”郁凌恒脸色骤然铁青,就快要忍无可忍了。

    他气得转身,背对着她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压下心里的怨愤和熊熊燃烧的怒焰。

    待心脏抽`搐的频率降低了点,他才回身瞪她,“我就真那么罪无可恕你非得跟我离?!”

    “我们不合适。”云裳谈谈轻吐。

    “这根本就是你的借口!分明是你有了异心!”他气急败坏,真是恨死她了!

    她无所谓地扯了扯唇角,“你要这么认为也行。”

    郁凌恒一口气卡在喉咙口,上下不得,差点窒息而死。

    他觉得自己早晚有一天会被眼前这个该死的女人气得爆血管。

    气到无力,他只能试图换个方式跟她沟通——

    “郁太太,你别忘了我们有过协议的,想离婚必须得先生个孩子!”他拿她没辙,无奈之下只得旧事重提。

    她连犹豫都没有,就说:“那就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办吧,人工/授/精或者代/孕我都没有意见。当然,最好是找个代/孕妈妈,抽取我的卵`子——”

    “凭什么?!你是我名正言顺的太太,给我生孩子是你的责任,找什么破代/孕妈妈?!”他恼火,忿忿道。

    他是疯了才会去找代/孕!

    “那就人/工/授/精吧!”

    “我又不是‘不行’,授什么鬼精!!”他没好气地喝道。

    她瞥他一眼,“嗯,你‘行’,是我不行!”

    本来,在经过黎望舒的背叛后,她得到了血淋淋的深刻教训,以为自己不会再爱上任何一个男人了。

    可前段时间郁凌恒对她好,她立刻就好了伤疤忘了疼,不知不觉就陷入他的温柔陷阱里了……

    当时她想着,陷就陷吧,伤就伤吧,反正也不是没伤过不是么,趁着自己还有勇气,好好抓`住眼前的一切吧!

    哪知,她刚对他敞开心扉,他就在她心上狠狠`插了一刀……

    于是她又怕了!

    那是一种她自己也控制不住的恐慌,在心里疯狂蔓延,如毒液般渗入四肢百骸里,让她痛不欲生,让她夜不能眠。

    她不由自主的想要逃避,不由自主的想要退缩,不由自主的想要收回一切……

    对!就是不由自主!!

    她不知道自己这样算不算心理有病,反正就是变得除了自己谁也不信……

    这些天里,她的脑子里不停地有个声音在告诫自己——不动情,便不伤心!

    只要守住自己的心,自然就会变得坚不可摧!

    她从不否认自己很懦弱,在感情上她就是这么胆小怕痛……

    嗯!她怕痛!

    身体上的痛她尚能忍,可心痛……会逼疯她!

    黎望舒说,其实她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爱他,她当时不服,可现在想想,好像还真是。

    跟黎望舒恋爱五年,抓到他背叛自己时,她愤怒难过,伤心哭泣开着车在夜里狂飙,出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车祸……

    为了一段不堪的感情差点良成大祸,她便以为,自己很爱他!

    可!

    在酒店外,当她看到郁凌恒和初丹相拥,听着他对自己撒谎,那一瞬,她惊悚发现,自己的心竟是前所未有的痛……

    她心痛得泪流满面,失魂落魄……

    甚至痛过当年把黎望舒抓歼在*时的那瞬……

    她与黎望舒相恋五年,可跟他郁凌恒才相处几个月而已啊!

    黎望舒那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而他郁凌恒仅仅只是拥着初恋而已啊!

    这本是两件不能相提并论的事,她的心却出现了严重偏差,这种偏差,让她恐慌……

    她被他的温柔迷惑了心智,放任自己沉迷其中,直到他一巴掌将她打醒……

    于是她猛然惊觉自己对他投入得太快太多,再不打住,一定会万劫不复。

    她该感谢他的!

    感谢他对她撒了谎,感谢他给了她一耳光,感谢他喊她滚!

    如果不是这样,如果她还未对他失望,她一定会在不知不觉中对他倾付所有……

    到那时,她必然是做不到像现在这样轻松潇洒说退就退了。

    她又懒又怕痛,所以宁愿无爱无恨过一生,也不艳羡那种轰轰烈烈的爱情!

    趁着自己还离得开,趁早离吧!

    不要等到离不开时……

    她害怕那种可能!

    两人达不成共识,冷冷看着彼此,僵持不下。

    他不离,她偏要离!

    “反正我不离,你想离就必须亲自给我生个孩子!”郁凌恒不耐喝道,就抓`住这一根救命稻草死死不放。

    “郁凌恒,你这是强人所难!”云裳淡漠的小`脸上终于有了别的情绪,冷!

    “我就强你!!”他哀怨地瞪她一眼,拿她没辙他只能耍无赖了。

    云裳面罩寒霜,正要说什么,本是关上的推拉门却在这时被打开了——

    “你们在吵架吗?”

    欧晴探出头来,小心翼翼地瞅着他们。

    “没有啊,妈妈,我们好着呢!”

    还不待云裳开口,郁凌恒就亲昵地搂住她的肩,神色自若地对欧晴微笑道。

    云裳眉心微蹙,淡淡瞥了他一眼。

    “真的?”欧晴不放心地看向女儿。

    知女莫若母,就算欧晴还生着病,但母女连心的天性还是让她能敏锐地感觉到女儿的不快。

    “嗯,好着呢!”

    看到妈妈的目光朝自己看过来,云裳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对妈妈露出一个甜美幸福的微笑,轻轻`点头。

    看到女儿笑了,欧晴放心了,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她走出来,赞赏地看着郎才女貌的女婿和女儿,语重心长地说:“世界这么大,茫茫人海的,能做夫妻是种可遇不可求的缘分,要好好珍惜,知道吗?”

    云裳惊讶地看着妈妈,眼眶蓦地红了。

    妈妈居然能说出这样一句有条有理的话了……

    “我们知道了,妈妈!”郁凌恒礼貌恭敬地点头,很努力地在岳母大人面前表现出最好的一面。

    欧晴满意,对女儿女婿笑了笑,然后转身进屋,头也不回地扬声说:“咱们今天吃饺子,不许偷懒,都来帮忙!”

    “好咧!”郁凌恒谄媚地应着,拉起微微红着双眼的郁太太跟在欧晴的身后。

    手被攥在他的手心里,紧紧的,暖暖的……

    云裳没有甩开他,任由他拉着自己往厨房走去。

    一是不想让妈妈担心失望。

    二是心里多少还有点贪`婪……

    ……

    厨房里。

    琇嫂给郁凌恒和云裳安排了揉面的工作。

    “加点水,一点点就……多了多了,水太多了啦!!”

    云裳先是平静的声音随着郁凌恒倒水的动作而变得愤然,气得哇哇大叫:“又稀了!郁凌恒你怎么这么笨!”

    简直忍无可忍!

    这都第三次了好么!!

    加水都不会,比猪还笨!!!

    云裳揉面,郁凌恒在旁边帮衬,每次叫他加点水他都加多了,害得她不停地加面粉,不停地揉。

    揉得她手都酸死了!

    郁凌恒拿着水壶愣愣地站在郁太太的身边,特别无辜地看着发飙的她。

    云裳声音太大,引得正在拌馅儿的琇嫂和欧晴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她。

    然后欧晴走过来,看了看冷着脸低着头气呼呼地继续揉面的女儿,又看了看一脸无辜守在女儿身边有些手足无措的女婿,怜悯之心顿时油然而生。

    “她一直都这么凶吗?”欧晴轻轻问郁凌恒。

    欧晴百思不得其解,裳裳在她面前从来没发过火啊,连大声说话都不曾有过的,怎么对帅帅的女婿就这么凶巴巴的呢?

    “不会。”郁凌恒摇头,然后幽幽补上一句,“她只是对我比较凶而已……”

    话音未落,就被云裳狠狠瞪了一眼。

    自己蠢得跟猪似的,还有脸告状?!

    “为什么只对你凶?”欧晴更不解了,也更同情他了。

    “可能是爱之深责之切吧。”他瞟了眼低头揉面的小女人。

    云裳唇角抽`搐,再次对他的大言不惭感到无语。

    “你做过什么惹她生气了?”欧晴问。

    郁凌恒幽幽叹了口气,又偷偷看了眼郁太太,“很多……”他做错了太多!

    “那你跟她认错了吗?”

    “认了!可是她不原谅我……”

    欧晴笑笑,“其实她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多哄哄她就好了。”

    “真的吗?”

    “嗯嗯!”

    “那我哄你吧妈妈,裳裳最爱你了!”郁凌恒谄媚地对欧晴笑。

    可不!郁太太最爱的人就是妈妈,只要把妈妈哄好了,自然就万事大吉了!

    云裳冷眼看着互动得不亦乐乎的妈妈和郁先生,忍无可忍地冷喝一声:“有完没完?”

    别说!她还真有点怕妈妈被郁凌恒的油嘴滑舌给骗了。

    云裳警告地瞪着郁凌恒,他却突然对她喊了声,“别动!”

    她一怔,下意识地停下了揉面的动作。

    他走过去,对她说:“把眼睛闭上。”

    “干吗?”她戒备地瞪他。

    “乖,闭上。”他对她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温柔轻哄。

    “干吗?!”她黛眉紧蹙,不耐轻喝。

    就算他用温柔伪装,也掩盖不了他贱兮兮的本色。

    “眼角沾上面粉了,我帮你擦擦。”他指着她的眼角,一本正经地说。

    云裳下意识地抬起手臂要自己擦。

    “别这样,越擦越多。”他抓`住她的手臂,阻止道。

    她想想也对,便不疑有他,乖乖闭上了双眼。

    然后他的指尖在她的眼角轻轻擦着,她正想睁开眼时,却听见他说——

    “等等,这里还有,还有这里……嗯,这里也有点……”

    随着他一声声的“这里还有”,她感觉到他的指尖先在她的鼻尖上轻触了下,然后落在她的两边嘴角……

    当她意识到不对劲儿时,张开眼就看到妈妈和琇嫂盯着她一副忍俊不禁的模样。

    她转头就去看厨房的玻璃推拉门。

    从玻璃倒影上,她看到自己的脸,被恶劣又幼稚的男人用面粉画上了白白的胡须,变成了一只猫……

    “郁凌恒,你找死是吧!!”

    她怒吼一声,抓了擀面棒就要去打他。

    他拔腿就跑,往楼下的卫生间里躲。

    云裳气得抡起擀面棒紧追不舍,打定主意追上他非给他一棍不可!

    快到卫生间的门口时,郁凌恒故意放慢速度,待郁太太追上来朝他扬起棍子,他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将她一并拖进了卫生间里……

    “啊……唔……”

    他一手将她拽进怀里,一手关门,然后将她抵在门上就狠狠吻上她的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更新完毕~抱歉让大家久等了~~~祝大家www.yuehuatai.com愉快~~~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