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42章:我们分手吧!
    云裳抬头,目光平静地看着他,淡淡轻吐:“你说是就是吧。”

    她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模棱两可的答案让郁凌恒更是抓狂。

    什么叫“你、说、是、就、是、吧”?!!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就不能给他一个明确的答案?!

    “云裳!!!”他气急败坏地低吼,“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我没想要你怎么样啊,是你说要离婚的呀……”她也颇感无奈。

    “我没说!是你说的!!”

    云裳无语地看着他。

    明明是他说她不知羞耻,说她配不上他,说她不配进他郁家的门,现在又何必非要这样咬字眼呢?

    是怕她敲诈他天价赡养费吗?

    她无所谓地淡淡一笑,“好吧,就当是我说的吧!你也同意了不是吗,那就约个时间我们明天去——”

    “云裳!是我饿着你了么?以至你饥不择食到连回头草也吃?”他怒极,倏地低头逼近她的脸,在她唇上阴森森地吐字,气得口不择言。

    “……”云裳本是平静的双眼划过一丝冷芒,但稍纵即逝,保持微笑,“嗯,你要这样以为也行。”

    “你!!!”郁凌恒撑在墙上的手倏地攥紧成拳,胸口急促起伏,已然是一副怒到极致的模样。

    她无畏无惧地看着他。

    “我偏不让你如愿,你想离婚是吧?没门!!!”

    在情绪彻底失控之前,他对她怒吼道,然后摔门而去。

    云裳维持着靠墙的姿势,看着快速离去的男人,当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后,她的唇角泛起一丝淡淡的苦笑……

    灯,亮了,又灭。

    她在漆黑的楼道里站了许久,久到双脚发麻,久到浑身发冷,久到心里突生悲凉……

    脑海里全是他刚才离去时那怒不可遏的模样,她警告自己别动摇。

    她对自己说——

    云裳,别犯贱!

    别再被他的甜言蜜语所骗,别再被他的情绪所影响,别再天真的以为他是真的在乎你……

    你要牢记他的耳光打在你脸上时的那种痛!

    你要牢记他把你的衣服统统扔出来以及在他的家人面前羞辱你时的那种难堪!

    你要牢记他明知你无处可去却还狠心将你撵出家门时的那种无情!

    你要牢记,对你不好的男人……

    别要!!!

    ……

    ……

    ……

    腊月二十九,除夕的前一天。

    整个城市喜气洋洋,家家户户张灯结彩,俱都准备欢欢喜喜地迎接新的一年。

    云裳本想租套房,跟妈妈一起过个快乐年,可时间太紧迫,根本找不到合适的。

    最后无奈,只能在疗养院里过。

    连一个正常的新年都不能给妈妈,云裳愧疚,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虽然没有“家”,但年货还是一定要买的。

    超市里,云裳一手推着车,一手牵着妈妈,慢慢逛着。

    不多时,云裳发现妈妈频频往后看,她好奇回头,却又什么都没发现。

    “欧小晴,你在看什么?”

    第n次后,她忍不住问妈妈。

    欧晴却轻轻摇头,对她腼腆地笑了笑。

    云裳只当妈妈看到好玩的东西了,也就没有多加在意,直到……

    过年了,太多人买年货,导致整个超市爆满,当她牵着妈妈经过一排货架时,货架突然被人挤倒了……

    人太多,她根本没办法躲,只能下意识地把妈妈拉进怀里牢牢护着,吓得闭上眼用自己的背去抵挡倒下来的货架。

    有尖叫声响起,但预料中的痛楚却没有来临,混乱中她睁眼一看,发现货架并没倒下来,而是被一个高个子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

    “你……”她愣愣地看着身后男人那张熟悉的脸,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居然是郁凌恒!

    几天不见,他似乎……憔悴了那么一点点。

    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

    “你有没有事?有没有伤到哪里?”急切的声音饱含^着浓浓的担忧。

    云裳呆呆地对他摇头。

    在其他顾客的协助下,倾倒的货架推正回去,好在没人受伤。

    “血……”

    可突然,被云裳护在怀里的欧晴怯怯地指着郁凌恒的脖子,小声呐呐。

    郁凌恒这才感觉到脖子有点刺痛,下意识地抬手一摸,指尖湿^润……

    很显然是不小心被货架上的什么钩子给刮伤了。

    从看到郁凌恒的那瞬,云裳的大脑就有点懵,以至于怎么从混乱的超市出来的她都记不太清了。

    反正最后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和妈妈已经坐在了自己的车上,郁凌恒在前面开车。

    “去哪儿?”

    车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不是回疗养院的那条路。

    也不是回郁家的路。

    “就到了!”郁凌恒从中央后视镜里看着她,并未正面回答。

    通过后视镜,她与他对视了一眼,没有再问。

    有妈妈在,她不想跟他有什么不愉快,免得刺激到妈妈,反正他不可能把她们母女拉去卖了。

    他的“就到了”足足开了二十分钟。

    白色卡宴驶进一片临湖别墅区,最后停入一栋挂着红灯笼的别墅里。

    云裳下车,快步绕到另一边去帮妈妈开车门,可郁凌恒却比她快了一步。

    郁凌恒朝岳母大人伸出手,欧晴居然一点也不怕生,扶着他的手臂从车内出来。

    “疼吗?”欧晴从口袋里拿出手绢,踮起脚尖去擦女婿脖子上已经有点凝固的血迹。

    “不疼,谢谢妈妈!”郁凌恒配合着微微弯腰,不让欧晴垫脚那么辛苦,礼貌谦卑地轻轻摇头。

    云裳狠狠蹙眉,有些惊悚地看着互动得那么和谐的两个人。

    严格说来他们不是陌生人吗?怎么看起来好像很熟稔的样子?

    郁凌恒从车里拎出在超市买的年货,率先往别墅大门走去。

    云裳拥着妈妈的肩慢悠悠地跟在后面。

    “你认识他?”她凑近妈妈的耳边,压低声音好奇地问。

    “认识啊!”欧晴点头。

    “你怎么认识的?”云裳微微瞠大双眼,无比惊奇。

    “他每天都送鲫鱼粥给我吃呀。”

    “你不是说是安医生买给你的吗?”

    这几天,每天早上妈妈都会在护士的陪同下下楼十几分钟,回来的时候就会带回两份鲫鱼粥,说是安医生买的……

    她不疑有他,吃得心安理得。

    “我骗你的。”欧晴笑笑,笑里透着一丝狡黠。

    “……”云裳哭笑不得,停下脚步佯怒地板着脸,义正言辞地轻斥,“欧小晴,你怎么可以随便接受陌生人的食物?万一有毒——”

    “他不是陌生人啊!”欧晴眨了眨眼,反驳。

    有时候,神智不太清醒的人比正常人更会“看人”,因为她们是用“心”在看!

    谁对她好,对她有善意,便是好人!

    所以竭尽全力想讨好岳母大人的郁凌恒,在欧晴眼里自然就是好人。

    云裳气结,“他怎么不是陌生人啊?他明明就是——”

    “他是你丈夫啊,怎么会是陌生人呢?”

    “……?”

    “他的手机里有你的照片,很多哦!”欧晴抿着嘴笑,完了还补上一句,“而且你们有结婚证。”

    呃……

    云裳猛然想起,前段时间她和郁先生恩爱甜蜜你侬我侬时,他曾心血来^潮给她拍了很多照片……

    当然,两人比较亲密的照片也是多不胜数……

    思及此,云裳的脸蓦地一红,心跳不由快了一拍。

    他不会把那些尺度颇大的也给妈妈看了吧?!!

    用那样的照片来向妈妈证明他是她的丈夫会不会太拼了哇?!

    囧哒哒!

    云裳正对郁凌恒刻意接近自己妈妈的行为百思不得其解,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别墅里奔了出来。

    “大少奶奶!”

    “琇嫂?”云裳眉心微蹙。

    “来来来,少奶奶,夫人,快到屋里来,外面冷!”琇嫂看到云裳开心得不行,喜笑颜开地跑出来迎接她们。

    自前几天大少爷把大少奶奶赶出郁家后,琇嫂就一直在自责,觉得都是自己把结婚证收起来惹的祸……

    “琇嫂,你怎么在这里?这是哪儿?”云裳好奇地打量着眼前豪华的独栋别墅,问。

    “这别墅是大少爷刚买下的,他说要让少奶奶和夫人在家过年!”琇嫂笑^眯^眯地回答。

    闻言,云裳一震。

    在家过年……

    家……

    心,狠狠抽了一下,双眼酸胀……

    进了屋,欧晴说口渴,琇嫂就带着她去厨房喝水,云裳则站在偌大的客厅里打量着奢华的装潢和昂贵的家私。

    屋内暖气很足,驱走了她身上的寒气,倒真让她觉得有那么点“家”的温暖……

    看着看着,她就失了神。

    “喜欢吗?”

    突然,耳后传来一股温热的呼吸,他的声音温柔中透着一丝慵懒,一如既往的性^感撩^人。

    她回头看他,只见他换上了居家服,脖子上也贴上了创可贴。

    她又转眸看了看房子,如实以答,“喜欢。”

    无论是装潢还是家私,都是最贵的,好东西谁会不喜欢呢,又不是傻^瓜!

    听她说喜欢,他似是松了口气,表情也变得轻松了些,“那我们先住这里,等太爷爷回来了我们再回郁家去。”

    云裳看着他,默了默,然后摇头,“抱歉,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郁凌恒看了眼厨房,欧晴正在帮琇嫂择菜,安静温柔的样子与常人无异。

    他牵起郁太太的手,向阳台走去。

    云裳没挣扎,乖乖跟着他走。

    到了阳台上,他关上推开门,然后才苦口婆心地对她说:“我跟文泽谈过,他说妈妈现在的状态完全可以跟我们一起生活,而且跟我们生活对她的病情会有很大的帮助,只要我们多关心她,多陪陪她,她很快就会痊愈的!”

    云裳默默看着眼前的男人,抿唇不语。

    他说妈妈“很快就会痊愈”是有点夸大其词了,但跟家人住在一起的确对妈妈的病情很有帮助,这个她是知道的!

    只是……

    就算妈妈要跟家人一起住那也是她的事,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她怎敢忘记,他们就要离婚了……

    用力抿了抿唇,她突然轻轻喊他,“郁凌恒。”

    她语调虽轻,但神色严肃,尤其她是连名带姓的喊他……

    郁凌恒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

    “嗯。”他微拧着眉,硬着头皮应道。

    “我仔细想过了……”她的唇角泛起一抹淡得看不见的苦笑。

    “……什么?”听着她凉飕飕的声音,他的心里莫名更不安了。

    果然——

    “我们分手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更新完毕~~~累死了~~~嘤嘤嘤~~~,求表扬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