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41章:逼走或逼死……!
    “呵!没有?!她现在这副样子出去被人指指点点,被人喊是疯子——”

    啪!

    欧荣毅一声“疯子”刚出口,云裳就拍桌而起。

    “我妈妈不是疯子!!!”

    那些死命压抑在心里的愤怒,如火山爆`发般猛然炸开。

    她双眼含恨,狠狠瞪着对面的欧荣毅,愤怒致使她的脸微微扭曲,看上去透着一分狰狞。

    这两个带着侮辱性的字眼,对云裳来说是绝对的禁忌!

    云裳猛然站起的那瞬,郁凌恒的心狠狠一颤,被她突然爆`发的模样吓着了。

    犹记得,当初他俩刚见过一两次面,他在t市的一个地下停车场看到她为了黎望舒悲伤哭泣而与她发生争吵,他气急了说了一句“云裳你有精神病遗传吧”,她也是如现在这般大发雷霆……

    原来,他曾无意间戳中过她的痛处。

    其实,她比任何人都介意妈妈被人用异样眼光看待,更介意“神经病”三个字用在妈妈身上吧……

    “那是你自欺欺人!!!”欧荣毅也腾地站起来,怒吼。

    他无法接受,二十几年的陌路之后大女儿居然变成这副模样,更加不能接受女儿只记得他的坏……

    祖孙俩,坚持己见,如仇人般互瞪着彼此。

    气氛僵凝,一触即发。

    郁凌恒怕本就不好的关系再恶化,连忙出声打圆场,“裳裳……”

    “滚!”

    云裳转头就冲他吼了一嗓子。

    呃……

    郁凌恒被吼得一懵,顿时闭嘴噤声。

    此时此刻的郁太太,惹不起。

    狠狠咬着牙根,让自己尽快冷静下来,好一会儿后,云裳抬眸冷冷看着欧荣毅和欧阳——

    “如果你们不想把我们母女逼走或者逼死,那就烦请你们高抬贵手,以后不要再来了!”

    逼走或逼死……

    欧荣毅、欧阳以及郁凌恒三人均是一震。

    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垂眸拍拍衣角,云裳唇角泛起一抹冷笑,“欧老爷,您无须多虑,我跟我妈妈与你们欧家没有丝毫关系,所以您不必以我妈妈的病而感到可耻!”

    “我不是——”欧荣毅大震,急道。

    “是与不是,大家心知肚明!”她冷飕飕地嗤道。

    欧阳沉喝,“云裳,你太过分了!”

    “过分吗?”她不气也不恼,轻轻一笑,目光犀利地看着欧阳,“可我这点‘过分’,又怎敌得过你们当初对她的残忍?”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错事接受惩罚!”欧荣毅气得狠狠咬牙。

    云裳的笑容染上一抹凄苦,淡淡反击,“她现在记不得您了,而就算记得也只是您不好的一面,这便是她给您的惩罚,所以您老就老老实实受着吧!”

    “……”欧荣毅这下真是完全说不出话了,紧紧握着拐杖的手,微微颤抖。

    云裳说完,转身朝着内室走去。

    推开门,把躲在门后偷听的欧恬和安文泽赶出去。

    然后她守在妈妈牀边,妈妈不醒,她便不离。

    ……

    c市的雪,下不大,当夜幕降临时,就停了。

    雪一停,感觉天气更冷了。

    欧晴醒来时,没有再歇斯底里,只是蔫蔫的跟女儿说饿……

    云裳红着眼连忙跟妈妈说等一会,她马上去买。

    她想去请护士来帮她照看一下妈妈,一拉开门却看到一张熟悉的俊脸……

    “妈妈醒了吗?”

    听到门把转动的声音,郁凌恒立刻从沙发里弹跳起来,在云裳拉开门时,他已奔到门前。

    他问,急切的语气透着关心。

    云裳眉心微蹙,然后淡淡点了点头,“嗯。”

    “她睡了一下午肯定饿了,听护士说她喜欢吃鲫鱼粥,我买了,放微波炉里热热就能吃,你等会儿。”他殷勤谄媚地对她说。

    “嗯。”她再次淡淡点头,惜字如金。

    然后她走向饮水机,倒了杯水背对着他慢慢喝着。

    郁凌恒的心微微揪紧,无奈又幽怨地看着郁太太肃冷的背影,被她冷淡的态度冻得浑身冰冷。

    突然无比怀念她暴躁的样子。

    他宁愿被她气死,也不想这样被她冷死。

    热好粥,他递给她,一瞬不瞬地盯着她面无表情的小`脸。

    她却看都没看他一眼,客套疏离地说了声谢谢,然后接过粥就进了内室。

    他跟上去,在她身后极尽温柔地小声说:“你也饿了吧,要不我来陪妈妈——”

    “谢谢!我不饿!”她头也不回地淡淡拒绝。

    听着她说“谢谢”,郁凌恒的心就抽`搐,又慌又疼。

    “裳裳……”

    “请你出去等我一会儿好吗?我妈妈不喜欢见陌生人!”她终于回头看他,说出来的话却几乎让他呕血。

    陌生人……

    他是她的丈夫啊,是她妈妈的女婿啊,怎么就成了陌生人了呢?

    他不服,“我不是陌生人……”

    “一小时吧,等我妈妈睡着了我就出来,有什么话我们到时再说!”她不急不缓地淡淡阻断他的话。

    他幽怨地看着她。

    她却已不再理会他,转身径直朝着牀边走去。

    他僵在原地,不肯离去。

    欧晴坐在牀上,好奇又胆怯地瞅着他。

    云裳把粥喂到妈妈嘴边,见妈妈不张嘴,回头冷冷看了眼不肯出去的男人。

    那冷漠的眼神透着警告,郁凌恒微微一惊,立马怂了,只得不甘不愿地往外走去。

    ……

    坐立不安地等了一个小时,郁太太果然从内室出来了。

    刚刚坐下的郁凌恒立马站起来。

    “我们出去说吧!”

    不待他说话,她就先开了口,同时径直朝着病房外走去。

    郁太太连一个眼神都未施舍给他,郁先生表示很焦虑。

    云裳先到护士站去请护士帮她照看一下妈妈,然后才走向几米远处的楼梯口。

    郁凌恒惴惴不安地跟在云裳身后,拧眉斟酌着该怎么开口跟她道歉……

    “就在这里说吧,我不能走太远!”

    走进黑暗的楼梯口里,她背靠着墙壁,一边低着头揉了揉眉心,一边对跟进来的男人淡淡说道。

    折腾一天,其实她很疲惫。

    从始至终,她的态度都平静而冷漠,没有往日在他面前的暴躁和易怒。

    楼道里是感应灯,他们进来时灯亮了,可一会儿没声音便又灭了。

    他走到她的身边,在黑暗中凝睇着她,极尽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开口,“我……”

    “明天上午我可能抽不出时间,明天下午行吗?”她说。

    “……什么?”他一时没反应过来,莫名其妙地问。

    “你定个时间,明天下午我们就在民政局门口见吧!”

    “……!!!”郁凌恒心中大震。

    民政局?

    她什么意思?

    她真要跟他离婚?

    他紧紧抿着唇,皱眉看着她,一言不发。

    等了半晌见他不吱声,她抬头看他,“你下午腾不出时间吗?那就上午吧,我让安医生把我妈妈的检查安排在下午——”

    “你非要这样吗?”郁凌恒气结,狠狠切齿。

    “……啊?”她眨了眨眼,一脸懵懂的样子。

    他气得要死,一颗心又疼又慌,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就该接受她任何的惩罚,可她一开口就是离婚,这让他是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云裳!你明知道我那是气话——”

    闻言,她眸色骤冷,淡淡道:“我不觉得你那是气话!”

    “我就是气话!!!”他气急败坏。

    明明从始至终都是她在说离婚,他是被她逼急了才负气说“是”,他根本就没有亲口说过“离婚”二字好吗!

    见他抵死不认,她也不恼,垂下眼睑淡淡一笑,像是自言自语般低喃一声,“你是不是气话不重要……”

    “……”他的心脏蓦地一紧,不安。

    抬眸,黑暗中她看着他的眼睛,说:“重要的是我信了!”

    你说的是气话也好,不是气话也罢,都不重要了,反正我们已经分开了……

    她涩涩地想道。

    “你看到了对吗?”他突然问她。

    “看到什么?”她淡淡反问。

    “隆熹酒店,我和初丹!”

    “没有!”几乎没有一丝犹豫,她摇头否认。

    给自己留点尊严,她不想自己那么狼狈的样子被第二个人知道。

    自己做过的蠢事,留在自己肚子里烂掉就好。

    “你有!”他却异常笃定地吐出两个字。

    他的声音颇大,感应灯乍然亮起。

    于是她眼底的惊讶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她默了默,点头承认,“嗯,我看到了。”

    承认就承认吧,狼狈就狼狈吧,丢脸就丢脸吧,反正在他面前这辈子也就丢这一次脸了,离婚后彼此陌路,不会再有交集,就算丢过脸也没什么所谓了!

    她默默安慰自己。

    把她逼得亲口承认,他的心情反而更加沉重,咬牙斟酌了下,他硬着头皮给她道歉:“我不是故意骗你——”

    “没关系。”他话未落音,她就淡淡一笑。

    “云裳!!”他气结,讨厌……不!确切地说,是害怕她这副满不在乎的态度。

    “真的没关系!”她对他摇头,一副特无所谓的样子。

    郁凌恒觉得自己又要被郁太太逼疯了。

    终于更加深刻的体会到,她的冷暴`力比火爆脾气恐怖多了!

    深吸口气,他强压着心里的慌乱,向她靠近一步,“昨天你生日。”

    “嗯。”她点头。

    “我不知道……”

    “没事,小生日而已。”

    “昨天公司出了点事,我没来得及仔细找,晚上回去我把房间都翻遍了,可是结婚证被琇嫂打扫房间的时候收起来了,我没看到……”他着急地向她解释。

    “哦。”

    “云裳!!”他勃然大喝。

    受不了!

    真受不了她这副冷冰冰的样子!!

    感应灯再度亮起来。

    她看着他铁青的脸,轻轻一笑,“真的没事,都过去了。”

    她说,都过去了……

    郁凌恒听得胆颤心惊。

    她这是话里有话是不是?她是在暗示她已经放弃他以及放弃他们的婚姻了是不是?

    “你在生我的气!”

    他的双手撑在她的身体两侧的墙壁上,将她困在墙与他之间,低头看着她淡漠无情的小`脸,语气笃定。

    “本来有点,现在不了!”她点头,大方承认。

    听到她说“有点”时,他心里一喜,可紧接着又听到她说“现在不了”,刚升上云端的心顿时跌落谷底。

    狠狠磨了磨牙,他的目光落在她还有些红肿的脸颊上,眼底尽是悔意。

    深吁口气,他的头更低了一点,几乎与她额头相抵,放低身段跟她认错,“我跟你道歉行吗?我不该动手——”

    “没事!”她阻断他,微笑着轻轻摇头。

    她嘴里说着“没事”,可她根本就不是没事的样子!

    她分明就是不肯接受他任何的道歉,她甚至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她是铁了心要跟他分手!

    分手……

    “我妒忌他!云裳!我妒忌他!!!”他勃然大吼,一直强压在心里的妒恨倏然爆`发,他扣住她的后颈,贴近她的唇边恨恨切齿,“我不能忍受你跟他见面,每次看到你为他掉眼泪就恨不得杀了他!!你说过你喜欢我的,你说过你要跟我好好过的,可是你到现在都还放不下他!!”

    他语速很快,充满愤怒的控诉。

    她眉心微蹙,默默看着他。

    他的愤怒与她的平静大相径庭,让他觉得自己像个无理取闹的神经病……

    “你说话!!”他大喝,又气又恨,快被她的冷漠折磨疯了。

    “决定了吗?明天几点?”云裳轻声问。

    “你——”郁凌恒呼吸狠狠一窒,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敢情他气得半死,她根本就不在意,一心只想着跟他离婚是吧?!

    怒极反笑,他睥睨着她冷冷讥讽,“怎么?你这么迫不及待想跟我离婚,是因为黎望舒在等你?”

    他不想这样想,可她的态度让他不得不这样想,如果不是她想跟前男友复合,为何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

    就算他有错,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他再错也得给他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不是?

    她怎么可以在他第一次犯错就给他判个死刑?!!

    再说了,他就算错,还能错得过黎望舒?

    她既然能原谅黎望舒,为何不能原谅他?

    说到底,她就是爱黎望舒胜过爱他——不!她根本就不爱他,了不起就是有一点点喜欢罢了!

    喜欢和爱,完全是两码事!!

    她不爱他……

    嗯,她不爱他!

    郁凌恒的脑子里像是有台复读机,不停地重复着“她不爱你、她不爱你、她不爱你”……

    心,狠狠抽`搐。

    云裳沉默。

    本该否认,可她想着否认与否又有什么意义呢?反正他们就要离婚了……

    “是不是?!!”郁凌恒忍着心里的怨愤与痛楚,铁青着俊脸切齿逼问。

    不敢把她的沉默想成是默认,他觉得自己一定受不了,他希望能从她口中听到不一样的答案……

    云裳抬头,目光平静地看着他,淡淡轻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后面还有~~~可能会比较晚~~~还有多少就看你们的表现哟~~~留言和月票越多更新就越多哟~~

    内啥,今天不许养文啊,必须订阅啊~~~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