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39章:世上只有妈妈好
    欧阳一边推开车门下车,一边对电话彼端的郁凌恒说道:“怡心疗养院,快来吧!”

    完了又淡淡补上一句,“我已经到了!”

    ……

    云裳本是答应了妈妈要去爬山的,可惜天公不作美。し

    c市已经十几年不曾下过雪了,这临近年边,却突然来了一场。

    早上起来,推开窗就看到天空飞着小雪花,地上已经铺上了一层薄薄的白色。

    下雪对生在北方的云裳来说,是件稀松平常的事儿,但对于c市的人来说却异常兴奋,而对于三年不曾正常接触外界的欧晴来说,也是蛮激动的。

    看妈妈望着窗外飞舞而下的雪花痴痴的笑,云裳便给妈妈穿上厚厚的羽绒服,戴上帽子围上围巾,再穿上暖和的雪地靴,全副武装之后,才牵着妈妈下了楼。

    在为妈妈穿衣穿鞋的时候,她的脑海里就不由自主地想起小时候妈妈在下雪天也为她做过同样的事,而且做了很多次。

    心里微微一酸,云裳连忙吸了吸鼻子,强忍着眼底的湿意。

    她吸鼻子的声音惹来欧晴疑惑和担忧的目光,她连忙扯动唇角对妈妈露出一个温柔甜美的微笑。

    见她笑了,欧晴也笑了。

    母女俩开开心心地去了楼下花园。

    即便c市难得下雪,可天太冷,下来赏雪的人也并不多,只有寥寥几个。

    “裳裳。”欧晴的眼睛盯着花园某处安静的角落。

    云裳转眸看着妈妈,“嗯?”

    妈妈现在能认出她了,而且说话也不再像以前那样颠三倒四,变得有条理多了,对她很是依赖,也不知是没安全感还是怎么的,总喜欢寸步不离的跟着她。

    安文泽说,这是好现象,让她尽量多陪陪妈妈。

    安文泽还说,绝大部分有心理障碍的患者,都需要加倍的关心和呵护,只要家人耐心陪伴,痊愈不是难事。

    听了这话之后,云裳很自责,因为这三年里,她除了给妈妈最好的治疗之外,根本就没时间好好陪妈妈……

    如果她能多陪陪妈妈,说不定妈妈早就好了!

    只是啊,如果她一直陪着妈妈,又哪来的钱给妈妈治病和两人的生活开支呢?

    所以这世上就没有两全其美的事!

    欧晴指着花园空旷的地方,对着云裳腼腆地笑笑,“我们,去,堆雪人。”

    虽然妈妈说话还是不太利索,但已经比以前好了很多。

    “好啊!”云裳点头,没什么比妈妈病情有所好转更让她开心的了。

    走到妈妈刚才指着的那处,云裳蹲下来要去捧草地上那薄薄的积雪,突然一双手套递到她的面前。

    “裳裳。”

    云裳站起来,“不好戴吗?来吧,我帮你——”

    欧晴,“你戴。”

    “我不戴,你戴!”云裳摇头。

    下楼的时候只想着要把妈妈保护好,自己倒忘了带双手套下来。

    “宝贝戴!”欧晴也摇头,固执地把手套递到她面前,不肯收回。

    宝贝……

    云裳双眼蓦地一红,怔怔地看着妈妈。

    小时候,妈妈总是寵溺地喊她宝贝……

    小心翼翼地深吸口气,她微仰着头用力眨着双眼,不让眼底的湿`润蔓延……

    以最快的速度稳定自己的情绪,她噙着温柔的微笑看着妈妈,说:“我们一人戴一个,你戴右手,我戴左手,好不好?”

    欧晴想了想,似乎也看出她的坚决,只能勉为其难地点点头,“好吧。”

    “来,欧小晴,我们比赛,看谁先堆出雪人来。”

    云裳将右手手套给妈妈戴上,自己再戴上左手,然后兴奋激昂地说。

    她的态度能带动妈妈的情绪,所以她得努力保持正能量的样子。

    “好啊好啊。”欧晴连连点头,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有些迟疑地小声问:“那……赢了有奖励吗?”

    云裳笑了,“有啊!如果你赢了,你想要什么?”

    “如果我赢了,你就给我唱‘世上只有妈妈好’,行吗?”欧晴冲口而出,眼含期盼地望着女儿,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要求。

    “……”云裳再次被妈妈戳中泪点。

    这首歌,小时候她没少唱给妈妈听,每次听着她稚`嫩甜美的声音,妈妈都会眼含泪光,感动得不行不行的。

    多久没唱了?

    好多年了吧。

    小时候经常唱给妈妈听,大点之后她就不太好意思唱了,再大点……妈妈就生病了。

    “你不会唱吗?”见她不说话,欧晴眸光微微黯淡下来,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会!当然会!”云裳红着眼眶,连忙用力点头,对妈妈露出一个大大的笑靥,说:“来吧,开始喽!”

    云裳的话音落下,欧晴就忙不迭地跑到积雪较多的那块儿,手忙脚乱地把雪往一处拢。

    欧晴那副积极紧张的样子,就差在脸上写着“我要赢”三个字了。

    明明快五十岁的人了,天真烂漫的样子却像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

    云裳情不自禁地勾起唇角,她喜欢看到这样的妈妈,让妈妈下半辈子开开心心是她的终极目标!

    母女俩背对着背,开始比赛堆雪人。本是幼稚的游戏,两人却玩儿得不亦乐乎。

    堆着堆着……

    云裳站起来正要去给雪人找个鼻子,哪知刚起身就有人直直撞进她的怀里。

    她被撞得往后退了一步,一看怀里的人是妈妈,顿时笑了,“哇!欧小晴,你这么快就堆好了?”

    “裳裳!裳裳……”

    欧晴整个人扑进云裳的怀里,死死抱着她的腰,声音颤抖微哽。

    “怎么了?”云裳立马就感觉到不对劲儿,垂眸看着瑟瑟发抖的妈妈,急问。

    欧晴不说话,低着头缩着肩,一个劲儿地往她身后躲,明显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

    云裳狠狠蹙眉,抬头去看——

    只一眼,她就脸色大变。

    几米远的距离,站着五个人,为首的,是一位年逾七旬的老人……

    欧荣毅!

    而欧荣毅的身后是欧阳和欧恬,以及两个随从。

    几人肩上和头上都堆积着薄薄的雪花,很显然已经站在那里看了她们母女许久了……

    她背对着他们,加上在专心堆雪人,竟是不曾察觉。

    欧荣毅脸如玄铁,看似威严冷静,可那风起云涌的双眼却泄露了他此刻内心的不平静。

    他看着躲在云裳身后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的欧晴,老眼竟然已是微红……

    他一直以为她过得很好,却不想父女俩二十几年的陌路之后,再见面居然会是这样一番场景。

    看到欧荣毅的那瞬,云裳转身搂住妈妈就走。

    “站住!”

    欧荣毅沉喝一声。

    欧晴吓得一颤。

    云裳置若罔闻,搂紧明显抖得更厉害的妈妈走得更急更快。

    可没走几步,刚才还站在欧阳身后的两个男人就挡在了云裳的面前,堵住了她们的去路。

    “请让开!!”

    看着面前人高马大的两个男人,云裳狠狠咬着牙根,尽可能地用平静的语气冷冷说道。

    若不是妈妈在,依她的暴脾气,这会儿该直接动手了。

    可她现在连说话都不敢太大声,因为她能感觉到妈妈现在已经很恐惧了,她若再情绪激动的话,更是会吓坏妈妈的。

    两个男人纹丝不动。

    云裳气急,紧紧拥着妈妈,把妈妈的头轻轻摁在自己怀里,不让她看到欧荣毅那张威严冷厉的脸……

    她回头,极冷极冷地瞪着正朝她们一步一步走上来的祖孙三辈。

    在双方只有一米的距离停下,欧荣毅皱着眉看着胆小怯懦的大女儿,心里五味陈杂,低沉的声音有着一丝不易觉察的轻`颤,“欧晴!”

    “不,不要……我不去……”欧晴这会儿如惊弓之鸟,一听到欧荣毅的声音就怕得不得了,一个劲儿地往云裳的怀里钻,神经质地哽咽念叨。

    “好好好,不去不去,我们不去,没事的,乖啊,不怕哈。”云裳红着双眼,连忙轻轻拍着妈妈的背,强忍着心里的愤怒和心疼,忙不迭地柔声安抚。

    见好不容易有点好转的妈妈突然又被刺激成这样,云裳的心里那叫一个恨啊!

    狠狠咬着牙根,怒瞪着欧荣毅和欧阳,她尽可能地压低声音,从齿缝里一字一顿,“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被一个晚辈用如此恶劣的态度对待,欧阳拧眉不悦,“云裳,你不用这么紧张,我们只是来看看你`妈妈。”

    欧阳能有今天的地位,靠的就是杀戮决断的气魄和敏锐的观察能力。

    那天他要来怡心疗养院,半路却被云裳骗去了医院,他看出外甥女装肚子疼却并没有拆穿她,不过是不想打草惊蛇罢了。

    既然他起了疑心,那想要查清楚一件事自然手到擒来。

    乍然得知欧晴有神经性疾病时,他震惊又惋惜,斟酌犹豫了好多天才敢把这件事告诉老父亲。

    “我妈妈很好!不需要你们假惺惺!”云裳极冷极冷地切齿。

    她已经怒到极致,却顾及着妈妈的情绪连声音都不敢太大,只想立刻带妈妈回病房去。

    “很好?她这样叫很好?”欧荣毅狠狠皱眉,拐杖杵在身前,握着拐杖的双手指关节严重泛白。

    他温柔娴雅的大女儿疯了,居然疯了,这叫很好???

    他知道她生性柔弱内向,但如果变成这样也必定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否则也不至于把自己逼到这个份儿上!!

    “她好与不好都跟你们欧家没有一毛钱关系!!”云裳面罩寒霜,丝毫不给欧荣毅面子。

    欧荣毅顿怒,勃然大喝:“她是我欧荣毅的女儿!怎么叫没有一毛钱关系!!!”

    “你把她撵出家门的时候可曾记得她是你的女儿?!!”

    “你——”

    欧晴突然在云裳的怀里惊恐地叫起来,“不……不要……我不去医院……不要打掉我的宝贝……不要……”

    闻言,欧荣毅和云裳以及欧阳均是一震。

    欧荣毅布满皱纹的老脸情绪复杂,云裳和欧阳隐隐都猜到了什么,只有呆萌的欧恬一脸茫然,完全在状况外。

    云裳眼底恨意更浓,一边苦大仇深地狠狠瞪着欧荣毅,一边急忙在妈妈耳边柔声轻哄:“欧小晴,不怕不怕,我在呢,裳裳在呢,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的,不怕的啊!”

    嘴里哄着妈妈,她的心里却难过得要死,刚才妈妈一句话,让她又更深一层的了解到当年妈妈所遭受的压迫和痛苦……

    “我不去医院……不去……不去……”欧晴颤抖着,惊恐无助地把脸埋在云裳的怀里,神经质地一直摇头,絮絮叨叨个不停。

    “嗯,不去!我们不去!”云裳红着双眼极力哄着,心疼得快死掉。

    她就知道妈妈不能见欧家的人,见了对妈妈的病情只会百害而无一利,瞧!果不其然!!

    看欧晴情绪不稳,加上雪花越飞越大,欧阳看着冷若冰霜的云裳,说:“先把你`妈妈送回病房,然后我们谈谈!”

    十足的命令口吻。

    “我跟你们没什么好谈的!!”云裳才不吃他这套。

    看她拒绝得如此直接,欧阳恼羞成怒,拧眉轻喝:“云裳!别给脸不要脸!”

    “我就是这么不要脸!”

    “你——”欧阳气结。

    欧晴情绪越来越不好,云裳心急如焚,搂着妈妈就要朝另一边走。

    欧阳下意识地伸手去拉她。

    云裳怒得扬手一挥,狠狠打开欧阳的手。

    欧阳手被打开,在半空还没来得及收回的那一瞬,突然一声愤怒的大吼破空而来——

    “住手!!”

    下一秒,一道高大的身影如飓风般跑过来,挡在了云裳的面前。

    “欧阳你想干什么?!!”郁凌恒大怒。

    匆匆赶到疗养院,刚找到花园里来,就看到欧阳的手举在半空,郁凌恒敏锐地感觉到剑拔弩张的气氛,所以第一反应就是欧阳倚老卖老要打他的郁太太。

    那怎么行?!

    他的郁太太岂是谁都可以打的?

    他失手打了她已是悔不当初,怎可再让别人打她?

    郁凌恒突然而至,云裳怔了一秒,然后连忙伸手推开欧阳的随从,急欲离开。

    她不想见他!

    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她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他!

    随从猝不及防,被云裳推得往后退了一步,反射性地又要伸手阻拦,却被郁凌恒一把扣住了手腕。

    云裳趁机搂着妈妈快速离开。

    欧阳的随从个个身手不凡,本欲反击,可在欧阳的一个眼神示意下,默默退到了一边。

    而郁凌恒的注意力,全在郁太太和郁太太怀里的那个女人身上……

    那个女人是谁?

    跟郁太太是什么关系?

    看郁太太那副“护犊子”的样子,应该关系匪浅吧!

    眼看云裳越走越远,郁凌恒来不及问欧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连忙拔腿朝着郁太太追上去。

    欧荣毅杵着拐杖紧追其上。

    ……

    即便追上了云裳,郁凌恒还是吃了闭门羹。

    当然,吃闭门羹的并不止他一人,所有人都被云裳拒之门外。

    病房内,隐约传来欧晴的尖叫和云裳带着哽咽的安抚……

    郁凌恒站在外面,听着云裳那颤抖微哽的声音,整颗心都狠狠揪在了一起。

    不一会儿,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穿着白大褂的安文泽出现在众人眼前。

    安文泽看到堵在病房门口的一堆人,惊讶地轻挑眉尾。

    没空细问,安文泽快步走上前去,推门欲进。

    郁凌恒等人见状自然想跟进去。

    “抱歉!你们不能进去!”

    安文泽回身,面色严肃地对众人摇头。

    “我是欧晴的父亲!”欧荣毅上前一步。

    “不好意思欧伯伯,现在病人情绪很不稳定,您进去真的不太适合!”安文泽好言相劝。

    听了欧荣毅的话,郁凌恒一震,大脑一转,似是明白了什么……

    欧荣毅目光一黯,默默叹了口气,不再坚持。

    郁凌恒回神,忙说:“我是——”

    “你也不行!”安文泽淡淡瞥了郁凌恒一眼,知道他想说什么。

    欧阳,“我呢?”

    “no!”铁面无私的安医生一律摇头。

    “那就我进去吧!”一直`插不上嘴的欧恬终于说上话了。

    安文泽看着纯洁无暇的小姑娘,眼底划过一丝纠结,狠了狠心,“你也不行。”

    虽还是拒绝,但语气明显比刚才轻柔了许多。

    “我为什么不行?”欧恬撅起嘴,气呼呼地瞪他,嗔怒道。

    “不是你不行,是所有人都不行!”安文泽无奈,语气温柔得类似轻哄。

    “我要进去!”欧恬不管那么多,非为难他不可。

    这个老骗子!

    欧恬很生气!

    气眼前这歼诈狡猾的老男人,也气自己没脑子,被他骗得团团转还不自知。

    上次无意间发现他给裳裳表姐打电话,她想从他那么旁敲侧击的多了解表姐一点,哪知每次都被他敷衍过去,他还趁人之危的提出很多无理的要求,比如陪他吃饭,陪他看电影,陪他过圣诞节……等等等等。

    最重要的是,还被他吃尽了豆/腐……

    安文泽故意板起脸,轻喝,“不行!”

    “我就要进去!”欧恬看着老实乖巧,可倔起来还真有点欧家遗传,噘`着唇叫道。

    所有人都默默地看着他俩。

    安文泽皱眉,“娃娃——”

    “我要!!!”

    “来吧!”

    安文泽熬不住了,最终投降,侧身,让她进房。

    除了欧恬,其他人依旧被关在门外。

    “乖乖站一边去不许说话,否则被撵出去我可不负责!”关上门,安文泽看着板着小`脸的欧恬,柔声叮嘱。

    欧恬,“哼!”

    “哼什么?”安文泽拧眉,不解地看着明显在对自己发脾气的小姑奶奶。

    “骗子!”欧恬嗔怒地瞪他一眼。

    “……什么?”安文泽一怔,被骂得莫名其妙。

    欧恬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正要叙述他的罪状,却在这时,内室里传来一声尖叫——

    “欧小晴,不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更新完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