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38章:郁太太只有一个!
    许久之后,她想来想去也想不到一个合适的可去之处,她才颤抖着手拿出手机,拨下一个号码。本文由。。首发

    “喂,安医生,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

    当云裳到达怡心疗养院时,安文泽已经在院门口等着了。

    她把马尾解开,让发丝尽可能地遮住高高肿起的脸颊。

    然后她下车,低着头朝安文泽走去。

    “不好意思安医生,麻烦你了。”云裳走上前,匆匆瞥了安文泽一眼又立刻垂下眼睑,不让他看到她红肿的双眼。

    她无处可去,加上受了委屈就特别想念妈妈,可疗养院晚上是不允许探视的,所以她只能请安文泽帮忙。

    一直以来,她难受的时候都不敢来找妈妈,因为怕影响妈妈的病情,可今晚……

    她真的想妈妈了……

    在这个世上,不计任何回报疼她爱她的人,永远只有妈妈!

    “小事儿一桩,谈不上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是诏子的师妹,也就是我的师妹,你不用总对我这么客气!”安文泽特别随和,谦谦公子俊逸非凡,尊贵优雅的气度显露无疑。

    云裳又匆匆瞟了他一眼,用力抿了抿唇,迟疑地呐呐,“那……那我想在这里住两天……可以吗?”

    不情之请,终究是有些难以启齿。

    “住这里?”果然,把安文泽惊讶了一下。

    她扯了扯嘴角,强颜欢笑,“嗯,这不是快过年了嘛,我想多陪陪我妈妈……”

    这话说得,连她自己听着都觉得心虚,根本毫无底气。

    能与燕诏和殷暮夕那样的人精做发小,安文泽自然也不是笨蛋。

    看出云裳的难言之隐,安文泽并没追问也没点穿,豪爽点头,“行啊!没问题!”

    这家疗养院,是安家的产业,安文泽有做任何决定的权利。

    “谢谢你,安医生!”云裳如释重负,轻吐口气,努力扯出一抹微笑对安文泽诚心道谢。

    安文泽佯怒地瞪她一眼,“说了不用跟我客气的!”

    云裳笑笑,抓了抓头发,总怕被他看到自己的脸颊。

    “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在这里,安医生你可以帮我保密吗?”咬唇想了想,她神色严肃地请求。

    “任何人?”安文泽轻轻拧眉,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张稚`嫩俏`丽的小`脸……

    欧恬那小丫头,打从上次无意间知道他给云裳打过电话之后,就有意无意地试探他。

    还好他够聪明,而那小丫头太迷糊,每次都被他轻松搪塞过去。

    “嗯!任何人!”云裳用力点头,完了还补上一句,“包括欧恬!”

    “呃……”安文泽囧了。

    云裳,“我知道你喜欢欧恬!”

    安文泽更囧了。

    “你这话题转得……”安文泽哂笑一声,抬手拨了下额前细碎的刘海,有种被人看穿心事的不自在感,“让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真是!”

    “那就不说了吧,安医生晚安!”云裳笑笑,说完朝着第三栋楼特殊病区走去。

    到了欧晴的病房,特护小张铺好牀单正准备休息。

    “云小姐,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看到推门进来的云裳,小张惊讶极了。

    “嗯,快过年了嘛,我的时间比较充裕,所以过来陪陪我妈妈。”云裳轻轻说道,将装着洗漱用品的袋子放在茶几上,然后偏头去看了看内室,小声问:“她睡了吗?”

    欧晴住的是vip病房,类似一个小套间。

    “嗯,刚睡。”小张点头,也压低声音,怕吵醒欧晴。

    云裳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小张,“小张,这三年多亏你悉心照顾我妈妈,辛苦了!”

    很明显,信封里装着钱。

    “呃,这……这都是我该做的啊……”小张惊悚了一下,第一反应是自己被炒鱿鱼了吗?

    云小姐这是还在怪罪上次她没有照顾好欧小姐,让欧小姐掉进水里的事吗?

    “这几天我没什么事,我会在这里陪我妈妈,我给你放个假,你回家看看家人吧!”云裳一边说着,一边把信封塞进小张的手里。

    闻言,小张的双眼瞬时一亮,欣喜若狂,“真的么?”

    小张也是t市人,从欧晴生病就一直是她在护理,所以来到c市后,云裳怕妈妈不适应,便用双倍工资请小张一同来c市。

    已经几个月没回t市的小张听说可以休假,当然开心。

    “嗯!代我向你父母问好!”

    “好的好的!谢谢云小姐!”小张捧着信封连连道谢。

    “你现在就可以回去收拾了!”

    “嗯嗯嗯,那、那我走了啊云小姐。”

    “去吧!”云裳对小张点点头。

    看着小张喜滋滋地离开,云裳的唇角微微勾动了下,扯出一抹淡淡的苦笑。

    今天是她的生日,在这样一个充满悲伤的日子里,能让别人开心,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小张离开后,云裳轻轻走进内室,去看已经睡着的妈妈。

    牀头灯开着,在昏暗的灯光中,她站在牀边深深凝睇着睡得香甜的妈妈。

    看着看着,双眼就溢满了水雾……

    如果妈妈的神智还清醒,在她委屈伤心的此刻,妈妈一定会开导她、安慰她、鼓励她,一定不会让她觉得自己孤立无援,一定不会让她觉得自己是如此孤单……

    犹记得,小时候不小心跌倒擦伤了一点皮,妈妈都能心疼得直掉眼泪。

    妈妈爱她,胜过爱自己!

    如果妈妈好了,岂会任由她被如此欺负?

    怕吵醒妈妈,云裳极轻极轻地坐在牀沿,委屈地瘪着嘴,眼泪开始大颗大颗地往下滴……

    在爱自己的人面前,特别容易脆弱……

    “妈……”她哽咽低喃,垂眸看着妈妈露出被子外的手,小心翼翼地用尾指去勾着妈妈的尾指,“妈妈,有人欺负我,有人欺负我……

    “你醒醒好不好?你快醒来保护我好不好?

    “妈妈,你快点好起来,不要再让别人欺负我了好不好?妈妈……”

    她自言自语,伤心悲泣,心里的痛楚无法抑制,越说,越是难过。

    欧晴的手指,突然轻轻动了一下。

    云裳一惊,连忙撇头躲开妈妈的目光,悄悄擦掉脸上的泪痕。

    再转回头时,果然看到妈妈慢慢张开了眼睛。

    “对不起欧小晴,我吵醒你了是不是?”

    她努力扯出最愉快最温柔的微笑,语调轻快地开口。

    听到云裳的声音,睡意朦胧的欧晴顿时张大了眼睛,“裳……裳!”

    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欧晴坐起来,开心得很,“你……你怎么……”来了?

    “我想你了。”

    知道妈妈想问什么,云裳心里倏地一酸,赶紧把心里的难过死死压着,可当一声忧伤委屈的“我想你了”冲口而出时,她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听云裳说想自己,欧晴更开心了,裂开嘴笑得像个纯真无忧的孩子一般。

    可突然,欧晴的脸色变了,笑容瞬时消失不见。

    欧晴的眼神倏地变得冷厉,抬手指着云裳肿起的脸颊,她似是急切地想表达什么,可越急就越是说不出来,呼吸急促,“你……肿了……”

    是一种护犊子的凶悍表情。

    妈妈的这个表情她太熟悉不过,小时候在学校里被同学欺负时,妈妈就会用这个表情去面对老师和同学家长……

    谁敢欺负她,生性柔弱的妈妈就会一秒钟变女战士,誓死为她而战!

    她连忙轻抚妈妈的头,强忍着心酸柔声轻哄,“没事,是牙疼。”

    可欧晴的表情还是没有松缓,盯着她的脸颊看了几秒,倏然快速跳下牀。

    平日里欧晴不管做什么都是慢慢的,小心翼翼的,除了前两次被沈樱雪刺激之外,还从未有过如此激动的情绪。

    看到这样的妈妈,云裳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抓`住妈妈的手臂,担忧急问,“你去哪儿?”

    “冰箱。”欧晴轻轻说了两个字,同时挣开女儿的手。

    云裳一怔,愣愣地看着妈妈赤着脚跑去外面小厅里。

    缓缓站起来,云裳心里泛起一丝小激动,像是怕惊扰了妈妈一般,轻轻走到门边。

    她看着妈妈从卫生间里拿出毛巾,又看着妈妈拉开厅里的小冰箱,再看着妈妈从速冻箱里取出小冰块包在毛巾里……

    她怔怔地看着妈妈娴熟的一举一动,双眼酸胀难当……

    当冰冷贴上脸颊,很好的缓解了那火辣辣的痛楚,云裳回过神来,红着双眼失声低喃,声音颤抖而哽咽,“妈……”

    “敷一敷,敷一敷就不疼了。”

    欧晴拉着凄楚可怜的女儿坐到沙发上,专心致志地用冰块敷着女儿的脸颊,边敷边哄。

    那温柔的语气,与没生病前无异。

    “妈。”云裳更是悲从中来,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滚滚而落。

    “疼、疼啊?”欧晴听她声音不对,抬头来看,看到她哭了,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忙不迭地说:“别哭啊,忍忍就、就好了。”

    “嗯嗯!我不疼,不疼!”云裳怕吓着妈妈,连忙狠狠吸了吸鼻子强忍着难过,点头又摇头。

    欧晴抓起云裳的手,让她自己拿着毛巾继续冰敷,然后她站起来就要往病房外走。

    “你又去哪儿?”云裳腾地站起来,急问。

    欧晴停下脚步回头看她,微蹙着眉想了想,才说,“找安医生。”

    她神智模糊,很多人或事都要很努力的去想才能想得起来。

    “这么晚了你找安医生做什么?哪里不舒服吗?”云裳顿时紧张起来。

    “止痛药。”欧晴却指了指她的脸。

    云裳又快泪奔了。

    为什么!!

    妈妈就算神志不清,都还知道心疼她,而那个说喜欢她的男人,却能狠心将她撵出家门……

    喜欢跟爱,果然是不一样的!

    而亲情与爱情,也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爱情有甜有苦,但终究伤心伤肺的居多。

    而亲情,是一个人的心灵港湾,永远都比爱情靠谱!

    “安医生下班了,他不在。”云裳连忙上前去轻轻拉住妈妈,柔声说道。

    欧晴急了,“那……那怎么办?我、我去找张护士……”

    “不用!我不疼!真的,我一点都不疼!”

    “可是……”

    看妈妈始终纠结她脸上的伤,云裳感动又心酸,连忙转移话题,“很晚了,我陪你睡觉好不好?”

    “你……不走?”欧晴双眼一亮,立马又开心了。

    “嗯,不走!”云裳重重点头。

    她最愿意做的事,就是让妈妈开心。

    “那……?”欧晴眼含希冀地望着云裳。

    云裳伸臂揽着妈妈的肩,一边往牀边走,一边微笑着说:“明天也不走!”

    母女连心,妈妈心里想什么她都知道。

    “真的吗?”欧晴开心极了。

    “嗯!但是你要乖乖听话,不然……”

    “嗯嗯,我听话,我很听话的。”

    “那我们早点睡觉,明天我带你出去爬山好不好?”

    云裳掀开被子,让妈妈躺上去,然后自己脱了外套,躺在妈妈身边。

    “好。”欧晴连连点头,一脸兴奋。

    云裳亲了亲妈妈的额头,“那睡吧,晚安!”

    “晚安!”欧晴乖乖闭上双眼。

    很快,欧晴的呼吸就变得均匀细长,沉入了梦乡。

    云裳静静地看着妈妈安静恬然的睡颜,将妈妈散落在额前的几缕发丝轻轻拨开,几不可闻地喃喃,“妈,快好起来吧,等你好了我们就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了……”

    嗯,再也不回来了!

    不管是t市还是c市,都已没有什么值得她们母女留下来的人或物,所以去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始吧!

    怀着这样的信念,她缓缓闭上双眼。

    这晚,哪怕是在睡梦中,云裳都在不停地对自己说——

    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了……

    去别处,重新开始……

    一整夜,这两句话在她的脑海里,无限循环。

    ……

    ……

    ……

    郁凌恒终于发现一件比冷战更可怕的事!

    那就是他找不到郁太太了!

    她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任他把c市翻了个底朝天,也查不到她的踪迹。

    二十个小时过去了,他的郁太太还是了无音讯。

    一宿没睡,他身心俱疲,却一点睡意都没有,只要一想着她不知道去哪儿了就担心得不行!

    他甚至愁得连饭都吃不下去。

    偏偏郁太太还没找到,他又发现一件让他极其堵心的事儿。

    穆劭枫一早给他发了张照片,照片上赫然是他和初丹在酒店“相拥”的画面……

    穆劭枫说,他和初丹被人偷`拍,这张照片被匿名投给报社,本是要上今天的娱乐头条。

    好在穆劭枫跟报社总编关系匪浅,很及时地把这个绯闻压下来了,没被曝光。

    看着手机里穆劭枫传过来的照片,郁凌恒突然脑洞大开,意识到了什么……

    他立刻打电话给池千陌,让他帮忙调一下酒店的监控录像……

    很快,池千陌就把他要的监控录像传给了他。

    然后,他果然看到了郁太太的身影……

    郁凌恒紧紧抿着唇,皱着眉盯着监控录像看了一遍又一遍,看着郁太太拎着鞋赤着脚离开酒店时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心,狠狠揪在了一起……

    突然,手机铃声乍然响起。

    看了眼来电显示,他不想理,可对方锲而不舍地不停打来。

    “喂!”

    接起电话时,他的口气很不好。

    “吃**了?”电话彼端的欧阳态度散漫,似讥似讽地慵懒轻吐。

    “我正烦着呢!有事说事!”他的口气更冲了。

    管他是郁太太的舅舅还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烦躁的时候他向来谁的帐都不卖!

    “烦?你烦啥?”欧阳的语气还是懒洋洋的,隐约透着一丝笑意。

    “没事我挂了!”

    郁凌恒怒,说着就要挂电话,可就在这时,欧阳淡淡飘来一句——

    “我知道你老婆在那儿,这算不算事儿呢?”

    狠狠一震,他立马急问:“她在哪儿?!”

    “你不是要挂电话吗?”欧阳冷哼。

    “欧阳!!”郁凌恒气急败坏,他现在疯狂的想要见到他的郁太太,想跟她说对不起……

    “听说嵘岚在竞标源区水岸经济开发项目,算上‘御优’一份!”欧阳用聊天一般的语气实施着敲诈行为。

    郁凌恒闻言,差点没忍住对他破口大骂不要脸!

    源区水岸这个项目涉及居住、办公、旅游度假以及文化餐饮等,将建造世界顶级豪宅、观光胜地、及商业投资……是个超百亿m元的投资项目。

    这样的项目,“御优”想分一杯羹倒也没什么所谓,只是他讨厌欧阳这种威迫算计的伎俩!

    长得倒是人模狗样,时刻都把大义凛然挂在脸上,骨子里却一股子骚`劲儿!

    为了一个女人可真是什么都做得出,连外甥女都利用,简直是色`欲熏心,真不是玩意儿!

    郁凌恒在心里狠狠腹诽。

    “还没成呢!”他没好气地对欧阳喝道。

    欧阳说:“这样的项目,不向来都是你们嵘岚的囊中物吗?”

    “……”郁凌恒暗暗磨牙。

    “嗯哼?”欧阳一点也不着急,懒懒地发出一声鼻音,漫不经心的样子分明是吃准了他一定会答应。

    嗯,郁凌恒的确会答应。

    因为此时此刻,没有什么比找到郁太太更重要!

    他让郁太太受了那么多委屈,他得尽快去乞求她的原谅,他很怕她又关上心门把他拒之门外……

    钱嘛,他多的是!

    可郁太太只有一个!!

    重重吁了口气,郁凌恒妥协,沉声问道:“郁太太在哪儿?”

    正在开车的欧阳闻言轻轻勾唇,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

    他踩下刹车,跟在他后面的一辆车也同时停了下来。

    欧阳转头看着车窗外的建筑物,又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后面车辆里那张苍老的脸庞……

    他一边推开车门下车,一边对电话彼端的郁凌恒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6000字更新完毕~~~祝大家www.yuehuatai.com愉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