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36章:我爱上他了!
    “都是你!都是你!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拳头如雨点般落下,力道不轻。黎望舒默默承受着,他觉得自己没有躲闪或喊痛的资格。

    他情不自禁地展开双臂紧紧拥着她,在她耳边痛苦低喃,“对不起,裳裳,都是我不好,我知道错了,对不起……”

    他的声音,颤抖而悲伤。

    她的情绪已然崩溃,伏在他的怀里哭得不能自己,“你如果不背叛我,我就不会背井离乡到这个鬼地方来!你如果不背叛我,我现在就不会这样痛苦难过!黎望舒,我恨你,我恨死你了!”

    她喊得声嘶力竭,愤怒和悲伤交织在一起,如脱缰的野马,她无力控制。

    “嗯!都是我的错!是我该死!是我对不起你!裳裳,对不起,你别哭,你打我吧,你狠狠打我吧,就算你把我打死我也心甘情愿!”

    看她哭成这样,黎望舒心疼得要死,愧疚和悔痛充斥着整个胸膛,也是痛到极致。

    他紧紧抱着她,以着恨不得把她揉进身体里与之合二为一的力道紧紧抱着她,泛红的双眼弥漫着水雾。

    “恨吧,恨吧,裳裳你恨吧,没有恨哪有爱,你恨我说明你心里还有我,裳裳,你恨吧……”他微哽。

    听到她说恨,他觉得欣慰,不管是爱还是恨,都是一种在乎……

    只要她还在乎他,就算是恨,他也满足!

    云裳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哭得头晕脑胀,根本没有听到黎望舒在说什么,甚至恍惚得连自己伏在谁的怀里哭都不是十分明白。

    她只是想哭,想狠狠地把心里的痛楚和难过哭出来,统统哭出来!

    她知道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并不好,把不好的情绪一直压抑在心里她怕自己有一天也会像妈妈那样……

    如果她也选择妈妈那种逃避方式,那她和妈妈该怎么办?

    她连逃避痛苦的资格都没有!

    “裳裳,你等等我,你再等等我,我已经在跟云朵儿办理离婚手续了,所有的障碍我都在努力清除,过不了多久我就可以恢复单身了,裳裳,你再等等我好吗?”他在她耳边不停地说,不停地乞求。

    他拼尽全力,只想跟她在一起!

    可她什么也不说,只是哭……

    “等我恢复单身了,我们就回t市……不不不!我们去国外!我们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裳裳?”

    她的双手紧紧抓`住他腰侧的衣服,像是一个溺水者抓`住了一根浮木,怎么也不敢松手……

    仿佛只要一松手,她就会沉入冰冷的海水里,再无生还的机会。

    寂冷的停车场入口,两人紧紧相拥,看在第三人眼中,俨然就是一对经历波折千辛万苦而最终在一起的情侣……

    “裳裳,我爱你,真是很爱很爱你——”

    呯!

    黎望舒深情的倾诉还未说完,突然一股猛力将他和云裳分开,下一秒,一记凶狠的拳头就袭上了他的脸。

    随着一声闷响,黎望舒重重摔倒在地。

    口中,顿时弥漫着一股腥甜,鲜红的血丝,从唇角缓缓溢出。

    几乎不给黎望舒反应的机会,郁凌恒扑上去又是一拳狠狠打在黎望舒的脸上……

    痛楚让黎望舒清醒,他终于反应过来,毫不犹豫地挥拳反击。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新仇旧恨在彼此心中涌动,两个同样高大的男人打红了眼,大有至死方休的架势!

    妒忌让人疯狂,让两个男人都失去了理智。

    郁凌恒在没来到云氏之前的担心,在看到云裳伏在黎望舒怀里哭得不能自己的那一刻,被怨愤和嫉妒冲散无遗。

    从与她的通话断开之后,他的心就一直悬在半空,一秒都不曾放松。

    她根本想象不到他有多担心她!

    她也根本想象不到他的内心有多恐慌,就好似那晚在红薯摊前她突然不见时一样……

    他打她电话,无人接听。

    他就一直打,一直打!

    打到她的手机提示已关机……

    他心慌意乱地开着车,只要一沾上她的事他就没办法冷静,车子在街上像无头苍蝇般转了两圈,他才猛然想起自己应该去云氏碰碰运气……

    毕竟在c市她除了云氏,根本没有别的去处。

    他心急如焚,焦虑不安,总担心她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然而当他匆匆赶到云氏,看到的却是她和黎望舒拥在一起……

    他僵在他们身后几米的距离,亲耳听着她对黎望舒喊着“我恨你”,听着黎望舒说“有恨才有爱”……

    爱吗?

    呵呵!

    他现在就打死他!看他们还怎么爱!!

    心中妒恨满溢,郁凌恒脸如玄铁,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阴冷的戾气。

    真有把眼前这个让郁太太放不下的男人打死的心!

    黎望舒亦然。

    自己深深爱着的女人,就那样莫名其妙属于了别的男人,从此远离自己,连见一面都成了奢侈,试问怎能不恨?

    当然恨!

    两个男人拳脚相向大打出手,你一拳我一脚均下了狠手,很快各自脸上都挂了彩。

    从两人脸上的伤来看,郁凌恒的身手,略胜一筹。

    云裳愣在一旁,怔怔地看着正为了她而互殴的现任丈夫和前任男友,忘了哭,也忘了尖叫和上前阻拦,就呆呆地看着。

    仿佛她与他们不在同一个世界,她看着打架的他们觉得很不真实,她觉得自己是不是灵魂出窍了……

    她就那样看着他们。

    直到——

    黎望舒被郁凌恒再次一脚踹翻在地,精疲力尽伤痕累累,倒在地上苟延残喘,再无力反击。

    偏偏郁凌恒还不解恨,看到一旁的垃圾桶里有根生了锈的铁管,他抄起了就要往黎望舒的腿上砸去……

    他要打断他的腿,最好让他终身残疾,看他还怎么带着他的郁太太远走高飞!

    “住手!”

    当郁凌恒扬起铁管的那瞬,云裳这才猛然清醒,大喊着冲上去。

    她抓`住他的手臂,不让他犯错……

    啪!

    郁凌恒甩手就一耳光狠狠扇在云裳的脸上。

    世界,在这一刻静止。

    空气凝固,云裳全身的血液也同时凝固。

    脸颊如火烧,耳朵里嗡嗡作响,她的头随着他的力道撇向一边……

    她垂着眼睑,心如刀绞……

    牙齿磕破了口腔内`壁,淡淡的血腥味充斥在口中,她用舌尖顶了顶刺痛发麻的脸颊,唇角缓缓勾起一抹虚无缥缈的悲哭笑容……

    当自己的手甩在云裳的脸上,郁凌恒的心同时狠狠一颤。

    可心中怒焰依旧旺`盛。

    她保持着撇着脸垂着眸的姿势,他冷冷盯着她已然红肿的脸颊,那清晰的巴掌印,异常刺目……

    盛怒中的他,下手有多狠,他自己最清楚。

    被自己的力道震得手心发麻,郁凌恒狠狠咬着牙根收拢五指,攥紧成拳。

    不让自己被手心的酸麻影响,不许自己再对她心软。

    他打了无数个电话给她,她不接,却与黎望舒在一起。

    这还不是最可恨的,最可恨的是——

    她每次都维护黎望舒,每次都和黎望舒同一战线,每次都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外人……

    每次都是这样!!

    他受够了!!!

    她不许他见初丹,自己却与前男友公然拥抱,共诉衷肠。

    “云裳!你不要脸!”

    他终究是无法忍受心里的憋屈和妒恨,咬牙切齿地对她咆哮怒吼。

    仿佛又被他狠狠抽了一耳光,这次却是白了脸。

    “嗯!不要!”她抬眸看他,眼底悲伤隐退,勾唇,浅笑,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她的笑容深深刺激了他,他怒不可遏,“你就是个不要脸的狐狸精!!!”

    伤人的话,冲口而出。

    “对!我就是个不要脸的狐狸精,我就喜欢到处勾三搭四,我就是这么不甘寂寞!谢谢郁少夸奖!!”她撩了撩发,没心没肺,笑靥如花。

    郁凌恒双目猩红,阴鸷的眼神恨不得将眼前一对狗`男`女千刀万剐。

    心,突然开始狠狠抽`搐,痛……

    手中铁管往地上狠狠一掷,他转身就走。

    云裳像座雕像般僵立在原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看着他跳上车,看着白色布加迪威航像箭一般消失在视线中……

    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地褪去,她缓缓走到黎望舒的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地上喘息的他。

    “黎望舒,回去吧,永远都别再来找我了。”她的眼神空洞,像是没有了灵魂,幽幽轻吐。

    黎望舒一震,猛地弹坐起来,眼露恐慌,“裳裳!”

    他起身动作那么迅速,声音那么洪亮,哪里还有刚才被郁凌恒踹翻在地时的狼狈。

    云裳悲凉一笑,“我爱上他了……”

    “……”黎望舒霍然瞠大双眼。

    她的声音不大,却如重锤一般砸在他的心上,将猝不及防的他砸得头晕目眩。

    “黎望舒,我爱上他了!”她重复道,明明在微笑,却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她的悲伤。

    “不……”黎望舒先是缓缓摇头,紧接着死命摇头,蹭地跳起来,抓着她的肩嘶声大吼,“不!我不相信!!云裳你骗我的!!!”

    “我比你更希望自己是在骗你,可惜,不是!我是真的、真的、真是爱上他了!!”她刻意加重“真的”二字,强调自己言辞间的真实性。

    “不要!裳裳,不要这样对我……”黎望舒的脸色刷地白了个透,惊慌失措。

    “回去吧黎望舒,珍惜眼前人,好好过日子吧!”云裳幽幽轻吐,无精打采的模样像是病入膏肓了一般。

    说完,她像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机械性地朝着停车场内走去。

    黎望舒被她一句“我爱上他了”震在原地,已然方寸大乱。

    再回神时,是云裳的白色卡宴从他身边经过……

    车速极快,咻地一声,转瞬便消失在街尾。

    “裳裳,裳裳!”

    他痛苦的呼喊声,却什么也唤不回来……

    无论是她的爱,还是她的人,甚至她的一个回眸,都再也唤不回来!

    分手三年,他到这一刻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失去她了。

    不止是她的人,还有她的心,彻彻底底的失去了……

    缓缓蹲下`身子,他红着双眼看着摔成烂泥的蛋糕,颤抖着双手慢慢融进蛋糕里,想象着自己正抚摸着她的头发……

    眼泪再也忍不住,他用沾满蛋糕的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脸,失声痛哭……

    失去她,就好似心脏被活生生的挖出来,那么痛……

    那么痛!!

    ……

    眼泪如决堤的洪水,疯狂往下掉,怎么也止不住。

    云裳觉得自己好矫情,既不是自己快死了,也不是真的世界末日来临了,何必哭得这般伤心欲绝。

    可是怎么办呢?

    她也不想再哭,可眼泪就是停不下来。

    挨了巴掌的脸颊红肿紧绷,火辣辣的刺痛感只增不减,随着她的抽泣甚至连耳心都在疼……

    她从来没有承受过男人的巴掌,原来那么狠,那么重,那么痛……

    原来,他高兴时可以寵她,不高兴时,也是可以打她的……

    只是,他有什么资格不高兴?

    她等了他一天,费尽心思只是想跟他一起过个生日,她这样的要求很过分吗?

    怕他粗心不知道她的生日,她还特意在卧室里留下提示,可他给她的生日礼物是什么?

    谎言及一个狠辣的巴掌!

    她最恨就是胡乱许诺却又做不到的人!

    做不到你别说啊!!

    不给她承诺,她自然不会期望,可嘴里明明答应得好好的,转身却又把一切都忘得一干二净。

    看到他和初丹在酒店相拥她都没有像泼妇一般冲上去对他们谩骂动手,他又有什么资格看到她在黎望舒的怀里哭而不由分说就对黎望舒挥拳相向?

    对黎望舒动手也就罢了,连她,他也狠得下心……

    前方,是一个十字路口。

    往左,是回郁家的方向……

    “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必须回家!你不回家我会担心!”

    “嗯。”

    “乖——”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他的声音,还有自己乖巧点头的模样……

    她答应过他,不管与他再发生什么,都要回家……

    他自食其言是他的事,她不能言而无信。

    而且,她要回去质问他,问他为什么要对她撒谎?

    她要求过他,而他答应过她,现在他违背了对她的承诺,她想自己是有资格质问他的,这是她的权力!

    还有!

    她要狠狠的,还他一巴掌!

    她没做错任何事,他没资格打她!

    抬手狠狠抹掉脸颊上的斑斑泪痕,云裳深吸口气,方向左转,加大油门往郁家的方向快速驶去。

    她在心里把要说的、要做的都默默计划好,可她没有想到,当她回到郁家时,所计划的统统都用不上……

    ……

    郁家

    恒阳居。

    云裳低着头,推开前庭的铁栏门,屏住呼吸走在铺满鹅卵石的小道上,径直往大门口走去。

    拾阶而上。

    刚走完阶梯,她正欲抬手推门,大门却先一步被人从屋内狠狠拉开。

    她还没来得及抬头,便感觉到有什么朝她迎面砸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一万字更新完毕~~加更了哟~~求月票求月票啊~~~淼要求不高,能进前十就好,不给淼进前十的话,下个月就不加更了哟~~~嘤嘤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