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35章:老公你在哪儿呢?
    可突然,一副柔软的身躯从他身后撞了上来,紧紧抱住了他的腰。し

    郁凌恒一怔,条件反射地想要狠狠甩开身后的人,可……

    “阿恒!”

    是初丹的声音!

    剑眉一拧,他心生不耐。

    她回来后,他的态度一直很明确,也跟她说得清清楚楚,他们已经是过去式了!!

    所以她再这样纠缠下去,他真的烦了!

    将缠在腰间的一双柔荑冷冷拿开,他俊脸阴沉,回头。

    “你怎么了?”

    本是冷漠的目光,在看到她的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时,染上一抹担忧。

    初丹浑身无力,紧蹙着眉像是一副很难受的样子,喘息着往他怀里靠,“我……我也不知道,就是……就是觉得好……好热……”

    她一靠近,他立马感觉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异样热度,心里咯噔一下,顿时了然。

    刚才就是担心,所以才想着要给初家打个电话让人来接她,看来他的担心还真不是多余的!

    她一个女孩子,跟所谓的领导吃饭,本就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

    如果她亮出初家这个强大的后盾,自然没人敢动她,可她偏要逞强,说什么想靠自己……

    根本就是不自量力!

    很明显,她是喝了不该喝的“饮料”!!

    “我送你回家!”郁凌恒当机立断,搂住她的腰就要往酒店外带走。

    初丹却死命摇头,“不不……我不能……不能这样回家!”

    在感觉到身体的异样时,她就知道自己着了道,所以连忙又借口要上洗手间慌忙逃出包房,冲进电梯追下来……

    她不能这样回家,家人若是看到她这副样子,一定会闹翻天的。

    更重要的是,以后她若再想做自己想做的事就没有可能了,她想证明自己也再无机会了!

    郁凌恒明白初丹有自己的顾虑,只得说:“马上去医院!”

    “不……”初丹还是摇头,双手拼尽全力紧紧揪住郁凌恒的衣襟,在他怀里苟延残喘,“你、你帮我打个电话给辛医生,她……她是我们家的家庭医生……你让她来这里帮我……她的电话是139xxxxxxxx……”

    “好!”

    郁凌恒一边拨打辛医生的电话,一边搂着初丹去酒店前台,对前台小姐沉声道:“帮我开间房!”

    “好的郁少,请稍等!”

    简洁明了地跟辛医生通完电话,郁凌恒紧拧着眉头看着在他怀里躁动不安的初丹,心无杂念,只有隐隐的担忧和焦急。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

    拿出来一看,他脸色顿时一变,心里不由自主地泛起一抹心虚……

    是云裳打来的电话!

    “你先坐会儿,我接个电话!”郁凌恒连忙扶着初丹到一旁的沙发里坐下,然后快步走向另一边的玻璃墙。

    “喂,裳裳。”

    他压着心虚,强装镇定地开口。

    她打了那么多个电话给他,他都是关机,像她那么没耐心的人,这会儿一定等得火冒三丈了吧……

    “老公你在哪儿呢?我打好多电话给你,你为什么都不接啊?”

    云裳的声音却出乎他预料的温柔,温柔得像是有气无力一般。

    她没有生气,他本应该高兴,却不知为何,他的心里竟隐隐泛起一丝不安……

    他悄悄咽了口唾沫,解释,“今天公司出了点事,一直在忙,手机关了刚刚才开……”

    “难怪我说你咋不接我电话呢!那你现在在哪儿呢?”她又问。

    “我现在……”郁凌恒不由自主地转过头去看了眼伏在沙发里不安蠕动的初丹。

    “嗯?”

    “刚开完会……”

    鬼使神差的,他撒了谎。

    因为就在刚才那一瞬,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吃烤鱼那晚郁太太要求他不许再和初丹见面时那认真严肃的表情和说过的那些话……

    莫名心虚,谎话不由自主就冲口而出了。

    惊觉不妥时,已来不及收回。

    有时候,真的不是存心撒谎,就像是突然中了邪一般,一不留神就犯了错……

    明知坦白只会把牢底坐穿,于是只能心存侥幸地继续骗下去。

    电话彼端,一片死寂般的沉默。

    “裳裳?”他心一颤,呼吸都紧了。

    “你还在公司啊?”她又说话了,声音听起来与刚才无异。

    轻轻的,柔柔的,却隐约透着一丝空洞……

    “嗯……不过、不过我已经下班了,你在哪儿?我马上去找你!”他急切得舌头打结。

    “我啊……”她的声音更轻了,轻得像一缕空气,看不见也抓不到,“我也不知道我在哪里……”

    “裳裳?”郁凌恒心里的不安更强烈了。

    “我好像迷路了……怎么办?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她虚无缥缈的声音里掺杂着悲伤和无措,已然微哽。

    郁凌恒头皮一麻,终于确定她不太对劲儿了,急问:“裳裳!你怎么了?你在哪儿?”

    通话断了……

    毫无预兆地断了!

    郁凌恒的心瞬时就提到了嗓子眼。

    “裳裳?”他脸色大变,对着电话急喊,“云裳?!”

    回应他的除了急促的嘟嘟声,再无其他。

    他转身就朝着沙发疾步走去。

    “郁少,您的房卡!”

    等候已久的前台经理恭敬礼貌地递上房卡。

    他却不接,而是对年轻漂亮的女经理说:“你帮我把这位小姐送到房间去,在她的医生没来之前,一步也不许离开她!”

    “呃,好、好的。”

    说完,他朝着酒店外匆匆奔去,女经理的回答被他远远抛在了身后。

    这一刻,他的心里满满都是他的郁太太到底怎么了……

    ……

    怎么了?

    云裳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

    只是觉得心好痛……

    嗯,好痛好痛!

    哭了……

    她知道自己哭了,无法控制地哭了。

    痛得哭了……

    寒冷的街头,她揣着破碎的心,无声地流着眼泪,往前走,不停地往前走……

    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知道自己必须离开隆熹酒店,立刻离开!

    对!给他打电话时,她就在酒店外面……

    她在一个黑暗的角落,看着站在落地窗前对她说谎的他,所有的希望和幻想,统统破灭!

    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多么希望自己看到和听到的都是幻觉,多么希望今天不是自己的生日……

    早上在衣帽间里彼此恩爱甜蜜的画面还历历在目,现在她却形单影只悲伤孤独地走在寒冷的街头。

    她期待了整整一天,没有等到他的生日祝福和礼物,等来的却是让她锥心刺骨的痛楚……

    为什么会这样?

    今天是她的生日啊!

    她已经三年不敢过生日,今年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要跟他一起过,他却……

    为什么会这样?!

    她提前下班,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然后早早到了预订的餐厅,等他。

    在等待的过程中,她一直给他打电话,却一直打不通。

    但她一点也不着急,心里满满都是期待和甜蜜,因为她觉得他不接她的电话一定是在给她准备生日的惊喜……

    哪成想,还没等到他开机,倒先收到一段小视频……

    视频里,是他和初丹。

    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她也已经没心思去仔细听,从她看到画面里的他皱着眉看着初丹时,心就乱了。

    他的眼底,分明有着对初丹的关心……

    视频里,背景是洗手间,上面还有隆熹酒店的招牌标志……

    没有一丝犹豫,她冲出了餐厅。

    该死的巧合,她订的餐厅距离隆熹酒店只有区区两条街而已。

    她是跑过去的!

    脱了十二厘米的高跟鞋,赤脚跑过去!

    她站在酒店外面,眼睁睁看着初丹从背后紧紧抱着他,他回身,温柔地搂住了初丹……

    初丹好像喝醉了,好像情绪崩溃了,好像在他怀里伤伤心心的哭了……

    而他,搂着初丹对其低声说话,好似轻哄……

    她颤抖着手,拨打他的电话,而这一次,他的手机终于通了。

    她麻痹自己的痛觉神经,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尽可能的用平静的语气跟他说话。

    她听着他对她说谎。

    看着他即使在与她通话还不忘回头去看醉酒的初丹,显然是担心初丹会从沙发上滚下来摔伤吧……

    他问她在哪里,说要去找她,她看着他,看得眼眶泛红,看得泪流满面。

    明明只是几十米的距离而已,明明他就在眼前,她却觉得彼此已是咫尺天涯……

    那一刻,她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正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撕扯,一片一片,撕得粉碎。

    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仿佛已被全世界狠狠抛弃,她无法勇往直前,也不能退回最初……

    寒风凛冽,她却感觉不到一丝的冷意,因为整个人已痛到麻木。

    手机在响,一遍又一遍,她却充耳不闻。

    大脑一片混乱,她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心底的悲伤在疯狂蔓延,她阻止不了,只能无助地沉浸在负面情绪里,无法自拔。

    不知道走了多久,她拦了辆车,说了云氏的地址。

    坐在计程车里,她像具没有灵魂的雕像一般,从头到尾都维持着一个姿势,看着窗外默默流泪。

    到了云氏,颤抖着手打开手包,付了车资。

    下了车,她低着头,一边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一边在包里寻找着车钥匙。

    她明明觉得自己的心里很平静,可她的手,却抖得连包都拿不住。

    手包掉在地上,包里的东西滚落出来,犹如她破碎的心,散落一地……

    心里的难过漫过了她所能承受的那个点儿,她强装的坚强崩溃,脆弱已无所遁形……

    她缓缓蹲了下来,把散落出来的东西装回手包里,捡着捡着,眼前便模糊得什么也看不见了,疯狂落泪……

    觉得自己就是个傻`瓜,就是个笑话,就是个倒霉蛋。

    一直不敢对他跨出这最后一步,就怕自己会被伤得体无完肤,她却偏不信邪,鼓足勇气对他敞开心扉,哪知……得到的果然是这个结果。

    她是被他伤了吗?

    不!她是被现实伤了!

    而这,才是最残酷也最无力的!

    她并不是看到他和初丹在酒店里拥抱而悲伤,也不是因为他对她说了谎而绝望,她只是突然看到了横档在他们之间的阻碍,那是一条永远也跨越不过去的鸿沟……

    或许他也不想违背对她的承诺,可这世间就有那么多的事与愿违,他和初丹生活在同一座城市,有许多共同的朋友,甚至郁初两家交情深厚,所以在这么多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条件下,要他做到再也不与初丹见面根本就是强人所难。

    她知道!

    她知道是自己的要求过分,可她自卑,是一种内心深处疯狂滋生的自卑……她抑制不了!

    老天爷给了他们太多的考验,可他们的感情基础太过薄弱,根本经不起任何一丝动荡!

    她悲伤的,是自己贪`婪他的温柔和寵爱,而放任自己对他敞开胸怀……

    她绝望的,是自己好像无法自拔的……

    爱上了他!

    嗯,好像是的!

    如若不爱,何须如此难过?

    如若不爱,何须哭红了双眼?

    如若不爱,何须感觉天塌地陷?

    是她纵容了自己,纵容自己踏上这条布满荆棘的路,会遍体鳞伤,也是自找。

    她就是这样,不爱的时候,可以骄傲如女王,可一旦爱上,就会把自己低入尘埃……

    爱上了他,眼里便容不得一粒沙子,甚至接受不了他对前任的关心。

    哪怕只是关心!!

    云裳蹲在地上,泪水模糊了双眼,她胡乱地摸索着地上的小物件往包里塞,然后她的手,摸`到一双皮鞋……

    她茫然地抬头,泪眼朦胧的视线中,是一张布满心疼和思念的俊颜……

    “裳裳……?”

    黎望舒震惊地看着泪流满面哭得凄楚无助的云裳。

    他从未见她哭得如此伤心过!

    哪怕是她撞破他的背叛与他分手的那晚,她也没有哭得如此压抑绝望……

    “黎望舒……”她喃喃,像傻了一般望着他。

    “裳裳你怎么了?”黎望舒连忙帮她把东西捡好,然后拉着她站起来,拧着眉担忧地急问。

    “你怎么在这里?”她任由他拉住她的手,没有挣扎,吐出来的声音,气若游丝。

    “今天你生日……”黎望舒有些胆怯地小声道,他知道从三年前开始,她的生日就等同于伤心日,她肯定不愿过的。

    只是,他还是想来看看她,因为他知道,以往三年,每年的今天她都一个人躲起来偷偷的难过……

    今年她一个人在c市,该是何等的孤独,他不能让她觉得孤独,至少在她难过的时候,他想陪着她。

    怕她生气,他努力微笑,讨好地急急道:“你看,这是我亲手做的——”

    他将拎在手里的小蛋糕给她看。

    啪!

    她狠狠打掉他递上来的蛋糕。

    “我恨你!黎望舒我恨你!!”她勃然哭喊,攥紧双手狠狠捶打他的胸膛,“都是你!都是你!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月票最后一天了,泥萌把月票留着生蛋下崽么?再不投就作废了,还不快给我!!!给我吧,我今天加更,真的!给我月票我就加更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