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34章:以后别再见初丹了!
    他呼吸一紧,蓦然想起刚才有一辆车经过……

    绑/架!

    脑子里反射性地冒出这两个字。し

    郁凌恒的心顿时揪紧,被吓得冷汗淋漓。

    “裳裳!”

    对着空旷的街道大喊一声,这一刻他的声音有多颤,心就有多慌。

    “裳裳?”

    没有回应。

    他左右张望,方寸大乱,往前跑几米,看看没有她的踪迹又连忙往后跑去,像只无头苍蝇般到处找寻她的身影。

    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作惊慌失措!

    “云裳!”他大吼,朝着对街跑。

    他害怕得大脑都已经不能正常思考,一边大喊,一边颤抖着手摸出手机,准备找穆劭枫他们几个帮忙了。

    却在这时,前方一个小巷里出现一抹熟悉的小身影……

    “云裳!!”他大喊着狂奔过去。

    “我在这儿,我在这儿,老公,我——呃……”

    云裳跑出巷口对他招手,话还没说完就被冲上来的男人狠狠抱了个满怀。

    嗯,就是狠狠的!

    他颤抖着,拼尽了全力在拥抱她,紧得彼此之间没有一丝缝隙,紧得她快要无法呼吸,紧得像是恨不得把她揉进他的身体里……

    仿佛他不抱紧她,她就会像刚才一样突然消失不见一般。

    云裳被这一抱搞得莫名其妙,看他明显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更是一头雾水。

    她被迫仰着小`脸,愣愣地看着黑漆漆的夜空,怯懦地小声结巴,“咋……咋啦?”

    郁凌恒缓了好久才确定郁太太是真真实实的在他怀里,她没事!

    她没有不见,没有被绑架!

    恐惧褪去,怒火沸腾。

    “你去哪儿了?!”他松开她,抓着她的双肩狠狠瞪着她,勃然大吼:“多大的人了还乱跑?去哪儿也不懂得打声招呼的吗?你到底知不知道这大半夜的玩失踪会让人有多担心?你到底懂不懂得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

    他疾言厉色,吼得声嘶力竭地动山摇。

    云裳被吼懵了,看看脸色铁青的他,又转头去看看巷子里,“我、我没乱跑……我就是想把那只小猫咪送回家……”

    巷子深处,一只小奶猫正躲在小窝里,好奇地望着他们。

    刚才她坐在排椅上无聊的东张西望,就看到一只小猫咪在巷子口边上的一个店铺前玩耍,然后不小心掉进店铺门边的水桶里……

    万幸桶里没水。

    可猫咪太小,自己根本没办法从桶里爬出来。

    她向来对小萌物没有抵抗力,就想着这么冷的天,如果不把小猫救出来的话,它一定会被冻死的。

    她看红薯还没烤好,就跑过去救小猫咪了。

    郁凌恒怒不可遏,模样凶狠得恨不得揍她,“还说没乱跑!叫你等我等我可你转眼就不见了!!”

    看他急成这样,云裳心里愧疚又甜蜜,连忙伸手去轻抚他气得急促起伏的胸口,嗲嗲轻哄,“我好好的呢,这不好好的嘛,没事的啊。”

    “云裳!你做什么事之前能不能考虑下别人的感受——”

    他真的被吓到了,所以越怕就越气。

    “对不起啦,我知道错了,下次一定不这样了,我保证!”她嘟着嘴对他撒娇保证,看他脸色始终不曾缓和,连忙又踮起脚尖去吻他的唇,哄着求着,“好啦好啦,消消气咯。”

    啪!

    他倏地将她转过身去,一巴掌狠狠拍在她的臀上。

    “啊!”云裳夸张惨叫。

    回头,捂住臀,她瘪嘴红唇凄凄望着他。

    装可怜。

    “你以后再这样我就揍死——”

    他的警告还没说完,就被突然扑上来的小女人用力堵住了嘴。

    她用力亲了他一口,然后一下一下轻啄着他的唇,努力讨好他。

    郁凌恒拧眉瞪她,气也不是恨也不是,倏地反咬她一口,愤愤切齿,“知不知道差点被你吓死!”

    下唇被他咬得很疼,她却一点也不生气,一颗心像灌了蜜一般,甜得不行不行的。

    “对不起对不起嘛,老公别生气了呵……”她嗲嗲撒娇,在他怀里轻轻蹭。

    “哼!”郁先生傲娇地剜了郁太太一眼。

    “我的红薯呢?”她突然叫道,盯着他空空两手。

    他气呼呼地冲她嚷:“你都不见了我哪里还有心思买什么破红薯?!”

    云裳倏地安静下来,深深看着眼前的男人,深深看着。

    他明明一直在对她发脾气,可她的心里却充满了感动和欢喜。

    这个男人,紧张她!

    至少在这一刻,她能清晰地感觉到他很紧张她!

    她只是不见了一会儿而已,却把他吓得面无人色……

    “老公!”她轻轻喊他。

    “干吗?!”他还心有余悸,虽极力克制,可语气还是不太好,没好气地喝道。

    “以后别见初丹了!”她说得平静淡然,却是从未有过的认真严肃。

    “……?”

    “我不喜欢你见她,不喜欢看到你们哪怕是站在一起,不喜欢你跟她再有任何牵连,所以你以后都别理她了,好不好?”她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咬字清晰。

    既然他在乎她,那她也愿意向他跨出最关键的那一步。

    对她好的郁先生,她愿意对他敞开心扉!

    以前不敢对他有要求,因为觉得他不曾也不会属于她,她没资格贪心,所以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她只会选择退缩,而不是去争取。

    可现在她想跟他在一起,一辈子在一起!

    最重要的是她感觉到了他对自己的在意!

    “怎么了?”郁凌恒微微拧眉,对她突如其来的要求感到诧异。

    她用力抿了抿唇,说:“我不喜欢她!”

    不是初丹不好,而是情`人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

    所以情敌越是完美优秀,越是让人讨厌!

    郁先生无奈,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第n次强调:“我跟她真的没什么——”

    “我不管!!我就是不喜欢你见她!”她对他嚷,接着有些自卑地低下头,委屈嘟囔,“她那么优秀,你们又相爱过,尤其是她现在还对你有情……”

    郁凌恒气得抬起她的下巴瞪着她的眼,爱恨不能地切齿,“郁太太,你到底要我跟你说多少次我跟她已经是过去式了你才肯放心?我现在只喜欢你!只喜欢你!!”

    真是恨不得把心挖出来给她看看!

    “可是她还爱你!”她忿忿道。

    “那是她的事!”

    “女追男隔层纱……”

    “胡说八道!”他怒斥,“在你心里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

    信任……

    云裳蹙眉,轻轻`咬了咬唇,幽叹一声,“我不是不信任你,我是怕……”

    “怕什么?”他追问。

    我怕我鼓起勇气对你敞开心扉,有天你却发现初丹对你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唇角微不可见地扯了扯,泛起一抹淡得几乎看不见的苦涩,她垂着眼睑沉默了半晌,再抬眸看他的时候,已然笑靥如花,“没什么……”

    “告诉我,你怕什么?”

    不许她再逃避,他修长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看着他的眼睛。

    他的目光无比犀利,像是能看穿她的内心一般,让她的谎言无处遁形。

    于是她皱了皱鼻子,一副嫌弃自己的模样,“怕我配不上你。”

    郁凌恒拧眉,配不上?

    她的意思是没有把第一次留给他所以觉得自卑?

    郁凌恒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个。

    怎么说呢,刚开始的时候他的确是挺介意也觉得蛮惋惜的,不过后来他想通了,她的以前他来不及参与,所以也没资格计较那么多。

    只要她以后只属于他一个人就够了!

    “傻`瓜!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我不介意!”大手揉揉她的发顶,他噙着温柔的笑深深看着她。

    云裳听着郁先生一副宽宏大量的口吻,有些莫名其妙。

    以前的事?

    不介意?

    她以前有什么事是他该介意的吗?

    啊……他是说她有过恋爱经历的事?

    拜托!他有什么资格介意?他也有好么,而且他肯定还不止谈过一段恋爱。

    他还真好意思顺杆爬啊!

    “反正我不管,就不许你再见她!以后我若知道你和她又见过面的话……”她后面没说,却威`胁意味十足。

    她现在只想要他的承诺,不想跟他争以前那些有的没的。

    既然决定敞开心扉完全接受他,那她就不许他再有一丁点的三心二意。

    “好好好!不见不见!我再也不见她了!行了吧?!”郁凌恒连连点头,妥协。

    郁太太的冷暴`力他是已经亲身经历过了,那滋味简直了!

    所以郁太太既然都放了话,他岂敢不从?

    “嗯!”

    从他说“好”的那瞬,云裳立马喜笑颜开,用力点了下头,踮起脚尖在他唇上用力一啄,奖励他。

    “小醋坛!”

    他亲昵地捏捏她的脸颊,寵溺轻啐。

    她下巴一抬,头一扬,一副“我是醋坛我骄傲”模样。

    傲娇又可爱!

    达成协议,郁太太很开心,一把挽住郁先生的手臂朝着对街的烤红薯摊走去,“走走走,老公,给我买红薯,我要吃三个!”

    “你是猪哦!”郁凌恒好笑地瞥了她一眼,眼底溢着满满的柔情。

    “能吃是福,你懂不懂!哼!”她剜他一眼,娇嗔道。

    佯怒地甩开他的手,下一秒,小手却被他捉了回去,紧紧牵在手里。

    她撅嘴瞪他,他也噙着笑看她……

    四目相接,她也忍不住莞尔,对视而笑。

    这一刻,彼此心有灵犀地想——

    让他们就这样携手相伴一辈子吧!

    ……

    ……

    ……

    其实,云裳不喜欢自己的生日……

    不!确切地说,以前是很喜欢的,可从三年前开始,她就不再喜欢自己的生日了。

    因为正是三年前她生日的那天,杨千萍带着一双儿女找上门来……

    她已经三年没过过生日了!

    衣帽间里。

    “今天我可能比较忙,中午就不跟你一起吃饭了,晚上你没有应酬吧?”云裳盯着郁凌恒的领口处,一边跟他说话,一边动作娴熟地为他系领带。

    “不知道有没有,得到公司才知道。”他修长的手指绕着她的发丝玩儿。

    “没有最好,有就推掉!”

    郁凌恒:“嗯?”

    她微微用力拽领带,将他的头拉下来,然后勾起一抹媚`笑在他唇边呵气如兰,“郁先生,你今晚……属于我!”

    属于我……

    软甜的声音,带着无尽的暧`昧和诱`惑。

    他微挑眉尾,也轻勾唇角似笑非笑,坏坏调侃,“郁太太,你想对我做什么?”

    “你猜!”她越发大胆地对他眨了眨右眼。

    那狡黠又妩媚的小模样,引人无限遐想。

    为他系好领带,她满意地看着俊美不凡的他,小手拍拍他的胸膛,“乖乖的,哪儿也不许去,等我电话知道吗?”

    那语气,像哄孩子似的。

    郁凌恒皱眉,眼含狐疑地瞅着她,“郁太太,你今天有点奇怪耶!”

    “想知道我为什么有点奇怪吗?”她没否认,踮起脚尖在他唇上啄了一口,大大方方地对他说:“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哦,提示就在我们的卧室里,自己找去吧!”

    提示?

    什么提示?

    她说完,就噙着神秘的笑靥在他充满疑惑的目光中离开了衣帽间,下楼吃早餐去了。

    郁凌恒立刻回到卧室,开始翻箱倒柜……

    可是牀头柜和电视柜什么的全都翻了一遍,却没有任何发现。

    找了许久都找不到,他烦躁,开始怀疑郁太太不会是在耍他吧?

    找得累了,他双手叉腰站在卧室中央,环顾着四周,寻找任何可以藏线索的地方……

    看来看去,好像就只有牀和沙发没拆开来找了。

    正准备先把牀拆了,手机却在这是响了起来。

    接通电话,和对方才说两句,他的脸色就变得凝重起来……

    再也没有心思找郁太太所说的“提示”,他连忙下楼赶往公司。

    然后就是无休止的忙碌,忙得他全然忘了郁太太所说过的话……

    ……

    嵘岚有个大项目突然出了问题,郁凌恒一整天都在开会中度过。

    会议一个接着一个,他的手机便一直是关机状态。

    直到夜幕降临……

    隆熹大酒店,郁凌恒的专属包间。

    郁凌恒神色凝重,欧阳的脸色亦好不到哪里去,都为了今天的突发事件。

    本来那个项目在欧阳的暗中干预下,沈志勇已不敢再有任何行动,可今天突然又大张旗鼓的查了起来……

    这说明沈志勇的背后,出现了更大的靠山。

    与欧阳密谈了约莫一个小时,才终于商量出一个相对保守的对策……

    然后,欧阳先行离开,郁凌恒一个人在包房里坐了一会儿,等欧阳完全离开酒店后,他才不紧不慢地走出包房。

    径直朝着电梯走去,途经洗手间,他边走边想事情,一不留神差点迎面撞上一个女子……

    他抬眸一看,顿时诧异,“初丹?”

    惊诧的不是在这里看到她,而是她……好像喝了酒。

    从卫生间里出来的初丹,双颊绯红眼神迷离,已然有了醉态。

    “阿恒啊,你怎么在这儿?”初丹也惊讶地微微睁大迷离的双眼看着郁凌恒,头晕得厉害,难受地掩着红唇打了个酒嗝。

    “跟朋友吃饭。”郁凌恒避重就轻,续而眉头皱得更紧,“你这是喝了多少?”

    “我、我也不知道……”初丹胡乱地摇了下头,苦恼地抓了抓头发。

    “你跟谁在一起?”

    本不想管太多,可彼此好歹曾相恋一场,还是问一问比较好。

    初丹垂着眸,揉着隐隐作痛的额头,“我看中了北郊一块地,想把舞蹈学院建在那里,所以今晚请几个相关领导吃个饭……”

    “老爷子的意思?”郁凌恒微微眯眸。

    “不是!爷爷他不知道,我不想做什么事都靠家里,这一次我想靠我自己。”

    郁凌恒狠狠皱眉,默了默,他忍不住又问了一句,“他们知道你的身份吗?”

    “当然不知道,都说我要靠自己了!”初丹抬头看他,愤愤低叫。

    她就是想要凭自己的努力做出一件事来给他看看!

    她要让他看看她有多么的优秀,她要让他明白她比云裳好一百倍,她要让他重新发现她的好而回到她的身边!!

    她明明不比云裳差,她就不信抢不回他!!!

    “那好吧,你自己注意安全!”郁凌恒淡淡点头,然后没再说什么了,与她错肩而过,径直朝着电梯走去。

    初丹眼睁睁看着他大步走进电梯,委屈得眼眶泛红。

    狠狠磨牙,她负气地转身进入自己的包房,面对几位领导的劝酒,来者不拒……

    ……

    郁凌恒进了电梯,发现电梯居然是上行,无奈,他只得跟着电梯上了二十几楼之后再下行。

    就此耽搁了一下。

    电梯下行的时候,他拿出手机准备给初家打电话,让初家的人来接接初丹。

    一个女孩子在外面这样喝酒,太危险了!

    按理说他应该管管的,不是为情,是为义!

    可是郁太太明文规定不许他再和初丹有任何瓜葛,所以他不能再让郁太太失望。

    拿出手机一看,他发现自己的手机居然还是关机状态。

    这才猛然想起,自下午给欧阳打过电话之后,他就把手机关掉继续开会了……

    手机开机,正好电梯到达一楼,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十几条的未接提示,他傻眼了。

    云裳打了十几个电话给他!

    于是脑子里立刻浮现出早上在衣帽间的那一幕……

    她让他晚上别应酬。

    她让他乖乖等她的电话。

    她还说今晚他属于她……

    想起这些的时候,郁凌恒不由在心里嚎了一声“完蛋了”,连忙一边快步往酒店外走,一边要给郁太太回电。

    可突然,一副柔软的身躯从他身后撞了上来,紧紧抱住了他的腰……

    “阿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更新完毕~~~作者已经绝望了,居然连裙版都吸引不了泥萌了,我还能拿泥萌怎么办呢?嘤嘤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