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31章:初恋什么的就是王八蛋的存在
    莫名其妙被她冷落了几天,郁先生还是气啊,倏地又低头去咬她的唇——

    “真想弄死你!”

    云裳疼得轻蹙黛眉,嗔怒地瞪他一眼。:3wし

    “你下次再这样气我试试!我一定弄死你!!”他咬着她的下唇,幽怨地盯着她含羞带嗔的桃花眼,咬牙切齿愤愤低吼。

    这个美丽的坏女人,真是让他又爱又恨!

    让他的心情每天都过得那么跌宕起伏,随着她的喜怒哀乐而喜怒哀乐,她真是完全把他的情绪掌控了。

    被人掌控情绪的感觉很不好,可他就是管不了自己的心!

    每次跟她吵架,他都难受得不行,多想也傲一次让她先低头,可她永远比他更沉得住气。

    唉……

    猛然发现,原来在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那么喜欢她了……

    “你以为只有你生气?!”云裳嘟嘴剜他一眼,冷哼。

    她也很气的好么!

    她还被他气哭了呢!

    只要一想到他帮初丹不帮她,她的心就很痛好么!

    加上裴裴不见了,她内疚又担心,迁怒于他纯粹就是自然反应。

    算他倒霉!

    再说了,他若跟初丹划清界限,她也迁怒不到他不是?

    所以说到底,还是他自找的!

    初恋什么的,就是个王八蛋的存在!!

    “好,是我不对!”郁凌恒低头,与她额头相抵,看着她微微泛红的双眼,无奈轻叹,“我们以后有话好好说,再也不吵了,行不?”

    他的声音柔情似水,沁入心底,如灵丹妙药瞬间治愈了云裳心里的伤。

    “嗯?”见她久未应答,他啄啄她的唇,温柔催促。

    “嗯。”她点点头,乖得很。

    夫妻吵架,本就是一时之气,怨气一过,自然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瞧!如果他一直对她这么温柔这么好,她也是可以乖巧听话甚至小鸟依人的……

    她的性子,遇柔则柔遇刚则刚,所以她是软是硬,完全取决于他的态度。

    “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必须回家!”他霸道命令,想想自己语气太强硬可能会惹她不高兴,连忙又补上一句,“你不回家我会担心!”

    经过这么多次的吵架和冷战,郁凌恒终于明白,自己的小女人叛逆心很重,一不高兴就喜欢跟他对着干,所以他的态度好一点,语气轻一点,她就会乖很多。

    她乖了,他自然就可以少受一些罪。

    否则每天被她气得暴跳如雷一定会短命的!

    他说,他会担心……

    云裳心里最柔软的那一块,被他这句话狠狠撞了一下,酸酸的,涨涨的,甜甜的……

    仔细想想,其实郁先生对她还是不错的。换位思考一下,她向他借钱时他的犹豫也不算过分,诚如他所说,裴惜灵毕竟跟他没有直接关系,而且数目庞大,他不帮也是情有可原的。

    他不帮,她生气,为了讨好她,他最后还是妥协了,即便明知裴家有可能一辈子都还不上这笔钱……

    得知他先借了钱给初丹,她妒忌、生气、难过,以至口不择言跟他大吵,伤心的时候似乎只有把他气得七窍生烟,她才会稍稍解恨。

    大吵之后,她不回家,也不理他,可他还主动帮她寻得裴惜灵的消息,不得不说,这份心意也是蛮难能可贵的!

    瞧!其实每当他温柔的时候,她也懂得设身处地的为他想想的。

    只是一个人再冷静,遇上感情的问题都淡定不了,所以气头之上,她都暴躁死了,哪里还有闲情去为他着想?

    “嗯。”云裳咬了咬唇角,再次点头。

    “乖——”郁凌恒弯曲着食指轻轻刮了刮她的脸颊,拉长尾音,如释重负般叹了一声。

    天台上,偶尔有寒风呼呼吹过。

    明明凉意袭人,但拥在一起的小两口,却觉得异常的温暖。

    彼此的心,在一次次的争吵与和好中,慢慢的,慢慢的,靠近……

    ……

    ……

    ……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就要过年了。

    每逢周二,云裳都会悄悄去一趟怡心疗养院看妈妈。

    一如既往地带上妈妈喜欢的百合花和新鲜出炉的蛋挞,她心情愉快地驱车前往疗养院。

    云裳到了疗养院,跟安文泽了解了一下妈妈最近一周的情况,再留下一份蛋挞给安文泽,然后才去到妈妈的病房。

    轻轻推开门,入眼即是妈妈欧晴跪趴在地板上往牀下瞅的模样。

    “她在找什么?”

    云裳走进去,好奇地小声问守在欧晴旁边的护理小张。

    “不知道啊,找了一上午了,问她她也不说,也不准我帮她找。”小张很苦恼地皱着眉,无奈地摇头道。

    云裳一共买了三份蛋挞,给了安文泽一份,还有两份。

    她将蛋挞再给小张一份,然后用下巴点了点门外,示意小张可以出去休息了。

    小张轻声道了谢,拎着蛋挞就出去了。

    病房里,便只剩下母女俩人。

    云裳朝着妈妈走过去,将花和蛋挞放在牀边,然后学着妈妈的姿势跪坐在妈妈身边。

    “欧小晴,你在找什么?”

    云裳也低着头朝着牀下瞅,语调轻快地问着一脸不开心的妈妈。

    欧晴抬头一看,见到云裳顿时两眼发亮,欣喜之色溢于言表。

    “呀!”欧晴惊喜地叫了一声,白净得丝毫不见皱纹的脸上刚露出一抹笑,立马又消失不见,瘪起嘴楚楚可怜地呐呐,“我的……我的珠珠不见了……”

    “猪猪?”云裳疑惑。

    什么猪猪?毛绒玩具?

    “珠、珠!”欧晴使劲儿摇头,点了点自己的手腕。

    “哦,那个珠啊。”云裳立马想起,妈妈手腕上一直戴着一颗用黑色绳子串起来的玉珠子。

    那是一颗千年血玉珠子。

    “什么时候不见的?”云裳连忙也低头去找,着急。

    且不说那血玉珠子价值不菲,更重要的是,那是妈妈除了她之外最最宝贝的东西。

    “不、不知道……”欧晴垮着脸,委屈得快哭了。

    “你起来,我帮你找好不好?”云裳伸手去扶妈妈,柔声轻哄。

    欧晴微微红着眼,摇头,没找到手链不愿起来。

    “我保证帮你把它找出来,你乖,地上很冰会感冒的。”

    只有在妈妈面前,云裳才会展现最最温柔的一面,永远都是那么轻言细语,生怕把妈妈吓到。

    欧晴还是蔫蔫地摇头,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云裳耐心十足,将欧晴散落在脸颊的发丝夹在耳后,可爱又调皮地对妈妈眨了眨眼,诱`哄着,“我买了你最喜欢的蛋挞哦,你坐牀上去,边吃边等,我保证很快就帮你找到,好不好?”

    听说有最喜欢的蛋挞吃,欧晴这才有了精神,终于点头说“好”。

    然后欧晴就爬上牀,乖乖地坐在牀上吃蛋挞,云裳则趴在地上到处找妈妈失踪了的手链。

    从牀下找到桌子下,再到卫生间以及小阳台,最后,云裳把沙发挪开,终于在沙发底下看到了那颗红得耀眼的血玉珠。

    “欧小晴,你看这是什么?”

    云裳站起来,捻着手链对妈妈晃了晃。

    “哇!”欧晴欢呼一声,立马从牀上跳下来朝着云裳扑过去,拍手叫好,“找到了,找到了,裳裳宝贝好棒。”

    云裳狠狠一震。

    “你叫我什么?”她激动地看着欧晴,眼眶瞬时红了起来,声音都忍不住微微颤抖。

    有多久了……

    她都记不清妈妈有多久没有这样叫过她了。

    好像从妈妈三年前生病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听到过了吧。

    妈妈生病后,神智一直很混乱,清醒一点的时候会腼腆地看着她笑,不清醒的时候会很没安全感,见谁都躲。

    很多时候,妈妈受到惊吓会抱着她喊妈妈,每当那个时候,她就得忍着心痛充当妈妈的妈妈……

    这三年,她竭尽所能的给妈妈最好的治疗环境和最有名的专科医生,花了大把大把的金钱和精力。

    值得欣慰的是,妈妈的病已经有了好转,她相信不久的将来,妈妈就会痊愈了!

    欧晴被云裳激动的样子吓着了,以为自己做错了事,望着她怯懦地呐呐,“裳裳宝……贝……”

    云裳激动得快哭了,又怕掉眼泪会吓着妈妈,连忙仰起头用力眨眼睛,把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硬生生地逼了回去。

    妈妈记得她了……

    妈妈记得她了!

    这是好事,她应该笑,嗯,应该笑!!

    待到眼底潮意褪去,云裳扯出一抹大大的笑靥看着妈妈,柔声说:“把手给我!”

    欧晴连忙把两只手都抬起来,伸到云裳面前。

    那积极的模样,带着讨好的意味……

    云裳的心啊,酸得不行。

    撇开头,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将心里的酸楚压下去。

    “以后别取下来了,知道吗?”她把血玉手链戴回妈妈的手腕上,极尽温柔地叮嘱道。

    “嗯嗯!”欧晴用力点头,捂住手腕上的手链摁在心口上,一副对失而复得的手链特别宝贝的模样。

    云裳弯腰下去,轻拍着妈妈膝盖上的灰尘,笑问:“蛋挞好吃吗?”

    “好吃!”欧晴再次用力点头,然后拉着她快步走到牀边,指着蛋挞盒子,“还有一个……”

    看着妈妈特意给她留的蛋挞,云裳又被感动了。

    然而这还不算,还有更大的惊喜在后面……

    欧晴跑到牀头,从枕头底下摸出一个红苹果和一个白煮蛋,一手拿一个,递到云裳的面前,害羞地轻轻笑着,“还有这个。”

    云裳震惊地看着红苹果和白煮蛋,完全僵住了。

    这……

    从她有记忆开始,每年生日那天妈妈都会在她醒来的时候给她准备一个红苹果和一个白煮蛋……

    妈妈说,白煮蛋很有营养,吃了身体棒棒的,而苹果则代表平平安安!

    妈妈说,她希望自己的心肝宝贝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一辈子!

    所以白煮蛋和红苹果,是她每一年的第一个生日礼物!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直到三年前突然中断!

    妈妈或许分辨不清现在的确切时间,但在她的潜意识里,还是记得自己女儿的生日的……

    嗯,她的生日快到了!

    今天的惊喜,真是多到她的心脏都快要无法负荷……

    云裳红着眼,在眼泪滚落下来的前一秒,她连忙张开双臂将妈妈紧紧抱住。

    “裳……裳?”欧晴双手支着,拿着苹果和蛋也不能回抱云裳,又搞不懂现在是什么情况,不由有些害怕地瑟缩了下,小声怯懦。

    “妈……”云裳几不可闻地狠狠哽咽,将脸深深埋在妈妈的颈窝里,眼泪争先恐后地滚落下来。

    实在太感动,她抱着妈妈舍不得松开手,也担心妈妈看到自己落泪会担心害怕,所以她只能抱着妈妈偷偷擦掉眼泪,尽快让失控的情绪恢复如常。

    “谢谢!”用力吸了吸鼻子,云裳放开欧晴,露出大大的笑靥,特别开心地说:“欧小晴!谢谢你!!”

    欧晴腼腆地笑笑,对她轻轻摇了摇头表示不用谢,将红苹果和白煮蛋塞进她的手里,然后把戴着血玉手链的手摁在胸口,转身跑到沙发上,自己玩去了。

    云裳咬着红唇,隐忍着心里的酸涩和喜悦,站在原地看着沙发里拨`弄着血玉珠子的妈妈,心里一片温暖。

    垂眸,又看着手里的苹果和蛋,缓缓勾动唇角,笑了。

    笑中,带泪……

    ……

    因为太开心,云裳在疗养院比以往多呆了一个小时。

    这样一来,本已安排好的工作行程就打乱了,在回去的时候她就有点赶。

    谁知一忙,更是出错。

    车都已经开到公司楼下了,她突然想起自己把公文包遗落在妈妈的病房里了。

    包里有一会儿会议要用的文件。

    没办法,她只得打电话给秘书小陈取消会议,然后把车调头,回疗养院取公文包。

    路程过半,云裳突然发现身后跟着一辆黑色丰田霸道……

    从后视镜瞟了眼丰田的车牌号,她微微一惊。

    官车!

    如果她没猜错,车里坐的应该是……

    欧阳!

    呼吸一紧,云裳立马进入高度戒备中,不由自主地猜想着是不是欧阳在跟踪自己……

    油门一踩,她加速,试图甩掉丰田。

    可不知道是她的心里作用还是就有这么巧合,她快,丰田快,她慢,丰田也慢。

    就在同一条道上,卡宴和丰田一前一后,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往前行驶着。

    疗养院越来越近,云裳开始慢慢焦急起来。

    妈妈的病刚有起色,她不能让任何人再去刺激她,所以万万不能让欧家的人知道妈妈的下落。

    但身后的车又怎么都甩不掉!

    云裳咬唇想了想,从后视镜观察后方,在发现后面车辆稀少的时候,突然方向盘猛地一转,刹车一踩——

    嗤地一声。

    她把车横在了马路上,嚣张又霸道地挡住了丰田的去路。

    丰田霸道连忙跟着踩下刹车。

    停下车子的下一秒,云裳就推开车门跳下车,径直冲向丰田后座。

    “喂!你干什么的?!”

    在她冲过去的那瞬,从副座里跳出一个高大魁梧的年轻男子,指着她冷喝道。

    大有她再上前一步就要用武力制服她的架势。

    云裳脚步一顿。

    可那年轻男子突然后退一步,像是接到什么指令一般,冷厉之气收了起来。

    云裳这才敢继续向前。

    “下来!”

    她走上去就用力拍了下车窗,蹙眉冷喝。

    车窗缓缓降下,露出一张刚毅帅气的脸庞……

    果然是欧阳!

    “你为什么跟踪我?!”云裳面罩寒霜,冷冷盯着欧阳怒声质问。

    欧阳姿态慵懒地翘着腿,本是直视前方的目光缓缓调转至她脸上,高大的身躯弥漫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息。

    他挑眉,不急不躁地淡淡反问:“谁跟踪你了?”

    “你!!”

    “此路是你开?”欧阳推开车门,不紧不慢地下车站在桀骜不驯的外甥女面前,略显无语地哼道。

    c市的男人都好高,欧阳跟郁凌恒差不多,云裳看他们都得仰头。

    她瞪着他愤愤道:“你跟了我一路,不是跟踪是什么?”

    欧阳还没来得及说话,从另一边下车的女子抢先解释道:“小姐,你误会了,我们s记不是跟踪你,是要去前方疗养院——”

    “小郑!!”年轻男子倏地厉喝一声。

    小郑脸色一白,顿时惊觉自己暴`露s记行程是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立马噤声。

    前方疗养院?

    云裳神色一怔,心里咯噔一下。

    如果她没记错,这条路上就只有怡心一个疗养院……

    “你去怡心疗养院干吗?”心一慌,她来不及细想就失声问道。

    她语速太急,那慌张的样子虽是一闪而过,但还是没能逃脱欧阳的火眼金睛。

    浓眉微不可见地蹙了下。

    “关心慰问!”欧阳言简意赅。

    关心谁?慰问谁?

    云裳没问出口,但心里已经慌成一片。

    不管欧阳去怡心疗养院做什么,他整个人往那儿一站就必定会惊动疗养院,到时院长指不定得给他这个大人物来个欢迎会什么的,荒唐一点说不定还会带着他到处参观。

    万一不小心被欧阳看到妈妈……

    虽然欧阳已经二十几年没见过妈妈,但在知道她的存在后,他一定调查过妈妈过去二十几年的生活。就算妈妈不太喜欢照相,但前些年还是有照过全家福之内的,所以要找出一两张妈妈的照片对欧阳来说并非难事。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云裳惊悚地意识到,让欧阳去疗养院,是件非常危险的事!

    她不能让妈妈被欧家的人发现,在妈妈病情有所好转的现在,万万不能!

    “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内啥,在这里说两句,有读者说男女主总是吵架,翻来覆去的吵,没意思!我在这里就说一句——男女主性格相似,需要磨合,他们毕竟才相处几个月,不可能一来就能信任彼此,虽然这是小说,但也必须符合逻辑不是?就算再相爱,也会有矛盾产生,所以吵架什么的,在一段婚姻里必不可少,等磨合期过了,他们就好了,o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