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28章:没你我照样活得很好!
    一辆摩托车从一个巷子里快速冲了出来,而郁太太正经过那巷子口……

    “云裳!!”

    郁凌恒吓得神经瞬时紧绷,大喊着冲上去。|

    云裳的确醉了,但最基本的危险意识还残留着那么一点点,所以当朦胧的视线里发现有什么正朝着自己撞过来时,她本能地往后退。

    险险避过冲出来的摩托车,可她还是被摩托车从身边刮过的劲风逼得连连后退,一时稳不住,整个人摇摇晃晃就要往地上栽倒下去……

    千钧一发间,一双强`健有力的手臂抱住了她,下一秒,她就落入一个结实又温暖的怀抱里。

    郁凌恒奔上来,在紧要关头稳稳接住了摇摇欲坠的郁太太。

    “云裳!你想死是不是?”郁凌恒被这个小插曲吓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接住她后,顿时火冒三丈,气得怒骂。

    他的声音太大,震耳欲聋,云裳蹙眉,歪着头一脸迷茫地看着他:“你是谁?”

    “……”郁凌恒呼吸一窒,气得说不出口来。

    “嘘,别说话……”正要狠狠痛斥她一顿,却见她竖起食指贴着唇,要他噤声。

    一副不想听他说话的样子。

    嗯!她的确不想听他说话,一个字都不想!

    郁凌恒想揍人。

    想把这气死人不偿命的女人狠狠打一顿,可看她这副醉得连妈都不认识的样子,估计打了也白打,她根本就记不住教训。

    心里的妒火和怒火交织燃烧,气得他用力拽了她一把,拖着她往巷子外停车的方向走。

    此刻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把她弄回家狠狠收拾。

    他突然间的一拽,云裳猝不及防,被他拽得整个人撞在他身上,脚下一崴……

    郁凌恒连忙搂住她的腰,她才幸免于难,没有摔倒在地。

    看她醉得连路都走不稳了,郁凌恒真是气也不是恨也不是,一弯腰将她打横抱起,只能抱着她走。

    鼻端飘荡着属于他的独特气息,云裳心里悲伤顿起,那委屈的感觉怎么也止不住,眼角不由自主地泛起了潮意……

    她连忙闭上眼睛。

    回家的路上,她一直闭着双眼,像是睡着了一般。

    郁凌恒强压着心里的怒火,也没说话,就怕两人一言不合自己半路就会忍不住爆`发。

    回到郁家,再回到恒阳居,郁先生抱着郁太太径直上了楼。

    刚把她放在牀上,她突然张开眼爬起来往卫生间跌跌撞撞地跑去。

    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她痛苦呕吐的声音……

    郁凌恒黑着脸,走过去双臂环胸依在卫生间的门框上,爱恨不能地看着趴在马桶上吐得天昏地暗的小女人。

    或换成别人在他面前这样吐,他一定掉头就走,一礼拜都不会回这间房,可吐的人是她,他却丝毫没有恶心的感觉,有的只是心疼……

    酒量不行还喝这么多,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被酒精烧灼的胃,翻江倒海,难受得云裳恨不能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

    她跪在冰冷的地砖上,狼狈地趴在马桶上一直吐,吐到没东西吐为止。

    吐到后面,她吐出来的全是黄疸水了。

    一只大手,温柔地轻抚她的背,一下又一下,帮她顺气。

    即便心里气她恼她,可看她这样难受,他就没办法置之不理。

    郁凌恒很挫败,一边轻抚着郁太太的背,一边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对她,他过分苛刻,却也过分包容,他见不得她和别的男人有任何亲密举动,可就算再怎么生气,看她难受他也忍不住心疼……

    感觉到背上的轻抚,云裳顿时更加难受,难受的不是身,而是心……

    泪,毫无预兆地滚落下来……

    不想哭,可就是忍不住!

    她慌忙闭上眼,不让自己的脆弱被他看见。

    “好点了没?”

    见她呆呆地坐在地上低着头,好一会儿没吐了,郁凌恒尽可能地放柔语气,问道。

    她不语。

    郁凌恒把马桶盖盖上,冲水。

    然后把她从地板上抱起来,让她漱口,最后回到卧室将她放回牀上。

    她转了个身,裹紧被子,用背对着他。

    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伤感,连面对他都不敢……

    身后响起他离开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直至无声。

    云裳趴在牀上,把脸深深埋在枕头里,她已经很努力的在忍耐,眼泪却就是不争气地往外涌……

    她极力克制着想要嚎啕大哭的冲动,却克制不住双肩的轻微颤动……

    或许是太过沉浸在自己悲伤的情绪里,她没有听到男人去而复返的脚步声。

    “起来,喝点水。”

    一只手,在她颤动的肩上轻轻拍了拍。

    她立马僵住,一动也不敢动。

    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在哭……

    哪知下一秒,被子被他掀开,他将她拉了起来。

    脸颊上的斑斑泪痕,毫无遮掩地呈现在他眼前。

    云裳连忙撇开脸,看向别处。

    果然看到她双眼通红满脸是泪,郁凌恒又气又心疼,爱恨不能地瞪她一眼,“哭什么?你还有脸委屈?”

    明明是她跟别的男人搞暧`昧被他抓了个现行,他没揍她就不错了,她还有脸哭?

    她没争辩也懒得反驳,犟着脖子不理人。

    吐过哭过,浑浊的大脑渐渐清醒,让她难过的那些怨和痛,也重返心头……

    郁凌恒拧着眉头,盯着她的侧脸没好气地斥道:“云裳,不是我说你,你这脾气真得改改——”

    “我就这样!看不惯别看!没人求着你看!”

    他一开口就点燃了她心里的炸弹,头一抬,脸一冷,她反射性地冲他冷冷喝道。

    郁凌恒被她喝得一懵,火气瞬时也上来了。这不识好歹的死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他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和包容!!

    “你非要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是不是?”他的脸色立马阴沉下来,腾地站起来居高临下地冷睨着她,一字一句,冷如冰锥。

    “我态度就这样,你觉着谁温柔就找谁去!!”

    “云裳!!!”他怒喝,脸色铁青,气得心律不整。

    她冷笑,微仰着小`脸与他冷冷对视,“郁凌恒,你不用这么不耐烦,真的!你随时可以回到初丹身边去,我随时可以跟你签字离婚,随时!!”

    她说,我随时可以跟你签字离婚……

    她刻意强调“随时”二字,充分表示她根本不在乎他们之间的婚姻……

    郁凌恒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自燃了。

    气到无力,他狠狠咬着牙根切齿问她:“你到底哪点不满意?!你还要我怎样?嗯?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他为她做的还不够多吗?为什么她就是看不到他的好呢?

    云裳,“离婚!”

    “你做梦!!”郁凌恒勃然大怒。

    她冷冷看着他暴跳如雷的样子。

    他气急败坏,想掐死她的心都有了,“云裳!不管你信不信,我没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我问心无愧!

    “借钱的事,初丹在先,我并不知道你的闺蜜也需要,你觉得你怪我帮初丹不帮你的闺蜜真的合适?而且我没说不帮,给我一两天时间筹备难道都不可以?就算你要我事事以你为先,那也得你‘先’不是?”

    他的这个“先”,是指“先说”……

    而云裳却听成另外一种意思——

    初丹是他的初恋,自然比她先出现在他的感情生活里,所以初丹是“先来”,她只是“后到”!

    “我‘先’不了!”她的心沉入谷底,冷冷一笑,“我什么都没有,但我有自知之明,在你心里,谁先谁后我很清楚,你不用一直强调!!”

    “你——”他气结,莫名其妙。

    郁凌恒不懂自己强调什么了,他只是希望她遇事不要总是这么冲动,好好说不行吗?为什么非要说些话来气他呢?

    “郁凌恒,我不是初丹,没了你,我照样会活得很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啥,菇凉们,你们是喜欢一更6000字在一起呢?还是喜欢一更三千字分开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