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127章:谁的面子都不会给
    “你们不是夫妻吗?他为什么不帮你?”

    “因为他不爱我啊!”

    殷暮夕话音刚落,云裳就立刻回答,语气听似云淡风轻,却含^着一抹无法掩饰的落寞。

    “既然他不爱你你为什么还要跟他在一起?!!”殷暮夕一听这话就不淡定了,气得狠狠瞪她。

    她往杯子里倒酒,然后一口闷了,被辣得龇牙,待缓过那阵辛辣之后才撅撅红唇淡淡说道:“这世上并不是每对夫妻都是因为‘爱’才在一起的!”

    殷暮夕一窒,薄唇动了动似是想反驳,可临了却一个字都没说出口,发现自己竟是无言以对。

    “那你爱他吗?”其实他最关心的是这个。

    “不爱!”没有一丝犹豫,她坚定冷漠地吐出两个字。

    “你不是说你很爱他吗?!”殷暮夕一听这话,心里一半高兴一半气愤。

    云裳又喝了一杯酒,闻言眨眨眼,一脸茫然,“我说过吗?”

    殷暮夕狠狠瞪她。

    “好吧,那就当我很爱他吧。”她撇撇嘴,很随便地承认了,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

    “爱就爱!不爱就不爱!什么叫‘当你很爱他’?!!”殷暮夕气得切齿怒喝。

    云裳皱眉,很不解地看着火冒三丈的男人,我爱不爱他你这么较真干吗啊?”

    “……”殷暮夕无语凝噎。

    这该死的女人,前一秒给他希望,下一秒又让他绝望,这一会儿天堂一会儿地狱的心情,让他的心如过山车般跌宕起伏惊险万分。

    她简直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小贱^人!!

    须臾——

    “殷暮夕!跟你说个正经的!”云裳醉眼迷蒙地盯着愤愤不平的殷暮夕,一本正经地对他说:“你别喜欢我,我们不合适。”

    她笃定的口吻让他很不高兴也很不服气,他没好气地睨着她,冷冷哼道:“你试过?”

    “嗯?”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我们不合适?!”

    “有些事不用试也——”

    “如果没有郁凌恒,你会不会考虑我?”

    他突然阻断她,盯着她的目光犀利无比,问。

    云裳一怔,蹙着眉想了想,“这种事没有如果……”

    “你会不会考虑我?!”他再次阻断她,口气霸道又强势。

    面对他的咄咄逼人,云裳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可能……会吧……”

    她回答得迟疑不决,多少有点敷衍的意味。

    殷暮夕明显很不满意,俊脸一沉正要说话,吓得她连忙转移话题。

    “唔,这酒多少度啊?怎么觉得有点晕了……”她一手揉着额头,一手拿起酒瓶看酒精度,口齿不清地小声咕哝。

    这句不是假话,她是真的醉了。

    其实对酒,她平时挺克制的,可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不知不觉就喝多了。

    或许是度数太高,也或许是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特别容易喝醉,反正不管是什么原因,她现在大脑晕沉是事实。

    手肘撑着桌面,手掌托着下巴,在醉眼朦胧的视线中,她看殷暮夕都有了重影……

    更甚至,一不注意她就把他的脸和心里那个可恨的男人重叠在了一起……

    于是她开始分不清,对面的男人到底是殷暮夕还是郁凌恒……

    云裳蹙着眉,用力闭了下眼,试图让自己的大脑能清醒一点。

    可当她睁开双眼一看,眼前还是一片朦胧。

    她的眉头皱得更深,再次闭眼,非要看清对面的男人是谁不可。

    殷暮夕就看着云裳一会儿闭眼一会儿睁眼,那副茫然又苦恼的样子特别的惹人怜,看得他蠢^蠢^欲^动心^痒难耐。

    明知她是有夫之妇,明知不该继续被她蛊惑,明知她已明确表示不会接受他,可他就是无法完全死心!

    她的唇晶莹剔透,在暧^昧的灯光下散发着诱人的光泽,而她托着下巴闭着眼的模样,像是在等谁亲吻……

    殷暮夕突然着了魔,目光灼灼地盯着云裳的唇,情不自禁地慢慢朝她靠过去……

    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

    吻她!

    去他的有夫之妇!

    其他的礼仪道德!

    去他的不应该!

    对自己喜欢的人,就要大胆的据为己有,这才是他的风格!

    殷暮夕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气,想要吻她的心就更加坚定了,才不管自己这样是不是趁人之危……

    目标已明确,殷少爷有贼心也有贼胆,目光如炬地盯着她粉嘟嘟的唇,毫不犹豫地贴上去……

    可就在他马上就要吻上她的千钧一发间,一道高大的身影如飓风般刮到他们桌边,只听呯地一声,云裳即被一股猛力拽了起来。

    彼此的距离,瞬间被人为拉远。

    云裳本就头晕目眩,这突然被人拽起来,吓得连忙睁开眼,抬眸就迎上一双怒火沸腾的黑眸……

    眼前的男人脸如玄铁,一双含恨带怒的眼睛透露着一股想要把她生吞活剥的狠劲儿,高大的身躯弥漫着骇人的戾气。

    酒精侵蚀着她的神经,致使她的大脑当机,她没有尖叫也没有反抗,只是愣愣地看着突然而至的男人。

    她的眼底没有心虚也没有惊怕,有的只是一片茫然,仿佛不认识他一般。

    郁凌恒怒不可遏,这会儿真是杀人的心都有了!

    她离开嵘岚后,他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坐立不安地来回踱步,又气又悔。

    他一直在“下去追她”和“不能把她寵得无法无天”之间挣扎,直到初恺宸给他打电话说看到她上了殷暮夕的车……

    那一刻,什么面子里子尊严骄傲统统都顾不得了,他急得连外套都没拿,就冲出了办公室。

    一路追来,看到她毫无防备地和一个对她有窥觊之心的男人喝酒,一杯接着一杯,毫无节制!

    他们的对话,他一字不漏听在耳里,听到她问殷暮夕是不是喜欢她,接着她又厚脸皮地向殷暮夕借钱……

    她到底想怎样?

    他都已经给她把钱准备好了,她现在却又跟殷暮夕借是几个意思?

    存心想丢光他的脸吗?

    他郁凌恒有穷到太太要点钱还需跟别的男人借?

    还有,她居然敢在殷暮夕的面前说她不爱他!

    还有!她居然敢说如果没有他就考虑殷暮夕!!

    还有!!她居然敢让殷暮夕吻她!!!

    这个不知检点的女人,真是该死一万遍!!

    当然!更可恨的是妄想挖他墙角的殷暮夕!!!

    居然想跟他抢郁太太,简直不自量力!

    郁凌恒拽起云裳,不由分说就要向殷暮夕挥拳,在他身后的初恺宸见状连忙上前阻拦。

    “让开!”郁凌恒阴鸷的目光狠狠射在殷暮夕的脸上,对挡在面前的初恺宸切齿冷喝。

    “duke,冷静点!”初恺宸哪里敢让,这c市两位大^爷今天若是真打起来,还不得上明天各大报刊的头条啊!

    脸还要不要了?

    “我叫你让开!!”郁凌恒妒火中烧,才不管丢脸不丢脸,只想把所有胆敢窥觊郁太太的男人都打残!

    殷暮夕没有丝毫惧意,但也不敢再挑衅,只是冷冷看着目光同样阴冷的郁凌恒。

    虽然他和郁凌恒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相互看不顺眼,但今天这架他还真不敢打。

    毕竟云裳是名正言顺的郁太太,这事儿他没理,站不住脚。

    而且这事儿若传到老头子耳朵里,被家法伺候事小,万一被发配边疆可就得不偿失了。

    剑拔弩张的气氛,一触即发。

    “duke。”初恺宸突然用下巴点了下郁凌恒的身后。

    郁凌恒这才猛然惊觉自己手里不知何时空了,本来攥在手心里的小手不见了……

    他连忙回头,只见郁太太已经踉踉跄跄走出了小酒馆。

    这架,打不成了!

    “殷暮夕,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再有下次,谁的面子我都不会给!!”

    郁凌恒冷冷撂下狠话,然后转身朝着外面快速追去。

    郁太太明显喝醉了,他不能让她一个人就这样走!

    慌忙跑出酒馆,就见郁太太正歪歪扭扭地往前走着,他刚松口气,突然看见一辆摩托车从一个巷子里快速冲了出来,而郁太太正经过那巷子口……

    “云裳!!”

    ...